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军旅文学情 >> 散文 >> 详细

我的海岛情节

来源:原创 作者:海纳百川 日期:2015/7/17 9:14:28 人气:3301 录入:海纳百川
 摘要 
我的海岛情结 冯  焕 对于海岛,我一直是怀着向往的。海岛植被不甚茂密的石头山、蔚蓝的海水、湛蓝的天空、黄白的沙滩,哪怕只是几棵被风摧残歪长的小树、怪石林立的滩涂,都深深的藏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的海岛情结

 

对于海岛,我一直是怀着向往的。海岛植被不甚茂密的石头山、蔚蓝的海水、湛蓝的天空、黄白的沙滩,哪怕只是几棵被风摧残歪长的小树、怪石林立的滩涂,都深深的藏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向往海岛,其一是优美的环境,其二是岛上有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宁静。

我向往的海岛并不是那些置身其中仿佛如大陆一般的岛,也不是环境恶劣到毫无人烟的岛礁。

我最向往的,是这样的一种海岛:在茫茫碧波里,几平方公里的陆地,树木繁茂,陆地与蓝海相接的地方有一片片白色的沙滩,白白的沙滩上面,零落的几棵椰子树侧卧着,离沙滩不远的地方,小片的现代文明铬印,不太拥挤的错落在海洋、沙滩、树林中间,上面生活着一群朴实无华的人,游客不要太多,现代文明破坏的痕迹最好还不太明显。

环境自然不用说了,蓝天,白云,一点点绿色点缀在蓝色的大海里面,空气是清新的,没有污染,没有车流噪音,抑没有闹市人群的暄哗。

我喜欢短暂隔绝的感觉,没有过多的世俗,人与人之间没有纷争,没有暴力,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早晨,第一抹阳光从海平面上射出来,幽静地街道上三三两两早起的人群,以及码头晚归的渔民,为了新一天的生计开始忙活着,这些场景,揭开了小岛生活新的一天序幕。白天,人们各自忙活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工作。傍晚,华灯初上,劳累了一天的大人们饭后开始品茶,谈论着各自的见闻,小孩子们则在沙滩上伴着海浪嬉戏打闹。深夜,陆陆续续的灯灭,重新归于宁静,唯有海浪冲击着沙滩岩壁和海面上的渔光点点,偶尔还亮着一盏两盏灯,那是属于我这样的夜猫族,还在灯下看书或写些什么东西。人们夜不闭户而不用担心失窃,也不用担心过路人惊梦可以安睡到天明。

这种海岛情结恐怕和我曾经在两个海岛服役五年有莫大联系吧。又仿佛,这种情结是天生的。因为在我还没去那两个岛的时候,就已经隐隐对海岛有些向往了。

 

 

2006年夏天,我从军校毕业分到汕头,还没来得及多看汕头市区街道一眼,就登上了去南澳岛的渡船。

上岛那天天气很好,艳阳高照,蓝天白云。站在船舷上,只见海面碧波荡漾,渡船尾部推进器掀起带着白色泡沫的海浪,吸引着一群群小鱼儿追随尾行,而天空之上,被小鱼们吸引过来的一群海鸥在船后面上下盘旋。顺着阳光望去,海面上波光粼粼,煞是壮观。船头所指方向,一座被白云笼罩的绿色海岛矗立在海天之间,有如仙境一般。这样的景致,立即消解了我原先对于分到海岛去的愁闷。

登上南澳岛码头,各种大幅旅游住宿广告,卖鲜活海鲜和海岛特产的小商店(贩),以及怀着各种愿景的人群充斥着码头广场,好不热闹。岛上植被覆盖较好,依山依海而建的环岛公路,迂回曲折,干净漂亮。环岛路两旁有一些稀疏的松树林,左侧是陡峭的高山,右侧则是广阔的中国南海。汽车驶在上面,时而上下坡,时而转向,一会儿惊涛拍岸,一会儿又浓荫蔽日,打开车窗,咸湿清新的海风立即扑面而来,比城市里的过山车还要过瘾。这无疑给我的海岛印象加了不少分。

我前前后后在南澳岛工作生活了四年多。由于工作的缘故,南澳岛能去的地方我几乎都去过,对它的地形地貌和风土人情都还是比较熟悉的。它面积一百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七万多。岛上平地不多,主要是山地,东西两边各有一座海拔均将近六百米的山峰,站在峰顶,整座海岛可以尽收眼底。山多是岩石山,山上高大的树木虽然不多,但全岛森林覆盖率达到了72%,放眼望去,一片郁郁葱葱。岛中部有一小块平地,最窄处不过两公里,是县城所在地,汇集了全岛主要的街道、商店、银行、邮局、学校、宾馆等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岛上民风纯朴,军民关系融洽,人民安居乐业,自然、人文景观众多,主要有:黄花山森林公园——全国首个海岛国家森林公园;风力发电场——亚洲最大的海岛风力发电场;青澳湾——被誉为东方夏威夷,有一宽约三公里的半圆形沙滩,坡度平缓,沙质细腻,海水清澈,是天然优质的海滨泳场;总兵府——全国第一座海防史陈列馆,等等。岛上最优质的资源莫过于海鲜了,品种丰富,新鲜还便宜,回想起来让人口水直流。

在南澳岛的日子里,我时常会在傍晚骑上一辆自行车,穿过驻地外围的田野和县城的大街小巷,一路看着岛上的人们在夕阳下悠闲或忙碌,然后到海边去吹一吹海风,聆听大海的声音。有时候下了班或者周末也会叫上三五好友,到海滨路去点几个海鲜小炒,打开啤酒,在咸湿的海风中畅饮,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段子,尽情享受着海岛的美妙。

长期以来,进出岛主要通过轮渡,每逢节假日、周末,来南澳旅游的车辆比较多,经常会在渡口排起长队,有时长达两三公里。每当台风来临前后,或者遇到海面八级以上大风、能见度小于1公里的极端天气,轮渡便会停航。这个时候,南澳岛便成为一座孤岛,一个海上“世外桃园”,出行计划被搁置的人们在一声叹息之余,大多会乐于享受这短暂的宁静,“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只是苦了利用周末出来旅游的人们,不得不寻找高价的旅馆,暂时住下来,然后打电话向单位告假,并急切地打探复航的消息。我就有很多次休假和出差提前预订了机票、车票,却由于极端天气而耽误了行程。

记得2009年春节前夕,天气晴朗,我和爱人订了机票回家过年,但赶到码头时却被告知,海面有大雾,已经停船。四年没有回家过年的我回家心切,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并充分利用部队练出来的身手,带着爱人抢先坐上了在一边坐地起价的小快艇。当快艇航行到一半的时候,雾已经升起来了,再往前行,雾越来越大,能见度从一百余米骤然下降到不足十米。快艇上并没有太先进的设备,只能凭感觉判断方向,减慢速度摸索着前行。走着走着,突然前方雾里有人大喊“停船,快停船!”。我们乘坐的快艇马上减速,并换上倒档退了回来。后来才知道,前面是一艘已经靠上暗礁的小渔船,如果没有那位好心人的警告,恐怕我们的小快艇已经触礁,后果不堪设想。

好消息是,在我离开南澳岛将近四年后,今年年初,修建了六年多的南澳跨海大桥终于正式通车,广大游客和居民进出岛的困难状况得到极大改善。由于跨海大桥的修建,岛上基础建设也日新月异,近年来兴建了大批的宾馆、酒店和渡假村,旅游旺季上岛再也不用为没有地方住宿犯愁了。

以后有机会,我定会带上家人朋友,再回南澳岛,向他们介绍这个我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如果南澳岛还有三五老友,那是最好不过的。

 

 

刚到南澳岛不久的时候,就听领导和战友们说在南澳岛的东南方向20多公里的海面上,还有一座名叫浪花岛的小岛,面积不到半平方公里,驻有一个连队,没有百姓,条件艰苦,环境恶劣。即便如此,心里还是渐渐生出了对那个小岛的向往。我很想去切身感受,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又驻守了一群什么样的官兵。新学员干部集训完后,我两次找领导申请去小岛服役,后来终得所愿。

小岛的自然环境确实恶劣,岛上荆棘野草遍布,有的地表还是光突突的石头,常年六七级大风,几乎长不成什么树木,只有在背风的小山窝里才能见到几棵粗壮矮小的树。著名军旅诗人柯原曾经上岛采风,写下了“小小浪花岛,屹立最前哨,站在高处四下望,一片汪洋浪滔滔。台风来,沙石满天飞;海潮卷,一浪盖全岛”这样的诗句。

我去小岛的时候,是小岛近十多年来最艰苦的时候,时值连队老房子拆了重建,连队官兵暂住在19世纪英国殖民者盖的房子里,屋顶的裂缝可以让我躺在床上数星星。蜈蚣、毒蛇遍布全岛。由于仅依靠发电机发电,连队给养要半个月才从大岛运送一次,所以每天有电的时间很少,除了做饭,也就是晚饭后到晚上10点熄灯的一段时间有电。

记得第一天上去,那是后半夜运送建筑材料上岛的一艘渔船,等船开的时候,我已经躺在船顶上睡着了。船行在黑暗的海上,浪很大,坐在船舱边上,可以看到山一般的黑色的海水起起伏伏,有时没过头顶,有时又沉到看不见。海面上有渔光点点,像极了一望无际的平川上的车灯。我不晕船,但在这种过山车般持续行进几个小时的船上,我还是感觉要吐了,忍不住的时候就躺一会。睡不着,我生怕会在睡梦中船突然翻了,掉入水里,我对黑暗的水一直有一种天生的恐惧。大约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我依稀看到有一束白光在泛白的星空里旋转,间隔十多秒钟会照射向我们的船,同行的船工说那是小岛的灯塔,我们快要到了。大约六点半,我们终于到了。

上岛的头一天晚上,已经熄灯了,我一个人睡不着,躺在床上摇着手机寻找信号,夜岗哨兵突然过来了:“排长,排长,快来看,我们打死了一条眼镜蛇”。我真的怕蛇啊,但又怕战士小瞧,只好穿好衣服鞋子,跟着他们出去看了看。就在离我睡觉的地方不足十五米的地方,一条蛇躺在那一动不动,它已经一命呜呼了。回到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还有一次,也是刚上去不久,我们打完球,坐在门前的大石头上乘凉,我突然感觉不太对劲,好像有东西在我肚子爬,站起来把衣服一抖,哎呀,一条小指粗的蜈蚣掉了下来,倏地爬到草丛里去了。后来再遇到类似的就淡然多了,只在床上抓过一条四十厘米左右的蜈蚣,还有差点光脚踩到一条蛇。

小岛的环境虽然艰苦,但官兵们思想都很单纯,很团结,善于苦中作乐。岛上官兵充分发挥自己想像和创造力,发掘和制作了小岛八景。在内陆我们玩无聊了的游戏,岛上却能玩得很开心,看得很无聊的书,我们也会静下心来看下去。因为作为军人,我们懂得守卫海岛的意义,我们甘愿在艰苦的环境下奉献青春,只为守护我们的海洋国土安宁,给千千万万个家庭营造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我们忍受小岛孤苦寂寞的同时,也享受着小岛带给我们的一份与世隔绝的宁静。

岛上的每寸土地都留下了我的足迹。休息的时候,我时常会去码头、灯塔等地一个人静静地坐着,静静地感受着大海的宽广,看着潮起潮涌的大海发呆。看着这美丽的海洋和海岛,小岛周围渔民们安详欢快地捕着鱼,我感受到了官兵们存在的价值,在心底里涌起一份骄傲与自豪。在这个没有老百姓的海岛上,我曾经在海上落日余晖的映照里,仅着内裤和战友们忘情地在篮球场上挥洒着汗水;曾经偷偷跑到唯一的一片粗糙的浅滩,冒着被贝壳残片划破脚趾的危险去游泳;也曾经和几位战友打着手电去海边摸海螺海胆海瓜子,然后让炊事班做成几个菜,打着手电,饮酒畅聊。

2008年央视春晚有一个小品,名叫《军嫂上岛》,说的是一个军嫂春节前上岛探亲,因突发台风,海面风高浪急,船只靠不上码头,夫妻俩只能隔着汹涌的海浪,哭喊着表达对对方的思念和牵挂。当时网上讨论很多,多是负面评价,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嗓子喊,用手机或对讲机不行吗?靠不了小岛又怎么能安全返航,春节怎么还会有台风?小品就是装可怜来博取同情的”云云。

其实这个小品就是以浪花岛发生过的真实故事为题材改编的。还在岛上服役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故事。像小品里面虽离岸只尺,但风急浪高船泊不上码头,掉头返航的情况是经常发生的。这是因为浪花岛地处季风带,又位于外海,一到秋冬之季,便狂风不止,海面经常白浪涛天,码头附近时不时会涌起数米高的巨浪。

惊涛拍岸固然壮观,对于要上岛的人们和岛上驻守的官兵来说却是巨大的麻烦。2008年春节前夕,地方领导慰问驻岛官兵,因为风大浪高而返航。2005年央视上岛采访,快接近码头时,突遇狂风大浪,只得掉头作罢。我在小岛的那一年多时间,就有发生过多次这样的情况。有几次是船靠不上码头,船上的人把给养分散打包扔进海里,再由小岛的官兵们用竹稿勾向岸边,打捞上岸,这种情况算是好的;还有几次是远远看到船来了,但又掉头回去了;也有根本无法行船的情况,后面两种情形就比较惨了。

印象最深是06年年底那次。小岛附近海面持续刮了近两个月的八级大风,给养一直送不上去,连队官兵连续多天吃大豆、豆笋、干海带等库存干货,把仅有的一点胃口都消耗殆尽了。于是连队把吃饭当作一项政治任务,每次开饭前由几个干部轮番给战士们作思想动员。大米快吃完了,换吃稀饭。稀饭吃完了,只好动用战备压缩饼干。我分到了一小桶压缩饼干,刚吃的时候觉得有点甜,吃了几块后就无法下咽了。第二年冬天,我已经离开小岛,岛上的兄弟打电话告诉我,岛上又断粮了,连队宰了一头牛,大家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现在看到牛肉就想吐。

2014年底,我回汕头办理转业手续,遇到了在浪花岛上服役过的同事,他惊喜地告诉我,以小岛为场景,以官兵们爱岛守岛为题材的电影《浪花岛之恋》就要于近期上映了,听了这个消息,我非常高兴。可惜那段时间太忙,遗憾地错过了档期。后来我反复地在网络上寻找,直到目前还没有找到。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找来收藏,等我的孩子长大了,放给他看,告诉他,这里就是他爸爸曾经带着无限骄傲守卫过的地方。

同甘共苦的日子最难忘。离开小岛后,我经常会梦里回到那一片海,回到那一座海岛。

 

 

后来,我调离了海岛。由于工作机缘,我有幸去了外伶仃岛、大(小)万山岛、舟山岛、岱山岛、涠州岛等海岛出差。在饱览旖旎风光的同时,也结识了更多的守岛战友。得知我也在海岛部队服过役后,守岛战友们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他们热情地向我介绍了海岛的基本情况,聊起了他们的守岛故事。从他们的言谈中,我感受到了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对海岛的无限热爱,以及满满的报国热情等充满正能量的情绪。

外伶仃岛是一个面积约四平方公里的小岛,位于珠江口,香港岛外围十余公里。岛上绿树成荫,山峦起伏,有两千左右的常住居民和驻军,一个镇政府驻地,一条街,一个港湾,一段沙滩,还有一两家KTV,住宿、银行、娱乐等各种设施比较齐全,环境相当优美。因为文天祥在历史上留下了“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等诗句,使这个岛声名鹊起,游客众多。

大、小万山岛也位于珠江口,距大陆约三十多公里,均有居民定居。大万山岛上,沿着港湾有一条很窄的小街,散布着全岛主要的商店和饭馆。它们虽没有外伶仃岛出名和繁华,也没有良好的沙滩,但蔚蓝深邃的大海,鲜活美味的海鲜,云蒸雾绕的山峰,带着腥味、咸湿的空气,以及海岛之夜特有的静谧,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

在这些面积不是很大,人口也不是很多的海岛,你绝对会有冲动把手机关掉,背个小包,带上相机、水和零食,一个人漫步在海上村落和山水之间,呼吸着一尘不染的空气,独自享受海岛的美妙。

舟山岛和岱山岛我是一起去的。其实很早以前我就对舟山群岛有所耳闻。记得中学上地理课的时候,我对祖国壮美的山河湖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经在中国地图上沿着海岸线寻找散落在大海里那一粒粒明珠,估计从那个时候起就对舟山群岛有些印象了。舟山和岱山这两个岛开发程度很高,舟山本岛500多平方公里,跨海大桥早已通车,岛上有大片的城区和农村,有山峰也有平原,甚至还有河流,置身其中,仿佛如大陆一般,和其他沿海城市并无太多差别。岱山岛素称海上蓬莱,和南澳岛类似,有100多平方公里,地形起伏不大,比南澳岛要繁华,待了几天却没有看到南澳岛那样蓝得纯净的海水。比较好的去处有滨海路海鲜夜宵一条街,鹿栏晴沙等。鹿栏晴沙是一片淤泥似的细质沙滩,宽阔而平缓,位于两个伸进海里的如触角一般的半岛之间,背靠一座小山头,山头上立着一根巨大的定海神针,站在山头,可以俯瞰整个景点。由于不是纯旅游,岛上的其他地方如东沙古镇并没有一一走到。

再说说涠洲岛。还没有去北海之前,我就听说过它了,据说它是北部湾里最美丽的海岛,也是中国最美丽的海岛之一。第二次到北海,终于有机会去一睹涠洲岛的风采了。从北海银滩乘坐游轮大约一个小时可抵达涠洲岛油气码头。当汽笛响起的时候,大家可以从客舱小窗户往外望见蓝得可爱的海水,还有一座绿岛镶嵌在蓝天碧海之间。涠洲岛没有什么规划,大多数地方还保持着原生态的模样,但是到处可以看见游客留下的痕迹,比如垃圾。码头上还没有官方性质的客运班线,只有载客的三轮摩托和面包车,价格都不便宜。住宿方面选择的不多,条件好一点的有南湾的港岛酒店等,实惠的有各种散落在香蕉林深处的农家乐。涠洲岛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南湾,它是被海岛围成半圆形的一个海湾,岛上的渔船大多数停靠在这里。沿着南湾海岸,有一条街,散布着几个客栈酒店,不在旅游旺季的时节,可以选择一间面朝大海、带大窗户的房间住下,坐在窗边看海,早晨中午黄昏,各有韵味,景致还是不错的。另外还有啤酒吧,驴友吧等喝酒交友的好去处,运气好的话,可以交到一两个不错的驴友。街的尽头有菜市场,ATM机等。还可以到渔船码头去买点刚上岸的海鲜,找一个小饭店制作成美味,价格也比较实惠。

在舟山、岱山、涠洲岛这样面积大一点的岛,如果想要玩得尽兴,最好把时间安排充分一点,租一辆机动车,带着地图自由徜徉,看一看岛上的民俗风情,把岛上每一种风景都体验一遍。

 

 

在小岛的日子里,我常常会把自己守卫的海岛和南海的岛礁作比较,相比那些大多数还不能称作海岛的礁堡来说,小岛的环境要好得太多。于是,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生出对南海卫士们的崇敬之情。关注南海岛礁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它们自古以来就是我国领土,如今相当一部分被菲越等国家非法侵占,作为一名军人,我倍感痛惜,多么希望国家强盛起来,把侵略者从我们的土地上赶出去。我常常想,如果有一天祖国需要,我一定也会毫不犹豫拿起钢枪加入守卫南海的序列。

还在部队的时候,我时常会在新闻里关注南海消息。如果有上网的机会,我会乐此不疲地用谷歌地球软件,在深蓝的南海里一个接一个地寻找那些散布的岛礁,放大了慢慢看。还会在百度百科里一个接一个地查看岛礁的资料和照片。那些美丽的南海岛礁,我虽身不能至,却心向往之。

20126月,国家决定设立地级三沙市,再一次地把我的目光都吸引到南海诸岛来。历来我们在南海并不占优势,国家的这个决定,显示出对南海战略的重大调整。接下来肯定要在南海诸岛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我驻守南海军民的生活条件,同时,随着条件的成熟,也会逐步放开西沙、南沙旅游线路。爱人曾不止一次对我说,希望哪一天我能带她去马尔代夫旅游。我则对她说,还记得小学课本里《美丽的西沙群岛》吗?到时候我们国家南海旅游开放了,我带你去玩,去看看中国的“马尔代夫”是什么样子。

随着三沙市的成立,国家加大了投入。去年以来,在原有几个礁堡的基础上始填海造陆。得知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我激动不已,终于迎来大动作了。于是我每日上网总要关注一下这方面的消息。看着永兴岛、永暑礁、华阳礁、赤瓜礁、美济礁、渚碧礁等岛礁一天天“长大”,我内心尤为欣慰,感叹国家机器的强大的同时,对南海的向往也日渐加深。

我想有一天,等这些成长中的岛礁,变成适宜居民定居、有政府机构运转的大人工岛,建设成海警、海军舰队基地,南海问题迟早会得到有效解决,被侵占的海洋国土也一定会完全收复,南海也肯定会成为新的旅游热点。到时候,我就能带着爱人孩子,去实现南海诸岛梦了。当然,如果这些岛屿需要移民的话,我乐于报名。

台湾岛和海南岛,我们国家最大的两个海岛,虽然目前还没有去,但我早就和爱人商量过了,正期待着在一个少雨的季节,租上一辆摩托车,来一次自在游。至于国内外的其他海岛,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一定会去看看。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