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潭人文馆 >> 历史 >> 详细

铭记锦棠

来源:原创 作者:游昌群 谭凯文 日期:2013/10/29 15:58:08 人气:8416 录入:谭凯文
 摘要 
  铭 记 锦 棠 ◇游昌群 谭凯文   秋风起,秋叶黄,秋景虽美断人肠。随着时光悄然流转,我们开始用更多的时间蛰伏于室内,捧起书卷,细读历史中那些属于英雄的年代,在文字里独自静静缅怀。 王昌龄的

 

铭 记 锦 棠

◇游昌群 谭凯文

 

秋风起,秋叶黄,秋景虽美断人肠。随着时光悄然流转,我们开始用更多的时间蛰伏于室内,捧起书卷,细读历史中那些属于英雄的年代,在文字里独自静静缅怀。

王昌龄的诗《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使胡马渡阴山。”让无数人领略了古战场的雄阔苍凉,更熟知了汉代飞将军李广。

然而,鲜有人知道,在清朝末期,更有一位让当时的外国侵略者闻风丧胆的“飞将军”。这位“飞将军”大名刘锦棠,乃新疆首任巡抚,湘军著名将领。

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的:刘锦棠(18441894),名显谟,职名锦棠,字毅斋,湖南湘乡山枣城江人,生于鸦片战争后的1844年。他父亲厚荣、叔父松山,都是湘军中的军官。刘锦棠10岁时,其父因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而丧生。成年后,投入叔父所在的湘军,随同叔父镇压太平军和捻军,作为左宗棠主力而平定西北区域的同治回乱和新疆乱局里的阿古柏继承人伯克胡里势力,积勋至州同、巡守道,还获得了“法福灵阿巴图鲁” 的荣誉称号。

且让我们翻开英雄的人生履历,让时光倒流,一起去重温那些远去的戎马征尘,铁血沙场。10岁时,其父在岳阳被太平军杀害后,随着母亲改嫁,幼小的刘锦棠便一直由祖母抚养。别说是那个年代,就是现今时代,也难免身世悲凉。可以肯定,刘锦棠过早地尝尽了人世间的生离死别和悲欢离合。也正因为这样,在此后的戎马生涯中,倚门守望的老祖母,便成了他战场之外的唯一牵挂。

刘锦棠15岁时,他怀着“为父报仇”的志气和理想,依依不舍地告别老祖母,只身一人,“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风餐露宿,一路前行,直至投身父亲生前所在部队,即叔父刘松山统领的“老湘营”(后为老湘军)。这支部队是曾国藩麾下的精锐劲旅,一直转战于江西、安徽、陕西等地,主要是镇压太平军和捻军。

刘锦棠身怀父仇,作战格外勇猛,且不乏机智,加上营中老将们与他父亲生前关系甚好,以及他为人处事谦和仁义,大家在日常战事上便对他颇为照应。其叔父刘松山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便适时指点,有意栽培。

历经多年实战磨砺,当他的领军能力开始得到大家的认同之后,他叔父刘松山便让他担任“老湘营”营务总理。实际上,这也是老湘军的传统,着力培养后备力量,尤其是家族将领。用曾国藩的话说,就是同乡亲族更具合力。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刘锦棠本身已具备了兵家选将的基本条件。

在刘锦棠入伍的第10年,“老湘营”奉命移师陕西、甘肃一带,清剿回民起义和镇压土匪武装,隶属陕甘总督左宗棠辖制。让刘锦棠想不到的是,陕甘一带的战事异常惨烈。

1870214,他叔父刘松山在甘肃金积堡围攻起义回民马化龙时,不幸被击身亡,清军士气大挫。为了应付危局,左宗棠让刘锦棠代理统领老湘军。

十余年的军旅生涯,早已练就了刘锦棠的冷峻沉稳,临危不惧,他被火线提拔为“老湘军”代理统领后,面对叔父的不幸牺牲,他凭着“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坚毅,化悲痛为力量,誓死要为叔父报仇。左宗棠于他虽有知遇之恩,但他对于左宗棠当时提出的“坚守”与“退屯”两个方案,却又坚决反对,并且坦诚直言:“吾军深入乏食,不力战,贼即乘我,灵州旦暮失,大局不可支矣”,“必戳力致死,而后军可全。”因此,他不但认为“坚守”、“退屯”均不可取,而且力主继续进攻,并要主动出击,速战速决。

 “主动出击,速战速决”。这一方略,前朝有岳飞、辛弃疾,以及后世的巴顿将军,都擅长此道。也许,在英雄的铮铮铁骨里,只有前进,绝无退缩。以左宗棠当时的军事权威和世人皆知的暴烈脾气,刘锦棠胆敢以下犯上,据理力争,在今天看来仍然显得格外果敢。

或许是刘锦棠太过倔强,或许是左宗棠慧眼识珠,反正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左宗棠,特别例外地接受了刘锦棠“主动出击,速战速决”的意见。有了左宗棠的大力支持,刘锦棠便如鱼得水,得心应手,立即着手部署战事。为激励和鼓舞士气,他专门召集部将作了简单的战前动员:我军在功在垂成之际,不幸将亡师败。各位都是跟随我叔父多年的老将,难道忍心就此罢兵吗!

刘锦棠的语气悲沉,慷概激昂,荡气回肠,军中诸将为之动容,军心立马凝聚到一起,士气更是空前高涨,全都主张立马出击,主动开战。他还将叔父刘松山的灵柩放在军营大厅,让所有进出军营的将士目睹灵柩,把将士们的复仇之心激发到极致后,突然下令向金积堡进攻。

哀兵必胜。金积堡一役,不但让刘锦棠一举成名,老湘军统领一职也实至名归;而且让左宗棠对刘锦棠更是刮目相看,欣赏不已,他专门上奏清廷,“荐其才可大用”。清廷立即下旨,加封刘锦棠三品卿衔,令其正式统领老湘军。这一年,他才26岁。

18727月,刘锦棠护送叔父刘松山的灵柩回湖南湘乡安葬。在家乡期间,他一方面亲自主持、监督、督促修筑叔父的墓地,从墓地选址到墓穴朝向,再到挖井、下葬、填土、夯实,再到墓庐形状和结构,他都是一样样、一件件亲自铺排,亲自检查,亲自验收,一丝不苟,有条不紊;另一方面挤时间陪着年迈的老祖母,跟奶奶讲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讲战争的无情,讲百姓的疾苦,讲叔父在军中的威望,讲朝廷对他的信任。

这一次回来,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为难得的一段休憩时光。此后,他在左宗棠的统一指挥下,率老湘军转战于陕西、甘肃、宁夏、新疆等地,与起义军数次的浴血奋战,最终进驻西宁。这时的刘锦棠,可谓沙场老将了。

19世纪中叶,新疆的大部分地方正处于阿古柏的铁蹄蹂躏之下。当时,阿古柏侵占了新疆南部和北部的乌鲁木齐、玛纳斯一带,伊犁谷地则被沙俄军队非法霸占着,只有哈密、巴里坤、布伦托海、塔城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尚在清政府的控制之下。

阿古柏是临近新疆西部的中亚汗国军事首领,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越过边界进入新疆,先后攻占十余座城池,屠杀回民无数,以全疆统治者自居。阿古柏政权的出现,引起英、俄两大殖民帝国的关注,均想将其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而阿古柏为巩固自己的实力,也积极投靠英、俄政权。当时的西北边疆,可谓狼烟四起,危机四伏。

1875年,当时的清廷命左宗棠为督办新疆军务的钦差大臣,挥兵出关,驱逐入侵之敌,收复新疆失地。时年31岁的刘锦棠,受左宗棠之邀,率领老湘军出关,直接挺进新疆。此时的左宗棠已至暮年,却毅然抬棺西行,誓与侵略者决一死战。抬棺西行,虽然有些悲壮,但却捍卫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民族尊严,也诠释了中国军人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现在想来都是惊天地、泣鬼神!

是年8月,左宗棠奏请委任刘锦棠为总理行营事务,也就是说,除指挥本部“老湘军”外,其他入疆部队均归刘锦棠节制。左宗棠坐镇兰州,“前路进止机宜,由刘锦棠相机办理,不为遥制。”实际上,也是左宗棠特别信任和赏识刘锦棠,所以一方面对刘锦棠委以前敌总指挥之职,另一方面又全权托付了收复新疆的重任。我们越发觉得,与左宗棠的相遇,是刘锦棠生命中的幸运,可谓风云际会,将遇良才。

随着刘锦棠率领老湘军的到来,使翘首盼望的新疆人民如逢甘霖。如果说,刘锦棠曾与太平军、捻军、回民起义军等的交手是源于本国内部矛盾,以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话,那么,他在新疆平复阿古柏叛乱、抵御沙俄入侵,便是民族之争,正义之战,其意义不可同日而语。

事实证明,刘锦棠的确是天纵将才,他率领英勇善战、军纪严明的老湘军,以及其他各路入疆部队,按照左宗棠“缓行速战”的嘱咐,屡屡出奇制胜,先后成功收复了乌鲁木齐等被阿古柏占领的南北疆各域。阿古柏见大势已去,服毒自尽。在其后的清剿过程中,阿古柏匪徒在后方巢穴的一些英国、土耳其教官和工匠,做梦也没想到清军如此之神速,让他们一夜之间成了俘虏,不由惊叹刘锦棠堪称“飞将军”。

此役给盘踞伊犁的沙俄军队以极大震慑,也让“飞将军”刘锦棠的威名一时响彻中外。收复新疆之役的节节胜利,捷报频传,为当时已风雨飘摇的清廷打了一针强心剂。战役结束不久,通过外交谈判,清廷割让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给沙俄,俄兵退出伊犁九城。

随着西征大军获得的巨大胜利,给刘锦棠的各种荣誉、头衔也纷沓而来,尤其是左宗棠奉诏还京时,清廷将署理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及战后事宜,全部交给了刘锦棠。在收复新疆的过程中,刘锦棠沿途目睹了民众颠沛流离,惨不可言,给他的感触很深。因此,当新疆战事刚刚平息下来,他便将主要精力和工作重心转到了善后方面,重点是组织民众建立自治组织,以维持社会稳定;帮助民众重建家园,恢复生产。同时,积极奏请朝廷在新疆筹建行省,完善地方行政、军事建制,提高边疆防务能力。

1884,清廷正式宣布建立甘肃新疆省,命刘锦棠为新疆第一任巡抚。这一年,他正好40岁。

刘锦棠作为一名从硝烟战火中成长起来的武将,在行政管理方面丝毫不逊于文官。他深入民众中间,了解社情民意,然后从民众最关心、最急切的地方入手,先是安置难民,再来发展桑农、渔业、商贸,兴修水利、道路、桥梁,兴办义学,严明军纪,整肃吏治,让民众衣食有着,社会日趋安定。可以这样说,刘锦棠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他披挂上马,就是令敌军闻风丧胆的“飞将军”;下马卸甲,就是勤政廉洁,爱民如子的好官员。

由家仇,到国恨,直至走向悲悯天下的大情怀,刘锦棠顺利完成了从一个普通人到一代名将、一代封疆大吏,再到一代民族英雄的完美升华!

如果,不是处在那样一个朝代,这样的收梢,可称圆满。

但,由于晚清无能,当时的中国饱受西方列强欺凌,法国军队不断制造侵扰挑衅事件,清廷抱着对法妥协的原则,致使刘锦棠连上两道奏折请战均被拒绝。

1884821,他上了一道《请率师与法夷决战折》,“请旨率师东下,与之决战,以纡积愤”,并且表示:“臣之脚疾虽迄未痊,而当国家有急,当奋不顾身。”他在奏折中,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认为只要坚决抵抗,无论陆战、海战,都有取胜把握,要求准其自募6000人东下赴越,抗击法寇。可惜清廷妥协方针已定,拒绝了刘锦棠的请求。913,刘锦棠又上奏请战,再次要求奔赴抗法前线,并且说明并非邀功请赏,只是为了报效国家。清廷又未准允。

国难将至,冲锋的号角响起,桀骜的战鹰却被束缚双翅,那是何其忧愤啊!“国仇未报壮士老,匣中宝剑夜有声”。刘锦棠连续两次请战遭拒,使得他在新疆寝食不安,备受煎熬。于是,他多次以祖母年老、疾病缠身和自己患有脚疾为由,上折申请开缺回乡尽孝和休养。但是,朝廷考虑到新疆战事刚刚平息,边疆防务和社会事务,在他的组织和主持下,正有序恢复,深怕他中途离开后,影响整个新疆事务。因此,一直不予准

1889年,刘锦棠在湖南湘乡老家的老祖母,已是85岁高龄,她思孙情急,中风倒地,危在旦夕。刘锦棠总算如愿以偿,请假回到了湘乡老家。回乡路上,“因沿途感受暑淫、触动旧便血及手足麻木诸证”,他自己也病倒了,于是上折请求辞去一切职务,在家终老。但是,朝廷因为新疆事务离不开他,没有答应他的请辞,只肯延长假期,并接连对他进行封赏。

189026,晚清光绪皇帝颁旨:“甘肃新疆巡抚刘锦棠著赏加太子太保衔”。同年9月,赏给刘锦棠祖母匾额一块,绸缎若干匹。并指示:“俟假满后启程赴京陛见”。

1891年正月,刘锦棠在休养假期将满前,开始拖着羸弱的身子,准备“赴京陛见”的行装,年迈的老祖母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心想着他这一去恐是永别,情急加重病情,溘然长逝。按照清朝惯例,父亲先故于祖父母,应由嫡长孙代行守制,于是刘锦棠正式请求开缺,得到了朝廷的批准。

后来,刘锦棠一直在湘乡老家休养。在湘乡老家休养期间,他关心和支持家乡发展,尤其是带头捐资办学,兴办了东山书院。这个东山书院,就是后来的东山学堂,现在的东山学校,先后培养出了一代伟人和多位革命先辈。在他心里,一刻也不曾放下边防前线,一心只想奔赴前线杀敌,保家卫国。因此,他在湘乡老家休养的日子里,实际上过得郁郁寡欢,甚至于度日如年。精神方面的煎熬和长年累月的战伤,一直在双重折磨着他的身心,使得他的身体不但未见好转,而且病情不断加重。

刘锦棠在湘乡老家休养多年,虽然已经远离政治和军事,但清廷一直没有忘记这位英雄,直至1894年,又加封他为一等男。

“国难思良将,家贫盼贤妻”。中日战争一触即发之际,清廷立马想到了“飞将军”刘锦棠,令湖广总督张之洞速速前往湘乡传旨,要求刘锦棠赶快召集旧部,火速赶赴辽东前线抗敌。已经年届50的刘锦棠,想到能够奔赴前线抗击倭寇,真是兴奋不已。他立即抱病启程,不料从山枣城江赶往湘乡城区的途中,忽然中风,不幸去世。他临终前,仍在“喃喃呼将士,指述边事”,那份由内而外的军人执着,令人潸然泪下……

刘锦棠去世4年后,俄国又武装侵占新疆的帕米尔地区,深受战火荼毒的将士、百姓无不怀念:“若前抚臣刘锦棠在任,断不至此。”言语之间,是无尽的惋惜和怀念。

英雄远去,历史前行。或许,清末那段历史许多人不愿触及,因为其中包含了太多有关屈辱、悲愤之类的字眼。但是,有些身影是不能忽略的,他们用身体和灵魂,生命和精神,铸造出了历史精彩的瞬间,足以让后人世代铭记。

铭记,不仅仅只是为了怀念,更多的是传承一种精神,一种力量,一份责任!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