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潭人文馆 >> 民间故事 >> 详细

拾穗

来源: 作者:陶陶雨 日期:2015/4/16 11:56:53 人气:3482 录入:陶陶雨
 摘要 
一向都容易被文字、影像、一段话或一个动作而感动,感动后便是深深的沉思。我不知道什么最能带动你的情绪,但我知道,自己一旦被提及故乡那便是泪。这个不是有什么心酸不是有什么血泪,是我待了十几年却离开了它。那

一向都容易被文字、影像、一段话或一个动作而感动,感动后便是深深的沉思。

我不知道什么最能带动你的情绪,但我知道,自己一旦被提及故乡那便是泪。这个不是有什么心酸不是有什么血泪,是我待了十几年却离开了它。

那个叫做港边的地方留下了我太多的脚印,感觉在那里的每一阵风都有我的存在。特是那一亩田与另一亩田的交汇处被散落得七零八落的谷穗,我能感受到童年的我的手握不住谷穗的失落。

每年总有段日子不是因为要上学而早起,是要去壁窝处寻个卷好的大袋子,换上蹭破皮了的红色皮鞋,拉着比我小了5岁走路踉踉跄跄的妹妹的手去一个有着稻草堆子的地方。

清早是多早?是天黑黑,是伸手不见五指,是鸡窝里的老母鸡还在打瞌睡。于是我便踢了踢被子,接着一阵不耐烦的哼哼,又“噌”的一下弹了起来。小时候没人教我刷牙,只是知道要先挤上牙膏,然后倒点水放口里却不知道还要吐出来,就拿着刷子在牙齿上晃了晃,漱漱口便草草了事。

洗漱完赶紧扯着妹妹的手“嗖”的一下跑出了家门。

到了田间,天刚鱼肚白,很清醒的大脑接收到了耳朵传来的信号,断断续续的鸡鸣不知是打破了早的寂静还是让早显得更加寂静。眼睛在我前面这片土地搜索了起来,不远处的谷穗入了眼。哈!是昨日大伯大婶们留下的!我欣欣然的跑过去,捡起、后放入被揉成团的塑料袋中。

妹妹则咯咯的跟着开心,有样儿学样儿的到处晃悠拾起穗来。年少总爱比较些什么,可能也是大人们总喜欢拿小孩儿比较,所以看看谁拾的穗更多也成了一种竞赛。

竞赛似乎是一种很大的动力,有比较就有输赢,为了赢就要努力。

小小的我们也就常为了谁多谁少争得个面红耳赤,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更有甚时会动起手来,就算是亲姊妹也不会留任何情面。然我比她大,她奈何不了我,所以赢家自然有且只有我一个。

又正因年龄不大,争吵过后没多久又能呵呵傻笑,拿着穗在对方脖子处挠痒痒,结果便是躺在了田间互相嬉戏。

躺在田间时,那一阵阵的风我到现在仍记得。是轻轻的、柔柔的、像妈妈的手在脸上抚摸而过,但我只能说像,因为我并不记得妈妈曾经用手抚摸过我的脸是什么样的感觉。

一阵嬉闹,又忙也似的拾穗去了。

渐渐的,天亮了,远处的田间有了越来越多的人儿到来。

我知道大叔大婶们又要开始新一天的劳作,更明白我和妹妹在下一日清早要去哪里拾穗打闹了。

但,现在的我从未感受到过如当年一般凉爽的风。

那个叫做港边的故乡田间我已有5年之久从未踏入,是因为我一直不在,是因为一直忘了要爱。

闭上眼,我拉着妹妹的手又回到了港边田间……

陶陶雨

201548星期三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