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企业文学风 >> 杂文 >> 详细

原罪

来源: 作者:谭亚红 日期:2017/2/13 17:22:57 人气:1720 录入:草根谭
 摘要 
丁字说系列故事之 原   罪 谭 亚 红   “耶!起火了。” 几天前,钢厂又上演了一幕小小的悲剧。 我决定要动笔了,不是因为勒克莱齐奥说:为卑微小人物发声,是中国作家的责任。我,

丁字说系列故事之

  

谭 亚 红

 

“耶!起火了。”

几天前,钢厂又上演了一幕小小的悲剧。

我决定要动笔了,不是因为勒克莱齐奥说:为卑微小人物发声,是中国作家的责任。我,不是作家,但卑微原因正如这标题所言。

那天,生产正在进行时,在热锯辊道,更换锯片的过程中,班长王林跌落,倒在了红钢上。

几百度的红钢,迅速烧穿了几条棉布裤,烫伤了大腿。好在,没有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当然,这还是事故。

这是王林的岗位吗?不是。

现场还有厂里指派的当班值班调度杨军,还有台长阿杰,还有……

“岗位少人吗?”问。

“没有。”回答,没有一个人休假。

“我问了,你在……都在,怎么会这样?”琥子主任发出了疑问。

是的,我在。

更换锯片,曾经这样边生产边抢修,我和郑国撇开宋“处”(只是外号称谓),一起上。不惧怕高温,安全,快速,不耽误生产。

可如今,不论是正常检修,还是抢修,有人可以不干;有人可以(天天)回家;有人可以不在;有人可以……

独我,除外。

……你(们)只要把他……下岗……送再就业……就行了。

哦,原来杨军得到生产副厂长阿杜的授权,只需……把他……下岗……送再就业……就行。

他,就因为与阿杜的“小弟”在工作中,发生过冲突。阿杜说的那个他,是我。杨军听音,王林、阿杰他们会意,只有琥子主任还蒙在鼓里。

杨军去找阿杜,想请他帮忙抹去自己和阿杰因未执行产品生产操作规程,造成的3级质量事故考核。阿杜没有追究杨军、阿杰他们的责任,也没有下他们的岗,只提出:你(们)只要把他,也就是我,下岗……送再就业……就行了。

“老谭,你回家了吗?”原本是我吃饭的时间,要这样问吗?可同岗的芝芝已经经阿杰同意,离开了岗位,离开了钢厂,回家。不会问?

“主任(琥子),老谭……”这是杨军。

我跑了一支钢,弯了,考核了200。可他们弯了不知多少,出现了多少差错,被钢厂考核了17000,责任者居然没事。辛辛苦苦奋斗了一个月,虽然已经斩获的是生产第一的排名,我和同事们却因此没有得到一分钱嘉奖。

“如果违反……安全……就考核……就下岗。”王林说。

安全,违章。一个台位,天天离岗,离厂,时间均达3个小时,不是一人,而是两人。哦!可以不管、不问、不算。

谁会知道!在这里,尽然还可以一只眼睛站岗,一只眼睛睡觉。

就说那天,满员。台下取样的伟哥,行伍出生,身材魁梧,本应是换锯的好材料。要干,他不想干。只是阿杰说,这不是他的岗位,可以不干,可以摆看。如此,吊筐的浩子,就算是他的岗位,也想着怎么不干,就慢条斯理的干干。台上还有三人,必须有两个人在操作。一个是阿龙,说是说,生病可以不干;一个是我,年龄最大,身体不是很好,算是可干,能干。可偏偏这样的时候,芝芝(或阿龙,常常)没有呆在台位上。不能接下我手中的操作,以致我也不能脱身,去干。就这样,稀里糊涂,杨军、王林自己来干。

这情节,恰是一幕荒诞剧!更换锯片,这一不过只是钢厂原本可以直喻把握的简单流程,就奇特古怪,就颠三倒四,就混乱不堪了。仅仅一个片段,是真人秀模仿真人,是抑或怪兽模仿怪兽片的模样。单凭这些,“小鬼”们又怎样能完成阿杜的授权使命呢?

眼瞅着旧年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又将开始,不知道是他们过于喧嚣,还是我过于沉默,

“换几块锯片。”来现场的江涛书记在问。

4块。(总共就4块)”我回答。

此时,现场没有看到杨军,王林正在医院迎接新年到来的时刻。热锯机架上,只有我、阿杰和浩子3人在劳作。

即便这里每天工作还是满员,可不干的还是可以不干,回家的还是可以回家,不在的还是可以不在……

可以预见的未来一年,似乎会依然如此。

钢厂正在减员增效,他们既然要如此创新管理,倘若真正在全厂、全行业推广,必定产生奇迹。

可只想着找找借口,要把谁谁谁下岗,送送再就业,端掉人家的饭碗,最高法刚刚立法的解释也会不容。若不是这样管管,真正让他们长此继续下去,无法无天,岂不天下大乱。

唉!,

这不是影视作品,也不是文学创作,无须半点的夸张。钢厂用于生产管理的摄像设备,早已拍下了这些可以记录的真实片段。

《原罪》,不是好莱坞大片,但一经播出,不说在中国,至少在钢厂,这票房的数字,也一定会惊人!

“起火了!”

呼啦啦!这可不是香喷喷烫熟的鸭大腿,而是由的阿杜、杨军、王林和阿杰他们编导,王林亲自上演的悲剧真人秀。

 “这个世界会好吗?”

发呆、凝望,连琥子主任都在疑问。读书时,他就知道:工业生产文明从来都不是线性、递进发展的,也许还常常是反向。

依我看来,不是人性复杂难堪,是生命仍依然能够生机勃勃,这世界则更加显得迷人。我想:我会再开始的,也许人生需要这么一段填充。

当下,即便是要我下岗、上岗,再下岗,再上岗,已尽习惯,又如何。

这样的生活,尽管几经绝望,我又鼓起表达的勇气,就呢喃细语,就像这样一篇丁字说故事抒怀,便又可以像只燕子一样欢快的活着。

难怪中国作家方方说:年轻时总觉得听其自然,就已足够。随年龄的增长,人性黑暗越来越浓烈成雾,呈现眼前。现在,我与她一样,倒是认为,听其自然,显然不够的了。

 

TAG:
上一篇:颠覆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