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毛泽东文学院 >> 作品坊 >> 详细

走玩湘乡

来源:原创 作者:谭凯文 日期:2013/10/29 16:02:02 人气:10535 录入:谭凯文
 摘要 
   时值国庆64周年之际,我在筹划往何处去度假的时候,又像往常一样,不及半点犹豫,脑海里已直指生我养我的地方——湘乡。 当我潜意识里作出这个决定,国庆再回湘乡的时候,我的心里便不再宁静,似乎要

  

时值国庆64周年之际,我在筹划往何处去度假的时候,又像往常一样,不及半点犹豫,脑海里已直指生我养我的地方——湘乡。

当我潜意识里作出这个决定,国庆再回湘乡的时候,我的心里便不再宁静,似乎要去面见初恋的情人,既期待又紧张,既盼望又慌乱……

对于湘乡,我是爱恨交加,却又说不出所以然。

从理论上讲,像我这种少小离家,并且是举家外迁的游子,应当说家乡情结不会那么严实,也不会那么深厚。正如我妻子不理解,时常念叨的一样:“湘乡又没给你什么,有什么老跑的?”

诚然,我的家安在湘西,我的父母在湘西,我的姐妹也在湘西,而我在湘乡老家呢?已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貌似没有隔三岔五回去的理由,完全可以间隔几年甚至几十年回去一趟。

然而,我就偏偏有事无事都爱往湘乡跑,似乎有些上瘾了。有一次,我和表哥、表姐、表弟相约常德,共同祝贺表外甥女双玲乔迁新居之喜。次日中餐后,我们原本已挥手再见,各奔东西了,就是我回吉首,他们回湘乡。然而,当我在常德火车站和常德汽车站奔波了一个来回后,在无意识状态下,突然改变初衷,坐上了往湘乡的汽车。是夜8点,抵达湘乡山枣,在大姨家吃了一餐香喷喷的晚饭,就匆匆赶回城里,习惯性地到湘乡家园网稍坐片刻,再赶到刚刚扩建成功,恢复运营不久的湘乡火车站,豪情满怀地参观了气势恢宏的站房,然后搭乘014分的K9031次列车,正式踏上了归程。

这一次从常德回吉首,因为增加了湘乡这个节点,我的整个路线,已然绕了大半个湖南。汽车从常德出发,经益阳、长沙(宁乡)、湘潭(韶山),再到湘乡;火车从湘乡出发后,经娄底、怀化,再到吉首。

930中午,我和文武,以及贺毓嵩的父亲,一起搭乘沈凯日的车子,开始了自驾游形式的还乡之旅。

这次的路线,于我来说是陌生的新线,从吉首雅溪上高速后,经怀化、邵阳、娄底,直达湘乡,全程高速,行程约450公里,用时约4个半小时。相对于另外两条线路,应当说更为便捷,快速。

这条线路,由于目前走的是邵(阳)怀(化)高速,还是有点绕道,等娄(底)怀(化)高速贯通后,只要经怀化、娄底,便到了湘乡,不但距离还会拉近,时间也会缩短。

娄怀高速,我突然好期待快些建成通车!

另外两条线路,一条是由吉首经常德到长沙的高速公路和石长铁路,这条线路必须在长沙中转,显然不怎么方便,中转耗时较多;另一条是由吉首经怀化到娄底、湘潭的湘黔铁路,在湘乡火车站没有扩建前,这趟列车停靠湘乡站,扩建后只是往吉首方向时才停靠,而往长沙方向则不停靠了,要到娄底或湘潭中转才能回湘乡,也变得不方便了。

秋冬的夜幕来得早,等我们在湘乡下高速的时候,虽然才六点多,但天色已完全黑了,整个湘乡沉浸在万家灯火里,临街建筑上的霓虹灯闪烁,喜迎国庆的气氛相当浓厚。

快进城时,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湘乡家园网站长肖加科,要他去湘西土菜馆。他一接到电话,就知道我回来了。当然,他还知道湘西土菜馆位于工贸新区桑梅西路,其老板名叫李宪清,是湘西人,小名李二,人称二哥。他也知道我和二哥是铁哥们,只要我回到湘乡便会到二哥哪里落脚。

这个李二哥,不但生性豪放,而且热情、义气。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的他,虽然只是小学文化,但头脑灵活,从屠夫起步,逐步转行到做猪皮生意,并且生意越做越大,上世纪九十年代便富甲一方了。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用数十万现金购下了位于吉首城北的一个食品站,房屋两栋,占地一亩多。可惜的是,他太爱赌了,不但输掉了数百万元的家当,还欠了一屁股的债,2006年底他突然销声匿迹,直接“跑路”了。

时隔3年之后,在某一天里,李二悄然回到吉首,首先是一一偿还当年的欠账,然后邀约当年的弟兄朋友,喝了个天昏地暗。这时,我们才知道,李二这几年原来在我的老家——湘乡,一边开着一间饭店,交由二嫂打理;一边继续他的猪皮生意。这个李二还真是个角色,不仅仅是从零起步,而是从负数开始,又一次谱写了他的个人传奇,不但还清了所有欠债,还在吉首重新买了房子。

二哥知道我要回来,热情好客的他亲自下厨,早就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他拿出青花瓷瓶6斤装的60度湘泉原酿,和我们豪气干云地喝起来。记不清是七个人还是八个人,在半个多小时里,就把那6斤高度白酒给干掉了。

我在酣睡中,迎来了国庆,迎来了长假。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上午11点了,我发现自己居然睡在被子上面,并且衣服都没脱。我开始整理记忆的碎片,但对于先天晚上,在湘西土菜馆喝完酒后,我是如何回到湘乡宾馆的,肖加科站长和沈凯日老师又是什么时候走的,竟然有一段空白,全然记不到了。

我从宾馆出来,走往湘乡家园网的路上,还试图找回某些记忆,但皆是徒劳,也就懒得去想了。

湘乡作家潘剑林等湘乡家园网的活跃网友,获悉我回来了,早早来到了湘乡家园网,我们敞开心扉,坦诚交流,说见闻,道家常。朋友重逢,又怎能少得了酒?肖站长本来是一级厨师,炒菜当然是他的拿手好戏了。我们品着他的佳肴,推杯换盏,甚是舒畅。剑林先生有个习惯,喝到兴趣来了,便会站立起来,双手一挥,任意吟起诗来,狂放不羁。

或许是浪迹官场久矣的缘故,因此,我特别反感虚情假意的迎来送往,特别害怕打扰他人。无论什么时候回到湘乡,我喜欢独来独往,喜欢任意行走在家乡的大地上,无拘无束,聆听乡音,感受家乡的变化。然而,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问题,以及城市农村到处都是麻将声声不绝于耳的现象,像一根根锋利的刺,扎得我疼痛无比。还有,以往我们视作宝贝的良田,现在却抛荒严重,田间地头杂草丛生,显然是无人打理的结果,我看得是心痛不已,甚至还顿生恨意!

偶然知道湘乡家园网资深网友小林子,为了照顾高血压中风后又患上了老年痴呆的家爷老子,留下老公在外挣钱养家,自己毅然决然辞去优厚的工作,独自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从发达的广东回到了偏远的中沙镇紫峰村,代夫在床前尽孝,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我似乎行走在漆黑的夜里,突然看到了一盏灯,很是激动,很是兴奋。因而有了创作的冲动,凭着那些零碎的资料和点滴的了解,写成了一篇《“背影姐”传说》,传递正能量。

加科站长告诉我,102日是小林子生日,网站决定登门祝贺,希望我同行,我自然是欣然应允了。的确,应当去看看我文中的主人公。因为,随着大改革带来的大发展,大开放带来的大流动,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已成为当今社会最大的痛。难得可贵的是,小林子正以她的个人之力,或者说个人的微薄之力,正在大胆尝试,努力医治这个社会之痛,让人敬佩不已!

2号上午,我们一行数人,坐在加科站长的车上,沿潭邵公路,过山枣、栗山、虞塘,前往小林子家里。车过山枣万贯,老家的房子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我自然而然地望着华盖山,行注目礼,哪里埋葬着我的曾祖父、曾祖母和祖父、祖母,我以往只要回到湘乡,华盖山祭祖是我的必修课,后来由于回来的次数太多了,偶尔也会“逃课”。

车过虞塘,便左拐进入一条乡村道路,让人想不到的是,湘乡农村的公路如此之好,全都是宽敞、平整的双向两车道水泥路。我印象中的泥巴路和沙石路,已找不到半点踪影。在我的赞叹声中,加科站长和剑林先生异口同声告诉我,湘乡农村的水泥公路,通过“三个一点”的办法,即政府拨一点,村里筹一点,村民集一点,多方筹措资金,切实加大建设,从市到乡(镇)、从乡(镇)到村,从村到组,从组到户,已经整体形成网状结构,相对于湘西农村的村组道路,不知要领先多少年了。

我们历经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小林子家,她家正在大兴土木,修建新房。小林子家位于湘乡、双峰交界处的紫峰下,她家新房左边的基脚就下在分界线上,可谓“一脚踏两县(市)”。

神秘的“背影姐”小林子,终于走进了我们的视野,她个子不高,显得有些瘦小,尤其是繁琐的家务和农活,已把她从白领丽人打回到家庭主妇的原形,皮肤偏黑,而且有些粗糙,不过她嘴角的笑很阳光,很灿烂,还有哪双眼睛如一泓清泉,很清澈,很迷人。小林子对于我们的到来,显然特别开心,但又略显羞涩,似乎害怕和我们讲话。只见她系着一条围裙,一会儿厨房,一会儿堂屋,一会儿照顾老人,一会儿料理孩子,忙里忙外,忙得打飞脚不赢,又是如此的自然,大方,得体。

小林子生日,岂能不端杯?只是加科站长要开车,不敢端杯,我和剑林先生便当仁不让,把他的哪份也代喝了,自然喝得有点多。我从小林子家一出来,上车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到了湘乡宾馆门口,是肖站长喊醒我才下的车。

这时,我才依稀记起,早晨的时候,先后接到过敏芳、群丽、小军、仲文、炎辉、铁桥等几个小学同学的电话,他们从我的空间和朋友圈里,看到我这几天发的说说和相片,知道我回湘乡了,说阿双从上海回来了,晚上一起聚聚。聚会嘛,酒肯定是不可或缺的好东西,又是很久没见了的老同学,丝毫不敢有半点懈怠,我坚决谢绝了剑林先生“喝茶去”的邀请,径直回房休息。

微醺的感觉真好,想睡时就睡得香甜,不睡时则精神抖擞。下午五点半,我正在梦乡里,手机骤然响起,原来是仲文催我快起来,吃饭去。这边饭还没吃完,酒正喝到兴头上,那边敏芳打来电话,说包厢已订好,邀约了好些同学,晚上一起唱歌。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大家虽不再年轻,都是四十有五六的人了,但作为发小,彼此间仍保持着孩提时代的纯真,不管你是官员,或者老板,还是百姓,每次聚会时,彼此喊着对方当年的绰号或小名,忆当年往事,妙趣横生,笑翻了一屋人。

我们禁不住同学聚会的诱惑,急忙干掉杯中酒,立马赶到歌厅,和同学们或握手或拥抱,然后,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然后,嘻笑打骂,吆喝不断,渐入佳境,仿佛回到了小学课间休息时,大家争相挤出教室,来到球场上,或三五成堆,或六七个一伙,玩着各自的游戏,或打陀螺,或滚铁环,或打弹子,或打纸板,或跳房子,或跳绳子,或踢键子。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白酒加啤酒,后劲绵长;发小加同学,情深义重。我再一次醉了,醉倒在家乡,醉倒在发小前,醉倒在同学里。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到了3号。我漫无目的地走亲访友后,又来到湘乡家园网,这里早已高朋满座,唯有更加佩服肖加科先生的凝聚力了。湘乡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陈子赤和“湘乡怪才”颜强、湘乡一中周岩松老师,正陪着从省会回来的知名记者肖猛,从湘潭赶来的诗人湘水。子赤主席盛情,先是邀请我们去市作协办公室参观,喝茶;然后由颜强驾车,载着我们出城向东,来到建有湘乡文塔的塔子山下,在他战友家里进行农家游和农家乐,一起到山塘里捕鱼,一起到柑橘林中捉鸡,一起到菜地里摘菜。他战友的厨艺绝对一流,水煮活鱼,辣子炒鸡,辣子炒肉,清炒白菜,荷包蛋汤,每一样菜都没放酱油味精,每一样都鲜美可口,闻着都让人垂涎欲滴,再加上他战友自酿的米酒,真的是吃得舒服,喝得尽性,如此绿色、环保、自然的乡村生活,甚是惬意。

每逢国庆长假,更多的人选择了外出旅游,使得各景区景点人头攒动,游人如织,人满为患,不但堵塞了交通,让高速公路成为免费停车场;而且哄抬了物价,让店家商贩赚个盆满钵满,同时也成就了独具中国特色的黄金周。每每想到这样的场景,我就感觉头皮发麻,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跟风凑热闹?

当别人在选择外出旅游的时候,而我却选择了回到家乡,在家乡的怀抱里,我可以完全舒展自己,亲近自然,亲吻大地,让家乡的风吹拂我,轻抚我,触摸我,比任何旅游都要开心。在家乡的怀抱里,聆听纯正乡音,呼吸家乡气息,感受家乡变化,滋润浓浓乡情,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