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杂文 >> 详细

颠覆

来源: 作者:谭亚红 日期:2016/10/21 2:12:44 人气:2921 录入:草根谭
 摘要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颠    覆 谭 亚 红   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是被洗了脑。我却不以为然,应该说是本性。以至,该我轮着休息休息,可岗位上有事没人的时候,我仍坚守在这个钢厂轧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谭 亚 红

 

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是被洗了脑。我却不以为然,应该说是本性。以至,该我轮着休息休息,可岗位上有事没人的时候,我仍坚守在这个钢厂轧制线棒钢材的生产岗位上。死挺!有钱没奖的事,我依旧使劲的干。唉!我可不是为了捞着:好人!这个名声。

成材率完成了,全定尺完成了,还有班产……一个一个地数着,指标不但完成,而且超前,又是生产排名第一。可我们,我们这个台位捞着的,却只有:一流的团队!四流的操作水平。

“跑钢了,这是谁操作的?”别看小俭子职位不高,权利不大,亦不是阎魔王在世,却老是凶巴巴、一副吃得人进的样子。

“老谭!”小杰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弯了一支,考核200。”小俭子颁布的就是阴间谕旨。这还算好的,那天,加热炉的佘满哥顶问了一句,开口考核,那可是响当当的500大元。

谕旨,开口闭口就是200,500的不止有佘满哥和我,还有双双。

“我不能再背这个黑锅了……要合理安排我的作息时间。”我决定,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有人说,这是颠覆!不,我认为,是回归。不是因为他考核了我多少多少“米米”。总之,不是因为金钱。我,就因为疲劳,弯了一支钢,却要从娘屋里带钱来上班。可他的一个决定:无论我们今天生产的产品是不是品种钢,全部密排。一个班下来,就整整弯了20吨钢。没有人敢吱声,尽然没事。

真是:饭不胀人,气胀人!

的确,要炼好钢,轧好材,从铁矿开挖到运输进厂,再冶炼成铁,精炼成钢。然后,铸造成坯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那么,在这里,一支精品线棒钢材,还要经过二次加热,再进行粗轧、连轧。最后,锯切成产品。其温度、速度、尺寸等等环节都至关重要。然而,关键的,还是要看轧制中的管理和操作。

说操作。其实,我的水平并不差。只不过,常常由于工作操作的时间过长,又没有定时轮换,会疲劳。加上辊道上没了侧挡板,有缺陷,跑钢,会弯。

这样说,不是推卸责任。

本来吧!也许是加热炉的温度过低,也许是……还有轧制过程中造成的各种停滞,均可能产生低温。这样,单凭我就地的操作,再好的水平,钢最后也可能会弯。

钢,到我的生产工序时,就已经黑了。特别是小规格,哪怕是弓弯了一点点,辊道速度快,到了没有侧挡板的地方,就可能跑钢。

“那支钢,我看着跑的。没什么!有谁敢说,不跑一支钢。”虽然不是我的全责,管质量的文彬,见我跑钢有些自责,安慰安慰我说。

“老谭的操作没问题,只是……!”小杰这样说。

小杰知道:当初,岗位上除了我和他以外,其他操作的两位都是女同志。为了照顾她们,先由她们挑完轮休的时段。至于我,只有等到他腾出手的时候,我才去吃饭,才去休息。说是休息,没有固定的时间,还呆着岗位上,检修有我,吊废最快有我,处理事故迅速化险为夷有我,吊筐安全互保配合还是有我。当然,这样做,原本都是我自愿。后来,岗位调换了人,他顾里顾外,还要带学徒。

正是如此,我死挺,才会疲劳,才会有……

“跑钢了!”

 “小杰,你来操作一下。”连续6个多小时的操作,这次,我,真正感到了疲劳。

“怎么?老谭不操作了!”小俭子明明知道,如今我的岗位上,就地操作只有我一个,他尽然装作全然不知。质问,好大的口气。难道疲劳,稍作短暂的休息调整,都不行?这样,要吃人吗?

“谁不操作……操作多久……”

“……”

 

TAG:
上一篇:回到人间
下一篇:建春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