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如莲静开的女子

来源:原创 作者:彭浪花 日期:2015/10/23 12:42:45 人气:371796 录入:花儿
 摘要 
如莲静开的女子雅丽,人如其名,高雅而秀丽。年过五十,肤色依旧白皙如二十来岁的少女,装扮看似随意,却透着时尚和雅致,素色的衣裙贴着曼妙的身姿,一头青丝扎成马尾自然垂落于肩背,额前梳一刘海,明眸皓齿间,一

如莲静开的女子

 






 

雅丽,人如其名,高雅而秀丽。年过五十,肤色依旧白皙如二十来岁的少女,装扮看似随意,却透着时尚和素雅素色的衣裙贴着曼妙的身姿,一头青丝扎成马尾自然垂落于肩背,额前梳一刘海,明眸皓齿间,一脸醉人心脾的笑意,人神魂颠倒。

初见雅丽,便觉得此人乃世间奇女,一举手一投足,无不娇媚,却又在万千风情里渗透着清莲般清雅的芬芳。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普陀寺里的那一池莲:梵音袅袅中,安静地绽放在佛前庙宇的秋池里,白似雪,粉娇柔,无论庙前怎样人来往往,尘世如何喧嚣阵阵,依旧守着一颗禅心,在那一片秋水里,安静地绽放。

以为如莲的女子也一样带着禅意,是那种用水墨丹青描摹生活的人,固然寂寞,也定会用银碗盛雪,把日子过成一首诗,尽管这首诗不一定都带着浪漫,起码要比常人过的有情趣有品味。然而,在跟雅丽正式接触后,才发现,生活完全不是我们想象的样子。

雅丽每天都要牵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出来散步,从两人的步履中就可以看出,那男人行动极其不方便,每走一步身子都要摇晃好一阵,一口牙齿也咬得紧紧的,涎水老长老长地从嘴角里流出来,掉到 雅丽的手臂上,在白皙的皮肤上游荡一圈后,又随着手臂滴滴答答地往地上掉。我站在晨光里,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她温柔地为他擦去嘴角还在流淌的涎水,看着她费尽全力用右肩拼命顶住男人即将倒下的身子,看着汗水在两张不同的脸上流淌,心底说不清悲伤感动。

时间被拉回到十年前的那一场车祸。那日,丈夫早早出门,说是要陪单位的领导到外市参加一个两地的工作交流会。丈夫拉门出去的那一刻,雅丽从屋子里追了出来:“路上小心,车尽量开慢。”然而,他却不以为然地朝雅丽挥了挥了手,脚步匆匆地继续朝家的路上走去。

这一去就是三天那三天里,雅丽感觉内心总是一阵一阵的心悸、恐慌,有人将自己的心掏走了一般空落落的难受。是生病了?她开始怀疑自己,可经过仔细观察,却并未发现身体其他部位有任何。是想他了么?应该是。她给自己这个定论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吓了一!做夫妻都十多年了,他哪回不是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归?这样的生活她早已经习惯了,就像平常自己上班时早出晚归一样的习惯,然而这回却像成了刚结婚的新婚夫妇,人家刚一出门,自己就粘地想起了,想到这,她的一张脸倏然红了起来。

那真是难熬的三天啊,望断秋水的三天!无论做什么都丢三落四,整个丢了魂一样!每回只要听到门外有响动,她都会身子探出老长眼睛巴巴地朝着门外老远的路口看。看不到熟悉的身影,一颗心就吊在那空中晃荡来晃荡去,她赶紧分散自己的精力,坐下了整理资料,做求职简历。

简历是她准备拿到某私营企业去应聘的。她原在百货公司当会计,前几个月,单位改制,她成了下岗工人。她不喜欢每天无所事事的生活,跟丈夫商量,想出去应聘,有了新的岗位,既充实了生活,也能为家庭分担些负担。可丈夫不肯,说孩子还小,需要人照顾,让她等一段时间再说。其实孩子小其中的一个理由,而丈夫真正的反对的原因是想通过领导的帮助,为妻子重新安排一份工作。

结婚十多年了,她很了解自己的丈夫,在政府机关上班上久了,骨子里难免养成养尊处优的习惯,喜欢一切用权力解决问题。但她不一样,她觉得只要是能够体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地方到哪都一样。而且,生性好强的她,最不乐意做的是利用特权的照顾,来达到实现人生的目的,她在、始终认为,既然要证明自己就得依靠实力去自我实现。

家里的电话响了,铃声激烈。她放下手中正在填写的履历表,匆匆接过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一个陌生的声音:“这里是市交警大队,您的丈夫出车祸了,正在医院抢救,请急速去人民医院……”刹那间,她感觉天崩地裂强忍心中的悲伤和恐惧,挂完电话她就出了门。

在医院的抢救室里,她终于看到了全身血淋淋的他,巨大的呼吸机像块面罩遮挡了他的整个脸部,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觉得血淋淋的样子很是狰狞。医生说,车祸太惨烈了,全车四人,已经一死三伤,而且三个伤员中,你丈夫又是伤得最重的。因为是司机,两车相撞时,他的头部受到严重撞击颅脑出血严重,头骨凹陷,想要活命,必须立刻取出颅脑淤血。虽然做手术有生还的希望,但根据目前状况,术后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非常大

看着几乎已经没有呼吸的他,她全身颤抖,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她完全没有了主张。

医生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不抓紧手术,病人随时可能停止呼吸!手术单就放在她面前,丈夫的生死完全决定于她的一念之病房外传来悄悄的议论声:“要真成了植物人,这女人就要遭一辈子罪!年轻轻地守活寡还不如让他……”

真的要这样残忍吗?她听不下去了。这一席话仿佛一阵清风拂过,反而抚平了她内心里汹涌的波涛。此刻,一个声音在她心底响起:“吧,赶快字就可以马上手术,只要把淤血取出来了就一定能活!”用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毅然拿起了钢笔,在手术同意书郝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整整七个小时的抢救,在生死边缘游离的他终于被拉回到了这个温暖的世界。他又回到了他的爱人身边然而,由于脑组织受损严重还是成了植物人

那些没日没夜的煎熬里,我不知道当时的雅丽是怎么经历过来的整天守着他,为他接屎擦身,为没有任何意识的他说些家长里短的话,给他按时喂药,给他定时做按摩,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似乎一直沉浸在他的世界里,独自昏睡。当孤独、疲倦悲伤将这个年轻的女人缠绕我想,或许也有过退缩,也有过心灰意冷,更有过瞬间的动摇,然而,不管怎么,她却一直在坚守!她放弃了再次就业的机会,呆在家里全心身地照顾他,在她心里,有他就有家,家是她和他的希望,也是她和他的根,只要是把根牢牢地扎稳了,再多的苦难她都能够扛过来

在经过雅丽两年的精心护理后,她的丈夫终于苏醒过来了。尽管这个苏醒后的男人已经忘却了记忆里的所有事,也包括这个日日夜夜寸步不离地守在自己病床边照料自己的女人,雅丽却依旧感激着上苍给自己带来的福报,更加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家庭和丈夫。渐渐地,他能下地了,渐渐地他能走路了,于是不管日出还是日落,每天的早晨或者傍晚,这对“特殊”的夫妇都会按时走入人们的视线,成为湘乡街头一道特殊的风景。

雅丽曾悄悄地告诉我,其实丈夫出事前,他们的感情并不太融洽。她说他的丈夫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因为在市委大院工作,天天呆在领导身边,习惯了养尊处优,每次只要回到家中,家里就无时不充满着硝烟的味道。尽管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已经渐渐长大成人的女儿对父亲曾经的暴戾依旧耿耿于怀,每次只要看到口齿不清的父亲对着母亲暴躁狂叫的时候,女儿就会出来打抱不平,埋怨父亲的不讲理,为母亲的软弱和付出愤愤不平,甚至好几次劝母亲不要再管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了!

你父亲现在就是个四、五岁的孩子,脑子里什么都不知道,你能忍心不管他?雅丽总是反过来劝慰生气中的女儿。女儿有女儿的道理,她说,您已经守了他十多年了,伺候他十多年了,要说责任早就尽到了。说着说着,女儿的泪就流了出来。看着流泪的女儿,雅丽也很难过,这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女儿都是看在眼里,她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无非是在心疼自己的母亲。可惜,人活在世上,不光是为了自己活着,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家人,为了一份责任和义务,她说,照顾丈夫是自己应尽的职责和义务,再苦再累也只能坚持!

安抚好女儿的情绪,雅丽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一个人想通了自己的路该怎么走,再艰难的路走起来也会觉得平坦而踏实。那天在市委门前经过,恰好遇到雅丽和他的丈夫,两人脸上都带着笑意,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好奇的我便凑了过去,问雅丽是不是有开心的事分享,雅丽指了指臂弯里挽着的男人,向我告密:他说我不漂亮,不喜欢我,喜欢大街上穿花裙子的女人。

看到雅丽一脸俏皮的笑容,我也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我不知道在这个懵懂的男人心里美是什么,但在我心里,雅丽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作者:彭浪花,湘乡市作协理事,联系电话15073291686)

TAG: 寻美赛征文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