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散文 >> 详细

简爱

来源: 作者:谭亚红 日期:2017/3/6 1:51:43 人气:1907 录入:草根谭
 摘要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简   爱 谭 亚 红   癌症!并非绝症。只是,鸟儿没有真正找到一条可以治愈自己就诊的路径。那我们何须再错过,就简爱,就文化,来指向,去传播,会挽救。重建的,不仅仅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谭 亚 红

 

癌症!并非绝症。只是,鸟儿没有真正找到一条可以治愈自己就诊的路径。那我们何须再错过,就简爱,就文化,来指向,去传播,会挽救。重建的,不仅仅是她们的生命,还有仁、义、礼、智、信!--题记

 

还是从作家胡佩生的那篇《鸟儿飞走了怀念徐红》的一文中得知:诗人徐红已经离世。

“倩倩,徐红得了癌症,已经过世。”

“不会吧!弄错了呗!”

扼腕的不止有佩生和我,还有妻子。

我和徐红的相识,还是在担任厂报美术编辑工作的那段时间。那时,虽然我们的联系并不多,但作为同属一个时代的文青,我们彼此对对方都怀有着一种相互仰慕的情结。

正是如此,她竟成了今生我和妻子美满婚姻的介绍人。后来,她和父亲在一个单位工作,却一直总是亲切地称父亲为:家伢老子。这样的称谓,我也没有时间或精力过多地去想象,只当是她和我们这个家庭的一分亲近吧!至于真正的原因,兴许只有她自己明白。可如今,她带着这个谜底,永远的飞走了。

癌症!并非绝症。

记得,我曾电话告之她:我已弃画从文了。按照那个时间的推断,那也正好是她病重期间。也许是传统的封建思想:男女有别在作祟;也许是她病状的部位不便告知:难以对我启齿。就这样,男女有别?就这么,难以启齿?

然而,就是这些也许,这个花花世界居然没有给这位才气丰盈的诗人半点,哪怕是一丝的怜惜。

不久,这只鸟儿飞走了。

其实,乳腺癌,好治!

在我和徐红生活的这座城市里,就有这样一位民间老中医,就有这样一家民营肿瘤医院。19年间,他和他的医院已成功救治了癌症患者数百名,救好的乳腺癌患者更是举不胜举。

有人说,如果有人可以能够真正治愈肿瘤,治愈癌症,那他们家的门槛都会被求医的人们踏烂。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我的癌症,已经治好了!”不管康复以后的人怎么说。

“骗人!”好多的人,就这样认为。

“你的癌症,可以治好!”无论您怎么讲。

“也是骗人!”好多的人,仍是这样坚持己见。

“他们建议我做了放疗、化疗,就会好的。”

可偏偏一个正常人都无法抵挡住的治疗过程,而大多的患者还要挤着走上那条不归之路。

当下,国人到底怎么啦?

如今,我没有办法和能力去游说那些掌握大型医疗机构和机器的人,停止这些加速缩短人之生命的方法。但却有一颗仁者之心,就试着努力引导她们去找寻一条重建生命之春的路径。

早在90多年前,鲁迅就说过,中国人或信中医或信西医,现在较大的城市中往往并有两种医,使他们各得其所。

前天,在圣爵菲斯,我和广东尚恩文化的胡总谈起文化产业,也谈到了医疗健康。关于徐红的不幸,他让我想到了夏洛蒂·勃朗特,倘若能把她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东西,以爱人、帮人、敬人之思想传承,来传播固本扶正的中医中药,或传播更加科学的西医,传播健康,推而广之,我以为这确是极好的事。

没有想到,这个想法,尽然与大先生的一样,雷同。

就名:简爱!

 

TAG:
上一篇:超越幽灵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