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机关文学缘 >> 小说 >> 详细

苍兰花开

来源: 作者: 日期:2016/4/18 19:38:59 人气:3152 录入:剑客
 摘要 
苍兰花开 ——一毫 一个姑娘把一本杂志放在火车站的花店柜台上,选了一束鲜花,然后打开钱包。那本杂志滑到了地下,我伸手为她捡起来。她当即对我嫣然一笑,接着拿起杂志和花转身走了。 我上了火车后,又在车厢里

苍兰花开

——一毫

一个姑娘把一本杂志放在火车站的花店柜台上,选了一束鲜花,然后打开钱包。那本杂志滑到了地下,我伸手为她捡起来。她当即对我嫣然一笑,接着拿起杂志和花转身走了。

我上了火车后,又在车厢里见到了那位姑娘 她旁边正好有一个空座位。“这里有人坐吗?”我问她。她抬起头说:“没有,你坐吧。”

于是我坐了下来。我想与她交谈,但又找不到话题,真是着急。我抬头看到了行李架上她背的背包,那束鲜花醒目地插在上面,杂志没有完全放进背包,露出的一角写着三个清秀的字“小苍兰”。这样的名字不多见,我心里在想。

火车开动了,驶出站台时,她起身来开窗户。“等等,让我来吧。”我说。我用力地把窗户打开。

“我本来是想把窗户关上的”,她微笑着说。自然,我表示了歉意,并立即把窗户关上。从这以后,我们开始交谈起来。

“你是去旅游度假吗?”我问她。

“不。”她回答说,“去看一个病人。”

“你是医生?”

“不是,我是护士。”

列车员推着食品车过来了,我提出请她喝饮料。

“谢谢。”她说,“真的渴了,从早上五点到现在,我还未喝一口水。”

她只要了一瓶矿泉水。细声地告诉我,她是医院的护士。前几天,她所在的内科病房住进了一位72岁的老婆婆,是哮喘病。昨天出院了,但值班的护士忘记了叮嘱家属,老婆婆对花粉过敏,会引发哮喘病发作。她现在就是赶去告诉婆婆的家里人,让他们注意。

“你们想得真周到。老婆婆家有多远?不能电话告诉他们家里人吗?你刚下夜班就不能安排别人去?”我看着她两眼红红的,有点怜香惜玉地连声问她。

“不行,我曾是老婆婆的责任护士,我有责任的。再说,如何避免花粉过敏还有一定的方法,一定要亲自告诉他们我才放心。”她说话的神情似乎不容置否。说完她打了一个哈欠,眯着眼睛休息起来。

火车停在一个小站。她拿起了她的背包,捻着那束鲜花,朝我喊了声“我要下车了啊,帅哥,谢谢你的矿泉水。”“希望能再次见到你,美女。”我接着她的话说。

她挥着手喊着说也希望我们再见面,然后下车走了。火车开动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太笨了,这么漂亮贤惠的姑娘不是我日思夜想的吗?而我竟连她的姓名也没有问。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这次回老家,就是奉母亲之命,来相亲的。可连续相了几个,都不是我所想的。“明年再说吧。”我对母亲说。

她并不是那么美。但她的笑容里充满清纯和温情,作为护士,能够为了一个病人以后的健康操心,并且不辞辛苦。不管是出于对职业的忠诚,或许是使命的驱使,但她的善良是肯定的。这样的女人就是我要去爱的。想到这里,我决定暂时不走了。因为,我很想再见到她。不管她有没有对象或者结婚与否。我反正想走一回自己的路。

返回市里以后,我在努力回忆着,有关她的情况我还知道些什么。背包,花,杂志,哦,“小苍兰”是不是她的名字呢?不会有叫这样名字的吧?那是代表什么呢?

我突然记起来了,在火车上她说从早上五点起一口水都没有喝。早上五点,说明她刚下夜班。我看了看到火车站的路线图,其中有一路公共汽车经过一家医院——湘乡市第二人民医院。

我来到了这家医院,站在门口的车道上,正想着怎么才好开口问。突然,一辆救护车飞速驶入。两个血肉模糊的人被抬了出来。医生护士前呼后拥,其中一个伤者哭喊着:“快救我女儿吧,求求你们先救她吧,医生。”

不要问,这个是母亲,而另外的伤者一定是她的女儿。我突然觉得心痛了起来。生命攸关的时候,母性的爱是那样无私和伟大,那样显露无遗。

“准备输血,快检验血型,准备血源。”一个医生走出手术室大声喊道。

一个熟悉的声音应声而答:“好,马上。”这不是就是她吗?声音柔软而不容置否,我激动了起来。

我不知道置身于什么世界,只听到医生护士来回的奔跑和呼喊声。看他们急救治疗有条不紊,我明白,这是一家医术不错的医院。从我刚刚认识的她,就可以看出,医院的医德医风一定是老百姓中意的。

我就像是那对母女俩的亲人一样,在医院呆了三个多小时。我一直关切地打听着她俩的抢救结果,当然,我也在注视着她。

女儿出来了。还好,只是皮外伤。一个靓丽的女孩安详地从手术室推了出来。但母亲却不幸一些,左腿骨折。

她出来了,白色的工作服沾满了血迹。她细声地在一个护士姑娘的耳边交代着什么。原来她是护士长。我的心跳快了起来。我从没有这样地去想念一个姑娘,而且还是第一次认识,并且不知道她结婚没有,有男朋友没有。我为我的冒失和唐突担忧。

“你是伤者家属吗?”一个护士走过来问我,“看你在这里等了几个小时了。如果是,你可以进去看她们了。”

“啊……不是,我不是,我只是来找人的。”我语无伦次地回答着。

“到医院找人,你要找哪个?”让我心动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

当我的目光与她相遇的那一瞬间,我们都呆住了。

“是你,火车上的帅哥。你找哪个啊?”她的眼神带着深情疑惑地问我。

“我……找……,嘿嘿,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我鼓起勇气把想说的话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

“看我?”她略带羞涩地回避了我的眼光说,“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可能吗?”

“我叫潘健,你,叫小苍兰吧。”

“小苍兰?哈哈哈,”几个护士都笑了起来。

“叶姐,你的笔名他都知道,是你的粉丝哦。看看多好的一个帅哥。”一个护士笑着对她说。

一年以后,她成了我的老婆。她叫叶冰,是湘乡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的护士长。她喜欢略带羞涩迎风开放的小苍兰花,她爱好文学,经常在《护士杂志》上发表文章,她的笔名就叫小苍兰。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