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旅游文学窗 >> 作品 >> 详细

东莞印象

来源:0 作者:老香 日期:2010/2/22 17:13:17 人气:11403 录入:老香
 摘要 
 

   东莞印象(记忆散文)

 

                                                           

那年,我从乡村赴湖南省衡阳市湖南大学衡阳分校参加短期职业培训学习。我在衡阳学习了几个月后,我们在衡阳市湖南大学衡阳分校的老师带领下,我们三十多人从衡阳乘火车到广州。我们从广州火车站下了火车后,乘汽车东莞。

我们到底东莞后,天已经黑了。

我们晚上就住在东莞一家旅社。

当晚,就有湖南省衡阳市职业学校常驻东莞办事处的代表来接应我们。我们一行三十多人,当晚住在东莞一家旅社。

第二天,湖南大学衡阳分校的那位老师同那位衡阳职业学校驻东莞办事处的老师经过一阵商量后,同我们一行三十多人坐上了东莞市开往厚街镇的班车。

 从东莞到后街,大约二十多到三十公里吧?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速行驶。很快就到了厚街镇。

我们在后街下次后,我看到后街那宽阔的感受公路与密密麻麻的楼房。

“厚街是东莞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这里工厂多,找工作比较容易。”老师说。

那位老师和代表将我们三十多人带进了一家玩具厂后便离去了。

                                                            

 

我们三十多人,来自全国各地。我们都都有相同的经历:一是我们都是在湖南省衡阳市的职业学校参加过学习。二是我们都是属于短期培训学习。由于我们来自衡阳几所职业学校,我除了少数几位同班同学外,绝大多数不认识。

小西是我的同班同学。我们同在湖南大学衡阳分校短训班学习了几个月。小西的家在衡阳市郊区西渡镇。因为家住城郊,对城市生活比较熟悉。我在衡阳学习时,与小西玩得要好。

我们进入那家玩具厂后,厂里一位人事主管带我们参观了生产车间。那时,进工厂打工要办理暂住证。因为我们刚刚进厂,还没有办理暂住证,我们进厂后,厂里扣押了我们的身份证。厂里规定:我们在三天内办理暂住证。要办理暂住证,首先要去镇上照相馆照相。

那天,厂里安排我们去镇上照相馆照相办理暂住证。

从厂里到镇上,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步行只要几分钟。

厚街位于东莞南部,广深高速(广州——深圳)的途中,是一个大镇。镇上宽阔的街道,宽阔的广场,高耸的楼房,处处显示出厚街的经济繁荣。

照相馆在街道的东边,镇保安队照相馆的的西边,照相馆与保安队之间,相隔一条街道。街道那边是广场。上面是立交桥。立交桥连接高速公路,通向四方。对面广场上站着很多人。旁边是一群手拿电棒与大竹棍的身穿保安制服的保安人员。只见,那些保安人员正在那里训话。

我们一行三十多人,走到了照相馆照相附近。

“喂喂喂!——你们去哪里呀?”我们走到镇上照相馆门前,忽然看到几位身穿“保安”制服、一首手拿警棒和手铐子、一首拿着一根大竹棍的身材巍梧的满脸横肉的保安走了走来,在前面拦住。

“喂,你们干什么呀?”小西上前问道。

“喂,你们是什么人?”走在前面的那位保安问道。

“我们都是刚刚从湖南省衡阳市职业学校来的······”小西回答道。

“你们有身份证吗?”那位保安又问。

“我们的身份证在厂里。我们是去镇上照相馆照相办理······”小西说。 

“你们有暂住证吗?”另一个保安又问。

“没有。今天,我们刚刚进厂。我们正是去照相馆照相办理暂住证。”一我说。

“喂喂!——去那边站好!喂喂!——去那边站好!”保安说。

我一看,前面不远处的水泥广场上站着很多人。

“怎么回事?”我问。

“早几天,镇上接连出现了几桩连环凶杀案——至今还没有找到凶手。”那位保安说,“我们奉镇上级指示,对所有外来人员进行严格检查——在全镇范围内所有外来人员必须有身份证、暂住证,在厂里上班的必须有厂里厂牌。——这是制度!——你们有身份证、暂住证、厂牌就拿出来吧!——如果你们没有身份证、暂住证、厂牌,就暂时到前面去接受检查。——我们通知你们的工厂,让你们厂里来令人吧!”

“你们总要讲个理由吧?”很多人质问。

“你们都去那边排队站好——接受检查吧!——我们是执行公务!——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保安没好气的说。

我们三十多人中,除了少数几个,还在与保安争辩外,绝大多数人都走到了前面的广场排队站好接受保安的检查。

我和小西站在那里。

“你们还站在这里感什么呀?”一位保安高声问道。

“你们首先让我们去照相馆照相吧?”我说。

“不行!”保安说。

“你们看!——照相馆就在附近。我们······”我说。

“我说不行就不行!”那位保安说,“希望你们自觉遵守······”

“你们总要讲道理啊!”小西说,“我们刚刚来厂里——身份证现在厂里。我们正取照相馆照相办理暂住证。——你们问我们要身份证、暂住证、厂牌,我们那里有啦?——你们不信,你们可以去厂里问啊!”

“喂喂!那最好还是放老实点,免得你吃亏!”一位保安没好气的说。

“难道你们保安就不讲道理吗?”小西理直气壮。

“喂喂!你们快去排队检查!”保安说。

“·······”小西欲言又止。

“快去!”保安喝道。

“你们的态度好点行吗?!”小西说。

“态度不好——那又能够怎么样?”保安喝道。

我一看,那位保安,满脸横肉,眼里发出一股凶气,心想:“小西会吃亏了。”我便对小声小西说:“走,我们过去吧?——我想,大不了交几十元罚款吧?”

“我受不了他们的窝囊气!——这些保安,我见多了。”小西说。

我相信,小西说的是实话。小西生活在城郊。城郊处于城乡结合部。城郊距城市近,自然就熟悉城市。而我出生于乡村,对于城市不熟悉。我深感一个人在外乡的力量有限。我心想:“俗话说:‘强龙敌不过地头蛇。’我一个外乡人,在东莞的厚街,深感自己的渺小。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走吧!”我说。

“我不走!”小西说,“我要与他们辩理!”

“走吧!”我说。

“你们怎么还不过去呀?”那位保安问。

“好好好!我们就过去!”我笑着说,“天气太热了!·····”

“难道你没有看见那边有那么多人站在那里吗?这么大热的天,难道他们就不热吗?”那位保安理直气壮地说。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们检查后就可以回厂里去啊!”保安说。

“我们过去后——那要待多久呀?”我问。

“这要看你们怎么配合我们的工作啊!”保安说,“如果你们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你们很快就可以通过检查的······”

“是吗?”我笑着问。

“难道只有你们就怕热——我们就不怕热吗?——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一位保安说。

“是吗?”我笑道。

“我们也是执行公务!”保安说。

“你们有这样执行公务的吗?”小西问。

“怎么啦?”保安问。

“你们执行公务——我不发对!——可我们是今天刚刚从湖南省衡阳市职校来东莞的,你们急不去厂里调查情况,又不向我们说明原因,你们就叫我们在这里受活罪——你们这样做,有道理吗?”小西说。

“什么道理?”那位保安反问。

“你们讲不讲道理呀?”小西问。

“讲什么道理呀?”保安问。

“我们已经向你们讲清楚了原因,你们不管具体原因就抓人······”小西说。

“我们不是抓人。我们只是进行安全检查······”保安说。

“有你们这么检查的吗?”小西问。

“你说该这么检查?”保安问。

“你们可以去厂里调查啊!”小西说。

“全镇这么大,那么多工厂,我们去那里检查呀?”那位保安反问道。

“你们也不能在镇上随便抓人啊!”小西说。

“喂喂!请你说话注意点!——我们是执行公务,没有闲心与那胡扯!”另一位保安喝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小西说。

“态度不好又怎么样?”那位保安反问。

“难道你们保安就没有国家法律吗?难道你们保安就不讲道理吗?”小西严厉质问。

“老子就是法律!老子就是道理!——那又怎么样?”那位保安说。

“你这个态度——难道那想打人不成吗?”小西问。

“我打了你——你又能够怎么样?”那位保安话音未落,拿起手中的那根大竹棍,往小西头上猛打过来。

“你们竟敢打人?!——还有没有法律?!”小西说。

“我打死你!”那位保安的大竹棍往小西的头上、背上一阵猛打。

身旁几位保安一起而上,他们一个扫螂退将小西摔倒在地。他们将小西抓住,推推搡桑,往镇保安队走去。

本来是夏天,天气炎热,加上广场里站的人很多,我站在那里,又热又渴。

我们排队接受检查。

我看到接受检查的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

广场里有几百人。

天气炎热。

时间过得很慢。

又热。又渴。又饿。

我看了看,只见我的前面还有很多人。

“什么时候才会轮到我呀?”我心想。

“你去吧!”我正看着,忽听有人叫道。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位保安来到了我身旁。

“你进去办好手续吧!”忽然,又听到有人叫道。

我闻声,返身身一看,只见小西那只暂新的衬衫变成了红色的。小西的脸上、嘴上、身上,到处是血。

“······”我看看身旁的保安人员,看着小西,久久沉思······

“你去进去接受检查吧——”小西说。

“好!”我说。

我怀中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进入了镇保安队办公室。

“刚才,你们厂里打来了电话,说明了情况。——你们今天刚刚从湖南衡阳而来,你们情况特殊。——本来,每个人至少要罚款一百元,现在,那交罚款五十元就可以走了。”镇保安队办公室负责人是一位中年人。他说话语气还算比较好。我交了五十元罚款后,便离开了镇上,回到了厂里。

我们回到那家玩具厂时,已经是下午四五点钟了。

当晚,我们三十多位到东莞的同学,除了少数几个厂里有熟人留在厂里工作外,绝多数都办理了辞工手续。

“你们真的要辞工吗?”那位人事主管笑着问。

“是!我是满怀希望来到东莞的。我早闻东莞是经济开发区,我来到东莞原来本是想在东莞好好干,但是,今天的情形,实在是——令我非常失望!——也使我对东莞有了新的认识与看法。——今天那样的情形,真令人害怕!”我说,“我觉得:东莞并不是理想的地方啊!”

“今天的事,有些意外。——其实,我们镇上最近发生了几桩血案,保安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镇里的安全考虑。只是你们刚刚从湖南衡阳而来,你们并知道我们镇里发生的事情。而我们厂里,既没有没有向你们讲明情况,也没有来得及向镇保安队介绍你们。——因此,这给你们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其实,这是我们工作的疏忽。——我们厂里有责任。”那位人事主管说,“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后,我们会注意。我们会与有关方面协调······”

  “东莞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地方!”我说。

第二天清早,我们离开了东莞。

 

                                                      

 

                           

 

   

TAG:
上一篇:油溪河漂流记
下一篇:韶山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