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企业文学风 >> 小说 >> 详细

一支铁军

来源: 作者:莫呤 日期:2015/5/5 10:42:51 人气:3050 录入:草根谭
 摘要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一 支 铁 军                             &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一 支 铁 军

                                  

   

 

在儿时的记忆里,我们所接受的传统教育,充满了革命色彩,总会把人们带到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一支铁军,似乎这样响亮的称谓总是与某一个政党可以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然而,和平年代,在我们这个国度,一个由共产党领导下的,拥有50多年历史的国有大中型钢铁联合企业里,历史将一支铁军的起始定格在1958 年。在湖南湘潭,伟人故里的那个湘江岸边,自从那年那里有了铁厂的第一座高炉,那里便有了高炉铁前(工)这样一支队伍。无湘不成军吗!铁军,就是因为同一个“铁”字,铁军的成长与铁厂就这样紧紧的连在了一起。改革发展,经济腾飞,一座座高炉平地而起。从一个到4个,由少变多;从750 m³1000 m³,从1800 m³2500 m³,由小变大。钢厂的产量也是与日俱增,他们的队伍也不断的壮大。几十年来,在那个营盘里,这支队伍的官兵老的退了下来,新兵就来了,走了一拨又一拨,换了一茬又一茬,战斗的锐利不但未减,却随着他们的阅历和经验的增长而不断增强。

“开口了!”简单、熟练的活儿无须装腔作势,无须那么神秘而神奇。挥一挥手,点点、锤锤、拉、钻,哗啦啦的铁流便奔腾而出,越过了铁口……。蛮,石伢子、国妹几、伟妹几、海弟、大奎、小徐、礼斌……,他们都是这样蛮,尽是一些蛮拼的人儿。

“等一下,预开口。”“谁安排的。”喜子在问。“冒泥了。”徒儿小声回答。“哦。”还是那么小声。瞒!林子大了,也有极少这样、那样的人儿。

虽然没有正规的军队番号,甚至没有连、排一级的部队编制序列。绝对是清一色的爷们。只有以班为单位的战斗小组,还有以班班生产为操演的准军团训练科目。点、锤、拉、冲击、钻,开风、注水,操作的活儿,逐步演练成经典的协同作战技巧。锉、撬、锤打,练就出他们突击决胜的功夫。铁技、胡技、石伢子、国妹几,即便是萝里过筛,即便是潮起潮落,那个不是顶尖的人哟!

哪里有拉风,那里就有他们战斗的号角;哪里有拉风,那里就有他们奋斗的身影;哪里有拉风,那里就有他们凝心聚力的战斗

听听:零点的钟声刚过,电话的铃声就响了。

“喂,1#高炉风口灌渣,赶紧返回。”

“哦,我还没到自家的楼下。”“赶快回厂。”

2#3#4#高炉的小阳、大奎、文忠、丁哥……他们这些刚刚还在火红的炉台上鏖战。下班后,还没有踏进家门的队员们,随即迅速返回了自己的营盘。整装,携带上大锤、钢钎、葫芦那些战斗的武器,即刻奔赴另一个战场,参加另一场战斗。在那里,唐唐、寿寿、飞飞、杨杨、肖肖……他们这些铁军的头儿早就穿梭在人山人海的炉台上;在那里,唐唐、寿寿、飞飞、杨杨、肖肖……早就融入到这些铮铮铁骨的汉子当中了。坏了、堵了。4个兵团的人马以炉膛为中心,呈圆弧状排开,依着风口的标记,逐一进行更换、清理。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3#高炉休风,马上进厂。”又是另一个战场,又是另一场战斗。

“老公,啥时候回来。”丁家的妻子在问!“不知道。”每次的回答都是这么简单。

石伢子、国妹几、伟妹几、海弟、大奎、小徐、礼斌……,他们自从加入了这支铁军,这辈子注定要时刻准备着。风里来,雨里去,这样的战斗次次如此。在如今这个市场经济大潮里,知道的人们,无法理解:他们这样的战斗从来没有得过双倍的加班加点薪酬,却只有违规的“战时约法”。不知道的人们,无法想象这是战争时期,还是和平的年代。是良知,是责任。

“工资上没有加班的工资。”管家的婆娘会问。“这叫奉献!”回答的人呐,竟然如此干脆。时间长了,“盘问”的故事就自然不了了之了。

“明天休风,8点集结。”这仍然是一场激烈的战斗!

走入这场战斗,元康、亦斐、小徐和丁哥早把葫芦、钢钎扛到了风口,魁梧的大兵扛来了两把大锤。“上。”海弟迅速挂上葫芦,元康他们拉紧葫芦倒链,时而。小龅、小徐抡起锤,一锤一锤敲打出拉杆。丁哥栓上钩子,吊住弯头。大伙儿一起忙着打斜铁,退销子。松开葫芦倒链,大兵启动了葫芦吊的按钮,慢慢上升,直至退出了风筒。一个、两个,再拆下第三个、第四个,还需更换掉另外两个已经烧坏的风口。

后面的事儿,也已是轻车熟路。一路下来,吊起弯头,拉紧葫芦,装上风筒,放好隔热垫、膨胀垫,校正弯头与膨胀节平面,调整好松鹤颈拉杆,插上销子。海弟、小徐、元康、亦斐抬起了撞杆,冲向风口。

“一、二,三一、二,三……。”石伢子、国妹几、伟妹几他们的号令,奏响了胜利的凯歌。

这齐声的号子!就是一支铁军战斗的号角;这齐声的号子!就是一曲曲奋斗者的歌谣。

铁打的营盘,铁打的兵。流水的作业,奋斗者的歌儿!

一支铁军,一段历史,中国近代另一位英明领袖华国锋当年就在那里剪开了飘扬的彩带(华国锋曾为那里的高炉剪彩),给他们这支队伍打上了一个国家、一个政党红色的烙印。

瞧瞧:这就是我们钢铁行业的一支铁军!

 

 

 

 

 

 

 

 

 

 

 

TAG:
下一篇:涟漪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