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毛泽东文学院 >> 作品坊 >> 详细

你以为你是谁?

来源:原创 作者:老香 日期:2013/12/11 4:57:17 人气:6698 录入:老香
 摘要 
你以为你是谁? 一 他既是村里的传奇人物,又是村里具有争议的人物——他身兼多种身份:农民、农民工、纸媒文学作者、网络文学作家。在农民中,他是文学作者,不但在当地闻名,而且在省级纯文学期刊发表过作品,在

你以为你是谁?

他既是村里的传奇人物,又是村里具有争议的人物——他身兼多种身份:农民、农民工、纸媒文学作者、网络文学作家。在农民中,他是文学作者,不但在当地闻名,而且在省级纯文学期刊发表过作品,在国家级出版公司出版过长篇小说,参加过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函授学习,是鲁迅文学院函授结业学员。他既参加过全国性文学研讨会,又参加过省级文学研讨会,见过不少文坛泰斗与名家大师。他又是网络文学作家。他是多家文学网站签约作家。他既受人尊敬,又受人歧视——他无职又无权,是地地道道的普通农民。他命运不好。出身于贫困人家。他从小就有一个文学之梦,梦想成为一位著名文学家,可是人到中年,只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乡村业余文学作者,不但没有成为真正的著名文学家,而且形影相吊,孑然一身。每天与他相伴的,是那些收藏的图书与心爱的电脑。乡里人与城里人不同——城里人讲究名誉,爱慕虚荣。譬如说:城里人敬重那些伟大人物、卓越人物、著名人物、精英人物、明星人物。譬如说:那些政界领袖人物、军界统帅人物、文化名人与文学名家、著名科学家、著名理论家、著名实业家、著名实干家等。而乡村人讲究实惠,讲究现实——有职有权、有财有势,自然就受人尊重。无职无权、无财无势,就被人歧视。在乡村农民面前,他是属于才子,是文化人、文人、专家、文学家。在乡村知识分子面前,他只有初中学历,属于无文凭、无学历的‘农民作家’。在文坛,在那些真正的文人与作家面前,他是乡村农民作家,他是属于文人与作家队伍中的另类。他早年专致与纸媒文学创作,后来,专致于网络文学创作。

他每天上网。上网时,总是登录几个不同账号的QQ登录。

这天,他刚刚打开电脑,只见QQ号码闪烁。他一看,只见是一位女孩子的头像。

“你好!”那位女孩子说。

“你好!”他回复说。

“很高兴认识你!”那位女孩子说。

“你是女孩子吗?”他问。

“当然是女孩子啊!”那位女孩子笑着回答说。

“你是女孩子就好!”他笑着说。

“为什么?”那位女孩子笑着问道。

“我喜爱女孩子嘛!”他笑着回答说。

“你真的喜爱女孩子吗?”那位女孩子笑着问道。

“当然!”他笑着回答说。

“为什么?”那位女孩子又问。

“就是喜爱女孩子!”他笑着说。

“你是喜爱所有的女孩在还是喜爱某一类型的女孩子还是某一个女孩子呢?”那位女孩子笑着问道。

“喜爱某一类型的女孩子。”他回答说。

“你喜爱什么类型的女孩子?”那位女孩子笑着又问。

“我最喜爱纯真可爱型的女孩子。”他说。

“你是最喜爱美貌的女孩子吧?”那位女孩子笑着又问。

“是!”他说。

“既然你那么喜爱女孩子,那么,我想问你一下,不在你现在多大年纪了?”

“四十多岁的老头子了。”他说。

“具体是四十几岁?”那位女孩子又问。

“四十好几了。”他说,“真的老了。”

“哈哈哈,四十几岁不算很老吧?”那位女孩子笑着说。

“你是女孩子吗?”他问。

“是啊!我是女孩子!”那位女孩子回答说。

“怎么称呼你?”他问。

“我的真实姓名叫‘王丽丽’,别名叫‘王丽’,网名叫‘芙蓉花’。”那位女孩子说,“不知怎么称呼你?”

“我的真实姓名叫何真实,我刚才不是说喜爱女孩子吗?我的网名叫做‘我爱女孩子’好了!”

“你是不是搞了很多女孩子呀?”芙蓉花问。

“没有。”我爱女孩子说。

“我不相信。”芙蓉花说。

“真的没有。”我爱女孩子说。

“我就是女孩子啊!”芙蓉花说,“你既然喜爱女孩子,那么,我问你——你四十好几了,应该是有妻室的男人了,为什么会喜爱女孩子呢?”

“难道我不能喜爱女孩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是!”芙蓉花回答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你那么大年纪了,应该是有妻室儿女的人吧?”芙蓉花说,“你喜爱女孩子,是不是老不正经呢?”

“你认为我有妻室儿女吗?”我爱女孩子笑着反问道。

“应该有吧?”芙蓉花回答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四十几岁,正是壮年时期。正常情况下,孩子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吧?”芙蓉花说。

“······”我爱女孩子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怎么不说话?”芙蓉花问。

“说什么呢?”我爱女孩子反问。

“你是不是老不正经?”芙蓉花问。

“怎么说?”我爱女孩子问。

“四十几岁的人,应该说,与我的父亲年纪一般大,是我的老前辈了。我应该称呼你为‘叔叔’吧?”芙蓉花说。

“是!”我爱女孩子说,“我在你面前,是真正的老头子了!”

“我能称呼你为‘叔叔’吗?”芙蓉花问。

“哈哈哈,爷爷也好,伯伯也好,叔叔也好,随你的便吧!”我爱女孩子说。

“哈哈哈,你才四十几岁,称呼你为‘爷爷’不妥吧?”芙蓉花笑着说,“还是称呼你‘叔叔’为妥吧?”

“随你的便都可以啦!”我爱女孩子说。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呀?”芙蓉花问。

“我怎么会你的气呢?”我爱女孩子说,“我是真正的老头子了啊!”

“是吗?”芙蓉花说,“你是不是花花公子?”

“怎么说?”我爱女孩子问。

“你都四十好几了,已经到了做爷爷的年纪了,心中想的却是女孩子,难道你不是‘花花公子’吗?”芙蓉花笑着反问道。

“你认为——我能喜爱女孩子吗?”我爱女孩子问。

“不能!”芙蓉花说。

“因为你已经老了。”芙蓉花说。

“其实,我只不过是说说而已。”我爱女孩子说,“如果真正给我一个女孩子,那么,我说吃不消的!”

“我不相信!”芙蓉花说。

“真的!”我爱女孩子说,“我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喜爱女孩子,其实,真正有一个女孩子,只能看看而已。真正要我去行动,老了,不行了!”

“我不相信!”芙蓉花说,“难道真正有一个女孩子,你会让她保持处女吗?”

“你是女孩吗?”我爱女孩子笑道。

“我然是女孩子啊!”芙蓉花笑着说,“难道我是男孩子吗?”

“你是处女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当然是处女。”芙蓉花说。

“真的?”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我是正宗的黄花闺女。”芙蓉花说。

“是处女好啊!”我爱女孩子说。

“你喜爱处女?”芙蓉花问。

“是!”我爱女孩子说。

“你是不是搞过很多处女?”芙蓉花问。

“没有。”我爱女孩子回答说。

“你妻子不是处女吗?”芙蓉花问。

“什么妻子?”我爱女孩子笑着反问道。

“难道你没有妻子吗?”芙蓉花笑着反问道。

“你认为我有妻子吗?”我爱女孩子笑着反问道。

“有!”那位女孩子回答说。

“为什么?”他问。

“你喜爱女孩子,当然有妻子。”芙蓉花说,“现在,许许多多的有妻子的男人都喜爱女孩子——有许许多多有妻子的男人,都是追求女孩子的高手。而很多女孩子都喜爱有妻子的男人。”

“为什么?”他问。

“有妻子的男人,与那些男孩子相比,具有几个优势——”芙蓉花说。

“什么优势?”他问。

“难道你不知道吗?”芙蓉花笑着反问道。

“我不知道。”潇湘居士说,“愿闻其详!”

“首先,有妻子的男人与那些男孩子相比,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更加成熟。”芙蓉花说,“现在,有很多女孩子都喜爱成熟的男人。”

“你喜爱成熟的男人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喜爱!”芙蓉花回答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因为成熟的男人更加具有安全感。”芙蓉花回答说。

“是吗?”我爱女孩子不禁放声大笑道。

“你笑什么?”芙蓉花问。

“你总算讲了一句真心话。”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我说的是事实。”芙蓉花笑着说,“对于大多数女孩子来说,更加喜爱那些成熟的男人。”

“哦,知道了。”我爱女孩子说。

“你妻子很美吗?”芙蓉花笑着问道。

“哪个妻子?”我爱女孩子问。

“就是你的妻子啊!”芙蓉花笑道,“难道你妻妾成群?”

“哈哈哈,是吗?”我爱女孩子不禁大笑,“我还不知道我的妻子在谁家做闺女呢?”

“你真的现在没有妻子吗?”芙蓉花问。

“难道你认为我现在有妻子吗?”我爱女孩子笑着反问道。

“你应该有妻子吧?”芙蓉花回答道。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你四十多岁了,应该早已成家了吧?”芙蓉花说,“怎么会没有妻子呢?”

“难道四十几岁的男人就都有妻子吗?”我爱女孩子笑着回答说,“我还不知道我的妻子现在哪里呢?”

“你真的没有妻子吗?”芙蓉花问。

“除非你给我介绍一个妻子。”我爱女孩子说。

“你那么大年纪了,怎么会没有妻子呢?”芙蓉花问。

“命运不好吧。”我爱女孩子说。

“你要是真的没有妻子,那么,你要重视你的个人问题啊!”芙蓉花说,“希望你早已找一个女孩子做妻子!”

“谢谢你的好意!”我爱女孩子说,“没有妻子也好啊!”

“为什么?”芙蓉花问。

“没有妻子,自由自在。”我爱女孩子说。

“难道你不想有一个美貌的妻子吗?”芙蓉花问。

“有缘妻子到,无缘不要想。”我爱女孩子说。

芙蓉花发送了一个微笑。她说:“有道是:‘姻缘天注定,成败靠人为。’——世界上,女孩子到处都有。所谓缘分,既是命中注定的,又是认为去创造的的。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男女之间,能够有缘相识,都是命运——即是缘分。譬如说:居住在同一个地方,青梅竹马,感情真挚,是缘分。同一所小学、中学、大学读书,是小说同学、中学同学、大学同学,是缘分。同在一家工作单位工作,是同事,是缘分。譬如说:同在党政机关工作,同在大学工作,同在一家文学期刊编辑部工作,同在一家报社工作,同在一家电视台工作,同在一家广播电台工作,同在一家出版公司工作,同在一家大企业、大公司工作,同在一家研究院、研究所工作,同在一家办公厅工作,同在一家办公室工作,都是缘分。又如:同在旅行途中邂逅相识——譬如说:在飞机上邂逅相识,在火车上偶然相遇,在汽车上偶尔相逢,在轮船上有幸相遇,都是缘分。又如:同在工作出差中相互认识,都是缘分。男女之间的缘分,因缘,能够成为知心朋友与一面之交。有姻缘,成为成为心心相印的恋人与情投意合的良缘并蒂。家庭既是构成人类社会的基本单位,又是人生的正常生活模式。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正常人,只要具有正常的生理功能,就有追求人生正常生活的权利。何谓人生的正常生活?那就是由一个正常的男人与一个正常的女人组合成为一个正常的家庭。一个正常的家庭,需要有一个可爱的小孩,才算是真正的和谐家庭。那样,才算是真正的合家欢乐。我希望你能够真正找到一位美貌的女孩子做妻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谢谢!谢谢你的好意!”我爱女孩子说,“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我每天与书为伴,与电脑为家,很好!”

“毕竟那不是正常人的生活模式。”芙蓉花说,“你还是找一位妻子过日子。”

“现在,我没有妻子过得很好。”我爱女孩子笑着说,“没有妻子也好。”

“为什么?”芙蓉花问。

“我老了,有妻子吃不消啊!”我爱女孩子开玩笑道。

“不会吧?”芙蓉花笑着说。

“是老了。不行了。”潇湘居士说。

“你是开玩笑吧?”芙蓉花笑着说,“四十多岁的年纪并不算老啊!”

“你是小女孩,在你面前,我是真的已经老了。”我爱女孩子说。

“可你喜爱女孩子!”芙蓉花说。

“那是我的网名。”我爱女孩子说。

“你的网名叫做‘我爱女孩子’,你本身就喜爱女孩子!”芙蓉花说。

“当然,有女孩子没有生理反应是不可能的。”我爱女孩子说。

“你现在有生理反应吗?”芙蓉花问。

“有也是空的。”我爱女孩子说。

“为什么?”芙蓉花问。

“我们相聚几千公里,即使我有生理反应,也难以见到你去付诸行动啊!”我爱女孩子开玩笑道。

“是吗?”芙蓉花笑道。

“是啊!”我爱女孩子说,“我们之间,只是网上说说,不能成为现实的。”

“我们相识有缘,总有机会见面的。”芙蓉花说。

“你是小女孩,我说老头子,我对于你说说可以,要是真正见到你,让你做妻子,我可吃不消的!”我爱女孩子开玩笑道。

“不会吧?”芙蓉花笑着说。

“你是小女孩,你生理功能很旺盛吧?”我爱女孩子开玩笑道。

“我才十九岁,生理功能当然很旺盛啊!”芙蓉花说,“我要是做你的妻子,你能够满足我吗?”

“你是小女孩,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愿意!”芙蓉花说。

“你不会是开玩笑吧?”我爱女孩子说。

“不,我是说真的。”芙蓉花说。

“你真是开玩笑吧?”我爱女孩子笑着说,“世界上,有那么多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你怎么会做我的妻子呢?”

“我最看重的是缘分。”芙蓉花说,“我们能够相识,真是缘分!”

“可我们毕竟只是网上相识,并没有见过面。”我爱女孩子说,“你不会是拿我开心吧?”

“不,我是真心喜爱你!”芙蓉花说,“我称呼你为‘大哥’吗?”

“小女孩,你不是说称呼我为‘叔叔’吗?怎么一下子又说称呼我为‘大哥’了呢?”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你没有妻子。”芙蓉花说。

“我有没有妻子,对于你有区别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有!”芙蓉花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芙蓉花给我爱女孩子发送了一个一朵玫瑰花,回答道:“如果你有妻子,那么,你的孩子也与我一般年纪了,我当然就应该称呼你‘叔叔’啦!现在,你没有妻子,当然就没有孩子——如果我称呼你‘叔叔’,那么,我们就是隔代人——隔代人之间相互交流,就容易产生障碍——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叫做‘代沟’。 如果我们之间存在‘代沟’,那么,我们就存在着交流障碍。如果我称呼你为‘大哥’,那么,我们之间就是属于同辈人——我们之间没交流就没有‘代沟’了。因此,我称呼你‘大哥’,更加有利于我们之间的相互交流。”

我爱女孩子说笑着回答道:“你说的当然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之间年龄相差很大,我们之间是‘隔代人’,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我称呼你‘大哥’,可以吗?”芙蓉花问。

“当然可以!”我爱女孩子说,“只是委屈你了。”

“怎么说?”芙蓉花问。

“你是不是女孩子?”我爱女孩子问。

“我已经讲了多次,我当然是女孩子啊!”芙蓉花笑着回答道。

“你是处女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当然是处女啊!”芙蓉花说,“你怎么老是提这个问题——你是不是有‘处女情结’啦?”

“是!”我爱女孩子说,“我喜爱处女。”

“为什么?”芙蓉花问。

“处女纯真、可爱,令我敬重。”我爱女孩子说。

“谢谢!谢谢你对我的看重!”芙蓉花说。

“你是处女真好!”我爱女孩子说。

“你很在意你的女朋友是处女吗?”芙蓉花问。

“是!”我爱女孩子说。

“我理解你的心情。”芙蓉花说,“你喜爱处女,无可厚非。世界上,有了男女性别。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叫做《女孩子一出生就充满着危险!》写得很好!文章大意是说:一个女孩子,从出生后,从幼儿园开始就遭受学校、社会的性骚扰、性侵犯。我们经常在网上看到那些小学、中学、大学的女孩子遭受性骚扰、性侵犯——女孩子到处充满着危险。不知作者是什么身份,讲出了当今社会的真实面貌。现在的新闻媒体众多,每天都有有关女孩子性骚扰、性侵犯的新闻报道。由此可见,一个女孩子生活在社会上是多么艰难!一个女孩子能够保持处女之身,既是男人的幸运,也是女孩子的幸运。当然,女孩子能不能处女之身,都是男人决定的。对于女孩子来说,社会上有三类:一类非常洁身自好,将处女之身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另一类是水性杨花,将处女之身看得不重要。还有一类,既将自己的出身看重重要,有经不住恐吓与威逼利诱。我一直将处女之身看得非常重要。我觉得:一个女孩子的处女之身,等同与生命一样重要。对于男人来说,社会同样有三类男人——一类是属于有着‘处女情结’的男人——他们非常看重自己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是不是处女——是不是处女,成为他们衡量择偶标准的重要前提。譬如说:有的男人,认识一位女孩子,感情很好,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如果知道自己的女朋友不是处女,就分道扬镳了。有的男人,与恋人是真心相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可是,结婚后知道自己的妻子不是处女而离婚了。有处女情结的男人极其看重自己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是不是处女。因此,对于有处女情结的男人来说,处女是衡量一个女人幸福的标准语尺码。而另一类男人,属于非处女情结的男人。他们最看重的,是他们的感情。他们对于自己的恋人或者妻子,最看重是感情,而不是是不是处女。还有一类男人,既有处女情结,又有着复杂心理——他们对于自己的恋人或者妻子,希望是处女,但是,结婚后知道自己的恋人或者妻子不是处女,虽然并不会主动提出分手离婚,但是,会在心中留下阴影,甚至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然,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希望自己的恋人或者妻子是处女。即使是再婚男人,也希望自己的妻子是处女。其实,对于男人来说,希望自己的恋人或者妻子是处女,有多方面的因素。其中,最关键的在于两个原因:首先,是自己的恋人或者妻子是处女,恋人或者妻子的心完全属于自己。其次,自己的恋人或者妻子是处女,那么,孩子就是亲生的。那就是男人看重处女的根本原因。其实,对于女孩子来说,不管是处男还是非处男,不管是未婚男人还是再婚男人,都是一样的。一个女孩子,最需要的是一个她真心喜爱的男人与一个真心喜爱她的男人。”

我爱女孩子问:“你看重处女情结吗?”

“看重。”芙蓉花说。

“你希望将处女之身给谁?”我爱女孩子问。

“我将我的处女之身给我最爱的人与最爱我的人。”芙蓉花回答说。

“你那个最爱的人是谁?那个最爱你的人又是谁?”我爱女孩子着问道。

“不知道。”芙蓉花说,“他是我未来的恋人与丈夫或者老公。”

“你很美吧?”我爱女孩子问。

“还过得去吧?”芙蓉花说。

“我能不能看看你?”我爱女孩子问。

“可以,不过,现在不行。”芙蓉花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士问。

“我没有电脑。”芙蓉花说。

“学校附近有吗?”我爱女孩子问。

“没有。”芙蓉花,“你真想看我吗?”

“是!”我爱女孩子说。

“既然你真想看我,那下次吧?”芙蓉花说。

“好”!我爱女孩子说,“我等你!”

“好!”芙蓉说。

“很高兴能够认识你!”我爱女孩子说,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芙蓉花说。

“虽然我们相识于网络,但是,我们能够在网络中相识相逢,总是缘分啊!”我爱女孩子说。

“是啊!我们能够在网络中相识相逢总是缘分啊!”芙蓉花说。

“不在你现在哪里?”我爱女孩子问。

“我在甘肃。”芙蓉花回答说。

“你在甘肃哪里?”我爱女孩子问。

“我在甘肃省平凉市。”芙蓉花回答道。

“虽然我没有到过甘肃平凉市,但是,我早已知道:平凉市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要塞,现在仍然是中国著名军事基地。”我爱女孩子说。

“是啊!”芙蓉花说。

“你在平凉市区吗?”我爱女孩子问。

“不是。我在距平凉市两百多公里的县城。”芙蓉花说。

“你中学生吗?”我爱女孩子问。

“是。”芙蓉花说。

“是初中生还是高中生吗?”我爱女孩子问。

“高中生。”芙蓉花说。

“高几?”我爱女孩子问。

“高三。”芙蓉花说。

“你在县城那所学校?”我爱女孩子又问。

“县一中。”芙蓉花回答道。

“你是一中的高材生吗?”我爱女孩子问。

“哈哈哈,高材生谈不上,成绩还算可以吧?”芙蓉花笑着说。

“你那么说必定是一中的高材生了吧?”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我只是一中平普普通通的学生,哪里称得上‘一中的高材生’啦?”芙蓉花笑着说。

“县一中是属于重点中学吧?”我爱女孩子问。

“县一中既是省重点中学,又是市重点中学。”芙蓉花回答道。

“既然你是县一中的高材生,必然是属于了不起的人才了啊!”我爱女孩子说。

“我很普通,什么也谈不上。”芙蓉花笑着说。

“是吗?”我爱女孩子说。

“是!”芙蓉花说。

“都说高三阶段的时间最宝贵,”我爱女孩子说,“你现在学习很忙吧?”

“是啊!现在,学习很忙啊!”芙蓉花笑着说道。

“既然你学习那么忙,那么,你有时间上网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我们每天的学习都很忙——不但正常的工作时间要上课,而且连双休日、节假日也经常补课——不但白天要上课,而且晚上也要上课——哪里有时间上网?”芙蓉花说,“因此,我大都是夜深上网。”

“芙蓉花,你真够忙的啊!”我爱女孩子说。

“虽然我的学习很忙,但是,我每天都坚持都喜爱上网。”芙蓉花说。

“你是电脑上网还是手机上网?”我爱女孩子问。

“除了偶尔电脑上网外,大都是手机上网。”芙蓉花说。

“是不是使用最新的高档豪华型智能手机上网呢?”我爱女孩子问。

“不是。”芙蓉花说,“是老掉牙的二手手机上网。”

“手机功能好吗?”我爱女孩子问。

“不好!”芙蓉花说。

“那怎么上网?”晚会在问。

“因为我的手机质量不好,上网经常出现问题,所以,我经常那我的同学的手机上网。”芙蓉花说,“我的那些同学的手机,大都是高质量、多功能智能手机,不但上网方便,而且还能够视屏。”

“你现在是电脑上网吗?”我爱女孩子问。

“是!我现在是电脑上网。”芙蓉花说。

“你在哪里上网?”我爱女孩子问。

“我在学校电脑室。”芙蓉花回答说。

“你经常在学校电脑室上网吗?”他问。

“不是!”芙蓉花说,“要上电脑课,才有机会上网。”

“电脑课是不是常设课程?”他问。

“是。每个星期一节课。”芙蓉花回答说。

“那你现在能不能开视频让我看看你?”我爱女孩子问。

“不能!”芙蓉花回答道。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道。

“现在是上课时间。”芙蓉花说,“电脑室是一间用电脑授课的教室,既有专业老师授课,又有专门管理人员监督。同时,全班几十个同学都聚集在这里——并不是每个人拥有一部电脑,而是几个人公用一部电脑,几个人轮流使用。我上网时,其他几位同学在旁边看着,视频不方便的。”

“哦,是那样啊!”我爱女孩子说。

“电脑室只对学校老师开放,不对学生开放。”芙蓉花说,“学校老师可以每天去学校电脑上上网,而学生除了上电脑课外,其他时间没有机会去电脑室上网。”

“你有电脑吗?”我爱女孩子问。

“没有。”芙蓉花说,“今晚,我要学习了,明晚再见,好吗?”

 

他打开电脑,登录QQ。只见QQ图像闪烁。

他接过话,只见是芙蓉花。

“你好!”我爱女孩子。

“你好!”芙蓉花说。

“你学习忙吗?”我爱女孩子问。

“虽然学习很忙,但是,我现在心情烦恼,真不知怎么办?”芙蓉花说。

“会么回事?”我爱女孩子问。

“有多桩烦心事,能不能与你讲一讲?”芙蓉花反问道。

“不知到底是什么事?”我爱女孩子笑着反问道。

“首先,我现在欠人家三百多元,人家每天到学校来吵着要我还债,我该怎么办?”芙蓉花问。

“到底怎么回事?”他问。

“话说很长。三言两句讲不清。”她说。

“怎么回事?”我爱女孩子问。

芙蓉花说:

“事情得从今年暑假期间讲起——

“今年暑假期间,我没有回家——老实说,我的老家在县城以西二十公里外的大山里——那是大西北常见的山区。我的老家就是大山里的一个小村庄。我的爷爷奶奶就坐在老家。他们都是七十多岁的年纪了。我爷爷奶奶早年都是村里的医生和药剂师,开办了一家私人诊所与一家私人药店。后来,年事已高,就退休了。我爷爷奶奶一共生育了五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的几个姑妈都是大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工作。我的爸爸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一直在城里打工。他原来是城里建筑民工队当泥水工,后来,一直在城里从事房间装修工作。我妈妈同我爸爸一同在城里打工。在我的记忆中,我爸爸妈妈一直在外打工。除了过年回家与家人团聚外,常年在城里打工。我有两个哥哥。在我的记忆中,我大哥一直非常喜爱我,关怀我,一直对我很好。我小哥一直厌恶我、欺负我。我大哥高中毕业后考上了湖北师范大学读书,我小哥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被同熟人一起到上海打工。我小学毕业后进入了县一中读书。读初中时,暑假期间,我每年都是回家。进入高中后,暑假期间,我一直没有回家——读高一那年,我去了父母打工的陕西省西安市,玩了一个暑假。西安既是中国西部最大的城市,又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同时又是世界文化名城。我进入高二后,暑假期间被打工挣钱。去年暑假,我在平凉市姑妈打工,两个月挣两三千元工资。今年暑假,我姑妈本来叫我去帮忙,但是,我想自己尝试一下独立生活的能力——我被自己找工作。我原想去平凉市或者兰州市打工,后来,决定在县城找工作。说起来,我从读初一开始就在县一中读书,我先后在县城生活了五六年头了。对于学校的县城,非常熟悉了。虽然县城在规模上无法与平凉市和兰州市相比,但是,县城现在经济还算不错。我在县城找工作,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家单位——那是县城很有影响与规模的一家大型百货超市。我当收银员,工作环境不错,工资也比较合理,但是,工作时间太长——超市营业时间是每天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二点,每天早上七点就要上班,要到晚上十二点才能下班——我在超市干了一个月,被主动辞职了。我又进入一家县城颇具规模的私营饭店打工。那家饭店的老板叫做贾富豪,是一位富二代。贾富豪的父亲贾富翁是县城最有影响的著名实业家。不但是贾家是县城的首富,而且是县城的商界领袖。既担任县民营企业家协会会长,又担任工商联合会副主席、县政协副主席。贾氏集团是县城最大的综合性企业集团公司,涉及到日用百货、水果与蔬菜、建材与装饰材料、家用电器、电子产品、物流运输、贸易贩运、房地产开发等众多产业。我在贾家饭店干了一个月,被到了开学的日期。我被向贾富家辞职。贾富豪不但给我一个月工资,而且还额外送给我一只高档豪华型智能手机、一身高档衣服以及一副金项链。我婉然拒绝了。贾富豪说:‘这是我送给你的。并没有什么用意。如果你想再来上班,我随时欢迎你!’我说:‘谢谢你的好意!你的礼物,我不能收。’贾富豪说:‘这是我对你的一点心意。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我说:‘我不要!’贾富豪说:‘既然你金项链和衣服不肯接受,我也不勉强你了。不过,这只手机,我不管你有理由,你都要收下。’我问:‘为什么?’贾富豪说:‘这是当今最新流行的多功能智能手机,你读高三了,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你是县一中的高材生,将是全重点国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了,没有一部最新流行的多功能智能手机怎么行?’我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接受你的手机!’贾富豪说:‘这是我送给你的。谢谢你来我们饭店工作!我是你的老板,送你一部手机,作为纪念。——你就收下吧?’这时,饭店打工的几位女孩子见状,纷纷对贾富豪说:‘贾总,你真是喜爱才女啊!——你见人家是县一中的高三才女,将来的全国重点名牌大学高材生,刚刚工作一个月就送金项链、高级服装、高档高功能智能手机,我们干了几年,你怎么不送给我们一只高档多功能智能手机呀?’贾富豪一边向那两位女孩子笑了笑,一边开玩笑道道:‘只要你们两个人都给我生一个儿子,别说是一部高档多功能智能手机,就是一栋高级别墅、一部高级轿车,我都满足你们啊!’那两位女孩子问:‘真的吗?’贾富豪说:‘当然是真的。’一个女孩子说:‘好啊!’另一个说:‘你不会是玩厌了我们就将我们当做包袱甩掉吧?’贾富豪说:‘不会!不会!只要你们给我生了儿子就是功臣。难道我会亏待你们吗?’一个女孩子说:‘要是我生了个女孩子呢?’另一个说:‘是啊!是啊!你口口声声说要我们给你生儿子,要是女儿呢?’贾富豪说:‘只要是我的种,那么生了女儿,我一样不会亏待你们!’我见状,正要离开,贾富豪忽然一把抱住我说:‘这只手机,你要收下!’我正要回答,旁边那两位女孩子对我说:‘你知道吗?那只手机好几千元呢。老板送给你,真是不要白不要。我们给贾总打工几年了,贾总一直看不起我们。’我说:‘你们喜爱,你们那去吧?’一位女孩子笑着说:‘那是贾总送给你的礼物,我们哪里敢拿?除非你收下贾总送给你的礼物由你送给我们。’贾富豪对我说:‘是啊!我说送给你的,又是送给她们的。你就收下吧?’另一个女孩在开玩笑道:‘你就收下送给我们吧?’我开玩笑道:‘我就收下送给你,你会接受吗?’那个女孩子笑着说:‘不要白不要!’我说:‘你好!我就接受贾总的礼物,送给你吧?’那个女孩子说:‘好啊!谢谢你的厚礼!’我原本是一句开玩笑的话,结果那位女孩子真正拿去了手机。我原以为贾富豪送我手机,是出手大方,哪只那是他是早已设计的陷阱——他隔三差五的到学校找我,说:‘我爱你!’我说:‘你不要到学校骚扰我!’他说:‘我爱你!’我说:‘我不喜爱你!’贾富豪说:‘我是真心喜爱你!’我说:‘我不能接受!’他说:‘你以为你是谁?我追求你,是看得起你!——你以为我除了你就找不到对象吗?’我说:‘你是富二代,追求你的女孩子的人会很多。’他说:‘我家虽然谈不上是地位显赫的人家,但是,在县城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我说:‘我知道。’他说:‘你只有三种选择——一是你将手机退给我。二是手机价值三千多元,你折币还给我。三是你没有钱,就给我做一回妻子。——由你自己决定!’我说:‘我还钱。’他说:‘那好!我限你三天内归还。三天之内不归还,你就给我做回妻子吧?’我为了还钱,不但没有了几个月的生活费,而且还向同学借了将近千元——虽然有的同学家中经济条件比较好,但是,她们每个月的生活费都很有限——我现在感到很为难——我还欠那位富家公子三百元。——我现在真不知该怎么办?

“你现在喜爱那位富家公子吗?”他问。

“当然不喜爱啊!”芙蓉花说。

“真的吗?”他问。

“是!”芙蓉花说。

“你给他做回妻子也好啊!”我爱女孩子开玩笑道。

“不!我不给他做妻子!”芙蓉花说,“他是花花公子——他让很多女孩子怀孕了。”

“你也可以怀孕啊!”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我是女孩子,只要是男的,只要有男性功能,只要有精子,都可以让我怀孕。”芙蓉花说,“我只希望成为某一个男人的妻子,怀某一个男人的孩子,不希望成为众人的妻子,不希望成为众多男人排泄的工具与众多男人怀孕的玩物!”

“你说的是真心话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当然是真心话!”芙蓉花说。

“既然你不喜爱人家,那么,你就应该向人家讲明,将手机还给人家。”他说。

“手机在别人手里。”芙蓉花说。

“你可以去拿回来啊!”我爱女孩子说。

“我到那里去拿呢?”芙蓉花说,“那位女孩子拿了那部手机后辞职了。只知道她现在北京打工——北京那么大,到哪里去找呢?”

“那你怎么办?”我爱女孩子问。

“我自认倒霉。”芙蓉花说,“我打工挣了几千元,加上生活费几百元,借了同学近千元,还欠三百元。”

“那就对了,你将钱还给人家,人家就不会骚扰你了。”我爱女孩子说。

“你知道吗?”芙蓉花说,“我暑假打工挣了几千元,花费了几百元,实际只有两千元。我原来是准备留在做生活费的。后来,因为还债,不但花光了我的全部积蓄,而且还借了近千元。现在,不但我自己的生活费没有了,我的几位同学也生活费没有了。她们要我还钱——我真不知道给怎么办?”

“你父母不是这城里打工吗?”我爱女孩子说,“你可以想你的父母讲明情况,让他们寄钱给你啊!”

“要是那样就会好了!”芙蓉花笑着说,“我的父母不会给我寄钱的。”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他们不会给我钱的。”芙蓉花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说起来,有多方面的原因。”芙蓉花说,“首先,与我的我的身世有关。”

“你的身世很特殊吗?”我爱女孩子问。

“是!我的身世很特殊。”芙蓉花说,“我是一个弃婴——我的亲生父母刚刚生下我没有几天就将我抛弃了——是我现在的养父母收养了我。那时候,刚刚出生几天。我的养父母收养我的时候,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他们是我的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那时候,我还是襁褓中的婴儿。我的两个哥哥,年纪相差只有一岁多。——我的养父母收养我的时候,他们的两个儿子,一个只有两岁多一点,一个岁多一点。养父母带着两个孩子已经够忙的了,后来收养了我,就更忙了。我的养父母为了生计,收养我不久,就出外打工。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养父母除了过年回家有短暂的团聚之后,一年到头,都在外面打工。家中与我朝夕相处的,是我的养祖父母与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那时候,我祖父是乡卫生院医师,奶奶虽是农家妇女但是,勤奋学习,自修成为了一名药剂师。我爷爷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刚过五十,就从乡卫生院退休了。我爷爷退休后,在家里开了一家个体诊所兼一家个体药店,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在当地很有名气——不但本村与邻近村庄的病人前去我爷爷的诊所看病,临近乡镇的病人到慕名前去看病。那时候,虽然家中谈不上富有,但是,在村里还是属于小康人家。后来,我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就真正退休颐养天年了。现在,我的爷爷奶奶都已经七十多岁了。我的两个哥哥,一个在湖北省武汉市读大学,一个在上海市打工。我父母现在陕西省西安市打工。现在,我的养父母面临着家庭压力——上有父母,都已经年过古稀,下有三个孩子——我大哥还是读大学二年级,还要读一年大学,而读一年大学起码要上万元才行。我大学大学毕业后,要找工作单位,要找关系,都要花钱。同时,我大哥希望大学毕业后留在湖北省武汉市工作。武汉市属于省会城市,既是中南地区著名的大都是,又是全国著名的大都市。要在大都市工作,要成家立业,要买房子、买车子,都需要钱。我小哥也要成家立业——现在,我们一家三代七个人,只有三间平房——都是十几年前建造的平房——虽然我父亲一直在城里建筑工程公司打工,但是,长期在外,自己家里的房子还是十几年前的老房子——现在,建造一栋普普通通的乡村三套间楼房,要花费二三十万,要是建造一栋无套间楼房,没有五十万以上是不行的。而我养父,在外打工一二十个年头了——与我父亲一同出外打工的,有的已经在城里买了房子,买了车子,居住在城里,有的现在城里经商,有的虽然还在打工,但是早已买了车,成为了有车一族。我养父现在很想买部车子。而我现在读高三了。很快就要参加高考——我养父既希望我读大学,又不希望我读大学——如果我能够考上全国重点名牌大学,那么,我能够给他们争光。让他们在别人面前感到骄傲与自豪。而读大学又要花钱——那样,给他们增添了很大的负担,又是他们不希望的。因此,我的父母并不希望我读大学。现在,我的父母既要负担我和我大哥的学习费用,又要考虑我小哥的个人问题——我小哥要成家,首先要建房子——现在,房子、车子是成家的前提。如果家中没有一栋房子,那么,要想成家是很难的。因此,我的父母每个月只给我三百元基本的生活费——我是高中毕业生了,既要生活,又有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与学习用品,还有各种各样的费用——而现在物价又很贵,三百元生活费怎么够呢?因此,我常常感到——手中经济拮据。因此,我经常向家庭优越的同学借钱——但是,每个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那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虽然每个月的生活费算高——有的每个月有七八百元,有的每个月有上千元,但是,她们的开支也大,到时来,每个月所剩无几了。——我由此常常感到生活的无奈与无助。”

我爱女孩子问:“芙蓉花,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芙蓉花说,“难道我还骗你吗?”

“你真是好女孩!”我爱女孩子说。

“谢谢!谢谢!”芙蓉花说。

“你真是好女孩!”我爱女孩子说。

“你真的认为我是好女孩吗?”芙蓉花笑着问道。

“是啊!我认为你是好女孩!”我爱女孩子说。

“那你能不能办我一个忙呢?”芙蓉花问。

“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你能不能借给我三百元?”芙蓉花问。

“可以啊!”我爱女孩子说,“你给我账号。”

“好啊!”王丽丽告诉了我爱女孩子几个账号。

“你那是什么账号吗?”我爱女孩子问。

“不在那是什么银行的账号?”我爱女孩子问。

“你那是我在建设银行办理的账号。”芙蓉花说,“如果你真心给我寄钱,那么,寄给我的那个建设银行账号就可以。”

“当地不能办理建设银行的业务。”我爱女孩子说,“当地办理邮政银行的业务最方便。——不知有没有邮政银行的账号?”

“没有。”芙蓉花说,“我现在只有三张银行卡——除了那张是中国建设银行卡外,两外还有两张卡——一张是中国工商银行卡,一张是。这是中国工商银行账号。”

“你能不能办理一张邮政卡?”我爱女孩子问。

“现在很忙,没有时间办理。”芙蓉花说。

“那你学校距邮局远吗?”我爱女孩子问。

“相距很远,不方便。”芙蓉花说。

“大约有多远?”我爱女孩子问。

“大约相距两公里。”芙蓉花回答说。

“你们学校附近没有邮局或者邮政所吗?”我爱女孩子问。

“没有。”王丽丽回答说。

“银行不行吗?”芙蓉花问, “为什么非要邮政卡?”

“邮政卡办理最方便。”他说。

“我没有邮政卡。”她说。

“那么,你办理一张邮政卡吧?”他说。

“我现在不会办理邮政卡。”芙蓉花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我现在没有钱办卡了。”芙蓉花说。

“不会吧?”我爱女孩子问,“难道你手中连办卡的钱都没有吗?”

“是!”芙蓉花说。

“那你向你的同学借几块钱办理一张邮政卡吧?”我爱女孩子说。

“我再不会向同学借钱了。”芙蓉花回答道。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你知道吗?”芙蓉花回答说,“我已经向同学借了不少钱,至今还没有还给人家——我现在再不会向同学借钱了!”

“饭总是要吃的。”我爱女孩子说,“你总不会饿肚子吧?”

“哈哈哈,你说对了,我宁可饿肚子也不会向同学借钱了。”芙蓉花说。

“那怎么行?”我爱女孩子,“饭总是要吃的啊!饿肚子怎么行?”

“对于我来说,饿肚子是经常性的,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芙蓉花说。

“那可不行啊!”我爱女孩子说,“身体健康很重要!”

“你说的道理,我明白!”芙蓉花说,“我现在连吃吃饭的钱都没有,而我现在欠别人几百元,别人每天问我要钱——你说——我该怎么办?”

“既然如此,那么,我给你寄上几百生活费维持生计吧?”我爱女孩子说。

“你真的会给我寄钱吗?”芙蓉花问。

“几百元钱是小事。”我爱女孩子说。

“那就太好了!”芙蓉花说,“对于别人来说,几百元钱是小事,对于我来说,几百元钱是大事。不知什么时候给我寄来?”

“明天上午。”我爱女孩子说。

“好!”芙蓉花说,“我等你!”

“那你必须告诉我你的银行账号——最好是邮政银行的账号。”我爱女孩子说。

“我说过,我没有邮政银行的账号。”芙蓉花说,“农业银行或者信用社的账号行吗?”

“信用社的账号可以。”我爱女孩子说。

“那好!”芙蓉花说,“我将信用社的账号告诉你吧?”

芙蓉花一边说,一边将信用社账号告诉了我爱女孩子。

“你那信用社账号怎么不是你的姓名?”我爱女孩子问。

“这不是我的账号,这是别人的账号。”芙蓉花说。

“你怎么用别人的账号?是怎么回事?”我爱女孩子问。

“那是吕三的信用社账号。是吕三送给我的。”王丽丽说。

“吕三是谁?你怎么会有吕三的信用社账号?”我爱女孩子问,“吕三是你的男朋友吗?”

芙蓉花笑着说:

“哈哈哈,你不要误会啊!

“话说很长。吕三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吕三的老家是我们村庄的,吕三家与我家不但是属于同一个村庄,而且是属于同一个村民组,我们两家相距很近。吕三与我父亲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伙伴。他们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学。高中毕业后,都没有考上大学。他们一同出外打工。他们先后一同在城里的建筑工程公司的过多年。后来,吕三在城里经商,先后在省城从事水果零售生意、批发生意多年,后来,回到县城经商,先后在县城经商多年,现在,吕三已经在县城买了房子,全家居住在县城。虽然他全家居住在县城,但是,还是经常回到老家的村里去看看。吕三不但是县城赫赫有名的富商——既经营几家颇具规模的百货超市,又经营一家建材批发市场,是县城鼎鼎大名的建材批发商,同时入股全国各地的多家上市公司,成为多家大企业、大公司的股东之一,而且,还担任县民营企业家协会主席、县人大代表、县政协委员,可谓是县城的名人了。吕三一向乐于助人。对于我们村里那些到县城找他帮忙的乡亲,他总是给予帮助。虽然吕三现在有钱了,但是,他并没有一点架子。他与我父亲至今还是关系亲密的朋友。吕三多次多次对我父亲说:‘你不要打工了,与我一同经商吧?’我父亲说:‘我一直在外打工,先后二十多个年头了。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打工生活。我才没有经商过,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经商的料子啦?’吕三笑着说:‘人生在世,首先要有冒险精神,才回去拼搏。假如我当初不经商,那么,我哪有今天的局面?干大事业的,首先就要有一股冒险精神。如果没有冒险精神,那么,就不会有所出息啊!’我父亲说:‘人各有志。我并不想经商,我还是打工为好。’就那样,我父亲一直在外打工。

“我小学毕业后进入县一中读书。我在县城读书,没有亲人。吕三是我在县城唯一的熟人,我一直将吕三当做是我的亲人。事实上,吕三一直将我看做是他的孩子。他说:‘如果你有什么困难,那么,你就告诉我。——只要能够办到的事情,我会尽力帮助你的。’我说:‘谢谢你的好意!你已经帮助我够多了。’吕三说:‘我现在有了钱,有能力帮助你——我很乐意帮助你!——我帮助你,你不要图你什么利益,又不需要图你什么回报——只要你好好学习,将来能够有所出息,为国家和社会作出一哦贡献就行了。’我说:‘你给予我的帮助,我不会忘记的!有朝一日,我将会感谢你的!’吕三拿出一叠票子给我说:‘这是几千元,算是我送给你的生活费。’我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接受!’吕三说:‘我有一张信用卡,卡上有几百元,是我在老家的农村信用社办理的账号,现在,我已经在县城居住,那张信用卡就送你吧?’吕三一边说,一边交给我一张农村信用社的存结卡。”

芙蓉花说到这里,笑了笑又说:“我经常去吕三家。吕三和他的家人待我都非常好。”

我爱女孩子说:“原来是这样啊!”停了停,又问:“吕三现在多大年纪?”

芙蓉花说:“吕三与我父亲的年纪相仿,现在四十几岁。”

“你知道是四十几岁吗?”我爱女孩子又问。

芙蓉花说:“我父亲今年是四十七岁,吕三的年纪与我父亲相差不大,应该在最小在四十五六岁,最大在四十七八岁吧?”

“吕三家里有什么人?”我爱女孩子问。

“说到吕三家里,可谓是四世同堂啊!”芙蓉说,“吕三上有祖父母和父母,其中,祖父母都已经八十多岁了,身体都还非常健康。他父母都已经六十多岁了。下有妻子和两个儿子。——妻子经商,现在现在是县城有名的女强人。两个儿子,一个大学毕业后现在县政府机关上班,另一个在外地一所全国性著名大学读书。”

“哦,是那样!”我爱女孩子说。

“学校距吕三家多远?”我爱女孩子问。

“不远。”芙蓉花说,“大约五百米,步行只要几分钟,骑自行车一会就到了。”

“那么近,你去吕三家玩非常方便啊!”我爱女孩子说。

“是!”芙蓉花说。

“既然你家与吕三家关系那么好,你与吕家走得那么近,那么,你想成为吕家的儿媳妇吗?”我爱女孩子问。

“没有。”芙蓉花说。

“你愿意成为吕家的媳妇吗?”我爱女孩子问。

“不!”芙蓉花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我并不喜爱富二代。”芙蓉花说,“富二代都是花花公子,他们因为家庭的优越感,常常能够引起女孩子的关注与喜爱,但是,他们常常是玩弄感情的高手。我可不喜爱富二代。”

“你家与吕家不是关系亲密吗?吕家不是对你很好吗?”我爱女孩子说。

“那是两码事。”芙蓉花说,“人家对我好,我心里记着。我会心存感激之情与感恩之心的。但是,这与能感情问题是不同的。”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感情问题最关键的是决定于缘分。”芙蓉花说,“缘分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上的缘分,即佛家所说的‘因缘’,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譬如说:血缘关系、亲属关系、朋友关系、邻居关系、同事关系、同行关系、同僚关系、干群关系、同学关系、师生关系、师徒关系、战友关系、一面之交等。而狭义上缘分,即‘姻缘’,特指男女之间的恋爱关系。姻缘是命中注定的。”

“你相信缘分吗?”我爱女孩子问。

“相信。”芙蓉花回答说,“人生最重要的是在于缘分——如果有缘分,那么,不管相距多么遥远,都能够相识相逢,团聚在一起;如果没有缘分,那么,即使是相距咫尺,也没有机会相识相逢。甚至即使相互对视,擦肩而过,也没有机会认识。那就是缘分。我们家与吕家关系好,是事实,我父亲与吕三是好朋友,是事实,但是,我从没有想要成为他们家的儿媳妇,而不愿成为他们家的儿媳妇。”

“为什么?”他问。

“姻缘是人生中特有的缘分。”王丽丽说,“姻缘都是命中注定的。我与吕家没有姻缘。那是命中注定的。”

“是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

“是!”芙蓉花说,“我非常相信缘分。姻缘都是天生注定的。”

“你真的那么相信缘分吗?”我爱女孩子问。

“是!我一直相信缘分!”芙蓉花说着,笑了笑,“你相信缘分吗?”

“相信!”我爱女孩子说。

“缘分都是命中注定的。”芙蓉花说,“我们能够相识相逢,真是缘分!”

“我们是通过网络相识相逢,并没有见过面,我们之间应该称为‘网络之缘’吧?”

“是!”芙蓉花说,“网络之缘,同样是缘分!”

“那是!那是!”我爱女孩子说。
“我非常珍惜我们之间的缘分!”芙蓉花说。

“是吗?”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是啊!”芙蓉花说。

“那么,你是谁的妻子?”我爱女孩子问。

“我当然是我丈夫的妻子,我老公的老婆啊!”芙蓉花笑着说。

“那么,你的丈夫是谁?你的老公是谁?”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哈哈哈,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他是我将来的另一半啊!”芙蓉花说。

“哈哈哈,你是女孩子,只要是男的,只要能够制造精子,都可以成为你的丈夫啊!”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哈哈哈,是吗?”芙蓉花笑着说,“虽然我是女孩子,现在没有丈夫,没有老公,正如你所说,只要是男的,只要具有男性生理功能,只要能够制造精子,都可以成为我的丈夫,都可以成为我的老公,但是,我的丈夫只有一个,我的老公只有一个——那个真正能够成为我丈夫的男人,那个真正能够成为我老公的男人,必定是我中注定的有缘之人——他是我最爱的人与最爱我的人。——他是我心灵的归宿。”

“假如有那么两个男人——一个是你最爱的人,另一个是最爱你的人,你该如何选择?”我爱女孩子问。

“我首先当然是选择我最爱的人,然后才去选择最爱我的人。”芙蓉花笑着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芙蓉花笑着回答道:“老实说,你提的问题,是一道令人难以选择的难题——要找到一个自己真正喜爱的人,不容易!我喜爱的人,别人未必会喜爱我。而别人喜爱我,我又未必会喜爱别人。人生的感情问题,总是那么令人难以琢磨。说到底,都是缘分。缘分都是命中注定的——有缘有分,能够相识相逢,相爱相知,成为恋人,并且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同时,能够心心相印,永结同心。那就是:前世姻缘天注定,相亲相爱一家人。心灵纯洁能持久,欢乐和谐敬如宾。只有我最爱的人,我的心才是真正完全属于他的。”

“你说的当然很有道理!我既非常赞同你的思想,又非常理解你的心情。”我爱女孩子说,“那么,你对于你心中的白马王子有什么要求?”

芙蓉花笑着回答道:“每个女孩子都有不同的择偶观——有的女孩子,找对象,追求的个人的虚荣与物质享受,因此,他们找对象,首先关注的是对方的社会地位、职务、身份、名望、财富,他们将追求个人的虚荣与物质享受作为择偶的标准与前提。因此,他们找对象,会非常重视和关注那些那些有职有权的成功人物与成名人物——譬如说:供职于党政机关的高级官员,社会名流、娱乐明星、富豪,成为众多女孩子的择偶标准与前提。有的女孩子说:‘年龄并不重要。金钱最重要!宁愿嫁给年纪大的富豪,也不愿嫁给年轻的穷光蛋!’而有的女孩子,找对象,追求的个人的地位与名望——他们追求地位、追求名望,希望成为有地位、有身份、有职务、有名望的大人物或者著名人物。譬如说:有的女孩子,希望成为政界的卓越领袖,有的女孩子希望成为单位的领导,有的女孩子希望成为文化名人与文学名家,有的女孩子希望成为著名的专家、学者,有的女孩子希望成为娱乐明星,有的女孩子希望成为商界精英。而有的女孩子,找对象,追求的是爱情的甜蜜与家庭的温馨。她们找对象,最重要的是找到他们最心爱的另一半。我找对象,就是希望找到我最心爱的另一半!”

我爱女孩子说:“希望你找到你理想的另一半!”

“哈哈哈,那在于缘分。”芙蓉花笑着说,“并不是我心想怎样就能够怎样的啊!”

“那是!”我爱女孩子说。

“一切随缘吧?”芙蓉花说。

“是啊!一切随缘吧!”我爱女孩子说,“我与你有同感——我同样最看重的就是缘分。”

“姻缘都是天生的,因此,‘姻缘’又被人称为是‘天缘’。”芙蓉花说。

“哈哈哈,想不到你既是县一中的高材生,又是很有见地的‘爱情专家’啊!”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哈哈哈,你笑话我了!”芙蓉花笑着说,“我哪里称得上是县一中的‘高材生’呀?县一中既是属于市重点中学,又是属于省重点中学,县一中人才众多——其中不乏有出类拔萃的人才,我只是普普通通的高三学生而已。至于说‘爱情专家’,更加称不上——我现在只是高三学生,在高中阶段是不谈恋爱的。谈恋爱是以后的事情。——我不管以后我的另一半属于谁,但是,他必定是我真心相爱的人。我现在只是谈一些我对于爱情问题的个人看法而已。——至于说的观点正确与否,那又是一回事了。”

“你对于爱情问题很有见地,称为‘爱情专家’,当之无愧啊!”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是吗?”芙蓉花笑着说。

“是!”我爱女孩子说。

“谢谢你的夸奖!”芙蓉花说,“你真是抬高我了啊!”

“你真是‘爱情专家’啊!”我爱女孩子说,“你心里想的择偶对象会不会选择官二代、富二代、名二代、星二代呢?”

“不会!”芙蓉花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芙蓉花笑了笑,回答道:“  官二代、富二代、名二代、星二代,都具有普通老百所没有的优越感。譬如说:官二代属于官家子弟,出身于官僚世家——官二代可以分为五个层次—一是出身于政界要人或者军界统帅人物家庭。譬如说:出身于党和国家领导人家庭、军队统帅人物家庭等。二是出身中中央的高级官员家庭。譬如说:出身于中央的部长家庭、中央部委高级官员家庭等。三是出身于地方的高级官员家庭。譬如说:出身于省市级官员家庭、厅局级官员家庭等。四是出身于地方中级官员家庭。譬如说:地市级官员家庭、处局级官员家庭等。五是出身于普通官员家庭或者基层官员家庭。譬如说:出身于县市级官员家庭、科局级官员家庭、乡镇官员家庭等。官二代出身于官员家庭,不管出身于高级官员家庭还是普通官员家庭,只要是出身于官员家庭,就具有优越感——他们既很容易吸引孩子的关注与青睐,又很容易获得女孩子的芳心。众多的女孩子,都希望找官二代——如果一旦成为了官二代的女朋友或者恋人,那么进一步可以进入党政机关工作,成为官员,退一步,可以成为官夫人或者官太太,可以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单位甚至成为单位的领导或者负责人。富二代是富家子弟。富二代往往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富二代很容易吸引女孩子的关注与青睐。很多女孩子找对象,希望找富二代,进入豪门成为富豪夫人。名二代,是指那些名家大师的子弟。他们的父辈,或者是文学艺术界的名家大师,或者是学术界的著名专家、学者,由于家庭环境的影响,名二代往往都是属于有成就的成功人物与成名人物——他们或者是文学艺术界的著名文学家、艺术家,或者是学术界的著名科学家、理论家、研究专家、哲学家、发明家,他们很容易引起女孩子的关注与重视成为女孩子追求的对象。但是,他们的择偶标准也较高。星二代是指那些娱乐明星、体育明星等的子弟。那些星二代,往往本身就在属于娱乐明星或者着体育明星。——譬如说:有的是著名歌星,有的是著名影视明星,有的身兼歌星、影星、电视明星于一,有的是电视台著名新闻主播或者节目主持,有的是广播电台著名新闻主播或者节目主持人,有的是著名体育明星。星二代特别容易引起女孩子的关注与重视——尤其是那些青春期女孩子的关注与重视。成为那些女孩子——尤其是那些青春期女孩子心中追求的偶像。——众多的青春期女孩子把本身就是追星一族。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名二代、星二代出身于官员家庭、富豪家庭、名家大师家庭、明星巨星家庭,属于幸运儿——他们不但具有天生的优越感而且很容易成为公众关注的目标与女孩子追求的偶像。但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名二代、星二代,由于他们先天的优越感与自身的优势,他们的择偶标准要求很高。然而,他们在感情问题上,有谁能够做到感情专一吗?我既不想成为官夫人或者官太太,又不想成为富豪夫人或者富豪太太,既不想成为名家夫人或者名家太太,又不想成为成为明星夫人或者明星太太,我既不希望居住高档豪华别墅或者高档豪华住宅,又不想开着高档名牌小轿车,我只希望找一个我心爱的男人——我不希望我找的对象是见谁爱谁的的花花公子呢!因此,我宁愿成为普普通通的人,每天从事普普通通的工作,居住在普普通通的房子里,不管有没有名牌小轿车,都不要紧,宁愿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也不愿找那些见异思迁的官二代、富二代、名二代、星二代。”

我爱女孩子笑着说:“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不敢完全认同你的观点!其实,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官二代、富二代、名二代、星二代,都有很多对于爱情真心并且非常执着的人。”

“那是!”芙蓉花说,“人生讲究缘分。姻缘都是命运所致。我现在是中学生,至于说感情问题,那是以后是事情。还是待以后随缘吧?”

“是啊!还是随缘吧。”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现在,我最要紧的学习。”芙蓉花说。

“那是!”我爱女孩子说,“现在,你读高三了,你对于你的人生有什么理想呢?”

“还是听天由命吧?”芙蓉花笑着说。

“难道你现在没有什么人生理想吗?”我爱女孩子问。

“当然有!”芙蓉花说,“我当然最希望能够进入大学学习成为有用之才!”

“好啊!”我爱女孩子说。

“我明年高中毕业后可能没有进入大学读书的机会了。”芙蓉花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芙蓉花说:“你知道吗?我大哥明年大学毕业,要找工作。现在,如果没有相对关系,那么,要找到一家满意的工作单位是很难的。我大哥读大学几年本来就花费了家里很多钱,而我大哥大学毕业后要找工作,要买房子,都是一笔数目不小的资金。而我小哥年纪也不小了,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现在,成家立业不容易。我父母哪里有钱送我读大学呢?”

“现在,读书是改变命运的最佳途径。”我爱女孩子说,“而读大学是改变人生命运的转折点。因此,希望你明年能够进入大学读书。”

“其实,我又何尝不希望自己能够进入大学深造呢?”芙蓉花笑着说,“今年是高三,明年上半年就要参加高考了——如果我能够顺利地考上大学,那么,我当然希望进入大学学习,成为有用之才。进入大学读书当然是永远的希望。如果我高考名落孙三,那么,我只有去打工,成为一位普普通通的城市农民工。”

“你是县一中的高材生,考上大学是很容易的事情?”我爱女孩子问。

“我父母对我说:‘如果你能够考上一本,那么,我们就送你读大学;如果你考不上一本,那么,你就去打工。’”芙蓉花说。

“你认为——你考一本有希望吗?”我爱女孩子问。

“不知道。”芙蓉花回答说。

“为什么?”他问。

芙蓉花感慨道:“你知道吗?高考既是真才实学的检验——凡是那些真正具有真才实学的人才——尤其是那些出类拔萃的人才,往往都能够考上理想的重点名牌大学。那些考上北大、清华的高材生,往往都是全国各地的精英——他们在学校都是尖子。——他们中,有的是全校第一名,有的是全班第一名。他们往往获得过各种各样的中学生大奖——有的获得过世界性大奖,有的获得过全国性,有的获得过全省性大奖——他们有的以全国高考状元进入北大或者清华,有的以全省高考状元身份进入北大或者清华,有的以全市高考状元身份进入北大或者清华。那些考上全国各地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大都是具有真才实学的精英,又需要讲究机遇——机遇非常重视!高考成绩与平常成绩并不能等同看待——平常读书成就好的,未必那个考上理想的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同样,平常成绩平平又有可能考上那些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举个例子说吧?去年,我们学校参加高考高考的六个班三百多名同学中,有五人考上了北大或者清华——他们中,有四个人是学校平常成就最优秀的高材生。他们都是全校的前四名。其中,有位女孩子,平常成绩平平,平成成绩一般,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别说是我们学校领导与她的班主任老师、任课老师没有想到她会考上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成为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就是她的家人与她本人也绝对没有想到会考上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但是,世界上的事情总是出人意外——那位女孩子不但考上了全国重点名牌大学,而且考上了全国重点名牌大学中的重点名牌大学——清华大学,成为去年我们县里为位考上北大、清华的高材生之一。而我们学校几位平成成绩很好的同学——平常都是全校的前几名,不但没有令人理想的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而且连省属重点大学都没有如愿——只是进入了一所普普通通的高等专科学校读书。由此可见,高考既要讲究真才实学,又要讲究机遇。那位女孩子考上清华大学后,迅速成为了县里、市里、省里的头号新闻。不但县电视台、县人民广播电台、县报社的新闻记者采访,市电视台、市人民广播电台、市日报社、省电视台、省人民广播电台、省日报社、省新闻网的新闻记者都进行采访报道。不但没学校领导、班主任老师、任课老师登门祝贺,而且县教育局局长、县政府分管教育副县长、县政府县长、县委宣传部部长、县委分管文教体卫的常常务副书记、县委书记先后亲自登门祝贺语看望。那位女孩子不但成为了县里的新闻人物,而且成为了市里、省里的新闻人物甚至成为了名扬全国的新闻人物。那位女孩子考上了清华大学之后,不但学校领导、班主任、然后老师去祝贺,而且县委书记、县政府县长、分管教育的县委副书记、分管县政府教育的县政府副县长、县委宣传部部长、县教育局局长都亲自去祝贺。一时间,那位女孩子成为了县里的著名人物。由此可见,任何人,不管是什么出身,只要成功了,就会受人尊重。”

我爱女孩子说:“那是自然。高考本来就是真才实学与机遇并存的。北大、清华,既是中国最著名的第一流顶尖级中国国家教育部直属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又是世界著名的第一流名牌大学。能够进入清华深造,必定是杰出的人才。”

“那是!”芙蓉花说,“能够进入北大、清华的高材生,都是全国各地精英中的精英。”

“但愿你好运!”我爱女孩子说。

“谢谢!”芙蓉花说,“夜深了。我明天还要上课。今晚就聊到这里,明晚再见,好吗?”

“好!明晚再见!”我爱女孩子说。

“好!再见!”芙蓉花说着,下线了。

我爱女孩子见状,被浏览新华网的新闻节目。

他看了一会新华网,又浏览了几家网站的新闻节目,被上床睡觉。

晚上,我爱女孩子打开电脑登录QQ后发现芙蓉花还没有上线。

“她怎么还没有上线呢?”我爱女孩子心想。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四分钟,五分钟······

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还没有看到芙蓉花上线。

“那是怎么回事呢?”我爱女孩子想道。

“······”忽然,听到了悦耳的音乐。我爱女孩子一看,只见一个女孩子的QQ图像闪烁。

“她终于上线了!”我爱女孩子不禁惊喜道。

“你好!”芙蓉花说,“让你久等了!”

“你怎么才上线?”我爱女孩子问。

“我学习很忙!”芙蓉花回答道。

“我知道!”我爱女孩子说。

“你寄给我的钱收到了。谢谢你!”芙蓉花说。

“你收到了就好!”我爱女孩子说。

“我现在上网的手机的我们寝室的同学的。我的手机坏了。我可能不会上网了。”芙蓉花说。

“怎么回事?”我爱女孩子问。

“我的手机本来质量不好的老式手机,一直信号不好。今天偶然摔坏了。”芙蓉花说,“我现在没有手机了。”

“你想要手机吗?”我爱女孩子问。

“当然想!”芙蓉花说,“今天,我看到我有位同学买了一部最新的多功能智能手机。我要是有一部最新的多功能智能手机就好了!”

“贵吗?”我爱女孩子问。

“当然!很贵的!”芙蓉花说。

“多贵?”我爱女孩子问。

“三千多元。”芙蓉花说。

“那么贵吗?”我爱女孩子问。

“是!是当今最新流行的多功能智能手机!”芙蓉说,“你能给我买一部吗?”

“其实,你不必要那么高档的多功能智能手机,还是那些普通手机划算——只要能够上网就够了。”我爱女孩子说。

“我就是最喜爱那款手机!”芙蓉花说,“只要你给我买那款最新的手机,你需要为什么我愿意?”

“怎么说?”我爱女孩子问。

“你不说没有妻子吗?”芙蓉花说。

“是!我是说过。”我爱女孩子说。

“你真的没有妻子吗?”芙蓉花问。

“你问那个干什么?”我爱女孩子说,“难道你会做我的妻子吗?”

“要是我愿意做你的妻子,你会愿意吗?”芙蓉花问。

“你拿我笑话吧?”我爱女孩子说,“你是小女孩,我是老头子了,你怎么会做做我的妻子呢?”

“你才四十几岁,并不算很老的。”芙蓉说,“你与女孩子发生过性关系吗?”

“没有缘分。”我爱女孩子说。

“我愿意做你的妻子,你愿意吗?”芙蓉花问。

“我当然愿意。”我爱女孩子说,“你不会开玩笑吧?”

“我是真心愿意做你的妻子!”芙蓉花说,“如果你县城,那么,我可以将处女之身给你!”

“哈哈哈哈!你是开玩笑吧?”我爱女孩子笑道,“我在湖南长沙市,你在甘肃省平凉市,相聚两千几百公里,我怎么找你?”

“你在县一中。”芙蓉花说,“你可以到县一中来找我啊!”

“哈哈哈!”我爱女孩子笑道,“别说相距遥远,找你为难,就算是我远赴几千几公里找到了你也得不到你啊!”

“为什么?”芙蓉花问道。

“只怕我还没有见到你救别人收拾了吧?”我爱女孩子说。

“不会吧?”芙蓉花说,“我是女孩子,我真正体验一回做妻子的感觉呢!”

“真的吗?”我爱女孩子问。

“真的!”芙蓉花说,“你有经验你吗?”

“什么经验?”我爱女孩子问。

“难道你有经验吗?”我爱女孩子反问道。

“我还是处女,哪里有经验呢?”芙蓉花说。

“你真是处女吗?”我爱女孩子问。

“当然!“芙蓉花说。

“你要是真是处女,真想你做妻子——哪怕做一回妻子也好!“我爱女孩子说。

“好啊!”芙蓉花说,“我也想做回妻子呢!——你能满足吗?”

“可以!”我爱女孩子说。

“你能给我买部手机吗?”芙蓉花问。

“那部手机可以,但是,不要买那么高档的手机。”我爱女孩子说。

“听你的,只要有手机就行!”芙蓉花说。

这时,电脑上显示黑色《警方骗子》的提醒:“不要轻易向陌生人汇寄钱财,谨防骗局!

“她会是骗子吗?“我爱女孩子心想道。

“你有心事你吗?”芙蓉花问。

“没有。”我爱女孩子回答说。

“你相信我吗?”芙蓉花问。

“相信!”我爱女孩子说。

“你真的那么相信吗?”芙蓉花问。

“是!”我爱女孩子说。

“谢谢!想想你对我的信任!”芙蓉花说。

“你要是你真的给我做回妻子就好了!”我爱女孩子说。

“好啊!”芙蓉花说。

“我想你!”我爱女孩子。

“我也很想你!”芙蓉花说。

“我不知怎么称呼你?”我爱女孩子问。

“我是你的妻子。”芙蓉花说。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称呼你‘妻子’吧?”我爱女孩子说。

“好啊!”芙蓉花说“那我就称呼你‘老公‘吧?”

“好啊!”我爱女孩子。

“我想你,老公!”芙蓉说。

“我想你,老婆!”我爱女孩子说。

“老公,我没有手机怎么办?”芙蓉花问。

“买一部吧!”我爱女孩子说。

“你答应给我买一部?”芙蓉花问。

“你怎么手机怎么办?”我爱女孩子笑着说,“既然你叫我‘老公’——虽然我们之间只不过是网络上的虚幻——只不过是有名无实,但是,既然叫我‘老公’,那么,我给你买部手机行吗?”

“你真好!”芙蓉花说,“夜深了。明晚再见!”

好!再见!我爱女孩子说。

我爱女孩子刚刚打开电脑,登录QQ,只见芙蓉花早已恭候多时了。

“你好,老公!”芙蓉花说。

“你好!老婆!”我爱女孩子说。

“谢谢你,我终于有了新的手机!”芙蓉花说。

“有了手机就好!”我爱女孩子说,“没有手机不方便!”

“你今晚怎么这么早就上网了?”我爱女孩子问。

“我接到你寄给我钱,买了一部手机。”芙蓉花说,“剩余的,我买了一瓶洗面奶。我特此向你汇报。”

“知道了。”我爱女孩子说,“你今晚不上课吗?”

“上课!”芙蓉花说,“还过几分钟就要上课了。我下完课再与你联系吧?”

“好!”我爱女孩子说“还是学习重要!”

“那我就上课去了。再见!”芙蓉花说。

“再见!”我爱女孩子说。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我爱女孩子正准备关机上床睡觉忽然看到了芙蓉花的QQ头像,他被立即接话:“老婆,怎么才上线?”

“谢谢太忙了。”芙蓉花说,“我很想你!”

“真的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当然是真的!”芙蓉花笑着说。

“为什么?”我爱女孩子问。

“因为那是唯一給寄钱的好心人!”芙蓉花说,“我非常感谢你!”

“你快乐就好!”我爱女孩子说。

“谢谢!谢谢你的好意!”芙蓉花说,“你认为我很快乐吗?”

“你是女孩子,是高中生,正是花季年华,难道不是感到很快乐吗?”我爱女孩子问。

“唉,有桩令我极为烦心的事情,我不在该不该告诉你?”芙蓉花问。

“什么事?”我爱女孩子问。

芙蓉花反问:“你是不是在我的QQ空间发表了留言?”

“是啊!”我爱女孩子说。

“你在我的空间发表留言时,是不是用的我的真实姓名呢?”芙蓉花又问。

“是啊!”我爱女孩子说,“怎么了?”

“糟了!糟了!”芙蓉花说。

“怎么回事?”我爱女孩子问。

芙蓉花感慨道:“我在县城读高中,我的父母在陕西省西安市打工,平常除了比较重要的事情打电话联系外,很少打电话——首先,是因为我的父母工作很忙——他们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没有时间打电话。而我的学习也很忙。其次,长途电话费比较贵,打电话划不来。因此,我与父母经常通过QQ联系或者通过电子邮件联系。我平常很少与父母    QQ聊天——他们很忙,我也忙。同时,我与他们也并没有什么共同没语言。我们平常一电子邮件联系为主。而我父母几乎每天都要给钱发电子邮件。他们几乎每天都要看我的空间留言,了解我的真实情况。他们看到了你给我的留言后多次给我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与人谈恋爱?’我说:‘没有。’他们说:‘我们看了你的空间留言。我们什么都知道了。’我说:我真的没有谈恋爱!‘我母亲说:‘我们给你两种选择——如果你想读书,那么,我们就不准你谈恋爱!如果你想谈恋爱,我们就不让你读书!——你然后在两者之间选择?我们由你自己决定!’父亲说:‘如果你读书,那么,你就要专心读书。如果你想谈恋爱,那么,你就不要读书了。’——他们今晚给我打了两个长途电话。——这是他们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可见,你给我的留言,让我感到为难了。因此希望你以后不要随便在我的空间留言了。同时,请你以后在我的空间留言时,既不要讲我的真实姓名,又不要讲你的真实姓名了。”

我爱女孩子说:“对不起,给你增添麻烦了!”

“没关系!”芙蓉花说,“只要你以后注意就行了!”

“其实,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爱女孩子说。

“我知道!”芙蓉花说,“我是真心喜爱你的!我相信——你对我同样是真心的吧?”

“你是十九岁的高三女孩子,正是花季年华,虽然我心中很想你,但是,令人可望不可及啊!”我爱女孩子说。

“我同样很想你的!”芙蓉花说。

“可是,我们之间,已经有了无影的高山阻隔啊!”我爱女孩子说。

“我知道!”芙蓉花说,“你所说的那座‘无影的高山是不是指的我的家庭阻力呢?”

“是!”我爱女孩子说。

“我相信——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就没有过不去的门槛。”芙蓉花说,“虽然我的家人都很反对我现在谈恋爱,但是,最关键的决定因素是我——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我就会坚持。只要我坚持就够了。”

“谢谢你对我的真心!”我爱女孩子说,“你知道真正伟大的爱情是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芙蓉花说。

“你知道就好!”我爱女孩子说。

芙蓉花说:“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找到一个自己最心爱的如意郎君!对于我来说,我既不看重他有什么显赫的社会地位和多高的职务与多大的权力,又不不看重他有多大的财富和多大的权势,我既不看重他多高的名誉和生物,又不看重他有多大的影响与权威,我最看重是我喜爱的那个人。他是我命中注定的最重要的人物。有人说:‘人生在世,令人印象最深的事情是初恋。令人印象最深的人物,是初恋情人。——一个人的初恋情人,有的能够成为真心相爱的终身伴侣,有的最终版没有走到一起,成为了人生永远的回忆。’我的初恋,发生在高二那年。我与一个男孩子在一座陌生城市偶然相遇。我们相遇的时间很短。我们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情况,就分别了。从此,我们天各一方,失去了联系。后来听说那是一位大学生,现在已经随同父母移居国外了。后来,虽然先后认识了几个男孩子,但是,都只是相互认识,我们之间并没有发展到感情至深的地步。我很高兴通过网络认识了你!——你是我的网上恋人。你是我的网上老公。你是我至今印象最深的人。”

我爱女孩子说:“谢谢!谢谢你对我的喜爱!有人说:‘姻缘天注定,经济尚为先。红线能联系,开言论金钱。’我觉得:是很有道理的。”

“我相信!”芙蓉花说,“虽然说姻缘是命中注定的,但是,金钱是姻缘的前提。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那些成功人物与成名人物与那些普通人物与未成名人物相比,不但更加容易获得美好的姻缘,而且更加容易成功。”

我爱女孩子说:“是那样!虽然姻缘是命运所致,但是,又是人为改变的。那就是金钱与姻缘联系在一起。说到到这里,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邻县有位农民,叫做何真实,年纪已经五十岁了,还是孤身一人。在村里是被人瞧不起的小人物。何真实在村里种田,一年到头,收入没有多少。后来,被到省城打工。何真实先后在省城的建筑工程公司和市政工程公司从事最卑微的提了劳作,是最卑微的体力劳动者。何真实成为了城里边缘的灰色小人物。何真实说:‘我已经年过半百了,这辈子既不指望成家了,又不指望发财了——趁现在年富力强打几年工就安享晚年了。’有一天,他们下班后,随同几位打工的同事去超市,看到一群人在一起,他被走过去看热闹。只见‘中国福利彩票专卖店’几个大字分外醒目。专卖店两旁的门上贴着一副楹联。只见是:‘为献爱心,轻轻松松购买一张彩票;时来运转,欢欢喜喜得来亿万金钱。’横坡是:‘幸运中大奖’。一群人正在那里购买福利彩票。何真心问老板:‘福利彩票,怎么购买?’老板说:‘很简单,你花两元,就可以购买一张福利彩票。你可以任意选择你理想的数字。每个人每次购买福利彩票的多少不限。说不定,你花上几元钱能够有幸中得大奖呢!’何真实笑着说:‘老板,既然你这么讲,那么,我就要碰一碰运气!’老板说:‘好啊!’何真实摸摸身上,没有带钱,被说:‘我现在身上没有带钱,下回再来购买吧?’老板说:‘俗话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机遇很重要!你今天是初次光临我们店里,说不定今天是你发大财的好机会呢!——你怎么不花几块钱试一试呢?’何真实说:‘今天,我真的没有带钱,下次再来购买吧?’正在这时,与何真实一同前来的两位农民工异口同声道:‘老何,既然老板说你今天有可能中奖发大财,那么,你怎么不买几张福利彩票碰一碰运气呢?’何真实说:‘既然那么这么讲,我当然希望碰一碰运气啊!——只是我今天身上没有带钱,不知你们身上带了钱没有?’一个说:‘老何,我身上有钱,你要多少,讲一句就是啊!’另一个说:‘我身上也有钱。——只要看开口就是!’何真实说:‘老贾,老杜,既然你们支持我买彩票碰一碰,我就向你们借二十元碰一碰运气如何?’老贾说:‘我们也想碰一碰运气呢!’何真实说:‘好啊!’老贾笑着问道:‘老何,要是你中了大奖可不要忘记了我们啦!’何真实笑着说:‘老贾,我老何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向你借二十元,要是真正有幸中了大奖,我将会重重酬谢你!’老贾笑着说:‘老何,你言重了!我只不过随口开句玩笑而已。我借给你二十元钱,是小事。你还不还都无所谓,我怎么会要你酬谢呢?’何真实笑着说:‘老贾,二十元钱当然是小事。我这辈子从来就没有买过福利彩票——我只不过是碰一碰运气而已。如果能够有幸中奖,那么,当然是好事;如果没有中奖,那么,也只是小事。’说起来,世界上的事情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几天后,何真实不但中了大奖,而且中了一个特等奖,奖金两百万元。除了扣除个人所得税以及各种各样的开支外,实际到何真实手中的现金是一百多万元。那笔钱是银行派专人附送回到何真实的乡村老家的。何真实中奖后,不但在家里建造了一栋豪华别墅,买了一部豪华小轿车,而且还有了好几十万元的存款,成为了村里的大款。何真实有了豪华别墅,有了豪华小轿车,有了存款,自然就吸引了那些女孩子的关注与重视。有不少年轻女孩子纷纷向何真实投去了爱慕的眼光。后来,何真实找了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孩为妻。不久后,那位年轻女孩子为何真是生了两个儿子。现在,何真实在当地开了一家百货超市,成为了当地的富商。由此可见,所谓姻缘,既是天意,又是人为。缘分是命中注定的,而能不能成功,需要人为去创造。说到底,一个人的姻缘是与一个人的经济实力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

“是那样!”芙蓉花说着,笑了笑,“夜深了,明晚再见吧?”

“好!明晚见!”我爱女孩子说。

我爱女孩子每晚与芙蓉花QQ聊天。

不知不觉,一个星期过期了。

这天,是星期天。天下小雨。我爱女孩子早早吃完晚饭,到楼上打开电脑上网。

他登录QQ,只见芙蓉花还没有上线。他一边等着芙蓉花上线,一边浏览新华网、米尔军事网、人民网、搜狐网、新浪网等官方新闻网站的新闻节目。他看了一会官方新闻网站的新闻节目后,被观看中国网络电视台、PPTV视屏节目。

“铃铃铃,铃铃铃······”忽然听到一阵悦耳的声音。

我爱女孩子一看,只见是芙蓉花的QQ头像。

他立即接话:“你好,老婆!”

“你好!”芙蓉花说,“我现在心里非常苦恼,不知怎么办?”

“怎么回事?”我爱女孩子问。

“又多件令我感到极为棘手而又领航人烦心的事情,令我心中困惑。”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爱女孩子问。

芙蓉花说:“你寄给我的钱,我早已用完了。现在,我手中仅仅二十元钱了。我的手机早已欠费了。而现在已经是零下二十几度的温度了,我现在身上穿着一件毛线衣,脚上穿着一双波鞋,感觉到冷得难受。我很想买一件羊毛大衣或者买一件羽绒服与一双羊毛皮鞋,但是,质量很好的羊毛大衣或者羽绒服市场价都在几千元以上,质量比较好的羊毛大衣或者羽绒服市场价都在千元左右。比较便宜一点的羊毛大衣或者羽绒服,市场价至少要五六百元到七百元。质量好一点的羊毛鞋市场价都需要几百元。现在,我已经受了风寒感冒了。我想去看病,可手中连生活费只够维持一两天了,哪里有钱去医院看病?因此,我现在感到头重脚轻,令人难以忍受。而令人感到棘手的是——现在,是高三,经常有各种各样的学习资料——这个星期,我们学校发了十几套学习资料,每套学习资料几十元,总共要几百元。别人的学习资料都交了费,而我的学习资料还是欠费。我们班主任老师已经多次找我要交学习资料非——可是,我现在哪里有钱呢?同时,还有一桩令我感到棘手的事情——我最心爱的自行车今天被人偷去了。你知道吗?我的自行车,是我今年暑假打工挣钱买的,质量不错,我花了八九百元。我原来是想放寒假后骑自行车回家。我的老家在县城西部二十五公里的一个大山里。那是大西北常见的山地。我的老家就是大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庄。镇政府在我们村庄的西部。从村里到镇上有二三十公里的路程。没有客运汽车。我们村里人平常去镇上,要么开自私家车,要么是骑摩托车,要么是骑自行车。从我们村里到县城有南北两条路线。南线是从村里骑摩托车或者自行车去镇上,从镇上做长途客运汽车到县城。但是,从村里到镇上二三十公里,从镇上到县城有四五十公里。那样,从村里走南线到县城就有七八十公里的路程。虽然是属于省道,是柏油公路,但是,路程较远。我们村里人到县城大都选择走北线——北线是从我们村里向东,是砂石路。虽然只有二十五公里路程,但是,穿越几座大山,山高路走。北线不通客运汽车。因为在大山中穿过,所以沿途人烟稀少。我在县城读书几年,每到寒暑假与节假日回家,要么是家人骑摩托车接送,要么就是我自己骑自行车回家。因此,对于我来说,自行车非常重要。现在,自行车被人偷去了。,放寒假后,我只有步行回家了。”

我爱女孩子说:“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你不要急。天气寒冷,御寒保暖最重要。如果你需要买衣服御寒保暖,那么,当然需要买衣服御寒保暖才是。手机欠费还是要交清。手机不通,我们怎么联系?至于说自行车被人偷了——人家既然偷去了,难道还会给你送回来吗?你从县城回家二十五公里总不能步行回家吧?那样,要走多久才能回家呢?”

“你会给我寄钱吗?”芙蓉花问。

“除了我,还有别人给你寄钱吗?”

“没有。”芙蓉花说,“你是唯一给我寄钱的好心人!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的!”

“其实,我给你寄钱,只是希望你记得我就够了!”我爱女孩子说,“我并不希望图你的什么回报!”

“我知道!”芙蓉花说,“我并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你帮知我,我将铭记于心。我将会知恩图报的!”

“只要你快乐就好!”我爱女孩子说。

“我很快乐!”芙蓉花说。

“你看了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我爱女孩子笑着说。

“你真好!”芙蓉花说,“我很高心能够认识你!”

“我同样如此!”我爱女孩子说。

“谢谢!谢谢你!”芙蓉花说,“请你等一下,我想着用的手机是我同一个寝室的同学的,现在,她要手机向家里打电话。——我们等会见,好吗?”

“好啊!”我爱女孩子说,“你现在是我的手机不是你的吗?”

“不是!”芙蓉花说,“我现在用的手机是最新流行的高档多功能智能手机,要好几千的——我哪里买得起这么高档的多功能智能手机啦?”

“你知道那种最新流行的高档多功能智能手机要几千吗?”我爱女孩子。

“三千多元呢!”芙蓉花说。

“那么贵啦?”我爱女孩子我问,“你那位同学家经济条件很好嘛吗?”我爱女孩子问。

“是啊!”芙蓉花说,“她是我关系最亲密的同学之一。家在县城。既是出身于官员家庭,又是明星家庭,既是属于官二代,又是属于星二代呢!”

“是吗?”我爱女孩子笑着问道。

“当然啦!”芙蓉花笑着说,“她的父亲担任中共县委书记兼县人大主席,属于县里的最高领导。她的母亲担任县广播电影电视局局长兼县电视台台长,既是县电视台著名新闻主播与节目主持人,又是县电视台著名新闻记者,属于县里的明星。”

“哦!”我爱女孩子说。

“人家要手机了。再见!”芙蓉花说。

“再见!”我爱女孩子说。

 

 

 

 

 

 

 

 

 

 

TAG:
上一篇:走玩湘乡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