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名流屋 >> 散文 >> 详细

野菊花 小太阳(谭淸红)

来源: 作者:谭清红 日期:2016/12/22 12:41:38 人气:1654 录入:
 摘要 
野菊花 小太阳

                   作者 谭清红

 

 

   “妈妈,好冷,这花花不怕冷啊。”

   “斌斌,这花叫野菊花,金黄金黄的,是一朵一朵小太阳呢。”

    那是吴斌不到3岁的记忆,也是他人生对颜色最后的记忆。疳积在荒芜的季节错乱地将他瘦弱的身体拉向沼泽,拉向黑暗。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金黄金黄的小太阳开得一片又一片,他却什么也看不见。

他没能治病,没能上学,也没有朋友。她的父亲遇难而去,她的母亲带着健全的哥哥姐姐建立了新家庭,尽管他聪慧得哥哥姐姐读一篇课文他就能背一篇,但还是被留下来,伴着他的只有爷爷奶奶和寒冷季节的野菊花。

爷爷奶奶也老了,渐行渐远,孩子怎么生活?12岁那年,一个叫赵瞎子的算命先生当了他的师傅。

圣经说,上帝给你关上一道门时,同时给你打开一扇窗。

吴斌有超强记忆力,一学就会,而且思维机敏,能说会道。因为年龄小,他一跃而成远近闻名的小半仙。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第一天的营生给他留下深刻记忆。

那天,他采了一束野菊花,坐在了最近赶集地——4公里外的湘潭县排头公社集市。他喜欢野菊花不屈的清香,他记得野菊花阳光般金黄的颜色。

“唉,孩子……”妈妈一样慈祥的声音传来。他遇上了一个菩萨心肠,没要他算命,却给了他五角钱。

五角钱在当时可以买四五斤米,但他没有高兴,而是落下了泪,泪滴落在小小的野菊花上,也将他刚刚萌生的自食其力的希望淹没在无边的黑暗。他被同情了,被怜悯了,他多没用啊,他只能受照顾吃五保,这就是他的命吗。算命只是一种唯心游戏,是披着一件神秘外衣的乞讨。这不是吴斌希望的未来,虽然后来他算命每个月收入并不少,泥工、木工每天2元,而他,动动嘴巴皮,赶一次集市,总能攒到十几元,但他暗暗地下了决心,一定要有另一种活法!

另一种活法,让他活成了一个不畏寒冷、照亮他人的小太阳。

30年后,当年和他一起赶集算命的两个伴,一个不小心跌落河中淹死,一个生不如死喝下敌敌畏,而他,一排算命先生都说活不过30岁的他,现在已经活过43个春秋。他是湘潭市“艳斌盲人保健按摩中心”总经理,在同行中规模与口碑领先,他是湖南省残联委员、湘潭市残联副主席、湘潭市盲人协会主席,并荣获“湖南省自强模范”“湘潭市残疾人自主创业先进个人”“湘潭市最美残疾人”“中国医疗协会中医推拿杰出人才”等诸多荣誉。

 

 

17岁,是一个对什么都充满好奇的年龄。

吴斌尽管什么也看不见,但他可以将自行车拆零,而后复原;也可以学习阿炳拉二胡,将《二泉映月》凄美的曲调演绎得感天动地;尽管盲人的道路杖杖惊险,步步惊心,但19896月某一天,吴斌还是走出了排头公社,兴致勃勃地跟着一个盲人到了湘潭市一个盲人工作地。

这个盲人在做按摩!

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吴斌豁然开朗,盲人除开算命还有其他道路可走!门就这样轻轻向他打开,路边的小太阳开得一朵一朵,把他黑暗世界照得通亮。他急切地问,怎么学,到哪学?

因为贫困,首先他选择了只要80元学费的洞口学校,他学习了盲文,象海绵一样吸纳海一般的知识,学校却无疾而终。他又得知湖南省残联中等职校招生,辗转找到组织——湘潭市残联,他被推荐入学,但需800元昂贵的学费。爷爷说:“光子读书都没什么用,你一个瞎子瞎折腾什么啊!”但吴斌下了决心,“爷爷,我瞎子也可以学好本领养您老的,费用吧,大不了寒暑假重操旧业算算命,反正愿者上钩;大不了一顿荤菜不吃,省钱还账。”不瞎折腾,哪有新生活?他拼拼凑凑借借上学了,那年是1990年。

勤奋与天分,让他很快成了老师最得意的推拿技师。但他却没满足,他天生是一个探索者,摸索是他生活的写真。他深知,按摩能达到的效果是有限的。

于是他说:“老师,我不单要学按摩,我还要选修针灸,一定要成为最棒的医师。”

 “好!好样的!”

老师推开门,牵着吴斌向前走去。一绺阳光照在吴斌的脸上金灿烂的,像岩石缝里探出头的野菊花。

人家三五个月学完走了,他不着急,这针灸一扎就是三五年。要扎别人,先得从自己身上入手。怕痛是学不到本领的,他常常扎得忘了痛,身上到处是湿漉漉的,多少次以为是出汗了,手绢抹过去,全是血,同学惊呼:“吴斌,你不要命了,哪里是汗,流的都是血呢。”

耕耘与收获总是成正比。他的按摩术与针灸术得到行家认可,1995年,他获得医学中专证书,而这时,深圳某推拿中心早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19957月,吴斌和他两个同学小宁、阿美一起踏进深圳布吉某推拿中心。

深圳,乃商界前沿战线,加之改革开放特区效应,市场十分繁荣。布吉改革开放以前,是一个以丘陵为主不堪贫困的农村集体。1979年,布吉镇率先办起了深圳市第一家来料4p工企业——布吉毛衫厂,从此布布吉人开始走上了外引内联办企业、农工商贸全面发展的经济建设之路。一业兴,百业旺。相应的,无论是放松还是休闲,推拿是人们流行去的地方,盲人神奇的推拿术让形形色色的香港人、台湾人、日韩人、美国人、欧洲人成了常客,他们出手大方,习惯给小费。吴斌技艺超群,还善言辞,甚至还可来一些简单英文、日文,被点牌是很自然的事,一个月8000工资包吃包住,还不包括小费,吴斌很快从一个小乞丐成了小款爷。

22岁的他,心花怒放,干什么都来劲,使劲用功,使劲穿名牌,甚至用起了大哥大,他热衷赶潮流,以各式各样的方式证明他不是一个废人,不是一个“低级趣味的人”,而是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有一天,来了一个文质彬彬的求职者,叫黄艳梅,被安排与吴斌的女同学阿美一个寝室。艳是一个美丽的女孩,一副眼镜增添了一份书香气质,吴斌当然看不见,但她看得见他,艳很快被他折服。

那天,艳和吴斌安排在一个双人间分别为两顾客服务,吴斌为一个中年妇女服务。

“我的双手举不过头了。”中年妇女说。

“怎么会呢,看你年纪不大,怎么肩颈劳损到这地步?怎么不早点来治疗,你配合一下,我十几分钟帮你举过头!”

“真的呀,我这毛病,奇怪呢,算命先生说,要我莫去看重症病人,那天偏偏看了,心里咯噔了一下,完了,过了两天,自己住院了,痛得起不了床,好了没多少日子,手也举不上去了。”

“你这是阴影引导,心理暗示呢,我是老算命的,那不过是玩技巧呢。这道理很简单,你搞文字工作,这个年龄,犯腰椎、颈椎病都很正常。相信科学咯,低头工作,颈椎劳损,局部循环有问题,肌肉紧缩,导致血脉不通,就像一根塑料管子,你踩扁了,你怎么通顺,不通则痛,恶性循环,颈椎间盘退变,继发一系列病理改变,椎节失稳、松动啦;髓核突出或脱出啦;骨刺形成啦;韧带肥厚和继发的椎管狭窄等,刺激、压迫邻近的神经根、脊髓,椎动脉及颈部交感神经等组织,自然引起各种各样症状……”

他侃侃而谈,那份自信,那份博学,那份专业,让她仰慕得不得了,他一定是一个优秀大学生,天之骄子,正想着,他和顾客说:“你试试。”顾客的手果然举过了头。

“真神奇,你真有两把刷子,等会再充卡1千元,下次再点你的牌。”

点牌多,米米自然多了,重要的是充满被肯定的快乐。快乐需要分享,吴斌是推拿中心头号师傅,他总喜欢叫上同伴一起乐乐,叫得最多的还是他的同学小宁、阿美,聚个小餐,喝点小酒。艳来了后,自然加上她。他们天南海北,无所不谈,一份同事间的交流,让人忘记了隔阂,忘记了沟壑,忘记了不平等。阳光,把篱障内外都照亮。艳几乎忘记了他是盲人,只有起身走时那支醒目的木头拐杖,让她不自觉地对他有了一些怜爱,多了一份行走的关怀。

这一天聚餐,酒过三巡,阿美道出了自己的苦衷,她说,这里生活环境还是差了点,洗澡的地方都没有,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吴斌也有同感,盲人最大的习惯是放东西有规律,这里管理稍乱,有诸多不便。

诗和远方永远是年轻人天生的追求,吴斌说,行,沙井是著名侨乡,“蚝乡”呢,我们就去沙井吃“沙井蚝”去。

推拿在那时好找工作,年轻人天不怕地不怕,似说走就走的旅行,工资也不要了。

艳着急了,一阵心慌,说:“你们都去了,我怎么办?”

“你愿意跟我走不,愿意就明天一早走。”吴斌话中有话,微笑着。

第二天,艳毫不犹豫出现在他的面前说:“做你的拐杖来了。”吴斌心中的小太阳开得金灿灿的,他打了一个的士,180元,从深圳的北侧龙岗区布吉镇来到了海陆空四通八达的宝安区沙井。他很快俘获了新客源,也俘获了艳的心。

多少年后,熟悉吴斌的人,总会和他开玩笑:“吴总,你怎么把老婆抓到手的?早算好了的呀?”

他总是开心地调侃:“呵呵,闭着眼睛抓到的……”

 

 

正当吴斌与艳卿卿我我,荡起爱情双桨的时候,1998年,湘潭市残联杨理事长来了电话:“吴斌,你干得很不错,家乡还没有开盲人按摩中心的,你回来干吧,带动一帮人,带给盲人一片光明。”

吃水不忘挖井人。当年吴斌去读书是残联推荐批核的,又因为吴斌脱颖而出而被选为盲人协会会长,他虽然只有23岁,但一种使命感让他油然而生。吴斌想起少年时早逝的同行,想起科技越来越发达电脑里免费算命软件,盲人生活更无来源了。他对艳说,我们也不能只图自己过好日子,你和我回家乡干事业去吧。

真要大干一场时,吴斌才发现过去的生活没有目标,没有责任感,且过于挥霍,他只带回2万元存款。好在按摩中心不要太高成本,一个门面,稍做装修就可以营业。推拿,主要靠技术吃饭。

1998年,湘潭市第一个盲人按摩中心挂牌,吴斌取他和妻子两人其中一个字,名:艳斌保健按摩中心,地点设在繁华地段的民主路,但接着,尴尬也来了。

第一天,没有一个顾客。

第二天,依然没有顾客。有人冷言冷语,瞎子能瞎折腾出什么,漂亮女人做按摩至少养眼。

第三天,艳忍不住跑到湘潭市第二人民医院大门,留意病号,好说歹说找来两个腰椎间盘突出、自备三四万牵引设备的严重患者。艳说,我们不是一般的按摩休闲,治不好不要钱。

吴斌推拿手法加精准针灸很快让患者摆脱痛苦,患者成了“艳斌疗法”最早的口碑传播者。

张重实左肩关节脱落,接受大大小小医院、民间高手治疗两年无效,闻讯过来试试。吴斌说,我一针帮你治好。他挑了一根又长又粗的银针在张重实肩关节穴位一针下去,又在穴位周边转了一个圈。十分钟后,好了。怎么这么简单?张重实是一个律师,喜欢问个究竟。吴斌说,肩关节依靠肌腱包住,肌腱松弛,自然会脱落。治疗时,可以吊针,但吊一瓶药,依靠血液循环,经过心脏,到肩关节,这条道路太长,分不到一杯羹了。要肌腱维持肩关节稳定性,靠肌腱收缩,原来肌腱拉得过长过久,像橡皮一样恢复不了弹性,怎么办,银针扎下去,痛啊,痛的本能,肌肉收缩啊,这不就恢复了?吴斌轻轻松松道来,张重实似懂非懂,但有一点,他左肩关节脱落病症好了,于是他亲拟一面锦旗“光明世界神奇医技,肩颈顽疾一针祛之”,好说歹说坚持挂在了“艳斌按摩中心”的墙上。

小刘痛经严重,茶饭不思,中医谓之宫寒,西医道的是宫腔盆腔卡压,得知吴斌最喜治疗疑难杂症,慕名而来,一根细细软软的银针不知不觉地扎下去,几分钟后止痛。

中国银行湘潭分行张满军,每天三四片安眠药还不能入眠,失眠折磨得他萎靡不振,恨不得自杀,吴斌一个推拿疗程让他完全摆脱失眠的梦魇。

……

沉得住气的人,永远沉得住市场。两年后,艳斌养生按摩中心开始盈利。2002年吴斌正式将民主路门店改租为购,2004年再添熙春路门店,面积800多平方米。

 

又是一个小阳春,野菊花开满湘江岸边,在百花无影的季节经霜不谢。吴斌像往年一样,采摘了一束,养在家里。他记得它金黄金黄的颜色,他喜欢它入肝入肺的温暖,他爱它穿透生命的清香。

多年来,吴斌就愿做这野菊花,做这荒芜世界无边黑暗中的小太阳。儿时两个盲人伙伴的死让他有揪心的记忆,一个是喝毒药的无奈,常年遭困窘遭嫌弃后的断然决然;一个是落水的无奈,斗笠的沉落能知晓他在水中的挣扎。他开始实现自己更大的梦想,他要让更多盲人获得生存能力!他开始免费培训盲人。

朋友们说,你傻,培植自己的竞争对手啊,还免费。

吴斌说,只有带出了竞争对手,才能推动残疾人的事业,我放弃丰厚待遇与发展机会,就是希望更多的盲人自强自立,活出自尊自信。

吴斌知道,盲人生活的不便,90%的盲人是没有受到正规教育的,自卑仿佛与生俱来,没有多种办法与倒逼手段很难让他们获得生存能力。于是他软硬兼施,出了四招:

第一招,认识教育。他说,在希腊德尔菲的太阳神庙,上面镌刻着三条箴言,其中最有名的是第一条:认识你自己。虽然我们没有那么强大,但没有那么弱,但自卑不如自杀,残疾人最重要的是自信,单说不够,需要生存技能支撑,需要持之以恒精神学习,从今天开始,让我们书写一个全然不同的未来……

第二招,机制约束。不收学费,但收押金,学好为止,学成退款。

第三招,带头学习。他手把手地带徒开班,毫无保留,同时他教学相长,先后参加湖南省盲人按摩指导中心、湖南国医职业技术学校“省盲人按摩保健按摩服务操作规程师资培训班”“省盲人医疗按摩专家经验与科研成果交流培训班”的学习;参加中推联合医学研究院、中国针灸推拿协会“达摩一百零八手法暨中医正骨及治疗脏腑病症临床应用研修班”“宗筋疗法临床应用研讨班”“董氏奇穴特色疗法专题临床推广研修班”的研修;参加北京百川健康科学研究院举办的“北京日式骨盆(脊柱)矫正压揉法培训班”等专业知识的培训。他的推拿技术与针灸技艺更加娴熟,他的教学水平与日俱增。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做老师的都在孜孜不倦地学,那些盲人学员哪有不努力的!

随着信息化技术迅速发展,吴斌内心充满焦虑。他知道,这是一个机遇,掌握信息,盲人从此可以获得更大便利,可以与正常人更平等地享受这个世界;但也是一个挑战,掌握不了,盲人的境遇更悲凉,落差更大。每天,他只能羡慕人家在电脑里上互联网、玩游戏、看电影、写文章,他没有办法操作,操作了看不见内容。他有了从来没有过的悲哀与躁动,他到处打听哪里可学,也到处提出建议,请给盲人创造一个平等的新时代。

太阳照着他的宫殿,也不曾避了我们的草屋。

2003年,南方来电告知他一个喜讯,已经有盲人软件了,主要通过中英文语音合成技术指导浏览。他迫不及待地买来一台电脑,当天请了湘潭大学的一个学生安装软件,折腾了一个通晚,声音还是没有弄出来。吴斌没有放弃,第二天,他又马不停蹄地跑到湖南大学,找来一位老师,终于将声音折腾出来。当文字转化成声音,一字一句清晰的播出时,吴斌心中的野菊花顿时盏盏开放。足不出户,一样和正常人一样知晓天下事,这是多大的福音。盲人浏览器与盲人用键盘输入法的结合,终于实现视障者平等参与社会生活了。

于是,他买来上十多台电脑,设置“盲人电子阅览室”, 免费教导、免费使用。他知道残疾人没有几个家庭能花几千元购电脑,他自己参加中国残联与中国盲人协会举办的“全国盲人计算机师资培训班”、中国残联与清华大学联合主办的“中国残联专门协会主席远程培训”等,他要让湘潭盲人最早享受电脑技术成果。

盲人电子阅览室是人气最旺的场所,盲人们在这里忘记黑暗,忘记残缺,忘记伤痛。每每经过这里,吴斌的脚步变得更加轻松,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之后的日子,他总是主动成为湘潭盲人现代生活的风向标,教导湘潭盲人使用qq、微信、网上购物、滴滴打车……2015年,为促使盲人更广泛学习电脑操作,他还自筹资金开展湘潭市首届残疾人职业技能赛“艳斌”杯盲人计算机赛。

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争取政府支持、社会支持才是正道。于是,吴斌出了第四招,争取政策。因《章程》两届任职规定,吴斌作为盲人协会主席中有中断,但不管是主席还是会员身份,他不断地为盲人扶植政策鼓与呼,请求鼓励更多盲人能自食其力。经过湘潭市盲人协会与湘潭市财政局、残联多次争取,《湘潭市盲人按摩业扶持办法》终于出台。办法规定,从2014年开始,对湘潭市盲人有就业能力和就业愿望,尚未参加过按摩技能培训及需要提高按摩技能等级的视力残疾人,向户籍所在地的县(市)区残联提出技能培训申请,经同意并登记后,可以免费参加盲人按摩技能培训。对于经申报验收达标,并取得了县(市)区残联核发的《湖南省盲人保健按摩机构合格证》的盲人保健按摩门店,可以向门店所在地或创业者户籍所在地的残联申请补贴。根据经营面积一次性补贴5000元至8000元。此外,新增本市户籍视力残疾人就业满一年并参加社会保险的,每新增一人将一次性补贴门店1000元。

唐毅平,湘乡人,三十岁时因施工失事失明,一时丧失生活来源,全家陷入困境,几度轻生。吴斌得知后收他为徒,帮助他求生的欲望,担当起责任。半年后,唐毅平出师,并在艳斌按摩中心收获了爱情,一个文秘专业的美眉爱上了他,两人现在湘乡开店。

李白毛,弱视,二十多岁,以此为家,学徒出师后,就在艳斌按摩中心就业。

……
  如今,他的徒弟与学员400多人,遍布湘潭市以及周边城市大大小小的盲人按摩门店。湘潭市盲人按摩业从1998年“艳斌”第一家开张,现在发展上百家,且政府将盲人按摩店进行了规范,以“统一标志标识、统一技术规范、统一服务标准,规范收费行为”为内容的盲人按摩进入社区。绿色的房子logo,白底红字,格外显眼。


  

“吴总,你算命很灵验吧,你的命是你早算出来的吧?”有人忍不住要问。

“灵又怎样,不灵又怎样?催眠术你知道吧,你相信他,他自然让你心里暗示跟着做出什么;算命如下棋对局,主要玩心理战术,灵不灵,赢不赢只不过是算命人催眠引导你自我暴露,体现他的推算水平而已。我只相信耕耘才有收获,我只相信改变自己命运的是自己。我13岁跑江湖,一排排瞎子算命,都说我过不了三十,有一个资深半仙,信誓旦旦地说,你过了三十,我一世也不算命了。我不好好地活过来了吧。要说30岁前不生病不现实,吃五谷杂粮的哪有不生病的,我胆结石,一颗2.8*3.3手指粗的结石疼得我在床上打滚,湘潭市中心医院要我趁年轻切了,跑到湘雅,一个老教授见我是盲人,说切了对将来有影响,也许是让我自生自灭,药也没开,打发我走了。我不相信自己会死,过了痛疼期,我自己治疗,现在好了。”

他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一只眼睁,其实什么看不见;一只眼闭,心里明亮得像一盏小太阳,吴斌有自己认定的生活方式与人生哲学。他感谢母亲给他野菊花金黄小太阳的记忆,他没有记恨母亲当年弃他而去,而是担当起其他五兄妹不能担当的责任。母亲贫困一生,病倒了检查时已是肺癌晚期。他接来母亲,帮她治疗,伴她度过最后四年时光……

父亲去世时,奶奶已经59岁,吴斌担当起赡养责任,常常以他独有的幽默与按摩轻松术让爷爷奶奶快乐的生活。奶奶近80岁离世,爷爷94岁寿终正寝,脸上带着微笑……

母亲、爷爷奶奶算不到,最终是他这个盲人养老送终;明眼人、盲眼人算不到,最终是他这个盲人担当起偌大的社会责任;算命的人和不是算命的人谁也算不到,吴斌的下一步要做什么。

他常常在云游,他比谁都忙,西藏、陕西、青海……全国各地都有它的脚步。他的店铺早已走上正轨,30多个盲人推拿师迎来送往,打理得井井有条。吴斌出诊,往往是疑难杂症,需要预约。

他参加中国残联、中国盲人协会、中推联合医学研究院、中国针灸推拿协会以及地方盲人协会的各种研讨、各类公益活动,义诊义讲。走到哪,他公益课讲到哪,他的小太阳亮到哪。

他爬山涉水,走出去接受信息,耳闻各地风土人情故事,呼吸新鲜空气,走出眼睛的黑暗,他甚至是一个传奇的听风者,参加海上摩托艇赛……他那黝黑健壮的身体,他那颗热情且勇于挑战的心,常常让正常人忘记他是盲人。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吴斌内心世界始终绽放着金色的野菊花,也让自己悄悄地成为了黑暗中那闪烁着温暖光芒的小太阳。

 

谭清红,笔名:青虹、青红,湖南湘潭人,研究生学历,高级政工师,在国有大型企业从事管理工作。是世界诗人大会会员、中国女性文学研究会会员、湖南省作家会员、湖南省报告文学理事、湘潭市女作协主席、湘潭作家网主编、《湘女》主编。写有长篇纪实作品《烟盒上的弹孔》,其散文集《冰火青红》获第四届湘潭市文学艺术成果奖,诗集《青红醉》获第六届湘潭市文学艺术成果提名奖。

TAG:
上一篇:小 玩 意--莫呤
下一篇:联非小道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