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机关文学缘 >> 诗歌 >> 详细

光阴的故事(诗集)

来源: 作者: 日期:2015/10/13 0:03:09 人气:3650 录入:湘潭河边的何
 摘要 
光阴的故事(诗集)(何正国)深秋的黄昏他从西边走来,冒一场细雨单相思也从一支香烟里出发抵达栅栏的入口处门洞圆圆,比梦薄三寸薄成那年的一次回眸擦肩日子瘦成一丛湘妃竹深入的怀念一棵玉兰树的婷婷让一个深秋的黄昏更
光阴的故事(诗集)


(何正国)


深秋的黄昏

他从西边走来,冒一场细雨
单相思也从一支香烟里出发
抵达栅栏的入口处

门洞圆圆,比梦薄三寸
薄成那年的一次回眸擦肩
那些暗恋的日子好象都瘦成了墙边的一丛湘妃竹
让一个深秋的黄昏在我们的眼里
更湿

如今她更具品味
里面的那个弹琵琶的女人

我们的杜先生在细雨里燃烧他的情志
纠结在黄昏里
不愿意离去不等于敢于踏进去
而不敢踏进去也不等于愿意离去


树林与溪水

山沟清寂,绿树静立
松树与杉树之间有关系又没有关系
世界只有这么大
树与树,草与草,风貌和性格
都挤在一起

流水清澈,时光好象被漂洗
对岸有人在田里薅草,薅不掉农事的辽阔
我与农民对望
农民愿意是我,我愿意是农民
唉,无论是体力还是智力的严重透支
都伤身体

漩涡是一个个问号,卷走谁的二元论
一条沟从远方走来
证实世界上流动的靠速度
不流动的靠固定
共同凭借的也不是什么色彩和风格‭ 
是一股劲

大雨倾盆
大雨倾盆
淹没一切寻找地位、银子或异性的脚印
淹没谁家的女人清唱的
靡靡之音‭
‬留在时间深坑的是三千彩色的白日梦‭
‬没有被屋檐下的麻雀声‭
‬吵醒
点燃一支烟
牵出一串串往事
微风吹进洞开的窗口
苦难与幸福被我珍藏在里面
不让雨点把它们
打湿

此时菩萨一定在印度的某棵菩提树下打盹
妖精乘一块乌云袭来
想吃 
我的灵魂

我的身体无处搁置
偎在世界的角落里等待年复一年春暖花开
望望年华与水同流
偶尔写几句小诗给几树绿叶
也顺便借一片绿意
阴凉我的骨头

金色的孔雀

从低矮的灌木左边探探头‭ 
低音比女子绣花气息更低
竹叶似头上的飞刀,云南王却是故事,一切稳妥
压住葫芦丝的第七孔,让气流集中放飞
声音便随禾苗一起翻滚
孔雀的脖子一伸长,高过茶叶花
再伸长,头部的影子就在地上割草‭ 

孔雀啄了啄,咽下山寨的几缕忧伤
快乐的灵魂便在草坪跳舞
傻小子和丫头穿插成一朵十字花在尽情的旋转
只因为情感饥饿

曲调回旋让身影也回旋‭ ‬ 
几段曲子怡然于心,波及那边的草坡
音色里土地菩萨的心智更明朗
“跳吧,今年是马年,犯桃花煞
或许没有一对可以成功”
“在山里不交流更不可以成功,老家伙
有些事情,你永远不懂”
让《金色的孔雀》不停的飞呵
葫芦丝


不为季节忧伤

晚霞燃烧树林,暮霭在枝间弥漫‭ 
我的影子从破桥上跌落,在水面上弥漫‭ 
刁子鱼先后射过来,一玩再玩
我抽回我的影子覆盖玄武岩‭ 
秋风吹我思想里的第三页纸
把芭蕉叶吹翻

今天的晚霞属于我,任我翻阅季节的内部
大树挺出曹孟德的才干
细碎的叶子都已经接近句号,十分成熟‭ 
太阳的威力是董卓的晚年‭ ,‬一天不如一天‭ 
我目送收工的老农弓身走过破桥‭ 
他把夕阳驮去

夜晚我认为一种日子流过
相似的景象将从太极图里转出
深夜我把三百本书的内容当作一个木棉枕头
睡到日光溜进窗户


大峡谷

大峡谷N形‭ ‬深入的戳进光阴
洪荒或许悠久
水淘红石‭ 
一圈圈带状刻痕显目
把山崖勒紧

洪荒过去,日子和雨水冲击谷底
石壁垂直倒塌
青龙(河水)啃史前漫长的时光
啃出一条深坑

铁矿和金矿或许没有,鸟也不见踪影
一种残酷的欣赏在细读地势的险峻
谁的魂都会在斜坡上跌倒,河边寸草不生
爬上来的唯一办法恐怕是
抓住天边的那朵飞翔的云‭ 



‭一个女人的星期天

那条路是平的,那么干净
树木好象都在梦中
树有多高寂寞就有多深
寂寞太深心事就会严重受潮
如同红桎花上的露水

路边的木栏杆似李广将军的箭 
齐齐的射击彩色的光阴
一个美男子的身影也是一支箭
射击她的心
而迎面谁也不适合对直走
“我把左边让给你,你让给我右边”
抛投的目光不是那抽出蚕丝吗
在一条路上,纺线 


园子是方的,再转一圈 
花木被人的思绪包抄
圈外的花木再包抄人的思绪
所有的石制品都有做作的痕迹 
非方即圆,做女人的规矩就更多啦
对于异性,只能够不动声色 
掏出镜子窥探那种潇洒
人已经走出了人字路的一撇


C调葫芦丝

一缕游丝,‭李香君‬的魂‭ 
飘至墙根散尽余息
遗憾啊,明朝一位水灵灵的佳丽
在当今的一支竹管里‭ 
又死了一回‭ 

葫芦里有药,拌露水,救起三春
五线谱妄化肉身与灵魂
一段撕裂布匹的声音直上云霄
而在高空瞭望天涯
还没有找到熟悉的背影
天堂的郊外极象皇宫的御花园
心志对准东南方向,波浪式的飞

谁的心和音律一起波动
也为一个背影,而背影又是一个梦
要对葫芦丝保持高度的警觉哦
相思病若被一声长音带翻
会在那种音色里反反复复的发作‭ 
一次比一次重‭


四月

可否以三斗精选的汉字
酿一杯苦酒
醉死我今生的一切思绪
当雨丝摇摆成一场美梦的样子
我于雨帘深处
傻子似的幸福的活着
以某总统画像透出的虚伪
揩檫脚底下的
黑泥巴
而我刮出的一堆咒语
开出了一朵嫣红的,有毒的
罂粟花


白兰鸽

从天边飞来
在遗憾里悠悠
紫云英的粉红是格格尼尔的交响乐
怡然于心

悠悠南风
吹皱谁的一池清水
有没有一双慧眼细读白兰鸽的几声咕咕
品赏前年在空中飞舞
追上一只小巧玲珑,刻在天上的
一道弧

翻过那重山
翻过一页岁月
红碎玉一齐激动
亿万恒河沙数的爱情集中燃烧
没有飘出一缕青烟

是紫云英放飞的一只风筝
白兰鸽在上空盘旋
想起河边有一棵如伞的香樟树
小巧玲珑曾经说只要我们站在枝桠上叫几声
紫云英近似女人的香气就会飘进先生的书房
让那呆子重读一遍《红楼梦》
想起小巧玲珑曾经说
假如两条鲤鱼失恋
谁分得清哪种液体是水
哪种液体是泪

遗憾啊,小巧玲珑今年或N年不会飞回
以前的故事请紫云英铭记吧
白兰鸽飞过了田野


鸽子与汉子

那只白兰鸽的雕塑体重不轻
几十吨的重量使它的守望更为坚定
它衘来一页崭新的时光
曼陀罗在好日子里开花
汉子与和平鸽一起留影
构成的一幅画竟然也搭调
柔和是鸽子之德 挺拔是男性之美

风从鸽子的雕像旁边吹来
树梢摇曳自己的骄傲,比小屋高三寸
瘦影在袭扰麻石地面
以小欺大,形象和性情,酷似过去的日本
面对阴影涂黑路途
我模仿留影者的姿态
把微驼的背部,挺一挺


楚王熊通今何在
我押三百布谷鸟美女
借你的编钟

轻击编钟
从洞庭湖的芦苇尖上
飘来一股清风
吹动素色的窗帘
一女才子灵感触动
指间未跟出战国的影子
流出的精美散文却冒出许多绿芽
江南之春便纵深演奏

桃花落时,红桎花开
飞起呢喃的燕子
剪破江南流云
碎片柔和,色彩微红,有爱人的温存

我以意念
叩击湘江之水
‭《春江花月夜》以青铜器敲出
朱熹闻所未闻
轻叹古不如今

江水悠长,波浪起伏
載一船快乐或忧虑
从你的心港出发
驶进四季红尘


槐树低垂

垂一头浓密青发,面对我梳妆,临水‭
‬性感溅在梧桐树上尖叫‭
‬两只画眉唱槐之浅绿‭
‬一层叠一层‭ ‬披挂于它们的光阴‭
‬我和槐树静立‭
‬内心的一片期望‭
‬在风中返青‭

‬那年你穿绿绸,裙经背腰臀挂到小腿‭
‬挂我一双明眸‭
‬挂一颗心‭
‬也是有清风吹来‭
‬从此一把拽走了我,和我的魂‭

‬我的记忆中你的歌是圆润的‭
‬都是心形‭
‬荷尔蒙是不是槐树叶被碰触的道味‭
‬有一股温馨‭
‬我的梦里常有一棵槐树‭
‬影子摇曳我的意识‭
‬轻轻潜入书本‭
‬呵哦伊呀
‭我在你的树影下喝一缸绿酒
醉到如今


‭边疆草原

一路铺去,绿一大片 
一片寂寥在草尖上行走,抵达天边
草原辽阔
上帝的意识茫无涯际
只有鹰的翅膀可以滑翔,那种广度
深草随风起伏
牧歌是有色彩的
菊科蓝花唱微寒的初秋
直至地平线

一条道路弯成S,再向前溜去
或许钻进域外的草丛
两条车辙很深,載过很多沉重
想起汉朝PK匈奴
使者苏武被扣在贝加尔湖畔十余年
踏着这样的路凄然回归故国
我组合的文字统统哑了
想哭


城南旧事

‭某种意识在门前蜿蜒
沿着阡陌,丈量光阴的深度
记忆中蔷薇花还带着露水
染红我童年的懵懂

‭故乡在南郊一隅,依山面水
人气吸取一地的贫寒,乡音温暖乡音
男子的锄头一锄九寸
挖掘着时代的溃疡
而乡下里总有那么一股生机
把层层忧伤,穿透

‭谁的纺车吱吱呀呀
摇落三万星星
阳光下的阶台上什么是一首好画
怀里的孩子嘴里吃一个手还摸一个
那伊却在梦里
那时候她家的那条黑狗多么的忠厚‭ 
坚决的看护着她和孩子的投影

‭码头上铁匠李叮叮当当的敲击他的诗歌
把几万日子烧红、锤薄
他的作品和我都经过一次粹火
水气弥漫,带着模糊色彩
越飘越稀

庙宇

法事的正面,宁静庄重,气象平和
红墙和善男信女的心是同一种的色调
门洞圆拱而规则,不小于扳依佛法的弯度
飞檐飞过数百年,还在红尘中
红尘飞过无数年,一部分俗事
被木鱼敲薄

以卷尺丈量佛法,不足以抵达菩提树的影子
都说持颂《心经》多少遍
出行车不翻船不沉,同行者都可因此得福
灵不灵我没有去验证
而一见庙宇我的意识就肃燃起敬
正统的身份在时代里尴尬,或笑或哭

有所耳闻吧 
科学之母是哲学,哲学之母是宗教
宗教之母是谁呢,是宇宙
唉,科学这孙辈脾气挺犟 
何时认祖归宗

枫 林

红,红枝轻摆,刻画秋季
把鸟声划成条条丝带 
飘出树林

枫叶的前面有我
我是枫树的背景
在山里溜达
林中小草匍匐是因为土地肥沃
不是谁的脚印

古树的前面是谁的坟
谁在那里长眠不醒
树干粗大放大了阴森
好像历史上的几个汉子很高大
都还是活的
而树上的疤痕已经腐朽
估计,地下的骨头也没有几根
我有几分难过
莫名其妙的伤心

谁写的“霜叶红于二月花”至今不死
留给N代后人
来啊 轻轻扣响一条石径
顺水流去的方向
寻找一些名人


格格老师的摄影图

屋顶的山墙尖锐,刺伤黄昏
酉时的乡村脸色发黑,疼痛
敷上几朵厚云痛苦稍减
而夜色又步步走近
明暗交界的时光里,心事很重

蓝色的天空被云蜡染或刺绣
村姑的心不在闺房 
在很高很远的天空
自己已经飞向启明星
比翼,谁是另一只百灵
有爱日子就不暗淡
一颗心又红又热,便是一盏灯

抖抖衣袖,横笛
一曲《夜来香》吹走忧伤,吹走云
爱情的对面是一道好晚餐
每家都围一桌美满 
那乡村

 
葛一清

他的背有些弯,变形
背着自己的日子和深沉
于人海中漂浮、 沉沦
薄薄的身子从未切割别人的意志
只切割风雨 ,切割光阴
身披的忧郁和落寞也很陈旧
一层又一层, 被岁月打着补丁
风景区的石榴花和石榴裙是别人的
原本属于他的女子
被嫁接了,红得如一朵罂粟花
在别人的卧室与客厅

一枕美梦早已碎成一堆废墟
捡起几根理论放在心田坐北朝南的地方
搭一个篷
守望心中的木鱼轻敲红尘
敲薄人间的忧愁
唵嘛呢叭咪吽的颤音通达血脉与神经
被蟋蟀聆听
几粒思想被包裹N层月色
有舍利子的微光 有体温


海兰江

绕长白山,绕桦树林
绕大唐李世民的马腿
海兰江流到今日,已经特别清

两岸的红松很英武,呼啸鹰的秋季
杨子荣烈士睡在和龙县的山坡上
附近部分高丽人以他为楷模
脊梁一挺再挺

女子贤淑而勤劳
春天种白菜,秋天收玉米
回家把一颗心和食物一起蒸熟
喂饱她的孩子和男人
一些少妇极像多年前的张柏芝
脸上手上不该有皱纹

他们用树木造桥 
桥面横铺木棍
牛车碾上去,河谷里响起空洞的声音 
赶牛车的男子沉默在风中
身上飘出一股烤烟味

松籽和兔子是打不尽的 
不管你怎样的年轻
让老人都手脚方便眼睛明亮吧
寻找野生的黄芪和人参


湖边
‭水面宽广,水天相合的地方
魂在那里停顿
水鸟把它划成W,载回更深的蔚蓝
波浪千重,浣洗三生的尘土
神清情逸,我牵垂柳之手
同看一片睡莲在水上似睡非睡

红蜻蜓起舞,款款而飞
清风吹来,吹白鹭的六月
吹小小的精灵
吹着一个女子向着一片凌霄花
迤逦而行

湖边的土坡小树以枝条划水
树被青藤缠绕,青藤再缠青藤
青藤缠树是哪位缠哪位呢
呵呵,湖知道吗
一缕千年之缘从第一个逗号开始写
写到如今


别墅花园
  
小花园精致,比布谷鸟昨夜的梦还美
梦中一只雌鸟性感哦
羽毛油光发亮,眼睛脉脉含情
它把那只雌鸟比作一朵桔梗花
也把那只雌鸟比作这个别墅的女主人
那丝绸裹一蛮腰 
体积突出的部位是遮不住的
那条裙

阳光灿烂,金色朦胧花园
印象派的画家过来吧,来此处写生
把丁香花画得柔和飘逸
画她正在浇水
画她弯着腰象一个7字的形态
割着彩色的光阴
至于布谷鸟的单相思可不作重点表现
随便涂入一棵银杏树的投影

谁让草地上的铁艺桌椅寂寞空荡
等一个葱葱茏茏的梦 或某朵云
想起世上有许多男女很般配
但是事情是即使有机会也不一定有真情
于是只能够说美啊,那花草,那人 
l

寂寞少妇


寂寞疯长,颇为顽固
绞死梦想,绞死魂
她从玻璃的对面走出来
风干郁闷

披栗色的短发,披精纺的亚麻
相思象衣服上的植物 
在背部开花
那一夜Q出的意思真有意思
她以一个动漫图片暗示
她要对现有的爱情进行改革 
向东洞庭出发

想起自己象一只小鸟 
有一个金丝笼 
轻叹以前被情网网住
日子越明亮‭ ‬投影越浓
思想也随之溃疡,深深浅浅的疼痛

五月月季花怒放
南风悠悠


脚印

取五十年代的苦楝木
扣击黄昏
河水流到今天
载一船忧伤
驶进我的拐弯处

好象水边浣衣,臂有竖纹
有知了声相伴的老女人
是父亲的母亲
身影犹在码头
染黑我一圈很大的依稀
那青衣

小路弯曲,梨花雨飘湿头发
蒿草踩倒白叶向我的一丛
也不是她的脚印

从水坑里捞起两岁的我放在叨唠里烘热
是她的一首好诗
我的一首好诗则是从流水里想起她
从源头上探索自己

遥望那河
几许悲戚漫过沙洲
折一纸小船
推入水面
寻找褪色而又温馨的蹒跚


凉亭

小溪浅水抱乱石青草
抱凉亭
风铃的叮当声抱不住
越过他,越过柵栏
飘出树林

一群千斤白石都是活泼可爱的小兽
吃凉亭后面的深深寂寞
吃女人散落的心事
吃草
经常有荷尔蒙的气息被清风送来
有玉兰花的味道

古典的飞檐是一首好诗
遥望蓝天白云
只要谁的琴弹出司马相如的那种风格
它的意识就会一路向四川飞
而现代的卓文君会不会到来
亭里的石桌桌面平滑
可细数多年的旧情
通过栅栏看日影移动和光阴渐渐褪色
一缕缘分依然飘向未来
耐心的等吧
那彩色的梦,眼镜先生


农民夫妇

西部是个好地方,神秘
沟沟壑壑,大禹疏浚
伊斯兰的支系掘地而耕至午后
遥望,歼10飞到了天边
那种好东西,那一只鹰 

男子手摸头部抠出几片思想的碎屑
也想干一番大事,想飞 
他说明年要多种五亩
他的黄色的衣被手臂牵动
一股风吹过 
把他的腋吸皱,
脸被日光照耀,更皱

农活一定繁重,女子虽然健壮,体力透支
石头上的盒饭和矿泉水,或许不够
她想的不是飞机犁过天空
而是今年的土豆和枸杞的价格莫下跌呐
真主保佑

青花瓷

请以你的心,抚摩青花瓷
请以你诗歌中水汪汪的意境
为我在她的庄园掘一口荷花池
我在那里垂钓
抬抬手,鱼线就宛如我对她的某种牵扯
拉成一百八十度

小碎花蓝布,遮不住经年红尘
丰润女子,垂钓钓鱼人
没有一个园丁打扰她静静的等待
乾坤静得只有风铃的叮当
应和着黄鹂的
三五声

请周杰伦再唱一曲《青花瓷》
风就会从南方吹过来
假如谁依风溜进她的书房
女子一定会不语而笑 
瞬间妩媚
整个唐朝


山水

两石山耸立,相互凝望
隔一绿水,隔一谷风
仙子若去对岸石山之巅采一束石蒜花
得从云雾中飞
飘快了衣裙会带翻一场大雨
打湿一支山歌
敲晕船的乌篷

世界潮湿,树绿水清
白鹭飞过,写诗去追
三千的爱撒向山河
不够树枝增添多少重量
摆几个来回
而水清如许漂白忧愁
一生难得几回洒脱
真想成为水里的一尾鱼
吃石山的倒影

山顶上一定遗落一本子规的故事
被石蒜花摇曳‭ 
我多么想飞上石山啊
让我象吕洞宾那样把手指放在胡须上
捋风


深秋的池塘

池塘边的野草有三尺长,两侧薄头部尖
无论是削还刺
灵魂不是拦腰斩断也将捅个对穿
桃花岛主曾经在故事里作草上飞
张三丰的轻功也挺棒
只有我的意念在三万刀剑的刺杀中‭ 
受了伤

我被一片阳光拎起‭ 
影子在池塘里哆嗦‭ 
我的形象成为一张卡通图
被倒影里的树枝挂起当旗帜
季节在变换
季节的革命在池塘里波澜壮阔

我不参加秋季革命
我把一些存在主义放在枫叶里飘
天气突然咳嗽‭ ‬气息灌满池塘
把枫叶掀翻


天堂的西侧

这银汉难飞
你静默的贴近西窗
让飘来的歌 
对冲你的寂寞

夜色中一支翠竹依然潇潇
从你的心底挺起 
划痒几万好日子
歌里总有那么一个人
走在你的弦上
一缕蓝光又穿透今年六月
今夜的梦中他哪里都不去
他说天堂西边的瓦被风吹落了 
着手修补
不让冬天的阴风
吹伤你的红唇(红尘)

是否有一片风信子
生长在天堂的池塘边
是否被风信子温馨过的池塘
有一对鸳鸯
是否人与人的牵挂
可以延续到N年的N 年


田园派和他的诗歌

吸引人的是对岸的走廊和后面的大屋
锯齿状的长廊不低于维氏硬度
切割着夏季的尾部
我走近让它切割我的一部分乱杂的文化
诗歌怕我切了它,在后面哭

我拉着诗歌的小手在水边游一程
“一般,成功的人不写诗,写诗的人不成功
而我偏要从不成功的角度去下注
诗歌不是我的影子
我希望诗歌的影子里浸润我”

于是诗意继续挽着我
秃顶的老头把笛子吹成几朵云 
一首《月到天心处》未吹完
寂寞被飘去了百分之八十五
剩下的寂寞沉入水中 
一首诗从柳树的倒影里漂出


庭院深深

鸟都醒了,人醒了一部分
石板路干干净净,它在静静的等待
等待着一个最西施的女人
乌亮的靴子,在蜿蜒上叩响
一支晨曲

薄霭中搂群非一般的高大
顶破从日本飘来的云
人的思绪也很浪漫,朝那里飞

今日的露珠格外圆,格外透明 
假如被吉普赛人捏在指间 
可以照见你的初恋
而更多的恋情则是那棵不开花的女贞树
一滴露珠是一滴泪

庭院深深,花朵嫣红 
各种各样的生命
欢呼一个快乐的日子
一根青藤斜斜的伸出篱笆
最西施的女人那腰轻柔的碰触了它
遗憾,它没有缠住


我的回声口琴

声音很高很脆很美
落在地上便是一串散落的珠子
把苏州郊外的田土连同阡陌
砸醒
节奏一回旋
小妹妹已经在我的琴里走了两回
高鼻梁,柳叶眉
花衣紫裙 

思念谁
《拔根芦柴花》,摇摇
红酥手带起一股风
而顺着指尖方向的那位不是我
山的那边“芙蓉牡丹花儿开”
在玉兰树旁耕种的
是一位年轻人

他今日已经放下农活
我重点演奏他的眼神
最后在一个高音段
吹皱门前的一口池塘
让那丫头悄悄地塞一块手绢给他
看鸳鸯戏水


小鸟的春天

春色高过屋顶
也深过苏小小当年的眼睛
我以读书人的姿态穿梭园子
织补江南烟云

小鸟的春天
词语叠成千本线装书
我是它们的一首
如梦令

在小鸟合唱的地方
柳树一站就是十年
柳丝正含苞
部分嫩叶已经在昨夜长出
今日,酉时时分
一股风吹动了它的枝条
就挂住了天边的一轮红日
一对鸽子以为那就是天堂
向那里私奔

小鸟的春天
春意一日比一日浓,一日比一日深
一地的寂清和某种念想混合着
粘上裤腿 


‭瑶 村

烟云笼罩山村,模糊魂
清朝和民国在高墙上严重剥落
青苔依稀
没有笙歌在日子里激动
没有当年的丰润女子顶一把油纸伞
踏上石径

曾经的繁华,依靠德能智勤
日子酿成一缸老酒
朴素与希望对饮
说一只受伤的麂子被麻子六救起
有一天那麂子突然变成一个美女
从此成了麻子六的女人
又说麻子六后来发了家‭ ‬良善是根本
一个传说在石缝里开花
飞出石坪

山里青砖青瓦垒起许多大屋
梦也象楼一样被雕着花
分为几层
屋脊山墙的两侧都有弯钩
钩住几个兴旺的家族印象
向着未来的光阴,一路飘去

沅陵老街

淹没一条老街‭
‬石板巷不会再有熟女扭一段蛮腰‭
‬顶一把花伞,向前飘去‭
‬过去景象全部被淹,沉入河底‭ 
‬你若想在原来的江边‭
‬垂钓王昌龄写沅水的那首古诗‭
‬得往后退三丈 ‭
那老街曾经看河‭
‬该有一片小竹排‭
‬載一个戴蓑笠的人和几只鸬鹚‭
‬在对岸的凤凰山下的倒影里飘浮‭
‬仰望被软禁在山顶上的张学良‭
‬老街也知道那是一页黑暗‭
‬捕鱼的人最多只能够摸出烟斗‭
‬把竹排叩响‭
走出那条街,爬一个向阳坡‭
‬每一个快碑上刻百余解放军的名字‭
‬墓碑静默,好大的一片‭
‬只有老街飘来的兴旺的人气‭
‬安慰那种长眠不醒‭
老街不在,谁作证‭
‬张学良曾经在那里忍气吞声‭
‬上千解放军在沅陵牺牲‭
‬今后谁若要寻找一些零星旧事‭
‬譬如罗盛教在那里受训等‭
‬得从上海的图书馆出发‭
‬沿长江,进洞庭‭
‬细看水中有没有‭
‬那些身影


子夜,我和时间醒着 

三千次月亮沉入杯里 
我喝了月亮连同茶水

子夜,我和时间醒着 
它在等我

我的故事也在杯里 
总是多次被弯月割破 
最破的故事属当年立志远大 
而今立志无为 
我心痛我的第二个计划天亮就会去投胎 
趁今夜恬然 
把思绪归零 

夜已深,我和时间醒着 
月亮还是月亮,我已非我
今夜我真正伟大了 
起身喝尽最后一滴茶 
以杯底压住一切 
破理论


篱笆

以闲散之人的意气沿篱笆
把一条石板路 扣响
惊起两只斑鸠从玉兰树上振翅
从惊慌飞入茫然

篱笆被人剪矮剪平,洒满阳光
有几棵高树宛如大哥 
为篱笆举遮阳伞
树影下颇好眺望园子里的一片蝴蝶花
若因此又多了一页潮湿
可全部摸出来在四月凉嗮 
把篱笆铺满

正如人的前程,前面还有很长
日子伸延成一根小枝条
人也很像一棵篱笆树 
会不会梦自己长高呢
我和篱笆墙


瀑布

瀑布高挂,挂在绝壁上
坚决的欲望流不尽‭ 
漂白鹰的秋天

瀑布远道而来,蹒蹒跚跚
临近迅猛扑下,轰轰烈烈,蔚为壮观
旧时瓦岗寨出兵也是那种气势
秦琼和尉迟恭包括李世民在内
也是那样的勇敢

这瀑布狂泻
未知一条鲤鱼顺水而下
是否被一块玄武岩撞伤
未知它是否坚信
有多大的风险,就有多大的快感

一段段水流去了
我在溪边行走,进入鹰的目光


柳姿

袅动,便是她的快乐 
搅动她的裙
波及你的夏季
美不美不是别的 
是匀称,是丰姿飒爽
当然 重点是心 

南风一吹,柳丝轻摇
她若飘来
不是前朝美女的复活
也是意象派的一首好诗

折一片柳叶细读,是她的眉
一溜的弧线斜过目光
收尾处的语义如露珠
滴落在梦里

何处飘来《杨柳青》又《紫竹调》
难道没想过就近牵她去舞池吗
那人,那腰


‭湖

游船启动,震碎一湖寂静
惊起一对水鸟
飞过我的头顶

水库以青山为鼎
煨五十年清澈
浣洗世界,褐色的风尘
浣洗我,疲惫而伤感的魂

凭栏,看波浪如世事
层层生
层层灭
于山弯处生烟

好想,取童年的明月
把若干波心,轻轻划痒
好想下一辈子做一个渔夫
居于湖畔
也想特意吹一曲《梦里水乡》
不管谁在不在我的身旁


竹笛

先生轻启手指
便有江南的女子在溪边浣纱
搅动旧时的清水
从高山上流下

泻出的都是心事
由轻到重
轻轻者上升为云泊于山岫
有孔雀的尾巴把它划成一朵花
沉重者是一银器被某才子击奏
古战场的壮烈从上游飘来
被浣纱的女子捞起
细读将军的飒爽英姿
那浣纱的女人的腰更是一段优美的曲子
而面庞和红酥手都特别标致
种种美丽不知道该把我们的目光在何处
打住

竹笛的几个洞里美女如云
若李师师出场
锈满迎春花的绿裙子是一声长音
它将吊起朝代的秋千
荡来荡去


梨树

那绿叶是谁的衣?谁的裙
季节的手指不断的翻阅人间的昨夜
让一片梨树在对望中闪着露珠 
如此季节
小鸟在追逐另一小只小鸟
云也在追逐另一片云

树姿婷婷,微微荡漾 
那最高的枝梢是其突出的思想
借江南青云和几只紫燕
在人心上涂抹一浪一浪的春
尘世岂经得住深春的至美
紫燕声中,或触发多情的人儿
突然想起千年前
在梨树下擦肩而又回眸
当今又仿佛出现的
那个身影


石亭

红柱浑圆挺直‭
‬六根柱子顶一石亭再顶人间纷扰‭
‬风雨都扛住‭
‬如墨子的风骨,沉稳大度‭

‬华盖也结实,遮烈日与雷霆‭
‬得一幽静坐风雅,唯缺悠悠琴声‭
‬此处莫弹《十面埋伏‭》‬
让汤姆大叔在海湾地区遭受十面埋伏‭
‬我只想听《彩云追月‭》‬
最好弹一曲《梁祝‭》‬

仰望,谁的丹青有金色凤凰‭
‬一南一北 ,飞二十余载未疲‭
‬而隔有距离飞向心仪‭
‬一定是几百首《声声慢‭》‬
厚厚的一本‭

‬风来如你来‭
‬玲珑又丰,激活一座石亭‭
‬激活我千年前的一丝灵感‭
‬在今日终于写成一首小诗‭
‬为你眼里的两泓秋水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