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机关文学缘 >> 小说 >> 详细

晨曦里的歌(阿良)

来源:0 作者:徐秋良 日期:2009/3/17 14:07:05 人气:9477 录入:徐秋良
 摘要 
 
晨曦里的歌
                            阿  良
    我们居住的那个院子是一个独立的机关小院,只住着二十来户人家。前面一栋办公楼,后面一栋家属楼,院内空旷,绿化率高。每天早晨醒来懒在床上,让耳膜接受那一波又一波的“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浪的冲撞确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
    我们那个单元的一楼是住着孙科长一家,他爱人是学校的声乐老师。每年春节家属联欢会她都有独唱的表演节目。那年她女儿要报考中央音乐学院,每天清早,晨曦初露,柔风抚面,她们母女俩就在那棵古樟树下练嗓子。清脆的歌声交响着悦耳的鸟鸣弥漫在整个院内。那一段时光,我坚信院内的所有人都在懒床,都在静静的享受那份美感。
    家属楼下有一个垃圾围子,生活垃圾是承包一个塑料厂的下岗职工,五十来岁的年纪,生活的重负把他砂磨得像一个糟老头。他每天早晨要从院内的垃圾围子里拖走满满一斗车的生活垃圾。工资就是每月每户的十元卫生费。他拖垃圾活像一只蜗牛在爬动。
    有一天早晨,那如百灵鸟般的歌声嘎然而止,只听到母女俩刺耳的呵斥声,感觉那呵斥声不应该从那赋有音乐美感的樱桃嘴里蹦出。
    “滚开!滚开!滚——开——”
    我躺在床上终于听明白了。那拖垃圾的老头把垃圾车停在母女练嗓子不远的地方听她们唱歌。这样的不同元素放在同一个环境中当然不协调。她女儿要高考,面临前途命运的抉择,而一个拖垃圾的站在那里当听众,脏兮兮的,的确是精神大餐盘中掉进一只苍蝇。后来又听到传达室的老黄赶他走的声音。
    歌声,鸟鸣声又恢复了往日的悦耳,和谐。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那老头的垃圾车就停在传达室大门外,他搭坐在车把上,悠静地听墙内母女的歌声。那两只粗糙的木棍似的手指不停在车把上打着拍节。他懂音乐?真是天大的笑话。传达室的老黄告诉我:自那次受呵斥后,老头就一直在这里听她们母女的歌。母女也看不到,老黄师傅表示也不好赶走他呀。
    不久孙科长的女儿如愿考进了中央音乐学院。
    不久拖垃圾的老头换上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后生。
    年轻人来院内拖垃圾的时间和老头大至差不多。正是空气弥漫着清爽,偷懒的人想起床又不想爬起来的那个时刻。不同的是年轻人在铁锹摩擦水泥地面铲垃圾发出的那种声音,和他那完全跑了调的像烂铜锣的喉嚎(我把他唱歌叫喉嚎)搅混在一起让人无法忍受。每一铲,每一句喉嚎像一棍棍往身上抽,极让人难受。
    在农村老人的丧礼上,农村的西乐队,农村村姑唱流行歌我都认为那是糟蹋歌,但那还可容忍。而这年轻人在铁锹声中混着那种喉嚎就不仅仅是“糟蹋”二字了,恨不得揍他一顿。
    那天早晨我实在无法忍受,穿好衣服飞奔下楼,想臭骂他一顿。但走到跟前,一看他那铲垃圾的认真劲头,像车工精磨他手中的产品,一听他那唱歌的虔诚投入,我突然意识到不应该对一个给我们生活带来美感的人发脾气。一个吃皇粮的人对一个靠挣卫生费过日子的人动肝火有失身份。
    年轻人看到他唱歌有了听众,突然停下了,手足无措,红着脸不好意思,铁铲停止铲动。
    我友好地和他聊天,鼓励他继续唱,感谢他带来的环境美感。闲聊中得知他是那老头的儿子,一直守闲在家待业。父亲两个月前检查得了不治之症,怕花钱,躺在家里熬日子。老头不会唱歌,但特别爱听歌,患病之前,有时白天劳累了一天,晚上就坐在街上的歌厅室外的马路边能听上一个多小时的歌。老头是靠这种方式消除自己的疲劳。年轻人不会唱歌,他喉嚎的这些无音律的歌,每天晚上陪父亲在床边几个小时,用这种方式来帮父亲战胜病痛,来促父亲从病痛中进入睡眠。
    看得出,年轻人在诉说这些时很痛苦,眼眶里一直在滚动泪水,有时抬头望一下天空,生怕泪水涌出来。
    我站在他面前,不知如何来安抚这位拖垃圾的年轻人。我突然感觉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金牌歌手。
    几个月后,院子里,晨曦里,只剩下鸟鸣声,还有那铁锹铲垃圾摩擦地面声……
    年轻人,你为什么不唱歌了呢?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