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企业文学风 >> 小说 >> 详细

来源: 作者:谭亚红 日期:2016/1/21 14:05:40 人气:3416 录入:草根谭
 摘要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春  谭 亚 红   现在的南方,大约已是冬季,虽然已经没有儿时那样的大雪。因为寒流依旧,冬天的味道还是有的。 今年的福利卡没了,那些衣着钢厂蓝领制服的人们似乎也像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谭 亚 红

 

现在的南方,大约已是冬季,虽然已经没有儿时那样的大雪。因为寒流依旧,冬天的味道还是有的。

今年的福利卡没了,那些衣着钢厂蓝领制服的人们似乎也像钢城大道两旁的梧桐树叶一般,居然在心连心的连锁店里也凋零了起来。

清晨起来,尽管外面的天气还是些冷,不会有其他的法子,蓝领的人们仍还在急匆匆,赶着去钢厂的那个里面去上岗。

一路上,厢善裹着那件发下来很久,已经穿得很旧很旧的蓝色棉袄,紧紧的,紧的就连他上下的口袋都不曾透出一点点缝来。

“厢善,催奶师请好哒呗!这几天,大伙们见着他便问。

冒!太贵了。厢善边走边应着回答。

“男的呗!”有人在调侃。

“女的,也有男的……”他可不怕调侃,回答得也比较直白。

“第一个细伢子,有奶呗!”我问。

“有。

“那就是你后背的十来年失职,还好,没有假手他人……”

哈哈!哈哈!

厢善的脑袋灵光,虽然他第一个孩子已大,年前就瞄上了国家的二孩政策。可此番偏偏生下这第二个孩子后,他的婆娘尽然无奶。

“买点奶粉回来。”

来上班前,他的婆娘没说,土生土长的丈母娘就已经交待。都说本地的丈母娘厉害,可她并没有教训他的渎职……

哦,哦,买奶粉回去。

呷槟榔!” 他还在边想,一旁的涛哥已递了口槟榔过来。

“哦!”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接了,并插入那还留有早餐油味,油滑的嘴里。

 “有的人,从来不买,就知道吃别人的。”小俭子看多了,毫不客气,顺口就开了腔。

“是说我吗?”厢善并没有搭茬,倒是班长武林接了话。

“我没说是你,反正有人呗!”

这年月,普普通通的人家,要养好一个孩子,的的确确不容易。没想到厢善还突突出另一个乖乖来。大的不说,那个小的要食用的东东,婆娘没有。这几个月来,若不是他偷偷的在钢厂所开的工资里,利用手里仅一点点的职权,给自己多开了一些换锯片的米米,也许,娃娃还会断点口粮。

其实,有些问题……,尽管他还是偷偷的……,大伙也能理解。只是在换锯片的时候,他把稍重稍累的活儿,转着弯儿,统统扔给了别人。

于是乎!

“咯咋×,懒死哒!凭什么多拿。”别看本应该公开的收入并没有公开,只要别的同事们知道,还是会嘟囔几句。

“咯咋×,懒死哒!凭什么多拿。”

“换锯片,其实就是厂里给你们的一种福利待遇,增加一点额外收入。”

不用武林告诉我们,钢厂的效益不佳,好多支出已经没了,这里如今也只有换锯片的嘉奖还没有砍去。这,对于我们,当然是一种福利待遇。

是他……有些困难?也是我们……没有困难?还是企业……解决……?

还个严冬之前,已然有几个好大好大的钢厂停止了生产。可我们的钢厂,我们的线棒轧制仍在持续,那些密排在动齿梁上的红钢,按照设定好的时间和速度,与这早该逝去的寒流保持着这样一种别样的恒温。兴许这恒温,温暖的,让我们能够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诶!明起南方迎大范围雨雪,局部低温直逼极值。”不知是谁看了手机上的信息,在喊:有雪了,有雪了。

下吧,下吧,谁还能管得住老天!何况这第二十四个节气的大寒之后,又是我们新的一年开始。

TAG:
上一篇:涟漪
下一篇:病灶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