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让梦想成真

来源: 作者: 日期:2015/10/25 22:01:28 人气:3400 录入:文曼
 摘要 
让梦想成真                                

让梦想成真

                                  李映红

久闻杨舒涵大名。虽无缘一睹其芳颜,却不止一个朋友对我说过,她是书法美术界的才女、孝女和美女,且毋容置疑,理由充分:作为才女,她自幼跟随著名书画家、教育家的父亲杨向阳学习书画,深得其精髓,在素描、色彩、造型等方面很有造诣,是中国当代杰出的实力派女书画家之一;作为孝女,自懂事之日开始,她自觉担负起做长女的责任,分担家务,照顾妹妹,每每看到父亲准备书画创作时,便马上停下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铺纸,研墨,整理案头,几十年如一日,深得父、母亲疼爱;作为美女,她天生丽质,且着装讲究,从不素面示人,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精精致致、漂漂亮亮的,以致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样一位奇女子,无疑引起我足够的兴趣;但兴趣再大,我却觉得除非机缘巧合,否则,是没办法与之见面并认识的。本来隔行如隔山,我虽认识几个书画界的朋友,但终究不是圈中人;何况早在七八年前,杨舒涵已将重心转向北京,现在俨然是一个在京城也炙手可热的湘籍女职业书画家了,每年难得回几次湘潭。而即使回来,听朋友说,亦会因处理各种事务而忙得不可开交,马不停蹄,很少有时间与朋友们聚在一起见见面,喝喝茶,聊聊天。

没想到机会来得快而突然。在今年仲春时节一次由湘潭市某团体组织的文学艺术采风活动中,我竟与她不期而遇,相见相识。

那是一个星期天。虽然采风的地方非常偏僻,但远近山岭上泛起了新绿,农家屋舍前盛开着桃花,充满浓浓的诗意,春意盎然。到达目的地后,我们一行二十余人纷纷从各自乘坐的小车里钻出来,站在视野开阔的村委会前坪上,三个一堆,五个一群,面对眼前的自然景观或极目远眺,或谈笑风生,或踱步沉吟。这时,一个朋友指着一个身材匀称、妆扮异于众人的女子告诉我,这就是杨舒涵。

能够将姓名与本人联系起来,且如此近距离站在我身边,惊喜之余,我不由打量起她来。是日天空晴朗,但春寒料峭,冷风袭人。别人穿着呢子大衣、或羽绒棉袄仍忍不住缩脖子,搓双手;唯独她一袭缎面绣花掐腰旗袍加身,旗袍上松垮而随意地搭一条同色系羊毛披肩,却抬头挺胸站立着,宛若定格一般。其端庄,其优雅,其气度,真不是短时间可以修炼得出来的。细看,已然明眸皓齿,皮肤白皙,在一番不漏痕迹的修饰下,更显得秀美与惊艳。我不禁感叹,美女的称号,舍她其谁呢?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与她得以认识。她很礼貌地与我握手,问好,寒暄,虽然不够主动,却是客客气气、从从容容、不失温婉的。而后来在现场创作环节中的表现,却让我有点始料未及。

现场创作是此次采风活动的一个重要环节,意在通过各位书画家的即兴创作,留下一批墨宝,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作出一点文化上的支持与贡献。一时间,在村委会食堂临时改成的画室里,书画家们纷纷拿出自带的工具,迅速进入创作状态。钩的钩,画的画,写的写,一个个笔走龙蛇,神采飞扬,似入忘我之境;唯杨舒涵袖手旁观,没有想试身手之意。问之,则曰,桌子上凹凸不平,没有预备必要的毡子与垫板,我感到没办法创作。

可是,别人同样没有,为什么可以创作呢?条件应该不是问题,水平应该也不是问题,态度才是最根本的。我明显感到心里的落差,但是,又能怎样呢?组织者尚不言不语,我一个既不能写又不会画的旁观者何必间焉,倒不如眼不见心不烦,从她身边走开。

正当我准备离开她的时候,却看见她将村长叫到一边,打听该村的邮寄地址;既而诚恳地说,在没有毡子与垫板的桌子上创作,我真心没把握让作品满意,过两天回北京后,我一定创作几幅我满意的作品寄给你们。

原来如此,差点误会她了。为表示歉意,我主动与她交换通讯方式,并迅速加了她的微信,成为同一个微信圈中的好友。

在往后的微信交往中,我知道她没有食言,仅仅一个星期后,便将承诺的几幅字画邮寄了过去。不仅如此,因为她在微信圈中的活跃,不时发表一些说说,并晒出一些有意思的照片与视频,我对她在北京从事职业书画家的生活也有所了解。知道她在苦练字画之余,还经常抚琴吟诗,吹箫弄玉,坐禅入定,尤其爱好并擅长茶道。看着她在古筝伴奏下,高挽发髻、身着纯白唐装便服、优雅娴熟的茶艺表演,我眼前一亮,好生羡慕,瞬间穿越到诗书礼乐的大唐盛世,不知今夕何夕,今年何年。

来自其微信的内容虽然丰富,却决不阴暗,决不芜杂。除了书画,便是参禅,悟道,舞蹈,音乐······以及一些满满正能量链接;好像她这辈子注定葵花一样向阳而生,眼里看到的,心里装着的,都是纯净与光明。一次,不知由谁在圈中发起一个找回梦想的活动;于是有人问她,你的梦想有没有在时光的流转中丢失呢?她轻描淡写地回答说,我的梦想很简单,非但没有丢失,反而早已实现了,就是拥有眼前这种有专攻、有情趣、却不乏风轻云淡的生活。

虽然梦想成真,可是,实现这样的梦想真的很简单吗?

早几天,她因参加在“湘潭第一楼”万楼举办的杨向阳遗作精品展回到湘潭。返京的先天晚上,她打电话约我到喇叭街一个叫文昌阁的地方喝茶。被邀者除我之外,还有她父亲杨向阳先生的入室弟子、弟子的弟子、以及几个向她求字的企业家。

这是我第一次观看她现场创作。

即使对待求字,她也神情凝重,如履薄冰,毫不懈怠。先将宣纸细心地折好格子,既而摊开,熨平,构想片刻后,这才饱蘸墨汁龙飞凤舞起来。只见她时而颤笔,时而蹲锋,像表演绝世气功。一鼓作气下,一幅揉隶属与魏碑于一体的作品便于数分钟之内大功告成。我是外行,说不出门道,只觉得干净利落;而围在一旁观看的内行们则各抒己见,纷纷点赞,无不称其有乃父之风。接下来的三幅作品虽风格不一,却同样一气呵成。唯创作最后一幅时,她退后几步观看了一下,却将快要完成的作品揉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篓里。我感到奇怪,直叹可惜可惜;她却笑着说,没什么可惜的,里面有一点瑕疵呢。

作为一个在京城已炙手可热的女职业书画家,竟如此追求完美,如此不允许作品中有一点瑕疵示人,这是我没有想到的。难怪京城许多场馆、企业和个人都以求她一字为荣,难怪韩国女总统朴槿惠的弟弟朴俊勇及不少驻华公使亦因得到她一副条幅而兴奋不已。

完成所有求字者的求字后,杨舒涵已两颊泛红,鼻尖也沁出细密的汗珠,明显露出几分倦意;刚在茶桌边坐下,她却站起身子意欲表演茶艺,并高兴地告诉大家说,在北京的家里,有不少名家大腕和国际友人都喜欢她的茶艺表演。后来,终因架不住众人的劝说以及着装过于隆重多有妨碍而作罢。喝茶聊天中,她聊得最多的是她与父亲杨向阳在一起的故事。比如,小时候如何在父亲的监督下练画习字,训练童子功;长大后如何与父亲切磋技艺,提高鉴赏力;后来如何协助父亲出版我国第一部书法理论专著《书法要略》,掌握“纯技法”与道法自然的异同······

大概茶也醉人。否则,杨舒涵在茶过三巡后,是不会露出明显醉意的。她迷离着大而有神的双眼说,今天很高兴,大家一起唱歌吧。接着,竟拿出手机和着下载的伴奏音乐自顾自地大声歌唱起来。

她音色很美,颤音拖得很长,感情处理非常到位,完全是专业水平。在其感染下,不少师兄师弟也加入其中。茶室瞬间变成音乐厅,充满了动感与激情。

没想到集才女、孝女、美女于一身的杨舒涵,会有如此率性而为的一面。看来,她是理性的,亦是感性的。也许正是这种理性和感性的完美结合,才让她梦想成真。然而,仅仅梦想成真也就罢了,却长时间地保持此种状态,并满足之,享受之,沉浸之,则需要怎样的努力、怎样的修为、怎样的智慧啊。

我不由想到了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如果萃取其精华,在修身养性的同时,又兼顾儒家对人对事的很“在意”,道家对人对事的很“适意”,佛家对人对事的很“不在意”,是不是就可以像她一样,不但梦想成真,还能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呢?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