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小说 >> 详细

浮渣

来源: 作者:谭亚红 日期:2016/1/30 20:53:55 人气:2487 录入:草根谭
 摘要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浮    渣 谭 亚 红   编者的话:蜀中无大将,廖化为先锋。这是谁?尽然一句话,佐证了一个钢厂、一个企业的悲哀! 文学艺术或者说我的这些丁字说系列故事,应当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谭 亚 红

 

编者的话:蜀中无大将,廖化为先锋。这是谁?尽然一句话,佐证了一个钢厂、一个企业的悲哀!

文学艺术或者说我的这些丁字说系列故事,应当说,核心都是关于人的,讲的都是人的故事。

文学大师莫言说:“关于中国故事,理论家是以理服人,文艺家是以情动人。只有真理才能服人,也只有真情才能动人。所以要讲好中国的故事,就是要把真情实感灌注到故事里。”

“你讲的故事,听起来,蛮有味!”不止是彦页,还有雨田、学灵他们在说。

惭愧!惭愧

关于丁字说系列故事,我觉得惭愧的是:我不是理论家,也不是文艺家。不然的话,很多故事可以讲得更精彩。不过还是有许多的人在说:你讲的丁字说系列故事很好。其实,那只是这些故事的人和事,真实罢了!

讲完《春天的故事》、《铁军》、《涟漪》这些故事,我想:再说说《浮渣》!

那天,钢厂2#高炉的B班班长海六,副班长浩子带着他们西边的人马,顺利地打开3#铁口,深度是3.0米。

不料,铁口刚刚打开,就卡了焦。海六和浩子以及下渣工赌博佬他们好一通忙活,还算是很快,转眼就透开了这“调皮”的铁口。

待到2个罐的铁水出完后,迎来了赌博佬期盼的下渣。他走过去,不紧不慢地将下渣闸上堆的型砂推掉。却没有记得,应该把下渣闸上的那块挡板放下。由于主沟内的渣铁物理热量此时过于充沛,当铁出至第5个罐时,主沟内的渣,或许还有什么,一切便已在主沟内,全部漂浮了起来。只是,赌博佬还站在5#罐线上,踱来踱去。虽然,他是在不时看看转鼓是否在转;也不时远远望过去,看看那冲渣沟上的蒸汽变化,是否大了。可出铁已到了晚期,这时的渣量已悄然增大至极。让他没有想到,就在本次出铁即将结束,出至第9罐(这是稍见恢复好转的状况)的时候,“嘣”,轰的一声,3#铁口的冲渣沟,居然放了一炮。

索性这次爆炸,只是炸飞了渣沟厂房上的那几块彩板,现场并没有造成人员的伤亡,但着实把在场和不在场的钢厂人吓了一跳。

“查。”

堵口后,检查人员只发现冲渣沟流嘴处有一袋有水炮泥挡在渣沟流嘴的中间,粒化箱内也无明显炮泥及大块渣,下渣沟流嘴正常,无结胡子的现象。

浮渣,浮渣。爆炸的事故原因分析,最终归结是漂浮在主沟上,没有被挡板拦住的,就是那该死的浮渣。

炉前主任飞飞将此次事故定性为重大事故。看下渣的赌博佬,下岗一个月。海六被考核1500元。在铁口负责的浩子也考核了1000元。当然,还有炉前技师石伢子、值班工长牛牛这些炉前的喽啰,也均无例外,受到了飞飞的所谓严肃追究。

嘟嘟……嘟嘟……

那天,还是在3#铁口,只是D班在组织生产。

开口的铃声响后,小龅确认完此次出铁的主负线和罐数,扭动按钮,试了试摆动沟,点击铃声,回复。我看完了转鼓和水压,在闸口垒上沙坝,在砂口的铁面上,赶紧的凿开了两个活口。待到开口机徐徐开近铁口,海哥低身用钩子将钻头调整,对上排气孔。看手势,我迅速地打开了气阀,开口机开始工作……

嘟嘟……嘟嘟……

我再打开水阀。

嘟嘟……嘟嘟……

铁口开了,那些铁花也开了,并且耀眼,好看了起来。

唐唐,站在那边,已看了好一会,“咚咚”,走了。都知道,他这是要去炉内坐坐,陪陪在那里坐镇,来自于武钢的冶炼专家们。

自从这座高炉成为制约钢厂生产的瓶颈之后,作为钢厂主管生产的副总,同时兼任铁厂厂长的唐唐,几乎天天要来。他来了,手里总是拿着一副洁白的手套,站在铁口,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每次都要看上好久好久。看是看了,只是看了好久,炉子还是没有看好了起来……

“伟妹几,我要……。”开口不久,小龅就说要离开。其实转场的时候,小龅休息的时间很长,他那也不去,要不,躺下……;要不,就在摆弄他的那个大屏幕手机游戏……

“老谭,老谭,你过来……”伟妹几在喊。

“啊!啊!……”也许是现场的响声太大,也许是我真的没听到。

“老谭,你过来……”还在喊。

“我这边,已经来渣了。”听清后,我回答。

“搞完哒,过来看罐。”说完,他也走了。刚刚还有点热闹的铁口前,如今只留下我和没的办法离开的海哥。

 “人嘞,还有人嘞……”飞飞来了,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在问。

“……就两个人……出铁……”没有搭理他,他还在嘀咕。

我还是得先把自己要做的,那下渣闸上的型砂推掉。细细查看着渣流,由小往大后,再迅速将闸坝上的那块挡板放下,只能挡上这眼前的浮渣……

 “跑铁了……”

两个月以后,我再次走上了这座高炉。武钢专家走了,首钢的专家来了。铁口前,已经看不到唐唐的身影。

呆了好一会,休息室里还看不到炉前两边的人儿下来。才知道,(这座高炉)已持续近两年的寒流(生产瓶颈)还没有结束。

走近铁口,大兵、康饼子、八杆他们,还有浩子,还在铁口前,来回穿梭,紧张的忙碌着……

嘟嘟……嘟嘟……

当铁口再次被重新打开,火红的炉台上,除了奔腾的铁水,还有大兵、康饼子、八杆、浩子他们的身影,越来越高,越来越大,越来越……

当然,还有《浮渣》。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