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潭人文馆 >> 历史 >> 详细

毛泽东和他的族侄毛雪华(赵志超)

来源: 作者:赵 志 超 日期:2013/9/30 12:42:14 人气:9921 录入:
 摘要 
毛泽东和他的族侄毛雪华 赵 志 超 1992年3月的一天,我在北京三里河三区的一栋小楼里拜访了毛泽东的族侄、革命烈士毛新梅之子毛雪华和他的夫人陈涌岷。毛雪华同志当进年又67岁,身体健康,精神爽朗,思维敏捷,对

毛泽东和他的族侄毛雪华

赵 志 超


1992年3月的一天,我在北京三里河三区的一栋小楼里拜访了毛泽东的族侄、革命烈士毛新梅之子毛雪华和他的夫人陈涌岷。毛雪华同志当进年又67岁,身体健康,精神爽朗,思维敏捷,对过去的往事记忆犹新。在近四个小时的交谈中,雪华同志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讲述了他的家世及他们家与毛泽东的交往。

一、毛雪华出生在韶山冲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毛新梅是一位乡

村郎中,韶山第一个党支部五名党之一。

毛雪华,派名远荣,号润吾,老家住韶山冲毛鉴公祠附近。1924年12月,他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据《毛氏族谱》记载:“远荣,中学毕业,字雪怀,号润吾,行十三,民国十三年甲子十一月二十(即1924年12月16日)  时生。”他的父亲毛新梅是一位乡村郎中,医术高明。

毛新梅派名泽澍,号锡纯,生于1886年8月。毛新梅的父亲也是一位中医,有祖传秘方。韶山冲里过去医治麻瘟、结喉的药,全是毛家祖传下来的秘方,很有疗效。毛新梅从小受父亲的感染,养成了乐善好施、济困扶危的品性。邻里乡亲前来求医,不管刮风下雨,他都有求必应,随喊随到;如遇穷人求医,则分文不取。韶山人夸他是“仁术济世的乡间好郎中”。

毛新梅读过四书五经,能写会算,文采、口才均不错。据说,韶山冲毛鉴公祠大门的对联“注经世业;  檄家声”还是他写的哩。

毛新梅和毛泽东是同族,且同一个泽字辈,关系亲密。1923年春,他由毛泽东介绍,随毛泽民去安源参加革命。在安源,他既行医,又从事工人运动,常常翻山越岭寻找草药,为患病工友祛除病痛。目睹矿工的痛苦,他领悟到:穷人只有抗争,才有生路!

1925年春,毛泽东偕妻子杨开慧从上海回到韶山,开展农民运动。毛新梅也随即回到韶山,投身于乡村革命。他一边行医,一边从事革命宣传。每到一个屋场、一户农家,他都亲切地同人们拉家常,讲安源工人的斗争情况,“唤起农友同心干”。他协助杨开慧创办农民夜校,组建“雪耻会”和农民协会。在他的带动下,他的兄弟子侄如毛旭梅、毛望梅、毛仙梅、毛特夫、毛照秋等均先后参加了革命。不久,他由毛泽东、毛福轩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毛新梅时刻牢记党的宗旨,立志干革命。为了筹措5名农运骨干去广州农讲所学习的路费,他卖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头耕牛。他参与了中共韶山总支和湘潭县农协的筹建工作,积极组建农民武装,成立了宣传队、暗探队、疑兵队支援北伐战争。

1927年“马日事变”后,韶山处于白色恐怖之下。毛新梅参与组织潭湘宁边区工农义勇军和韶山农民自卫军,坚持斗争。6月18日,他遭到土豪劣绅的盯梢,因为替别人治病而延宕时间,未能及时转移,于次日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逮捕。敌人把他绑在毛氏宗祠的廊柱上轮番拷打、审问,他双目怒视、坚不吐实。后被人惨杀于湘乡砚池坪。临刑前,他镇静地对妻子沈绍华说:“好好把儿女带大,革命一定会成功的!”

毛新梅烈士的妻子沈绍华五个儿女没有辜负他的遗愿。她的儿子特夫、汉漳、慎仪、雪华均先后参加了革命。其长子毛特夫,于1929年去上海,次年由毛泽民介绍加入党组织,后奔赴赣东北苏区参加工农红军。解放后担任过湘潭县县长。次子毛汉漳,大革命时期参加农民运动,后在家务农。三儿子毛慎仪,于1937年奔赴延安,在中共中央二局任电讯机要员,1939年入党,1941年3月病逝。四子毛雪华,1939年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她的女儿韶  出嫁大坪唐家坨,成了毛泽东的外侄媳妇。

二、全国抗日声浪日益高涨,毛特夫的弟弟毛慎仪、毛雪华先后奔

赴延安参加革命。见到毛雪华,毛泽东兴奋拉着他的手说:“你

就是新梅六哥的儿子,你来了!”

19395月,毛特夫的小弟毛雪华循着哥哥毛慎仪的足迹,历尽千辛万苦,辗转来到了革命圣地延安。

到延安的当天,毛雪华在延安兵站吃过晚饭,便提出要去见“润之三叔”。兵站领导随即拨通电话,向上级作了汇报。毛泽东欣然同意。于是,兵站派人送毛雪华去毛泽东住处。

毛泽东住在杨家岭——孔窑洞里。毛雪华来到门口,毛泽东正从窑洞里走出来,迎面碰上,看到毛泽东那魁梧的身躯和奕奕的神采,毛雪华连忙喊了一声:“三叔!”

毛泽东一怔,凝视着眼前这位十几岁的小伙子:“你是谁?你从哪里来?”

“我叫毛雪华,是从韶山来的。”

“你就是雪华?你是新梅六哥的儿子,你来了!”毛泽东兴奋地拉着毛雪华的手,说:“好,好!”

毛泽东把毛雪华迎进窑洞。毛雪华在一条长板凳上坐了下来,工作人员给他沏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

“雪华,你先坐一坐,我有点事出去一下,等会就回来。”毛泽东对新来的客人说。

毛雪华点点头,坐在长凳上,一边休息一边打量着屋里的陈设,看到一切都很简陋,他心里感慨不已。

大约两小进过后,毛泽东回来了。见毛雪华仍坐在那里,便歉意地说:“雪华,你头一次来,就叫你坐冷板凳了。”

“没关系,三叔您很忙!”毛雪华回答。

“你是怎么来延安的?”毛泽东问道。

“您不是给我写了一份介绍信吗?”毛雪华说,“我拿着您的介绍信先找了韶山地下党组织和长沙八路军办事处……”

“那你怎么走了3个月?”

“我是从桂林来的。”见主席问得如此仔细,毛雪华便把自己来延安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毛雪华,出身贫苦,父亲毛新梅牺牲时,他才3岁,一家人悲苦万分,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母亲沈绍华含辛茹苦,把他们兄妹5人苦苦拉扯大。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实行国共合作。当时,毛雪华正在毛氏族校念书,他从《湘潭民报》上看到了关于朱毛红军的报道,知道毛泽东到了延安,因而革命根据地充满了向往。不久,八路军开始在一些大城市设立办事处,通信有了自由。大哥毛特夫通过邮局直接向毛泽东写信,毛泽东很快回了信,向毛特夫一家表示问候,对他们的困难深表同情,并寄来了钱。

随着全国人民抗日声浪的不断高涨,一些有志青年纷纷奔赴抗日前线。韶山毛远耀、毛泽全、毛泽青、毛远翥、毛华初、毛远志、胡觉民、沈宁等热血青年先后去了延安。可是,此时大哥毛特夫已经结婚,上有老母需要赡养,下有妻儿拖累,难以离家。三哥毛慎仪年方15岁,正在湘乡东山学校读书。得知韶山冲有许多青年去了延安,便拿着毛泽东的信去了长沙,找到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主任王凌波,经王凌波同志批准,于1938年初去延安。到延安后,他给家里回了信,说到延安后生活不错,还能读书,心情很舒畅,他仿佛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毛慎仪的信引起了毛雪华对延安的无限向往。他便给三哥写信,表示要到延安去学习。慎仪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毛泽东,毛泽东开始不同意,认为雪华年纪小,到延安不能为革命出力,反而要增加负担。经慎仪反复说明家里的困难和弟弟的心愿,毛泽东才终于同意,并向长沙、武汉、西安等处八路军办事处写了一份介绍信,上面写道:毛雪华,年13岁,系革命烈士毛新梅的后裔,拟来延安学习。请沿途各办事处护送来延为盼。毛泽东。

毛雪华收到毛慎仪寄回的毛泽东的介绍信后,立即去了长沙。可是长沙刚刚发生了“文夕大火”,古城化为一片焦土,他已找不到八路军办事处了。雪华感到很失望,以为去不成延安了。

正当雪华苦闷的时候,一天,地下党员、大哥毛特夫(当时在韶山教书)告诉他一个好消息,白区地下党组织要招收两名报务员,决定派雪华去,并通知雪华即刻准备去衡阳。雪华高兴极了。

1939年春,13岁的毛雪华带上毛泽东写的介绍信,由二哥毛汉漳护送到娄底,再乘火车去衡阳。随后,由地下党组织护送到了桂林。在桂林,他见到了八路军办事处处长李克农。李克农看了毛泽东写给他的介绍信后,说:“你不当报务员了,送你到延安去。”于是,毛雪华搭乘便车经贵阳、重庆、西安,于19395月到达延安,住在延安兵站。刚到兵站,他就匆匆赶来见“润之三叔”了……

听了毛雪华的介绍,毛泽东恍然大悟:“难怪你走了这么久罗!”

“对了,三叔。”毛雪华忽然想起临行前母亲沈绍华的嘱咐,说:“我娘叫我代她问您好!”

“好,好!”毛泽东爽朗地笑了,并问道:“你母亲新梅六嫂身体怎么样?”

“还好,就是体质差一点,常犯气喘病。”毛泽东“哦”了一声,脸上流露出一种同情,并问道:“你过去读过书没有?”

“读过。”

“读过几年书?”

“小学五年。”

“远志、华初均在延安保小学习。”毛泽东说,“你读过五年小学了,那你到边中去学习好吧?”

“我小学没毕业呀!”毛雪华想去保小读书,因为他觉得自己还小,而且有毛远志、毛华初等人在那里。

“行了,”毛泽东把手一挥,“你去边中吧。”

边中就是延安陕甘宁边区中学。就这样,毛雪华听从了“三叔”的嘱咐,去了延安边中。

边中位于距延安80公里外的安塞县吊儿沟,校址原是一座地主庄园。校长董纯才,是一位有名的教育家。当时,毛雪华的三哥毛慎仪正在该校学习,并担任学生会负责人。兄弟俩相见,分外高兴。雪华每天和同学们一边学习一边生产,文化知识和思想觉悟很快有了进步和提高。

毛泽东对雪华的学习非常关心,特地为他订阅了一份《解放》杂志,每月一期,按时派人送来,为雪华提供精神食粮。

1940年,边中由吊儿沟迁往延安东门外的柳树店,雪华到毛泽东的住处路程近了。每逢节假日,他常和慎仪一起去杨家岭看望叔叔。第一次去主席家,雪华看到房间里摆满了书籍和文件,感到很新鲜,便随意地翻起来,慎仪连忙叫他不要乱翻主席的文件,并告诫他:“到了主席家要守规矩。”主席很喜欢他们兄弟俩,夸奖慎仪稳重、老练;说雪华年龄小,调皮,不懂事,要好好向慎仪学习。

毛泽东又留他们兄弟俩吃饭。吃的很普通,只炒了几个家常菜——肉片、土豆和辣椒。

“土豆好不好吃?”毛泽东问道。

“好吃。”毛雪华答。

毛泽东没有吭声,他大概知道雪华并不习惯吃土豆,只是肚子饿了,才觉得“好吃。”毛雪华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挺大,吃了一碗又来了碗。毛泽东只吃一碗饭就放下了筷子。

毛雪华吃了还想着吃,说:“叔叔,我没吃饱。”

毛泽东怜爱地望着毛雪华,对江青说:“叫周师傅(炊事员)再弄一点吧。”

毛泽东对毛雪华的家人非常关心,经常给他大哥毛特夫写信,并寄一些钱给他们作家用,每次寄法币10元,叫慎仪经办。毛慎仪牺牲后,毛泽东又委托毛雪华办理。后来,国民党对边区实行封锁,不能通信了,雪华与家里中断了联系,主席才停止寄钱。

19417月,16岁的毛雪华在延安边中毕业了,他跑到杨家岭去告诉主席:“叔叔,我毕业了,要分配工作了。我想当教员,您看到哪里去适合?”

毛泽东说:“你自己定吧。”

“我想去抗大。”

“去抗大?你年纪还小了。那些学员的年龄都比你大罗!”

“那我去边中怎么样?”

“到边中有困难。你普通话还讲不好啊!”

毛雪华哑然了。毛泽东见他在纳闷,便说:“你还是到自然科学院去吧,去继续学习,多学些自然科学知识。将来解放了,建立了新中国,需要大批建设人才,你要好好地学习,学好本领,为祖国出力!”

于是,毛雪华又来到了延安自然科学院,继续深造。

在边中和自然科学院学习期间,毛雪华曾两次奉命请毛泽东题词。第一次是在边中学习快毕业时,校长董纯才因为制作学员毕业证书,特意请毛泽东为证书题词,并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毛雪华。毛雪华同毛泽东讲了,毛泽东欣然题写了“为教育新的后一代而奋斗!”第二次是在自然科学院学习期间,教务长魏之想请毛泽东题写校名,也是派毛雪华去完成的。毛泽东在一叠《解放日报》旧报纸上挥笔写下了“自然科学院”几个大字,写了一遍,又重写一遍。写毕,对毛雪华说:“这两份随你选吧。”

三、毛雪华经常去杨家岭看望“主席三叔”。他想去主席身边当秘

书,江青说主席有秘书了,毛泽东跟毛雪华讲,毛岸英、毛岸

青“岸”字的来历。

在延安,毛雪华常去杨家岭看望毛泽东。

第一次,,毛雪华又见到了“主席三叔”。毛泽东对他讲:“我们延安两个著名人物。一个是叫沈鸿,他是一位教授,从上海带机床和枪炮到延安,这很了不起。一个叫将子强,是将代英同志的哥哥,也是一位教授,从上海来到延安,当了我们自然科学院的院长。”

毛雪华知道:沈鸿是延安边区军工厂机械总工程师,他在上海时是一个资本家,  了一个汽车修理厂,后来投奔延安,参加革命,并把自己的设备搬到了延安。

毛泽东说:“知识分子有两重性,有的思想很进步,对革命很忠诚,对革命贡献很大。像沈鸿、将子强他们就是如此。”

毛泽东又叮嘱毛雪华道:“你回去代我向自然科学院的同志们问好,向沈、将二位问好!”

又一天晚饭后,毛雪华到王家坪去见毛泽东,毛泽东正往外面散步。他于是跟着毛泽东出了窑洞,来到延河边,一边漫步一边交谈。

谈到当时国内外形势,毛雪华说:“没有美国的干涉,我们同国民党打仗,可能好打一些,很快会打赢的。”

毛泽东说:“美国干涉中国,支持国民党打内战,不得人心。他们注定要失败的。”

毛泽东一边散步,一边思考着问题。

毛雪华对毛泽东很崇拜,曾向江青提出,要求到主席身边工作,给主席当秘书。江青问:“你能作什么事?”

毛雪华说:“主席讲话,我带他作记录,写材料。”

“那不要,主席有秘书。”江青说。

毛雪华也向毛泽东发过牢骚。毛泽东总是安慰他,从未批评过他。可见毛泽东对革命烈士后代是多么关心啊!

毛泽东生活朴素,严格注意。吃穿住都不讲究。他常说:屋里的电灯不要太亮,只要能满足看书的要求就行了,也不要到处点灯,能节约一点就节约一点。

国民党封锁延安时,边区物资匮乏,毛泽东生活十分艰苦朴素,吃的是    ,很少吃荤菜。他那时不叫雪华和他一起,叫雪华吃大食堂。

毛泽东对儿子毛岸英的要求也非常严格。

延安时期,毛岸英  毛泽东召去乡下劳动,拜劳模吴满有为师。学习回来,岸英到雪华家去见雪华,雪华见他穿着朴素,平易近人,非常质朴,很是感动。事后,雪华向主席:“怎么叫岸英去乡下劳动?”

毛泽东说:“岸英在苏联没有劳动过,因此叫他到乡下去补这一课,让他锻炼锻炼,同劳动人民结合,加深感情。”

在延安,毛雪华还问过主席,岸英、岸青怎么取的“岸”字?

主席说:“我们家住在韶山  的上屋场。当时我还读过么塾哩。岸又是伟岸的意思。因此,才取名叫岸英、岸青。”

1944年11月,王震、王  道率军南下。事先,毛雪华想参加八路军三五九旅南下支队,随军南下。他向组织上提出了申请,并得到批准,还开了欢迎会。毛雪华高兴地跑到枣园去向主席告别。主席没有表态,好像是不同意他南下。

过了几天,组织上通知雪华不要南下了。于是,毛雪华便留了下来,继续在延安自然科学院学习。

四、毛慎仪病故于延安,毛雪华不免有些埋怨,毛泽东安慰说:

“革命总会有牺牲的,医院里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毛慎仪(亦作顺义)派名远猷,号华吾。毛特夫的二弟,毛雪华的三哥。生于1922年九月初九日。他是毛新梅烈士的第三个儿子,也是韶山最早奔赴延安的抗日青年之一。

慎仪出身贫寒。父亲毛新梅牺牲时,他才5岁。家里6口人,仅靠母亲喂猪和纺纱维持生活。尽管家里生活贫困,母亲还是设法送他到湘乡东山学校读完了初中。1938年初,他通过地下党组织与八路军驻长沙通讯处主任王凌波取得了联系,被批准去延安。不久,他随毛远志、章淼洪等一同经重庆去延安。到延安后,他先在陕北公学学习,后到延安边区中学学习。1939年,毛慎仪17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0年,他从边中毕业,被分配到中央军委二局,担任电讯机要工作。由于他父亲同毛泽东关系非同寻常,他常去主席那儿,毛泽东总是问寒问暖,对他关怀备至。他为人稳重、厚道,工作踏实肯干,深受毛泽东的器重。可是,由于积劳成疾,慎仪不幸于19413月过早离开人世。

毛慎仪得的是肺结核和痔瘘。由于肺结核病情严重,也影响到痔瘘的治疗。慎仪是从边区中学去中央军委二局工作时得病的。到军委二局后,他病得很厉害,心里十分着急,便给在柳树店边中学习的四弟雪华写信,告知其病情,并请弟弟转告主席,看能否有办法把他的病治好,让他早日康复,继续为党工作,因为他才19岁呀!毛雪华收到三哥的信后,立即去杨家岭,向主席报告了哥哥的病情。毛泽东听了雪华的报告,心里很着急,对雪华说:“快送他进医院。”

于是,毛雪华马上从延安边区中学赶到几十里以外的安塞县城,见到了三哥毛慎仪。此时,毛慎仪已病入膏肓,身体非常虚弱,躺在担架上起不来。雪华又找到慎仪的单位。单位对慎仪的病也很关心,他们立即组织民工,抬着担架,把慎仪一站一站地送去延安。

慎仪被抬到主席的窑洞门口,毛泽东闻讯出来,看到担架上奄奄一息的慎仪,十分惊讶,他焦急地说:“怎么病得这么厉害?赶快送他住医院!”

说完,毛泽东亲自将毛慎仪扶下担架,让他喝了点水,然后又给白求恩医院院长黄树则大夫写了一信,介绍慎仪去那里治病。写完信,又用自己的汽车将慎仪送往柳树站白求恩医院。

然而,由于当时医疗条件差,延安又缺乏药物,尽管医院想了许多办法,但仍无回天之术,不济于事。19423月的一天,慎仪终因医治无效,不幸去世,时年19岁。这天正好是星期日,毛雪华没有去看三哥,慎仪在一片孤寂和痛苦中离开了人世。毛雪华闻讯赶到医院时,慎仪正躺在洁净的床单上,永远地睡着了。雪华既悲痛万分,又内疚不已。

毛慎仪病故后,毛雪华去杨家岭,把消息告诉了毛泽东。毛泽东听后,沉默片刻,脸上流露出一阵哀伤和痛楚,半晌才抬起头,惋惜地说:“慎仪牺牲太早了!他才19岁啊,血气方刚,正是为革命出力的时候。”

毛雪华认为三哥慎仪的病并不难治,其所以过早离世,主要是医术落后造成的,因而对医院不免有些埋怨、责备。毛泽东听后,安慰道:“雪华,革命总要有牺牲的,医院里死人的事也是经常发生的,你要从大局看。医院条件差,缺少药品,但他们还是尽到了责任。”

毛雪华默默地记住毛泽东的这句话,心情平静多了。是啊!革命总会有牺牲的,成千上万的先烈为了人民的解放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他们一家就献出了两个亲人的生命:他的父亲毛新梅牺牲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屠刀之下;他的三哥毛慎仪又为革命积劳成疾,不幸病逝。而今,留下自己及大哥、二哥,只有继承先烈的遗志,努力工作和学习,才能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

为了消除内心的歉疚,毛雪华提出想给哥哥立块石碑。毛泽东十分同意,说:“碑你去立,花多少钱,你到我这儿拿,我出钱!”

不久,因为延安整风开始,毛雪华每天忙于开会、学习,也不知道上哪儿去找石匠刻碑,因此立碑的事就搁置了下来。

毛泽东对毛慎仪的病逝一直深表惋惜和怀念。新中国成立后,他曾把慎仪的母亲沈绍华接到北京居住、治病达半年之久。当谈到慎仪牺牲的情况后,毛泽东对沈绍华说:“慎仪是个好孩子!他是在延安病逝的,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死得很光荣。你要珍惜身体,不要难过!”

五、大小伙子毛雪华找了个漂亮的浙江姑娘,烈士后裔。要结婚了,

他去请毛泽东参加婚礼。江青自告奋勇,说:“我代表毛家去

吧!”

1945年,毛雪华从延安自然科学院毕业,分配到军委观察所担任气象员。这时,他已是一个21岁的大小伙子了,正在谈恋爱了。这年10月,他带着未婚妻去王家坪看望主席。毛泽东见他带着女朋友来了,很高兴,向他们问长问短。毛雪华把未婚妻向毛泽东作了介绍“她叫陈涌泯,是个浙江姑娘,父亲也是一位烈士……”

毛泽东听了,说:“你们都是烈士后裔,要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勉励他们继承先辈们的遗志,力求进步。

毛雪华见毛泽东没提他们两个人的事,便悄悄地对主席说:“叔叔,我还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看您的意思?”

毛泽东见他那种神秘兮兮的样子,细声问道:“什么事?”

毛雪华本以为主席早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哪知主席还蒙在鼓里,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怩怩不知说什么好。

还是江青“旁观者清”。她在一旁似乎看出了毛雪华内心的秘密,便冲他说道:“你们俩想结婚了吧?”

“纸”终于捅穿了,毛雪华腼腆地说了声:“是的。”

毛泽东笑了笑:“噢!原来是这个事。”他认真地说:“我不管,这个事你得问你们组织。组织上同意你们结婚就结婚;不同意,你们就不能结婚。”

听了毛泽东的话,毛雪华和陈涌岷回到单位,向组织递交了结婚申请报告,得到了组织的批准。然后,他们又去了主席那儿。

“叔叔,组织上已经批准我们结婚了,我们准备过新年时结婚。”毛雪华喜滋滋地说。

“那好,我恭贺你们!”毛泽东说。

“谢谢叔叔!”毛雪华向主席提出一个请求:“是不是请您参加我们的婚礼?”

毛泽东笑了笑,没有作声。江青知道主席忙,没时间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便说:“那好,我代表毛家去吧!”

毛泽东又没有作声,等于默认了。

这样,毛雪华和陈涌岷于1945年底结了婚。举行结婚典礼这天,江青果然穿着时新的衣服来观察所参加他们的婚礼,代表主席向他俩表示祝贺。

毛雪华的婚礼非常简朴,在举行了简单的仪式之后,摆了两桌酒席,客人们喜气洋洋,纷纷入席。桌子摆了酒、肉、水果,还有美国人爱吃的罐头。

江青打扮入时、漂亮,挺讲究的,她兴致勃勃的坐上了首席。上菜时,有位男同志不小心让菜汤淌了出来,溅到了江青身上。江青瞧着身上刚穿的新衣服,溅了一些汤,气极了,她狠狠地骂了几句。那位男同志连忙赔不是,江青却声色俱厉地斥责道:“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这样不小心!”

婚礼结束后,江青悄悄地离开了毛雪华夫妇的洞房,回到王家坪去了。

1946年,毛雪华夫妇有了孩子,大儿子毛海山降生人世了。年底,胡宗南向延安发起大规模进攻,中央开始撤离延安。毛雪华夫妇带着孩子开始行军,那里因为生活条件差,陈涌岷没有奶给孩子吃,开始还有牛奶代替,行军以后,一点牛奶也没有了。孩子饿得呱呱叫,他在离开延安前,去见毛泽东,讲了这一情况。毛泽东焦急地问江青:“有什么法子没有?替他们解决奶粉问题。”江青说:“我想想吧。”她拿出两桶美国奶粉来,递给陈涌岷。毛泽东说:“就给他们两桶奶粉吧。”这样,终于为孩子解决了行军断奶的问题。随即他们行军到了志丹县,以后又到了互密堡、西柏坡。

六、西柏坡,毛泽东给毛雪华夫妇讲“李德胜”化名的来历,并说

我们就要夺取革命胜利了。

1949年5月,毛泽东到了西柏坡。

此时,毛雪华正在北京某化工研究所工作。这里位于滹陀河上游,距毛泽东住处有30华里远。这天,毛雪华和妻子陈涌岷带着儿子毛海山,特意去西柏坡看望毛泽东。

“叔叔。”见面之后,毛雪华的第一句就是:“身体还好吗?”

“身体挺好。”毛泽东说,“就是得过肺结核。”

“肺结核?”毛雪华听到这个病,觉得非常可怕,因为他的哥哥毛慎仪就是因这个病而死的。

“这个病挺讨嫌!”毛雪华说。

“这个不要紧,”毛泽东满不在乎地说,“现在解放了。”

“解放了?”毛雪华茫茫然,不解地望着毛泽东。

毛泽东解释道:“细菌打架,好的细菌包围了坏的细菌,不让坏细菌发作了,所以我解放了,不要紧了。”

毛泽东风趣地打着比方,做着手势,谈笑风生,精力十分充沛,看得出他的身体非常健康。

毛雪华和毛泽东已分别四年多。他不知道毛泽东曾化名李德胜,直到此时才知道有此化名,便问道:“主席怎么有这个名字?”

毛泽东风趣地说:“我们一家都姓李,江青姓李,李讷姓李,我也姓李。”

毛雪华仍然不解:“那怎么叫德胜?”

“我这名字是转战延安时取的,”毛泽东挺认真地说,“那时,党中央为了我的安全起见,给我取了一个化名——李德胜。‘李’是‘离’的谐音,离开的意思,意思是暂时离开延安,转战陕北,我们与国民党打仗,很快就要战胜国民党反动派,取得解放战争的胜利了。当时,党中央还给周恩来副主席取名叫胡必成,给刘少奇同志取名叫胡服,意思是革命就要成功了。你看,我们不是将要胜利了,革命不是很快就要成功了吗?”

毛泽东又同毛雪华谈到北平解放的情况。

“叔叔,听说北平是叶剑英当市长,彭真当市委书记是吗?”毛雪华打听道。

毛泽东没有表态,他大概不大满意别人向他打听消息,没有作正面回答,只是说:“你消息怎么这样灵通?”

“人家都是这么说嘛。”毛雪华满不在乎,说:“最近,人们都在谈论中央机关怎样进北平,谁当市长,谁当市委书记。”

毛泽东听了,不作声了。

“你家里情况怎么样?母亲还好不好?”停了一会,毛泽东又问道。

“没有联系。自从1941年中断通讯以后,就一直没有写信了。”

毛泽东“噢”了一声,仿佛才知道似的。他多么想了解家乡的情况啊!

“雪华,你爱人在哪里工作?”毛泽东继续问道。

“和我在一起工作。”

“你在美国观察所工作过,那里有多少人?”毛泽东接着问道。

毛雪华作了回答。

“有哪些人?”

“有柯白尼,还有……”

当时,江青也在座。她热情地同毛雪华夫妇打招呼,并送给他们两件衣服。

1949年,《中国土地法大纲草案》发表后,毛雪华在葡萄岸给毛泽东写信,认为其中提到的知识分子是资产阶级。信寄“河北平山西柏坡李德胜收”,收信人没有写毛泽东。毛泽东收到他们的信后,高兴地回了一信,大意是

雪华同志:你的信收到了。你是一个很有出息的孩子。你提到的问题,我已交有关部门研究。

信是由一个战士送来的。毛雪华看了毛泽东的信后,感动不已。

七、毛特夫的母亲沈绍华与毛泽东的弟嫂王淑兰连袂赴京,受到毛

泽东的亲切接见。当毛泽东挽留沈绍华在京城多住些日子时,

沈绍华却住不习惯,提前返回了乡下。

1950年初,毛泽东的弟媳、毛泽民的发妻王淑兰从湖南到江西,看望因病住院的女儿毛远志,并从南昌给毛泽东寄去一信。不久,毛泽东亲笔回信,叫毛远志和丈夫曹全夫陪同母亲王淑兰去北京。

在北京过了“五一”劳动节后,王淑兰随即返回湘潭,她再到韶山,找到毛新梅烈士的遗孀沈绍华,跟她谈了去京情况。沈绍华想上京去见分别多年的儿子毛雪华——自从雪华1939年离家去延安以后,沈绍华已是十多年没见到自己的儿子了。雪华此时正在北京清华大学学习。沈绍华请求王淑兰陪她上京,王淑兰满口答应。于是,二人一同来到湘潭县城。

到湘潭,王淑兰又给在湘潭县朱亭防疫所(后划归株洲县)工作的李恩普打了一个电话,叫他立即到湘潭县政府招待所见面。李恩普是汉寿县人,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帅孟奇大姐的表弟。抗战时期曾在国民党军队当过医生,1940年在桂阳认识了从事地下工作的王淑兰,并在王的启发和影响下,积极参加进步活动。1949年湖南和平解放前夕,他参加了解放军。1950年春,李恩普从益阳干部学校回来,因未分派工作,便去湘潭找王淑兰。李恩普接到电话后,来不及告别妻子,立即登上由朱亭开往湘潭的火车。

见李恩普来了,王淑兰指着沈绍华,向他介绍说:“这是沈老,毛新梅烈士的妻子,她想去北京见见主席,顺便看看在北京学习的儿子。”李恩普连忙同沈绍华握手。

火车缓缓地开进了北京城。由于第二次上京,王淑兰没有去惊动中央办公厅和中组部,而是直接去旅店。下火车后,王淑兰领着沈绍华和李恩普来到前门大街珠市巷,仍然住进了中组部招待所——利顺德饭店。

大家刚住下,王淑兰就对沈、李二人说:“今天的任务是吃一顿饭,睡一宿好觉。”

第二天一早,王淑兰对李恩普说:“昨晚我大哥打来过电话,要我上午等车来接。我这次去探亲,大约要过3天才回来。”李恩普“嗯”了一声,没有问她“大哥”是谁。

大约过了3天,王淑兰回来了。李恩普和沈绍华忙去迎接。王淑兰高兴地吩咐李恩普从车上取下两件皮大衣,并指着皮大衣说:“这件是大哥给我的,这件是给绍华的。”

回到她的卧房里,李恩普见她仍然异常兴奋,料定她会见的“大哥”一定非同寻常,便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问道:“大姐,您大哥究竟是谁?”

“毛润之!”王淑兰脱口而出。

“啊,是毛主席!”李恩普大吃一惊,愣得半响说不出话来。

王淑兰眼里含着泪花,激动地说:“大哥就是毛泽东,大哥就是毛主席!”

说到这里,她脸上掠过一丝悲伤,喃喃地说:“我同丈夫毛泽民已好多年没见面了,没想到永远也见不着他了啊!”

原来王淑兰这次去“探亲”,是去找大哥毛泽东打听丈夫毛泽民下落的。她十几岁到毛家做媳妇,1921年随丈夫到长沙参加革命,后因生孩子回到韶山,自此与毛泽民成为永诀。

1931年,她偕女儿毛远志,养子毛华初去上海寻找毛泽民,不料毛泽民离开上海去了中央苏区。1943年牺牲于军阀盛世才的屠刀之下!这噩耗,她的家人一直瞒着她。前次赴京,毛泽东没告诉她,直到这次,在她的再三追问下,才不得已将实情告诉了她。王淑兰听了,悲痛欲绝,当场昏厥过去。

沈绍华与王淑兰来到北京,住在前门大街东河沿利顺德饭店。此时,儿子毛雪华正在清华大学读书,学习任务重,没有时间陪母亲上街。沈绍华便和王淑兰在街上到处转悠。

沈绍华母亲来京,是王淑兰邀来的,既是看儿子,也想看看毛主席。因此,她事先来跟儿子毛雪华约好。毛雪华对母亲的到来感到有些惶恐不安。

第一次,毛雪华陪母亲去见毛主席。毛雪华事先跟母亲打招呼,说:“见了主席,不要向主席要东西。”见了江青,毛雪华歉疚地对江青解释道:“我没有要她们来。”并说:“她们没跟主席约好就来了,我还有意见罗!”

江青说:“算了,既然来了,那就安排吧。”

见到沈绍华,毛泽东亲切喊她“新梅六嫂”,并问她:“你身体还好吗?”

“托主席的福,我身体还好!”沈绍华说。

毛泽东仔细打量了她的面色和衣着,说:“你身体弱一点,要多保重,不要感冒受凉了!”

“谢谢叔叔!”沈绍华按照孩子的口气称呼毛泽东。

“现在解放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你的儿子有了工作,家庭情况好多了。你的生活要过得好一些罗!”

沈绍华说:“搭帮主席,过去经常给我的家寄钱,接济我们的生活,帮助我们一家人渡过难关,我们才有了今天。今天又翻了身,家里分了田,儿子也参加了工作,日子好多了!”她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毛泽东点点头,又问道:“在北京生活习不习惯?”

“习惯。”

“到处玩了、看了吗?”

“玩了。”

“到了哪些地方?”

“到了颐和园、故宫。还去了通县我儿子雪华那儿。”

两人又谈到毛慎仪的情况。毛泽东告诉沈绍华:“慎仪在延安病逝了,是为革命而死的,死得很光荣。你不要难过!”

毛泽东见沈绍华衣着单薄,便问她:“你穿这么点衣服,冷不冷?”

“有些冷。”沈绍华答。

“可能是不习惯北方的气候吧,不要紧。”毛泽东说:“行,我给你买一件皮大衣。”

“叔叔,”沈绍华十分感动,仍按孩子们的称呼喊了一声,说:“我们在这里很快乐,感谢主席的关怀!主席就不用给我添制皮大衣了。”

“快莫这样说,御寒要紧。”毛泽东把手一挥,果断地说。

事后,毛泽东特地派人为沈绍华买了一件皮大衣,托王淑兰捎给沈绍华。

沈绍华在北京住了约半年时间,于1951年返回湖南老家,同二儿子毛汉漳一起生活在乡下。1959年6月毛泽东回韶山,在松山一号接见了沈绍华及其儿子毛汉漳、儿媳谭慧清等。

毛泽东的外婆文家同毛特夫一家亦有不同寻常的关系。毛特夫的大姐毛韶宪嫁予毛泽东的表侄文砥澜(文运昌之子)为妻,生有文平山、文乙山、文仁山、文星山四个儿子。1953年冬月,文平山的祖母杨达昌与妯娌刘氏(文南松之妻)、侄媳刘媛英(文泮香之媳)等应毛泽东的邀请赴京,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

杨达昌从北京回到长沙后,其长孙文平山想索要一张照片(毛泽东同他祖母等人的合影),并打听满舅毛雪华的情况。文平山(1930-1970),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次年参加抗美援朝。1954年复员后,在中南矿冶学院卫生科工作。当时,毛雪华正在苏联留学,文平山无法与他取得联系,只好通过毛泽东打听其联系方式。于是,文平山向毛泽东写了一封信。

1954年4月21日,毛泽东给文平山亲笔复信。信云:

平山同志:

来信收到,甚为高兴。

和你祖母合照的像片,没有多的,故未寄你。

毛雪华同志在苏联学习,现时你不必和他通信。此复。

祝你进步!


毛泽东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一日

由于毛雪华正在苏联学习,他也未能同乡下亲友取得联系,因而他的外甥文平山也未能如意以偿。

王淑兰、沈绍华、李恩普在北京愉快地住了几个月时间。沈绍华因不习惯北方的气候,提前返回湖南韶山老家去了。王淑兰则由中央组织部安排到中央联络部招待所工作。李恩普亦留在北京,随即被安排在卫生部工作。

王淑兰在中联部招待所工作了一段时间。

一天,中南海派人来到招待所,告诉王淑兰:“王大姐,主席要接见您。”

王淑兰匆匆来到中南海丰泽园。

毛泽东正在客厅等她,见她来了,便从沙发上站起来,迎上前去。

“大哥。”王淑兰亲切地喊了一声。

“四嫂,请坐。”毛泽东招呼道,“在北京生活过得习惯吗?”

“习惯。托主席的福啊!”王淑兰答。

“想家吗?”王淑兰摇了摇头。

“你来得正好。”毛泽东若有所思地说,“我正有事找你。”

王淑兰问:“大哥有什么事吗?”

“回韶山去如何?”毛泽东说:“听说韶山已修复了我们家的房子,准备对外开放,屋里有很多客人,你回去帮我去招扶客人,莫怠慢了客人!”

王淑兰一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据说当地人民政府还准备为我修一栋房子,并修一条路通韶山。你回去后了解一下,看是否属实,马上写封信告诉我,并叫他们立即停止此事。”毛泽东叮嘱说。

王淑兰说了一声:“好。”便回到了招待所。

离京之前,她特意邀请几位亲友同游天坛。其中有王季范(毛泽东的表兄、政务院参事)、杨友怀(邓中夏烈士的弟媳)、文立(毛泽东的表侄孙女,文赐生的女儿)等,还有已由卫生部调到中央卫生干部学校工作的李恩普。当李恩普赶到祈年殿时,王淑兰正和杨友怀在回音壁玩“打电话”。见李来了,杨友怀忙用“电话”告诉王淑兰:“李同志来了。”于是,大家笑着和李恩普打招呼。

他们游览了一阵,又到位于天坛附近的卫生干校休息了一会,然后一起去北京饭店就餐。

午餐时,王淑兰告诉李恩普说:“沈老(指沈绍华)已经回韶山了,她在北京住不惯,我住得惯。但是,组织上要我回湖南去,到韶山招待所去担任一个时期的所长,我只好回去,服从组织吧!”见李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王淑兰又进一步解释说:“这个职务,就是要代表毛主席、代表主席的家属,接待群众、接待外国来访的客人。我走的时候,就不一一辞了。”

就这样,王淑兰离开居住近一年之久的北京,肩负着毛泽东的重托回到了韶山,与毛月秋老人当起了毛泽东旧居的讲解员,一起迎接成千上万前来参观的海内外宾客。

八、毛雪华夫妇进入清华大学学习。他成了新中国成立后韶山冲第

一代大学生和第一位留学生。

19499月,毛雪华夫妇进入清华大学学习。

开学之前,毛雪华到香山去看望了毛泽东。毛泽东兴奋称他为“韶山的第一个大学生。”

韶山过去是一个落后、闭塞的山村,人们缺少文化,解放前只有一个秀才,叫毛麓钟。毛岸英虽然留学过苏联,但算不上新中国的大学生。因此,毛雪华可算得上新中国的第一个大学生了。

1951年,毛雪华从清化大学毕业,喜取了苏联留学生,并于6月赴苏联留学。赴苏前的一天,他特意到中南海去向毛泽东告别。

毛泽东对他们到来特别高兴,听说他即将赴苏留学,称赞他:“你是我们乡下的第一个留学生。”

从新中国的第一个大学生,到新中国的第一个留学生,这是毛雪华家里人的骄傲,也是韶山人的骄傲。听到毛泽东的话,毛雪华心里感到格外热乎乎的。

不久,毛雪华、陈涌岷夫妇双双去了苏联留学,孩子则留在国内,寄养在幼儿园。

到苏联后,毛雪华在乌兰克首府基辅工程学院机械系学习机床专业。学制7年(包括1年俄文,6年专业课),学生中有李鹏、邹家华、林汉雄等,他们后来分别担任了党和国家领导人或部长。他爱人陈涌岷则在苏联莫斯科蒙务列尔夫(元素周期表的发明者)化工学院学习电化学专业。在苏联留学期间,毛雪华曾给毛泽东写过一信,向他问好。毛泽东百忙中指示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给他回过一信,勉励雪华努力学习,力求进步。通过近7年的学习,他们于1957年学成回国。毛雪华先后在公安部消防局研究所、上海机床厂、一机部北京机床局研究所、公安部消防研究所、北京第一机床厂等单位工作过,担任过工程师、副总工程师,1984年离休。他为新中国的机床事业作了贡献。他爱人陈涌岷担任过航天航空工业部航空材料研究所副所长、工程师。于1984年底离休。

毛雪华归国后,一直想去见毛泽东,但一直没有机会。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在一机部工作时,给毛泽东写信,想去看望他老人家。

当时,一机部正在中南海举行大型机床展览,毛泽东很想了解机床是怎么回事,特意前来观看。这天正是礼拜天,毛泽东来了。可惜毛雪华有事回家,没有见上。毛泽东见到负责展览的工作人员,问道:“你们这个机床研究所有个毛雪华吗?”

有人回答说:“有。”

“我想见见他们。”

人们四处寻找毛雪华,均未找到。结果,毛泽东见到了其他人,唯独没见到毛雪华。

后来,毛雪华想去见主席:都一直未见着。

经常给毛泽东拍照的摄影师侯波(新华社记者)是毛雪华在延安边中读书时的同学。他找到他,提出想见主席。侯波摇摇头说:“主席经常不在北京,见他难啊!”

就这样,毛雪华再未见到毛泽东,一直到毛泽东逝世。


回忆往事,毛雪华深有感慨地说:毛泽东生前十分关心我的生活、工作、学习和成长,像严父,也像慈母,并一直激励着我不断前进。主席言传身教,对我们的影响很多、很深。除了教育我生活艰苦朴素,工作努力上进外,还教育我密切联系群众外,平易近人。特别是教育我们多学经济,搞好经济建设。我一直按照主席的教导去做,力争把工作搞得好一些。我不想当官,也不想借助主席的威望去谋取任何政治资本。因此,我几十年均是从事工程技术工作。生活上,我一直注意艰苦朴素,向低标准看齐。

是啊!毛雪华、陈涌岷他们从不向组织要待遇,老俩口当时还挤在30多平方米的两间小屋里,没有时新家具,没有高档电器,甚至连电话也没有安装;来了客人,都没地方住哩。他们离休时,单位领导要求给他们换房子,被他们婉言谢绝了,他们说:“这样住着舒适,单位还有很多职工没有房子住,还是留着他们住吧。”就这样,他们始终住在这套简陋的房子里。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毛泽东当年的风范,毛泽东当年艰苦朴素,平易近人,关心他人的高尚品质和人格魅力,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展示和光大。


1992年10月初稿

2010年10月修改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