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SQL:Update [LZ8_Article] set Hits=Hits+1 Where ID=562
错误信息:数据库 'xtzuojia' 的日志已满。请备份该数据库的事务日志以释放一些日志空间。
Provider=sqloledb; User ID=xtzuojia;Password=e3n2s7V2;Initial Catalog=xtzuojia;Data Source=localhost;Connect Timeout=9000
传奇人生的动情书写 - 湘潭作家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动态吧 >> 详细

传奇人生的动情书写

来源:0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07/2/20 11:45:50 人气:3048 录入:本站编辑
 摘要 
 
    杨子
 
     
                   传奇人生的动情书写
           ----《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研讨会纪要
 
     
     7月25日,湘潭市委宣传部召开了《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研讨会。省作协副主席梁端郴、市委宣传部长廖才定、副部长陈秋生、市文联主席赵志超,和湘潭市著名作家、专家教授、文学博士江立仁、季水河、谷静、冰静、刘剑桦、吴投文、楚荷、张绪军、谢湘伶、周毅、颜小芳、罗并乡,本书作家欧阳伟等,对欧阳伟著《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进行了研讨。会议由市作协主席杨华方主持。
    彭绍辉是湘潭韶山市杨林乡纯和村人。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曾任红五军第一师一团团长、红三军团第五军第一师师长、晋绥独立第二旅旅长兼二分区司令员、晋绥吕梁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将军群体中,是第一个失去一条臂膀而成为独臂将军的人。几十年来,彭绍辉跟随毛主席转战南北,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作战中,屡负战伤,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党为人民工作一丝不苟。特别是在他身患重病的几年中,仍然忘我工作,一直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阳光作家,豪情满怀
 
    廖才定(湘潭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2006年7月18日,是彭绍辉将军100周年诞辰。欧阳伟的这部长篇新作无疑是纪念彭将军百年诞辰的一份厚礼,是对彭绍辉将军传奇人生的动情书写,也是近几年来湘潭文学创作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同时,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85周年和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之际,本书的出版也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以彭绍辉将军的战斗生涯为中心,本书再现了中国革命波澜壮阔的历史和革命军人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爱国情操,为当代人的爱国主义教育上了形象生动的一课。
     
    梁端郴(省作协副主席
    重新走近历史,解读历史,品位历史,是为了更好到面对现实,开拓将来,使后人不要忘记,无论什么时候,爱国永远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是中华儿女的优秀品质。如何爱国将始终是置于国人面前常新的课题。现在,每一个人都面临着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多元价值取向和商业化社会形形色色的诱惑,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便显得极其迫切。为此,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者的优秀品质和光荣传统特别值得我们重新发扬光大。
     
    陈秋生(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该书以纪实文学的手法,真实形象地再现了彭绍辉将军光辉的战斗历程和人生传奇,以及在军事上的重大贡献,的确为传记文学中的上佳作品,填补了我军独臂将军群体无长篇文学作品的空白。读完这部传记,我感到不仅饱览了传奇的军旅史话,同时也是在看一部中国革命历史书,上了一场党的优良传统教育课。
    欧阳伟作家为我们提供的这么一部优秀传记,让我读来内心深处感动、深思:人生如果象彭绍辉将军一样,生活得刚正竖毅、百折不饶、勇往直前、追求卓越,是可以成就事业、成就传奇、成就光辉人生的。我想这部传记陶冶情操、激励人生的重要社会作用和珍贵的文献价值,将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凸现出来。
    赵志超(市文联主席)文艺创作诚然是自由的,但在一些基本问题上也应该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文艺创作需要有个性与不同的创作追求,但不能回避一个共同的要求,那就是自觉追求真、善、美的统一。放眼古今中外,凡是优秀的文艺作品,无一不是道德与审美的双重完善。鲁迅先生说过,“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文艺对于国民精神的塑造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文艺工作者肩负着特殊的使命,以审美的方式参与历史进程,作品应当有益于世道人心,能够提升人的境界,净化人的灵魂,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精神动力。欧阳伟先生的长篇新作《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正是这方面的可贵尝试,相信会得到读者的喜爱。
     
    张绪军(湘潭市政府副秘书长)
    欧阳伟先生是我的老乡,他学的工科我学的理科,但他却是国家二级作家、公安一级警督。他的长篇纪实文学《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我为我有这么一位有成就的作家老乡而倍感荣耀。
    欧阳伟作为作家,他甘于寂寞,阳光向上,硕果累累。作为公安一级警督,他豪情满怀,正气凛然,文武兼备。为纪念《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一书的首发,我特地撰写了一幅对联“阳光作者 伟岸公安”,送给他以示祝贺。
    在《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的后记中,作者说,写彭绍辉,不仅仅是题材之故,而是一种精神使然。为写这本书,欧阳伟辞去了公安干部中等专业学校副校长的职务,跑遍了湘潭、长沙、深圳、武汉、北京的书店、旧书摊、图书馆,先后六次去韶山、两次去井冈山和平江、五次上北京。他前后耗时四年、三易其稿、写出了百多万字的手稿。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在支撑他,我说这是一种湖湘汉子的霸蛮精神。
     
    谢湘伶(湘潭市公安干部中等专业学校政委)
    欧阳伟踏入公安机关,从市局办公室的秘书,到市局政治部的科长,如今又从事公安教育工作。虽然他在半军事化的公安系统工作,但我总觉得他骨子里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文人。他的性格豪爽、耿直、视钱财如粪土,为朋友可以刀插两肋。2004年八、九月间,他突然提出辞职,为了写红色经典。在伟人故里、文化名城的湘潭,彭绍辉绝对不是如雷贯耳的人物,而欧阳伟要写独臂将军彭绍辉。为寻访彭绍辉将军的足迹,他克服了重重困难,甚至勒紧裤带,拿出自家的储蓄用于写作。
    欧阳伟要写这部传记,完全是受彭将军的丰功伟绩的驱使,被彭将军文韬武略、大智大勇、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概和无私无畏的人格魅力所震憾,是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使然。这本书的出版,说明欧阳伟是一位有高度民族自豪感、使命感、责任感的作家,真正承担起了一名作家传承文明、弘扬文化、激扬文字、厚德载物的责任。
     
    周毅(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
    《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是欧阳伟集聚了全部心力,排除了市场经济条件下商品意识的诱惑,以崇高的职业精神作为指导才完成的作品。
    著名学者钱锺书先生在其《七缀集》中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一个艺术家总在某些社会条件下创作,也总在某种文艺风气里创作。这个风气影响到他对题材、体裁、风格的取舍,给予他以机会,同时也限制了他的范围。就是抗拒或背弃这个风气的人也受到它负面的支配,因为他不得不另出手眼来逃避或矫正他所厌恶的风气。” 欧阳伟对湘潭的山山水水有着深厚的感情,当许多文人纷纷下海赚钱或写点应景文字赚些稿费的时候,他却集聚心力,不辞辛劳,排除各种干扰,撰写了这部传记作品,也算是他对高雅艺术钟爱的一种表现。
     
     
     
     
                    真实再现,光辉传奇
     
    江立仁(市作协名誉主席、副研究员)
    纪实文学是以适应读者真实的审美趣味应运而生。如果说,虚构的小说只具备文学意义上的真实,那么,纪实文学则具备准确意义上的真实。这种纪实文学要求作家要有真诚的创作态度,摒弃虚构小说的假定性,增强客观的真实性,要保持近似生活原样的质朴,无须雕琢和粉饰,这就是纪实文学的文本意识。
    在我们这个有着优秀传统文化的文明古国,文史是一起发展、前进的。中国小说的发展产生过程也就是与史的分离过程。先秦的《左氏春秋》叙事文学色彩就十分强烈,司马迁的《史记》亦是我国古代叙事文学的光辉典范,从“史记”到“本记”,再到“纪实”,其发展脉络与血缘关系是相通的,纪实文学实际上是古老土壤上生长出来的一朵奇葩。
    从纪实文学的艺术特质和美学属性来分析判断,我认为欧阳伟的长篇纪实文学《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下称《独》)是一部非常成功的作品,它符合历史真实与人物真实的统一,富有纪实文学的艺术特色,不愧是我市长篇纪实文学中的新成果。
     
    楚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湘潭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为人作传,当秉承历史真实,给读者一个真实的传主。而写传主心路历程,则更是难上加难。况且于我国,传记当有教育人的意义,其难度,我是想也不敢想。欧阳伟为开国上将彭绍辉立传,我在敬佩之余,说了许多作传艰难的话,试图阻止他。欧阳伟目光坚定,说他知道难,但他一定要写出来。
    书出来了。作者不但将彭上将的一生翔实地写了出来,更重要的是,整部传记将一个党的发展壮大,一个红色中国的诞生,以及这发展、这诞生的艰难曲折和万苦千辛,在磅礴气势中,真实地告诉了读者。我已四十多岁,读完尚有“男儿当如此”的感叹,若是少年、青年读之,更当会热血沸腾,加强着砥励进取,产生着为强我中华而努力奋斗的理想了。
     
    江立仁(市作协名誉主席、副研究员)
    我以为,写传,最该忌讳的该是将喜欢的人物,无原则的拔高,将不喜欢的人物,不假思索地贬损,这样做的结果,只可能让读者离真实的历史愈来愈远,从而有百害而无一益地让虚伪大行其道。作者把握着这一原则,基本做到了还原历史真实,没使作者自己成为感情色彩的俘虏,没给历史人物每人一个脸谱。这是极难得的了,这不但使传主彭绍辉将军更加有血有肉,更加真实,同时,也更可信地让我们在一个侧面,看到了那段历史的本来面目。这个本来面目,使我们更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国革命的不易。而对于历史自身的错综复杂,作者不避艰辛地详尽地描写着,将传主成长过程中的战友,上级,下级,亲人,敌人,都进行了颇见独到之处的描写。于是,在不可回避中,上个世纪中国最重要的国共两党的要人,均悉数登场。
     
    周毅(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该书给了我们的符合历史真实的开国上将的心路历程:因为与毛泽东同乡,耳闻目睹,甚至亲历了毛泽东领导的农民运动,并且在农民运动中,不但看到一人,一家,一乡的翻身解放的前景,也确切地认识到毛泽东的主张,符合着中国人几千年的向往,于是,在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当湖南笼罩在白色恐怖的情况下,毅然去寻找毛泽东,因为只有毛泽东的路,才是使传主本人,使传主的家,传主的国走向富强的路,于是,通过一系烈戏剧性的过程,终于参加了革命,走上了毛泽东领导下的革命的路。
    于战争时期,血雨腥风自然是将军的家常便饭,但,我国的传统,最可爱的将军往往还有着更加豪迈的一面:将战争视作浪漫中的浪漫,于是,便会有着视死如归的豪情,因此,中华民族的军旅诗,大都在爱着民族和国家的前提下,有一种浩然之气。这种浩然之气构筑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民族之魂的重要方面,也是“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的最直接表现。于是,将战争作为题材,赋诗以抒豪情,成为儒将们的必不可少的生活,于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等伟人,在战争的闲遐时刻,赋诗言志了。传主虽然不能算是知识分子,诗的功底也不及上述大家,但那份豪情却丝毫不会逊色。也正是传主的这份豪情,不但让我们看到了传主在战争之外,同时又融入战争之中的另一个侧面,同时,也使我们看到了上个世纪那几十年战争的另一个侧面:战争中的一般将军的浪漫,而这种浪漫,无疑更接近于那个缺少教育的时代。而这种贴近真实的描写,丝毫也不影响传主彭绍辉将军的形象,反而将传主和读者拉得更近了。我不得不说,这种看似大胆的更加真实的描写,实质是欧阳伟的对于目前传记文学的一个突破。
    总而言之,“彭传”不但给了我们一个真实的独臂将军彭绍辉,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个基本真实的中国革命。因为这个真实,“彭传”又有了另一层意义:还原历史真实,是“传记”类文学必要的前提。
     
    江立仁(市作协名誉主席、副研究员)
    我们常说文学是人学,纪实文学无疑要运用形象化的艺术方法,真实地描写各种人物的生活经历、精神面貌及其历史背景;更要以史实为根据,去描写、刻划符合特定环境中的人物性格和人物发展的轨迹。欧阳伟的《独》恰到好处地运用真实生动、朴实无华的生活细节,真实地再现了彭绍辉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的过程。
    如何把握历史的真实与人物的真实,这确实是摆在作者面前的一大难题。可喜的是,作者准确地把握住纪实文学的文本意识,没有去追求传统小说那种戏剧化的、因果关系非常明显、确定的故事情节,或虚构某些传奇故事,以此去引起读者的审美情趣。
    作者也没有写彭从小聪明过人、智慧超群,具有远大的抱负。恰恰是写彭没读多少书,对《三字经》中所说的“人之初,性本善”这句名言发生困惑,不相信地主刘福庭生下来就善良。他的父母请别人给彭取名时,也只指望他长大成人,孝敬父母就行,因而取名德廉,大概是出自忠孝廉义的传统意识。写他参加革命,也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到外面去闯世界。如何去闯世界,他也只有朴素的理想:给地主看牛没好日子过。
    写彭绍辉为扫清行军障碍,化装成迎送“新娘”的乡民,出奇不意智拔团防局万福来这颗钉子;写彭绍辉为保护战友,不顾个人安危,在霹雳山战斗中,左臂连中二枪,臂骨被打成粉碎性骨折,以致截去了左臂,从此成为了独臂将军;写彭在打了胜仗后发给战士两毛钱聚餐费,以致违反纪律而受处分,彭心里很不痛快,写了一封信给上级领导,后来彭德怀知道此事,开导彭绍辉才使他情绪真正好转。特别是成功地描写了彭绍辉在与张国焘分裂党中央、坚持南下的斗争中,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气概,体现了彭绍辉敢于坚持真理的大无畏精神。
     
    传奇人生的全方位书写
    颜小芳(湖南科技大学文艺学专业研究生)
    彭绍辉将军是湖南韶山人,和毛泽东是地道的老乡。正如作者欧阳伟所说的,人世间没有谁是为了战争而生的,却有不少人是在战争中成长的。彭绍辉将军就是其中的一个。从平江起义,到转战湘鄂赣,经历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再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彭绍辉与中国革命事业息息相关、生死与共。作为中国革命史上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之一,他在革命战争中六次身负重伤,在红军第四次“反围剿”战斗中不幸左臂连中两弹,被打成粉碎性骨折,为了生命的安全,不得不做了截肢手术,成了中国革命史上第一位名闻遐迩的独臂将军。195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予彭绍辉上将军衔。
     
    吴投文(湖南科技大学中文系主任、博士、教授)
    彭绍辉将军的一生是爱国主义精神激励下的一生。《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一书最大的贡献就在于,通过占有广泛、翔实的史料,结合文学想象,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真实、生动地塑造了独臂将军彭绍辉这个具有传奇性的革命者形象。本书采用的是大家熟悉的通过典型环境来刻划典型人物的方法。这个典型环境就是战争环境。战争对于彭绍辉将军的成长具有深刻的影响和重大的意义。可以说没有战争就不会有彭绍辉这个传奇式人物。本书作者欧阳伟正是抓住了战争这个关键词,详细描述每一场战役的准备、过程与结局,将人物性格、气质一步一步一点一滴地展示在读者面前。
    彭绍辉作为革命战争中的传奇式英雄,其主要特征体现在战斗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英勇善战的气魄和视死如归的精神。战争越残酷、激烈,人物的英雄气魄越突出。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并没有用过多修饰性的句子和词语来渲染战争是如何的残酷,而是用真实的数据来展示敌我力量的悬殊,事实求是地记录双方伤亡人员的数量,作者只是对人物的举止和言谈做了一些合乎情理的想象。这样塑造出来的人物形象就显得真实而又丰满。同时,战争也是故事情节所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从红军的五次“反围剿”,到抗日战争爆发,再到解放战争,一次又一次的战争推动着革命不断向前发展,不同的战争不仅彰显了革命任务的艰巨性和复杂性,也提供了展示人物性格多方面特征的平台。与传统的描写英雄人物作品不同的是,作者更注意描写英雄人物的人性。英雄人物是人而不是神。在战场上叱吒风云、视死如归的英雄在生活中也拥有普通人的爱恨情仇。
    谷静(湘潭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在那个充满战乱的年代,由于贫寒的家境,彭绍辉只读过两年私塾,但他非常喜欢读书,对知识充满渴望。在战争的间隙他常常自学军事理论,他兴趣广泛,博览群书,还坚持写日记,偶尔也写一些诗歌。在此,作者欧阳伟要告诉我们的,是革命者的内心世界是丰富的,也是诗意的。上面引用的诗歌就是彭绍辉第一次写给一位姑娘的情诗,只是很可惜,彭绍辉还未来得及将这首诗交给她,这位姑娘就在一次战役中牺牲了。伤心欲绝的彭绍辉最后只得将这首诗焚烧于姑娘的坟前。这段感情是彭绍辉将军战斗生涯中一段美好的插曲,作者对这段插曲的描绘为主人公形象的塑造添上了精彩感人的一笔。
     
     
    江立仁(市作协名誉主席、副研究员)
    文学是一门语言的艺术,语言的好与劣是关系作品成败的关键。在这里,作家只是观察人物的思想和行为,用口语记录下来,既不对人物的经历和遭遇、意志和品行做随心所欲的干预,也不行使命运主宰的无边法力。作家只能根据主要人物的真实史料,运用符合历史真实的合理想象,再现历史生活的画面。
    欧阳伟的《独》较好地改造或扬弃了传统小说的若干基本构成因素和写作方法,采取纯客观的叙述角度,直接或间接地毫无遮掩地叙述了主要人物的内心活动,显示出他自己的心路历程,体现出彭绍辉成长的人生轨迹,叙述语言最大限度地保持了真实性与口语化特点。红三军团围攻南丰县城大获全胜的祝捷晚会,饱经风霜的母亲送彭绍辉去闯天下的两段叙述,可见作者用口语化代替了作家本人的文人书面语。他没有追求“错彩镂金”的铺陈装饰语言,而是附丽于一种可感的语言态度,这样导致叙述语言与刻划人物等方面语言的根本转变。
     
    吴投文(湖南科技大学中文系主任、博士、教授)
    在人物塑造方面,基本上采用传奇的写作方法,喜欢将人物置于矛盾冲突或艰险的环境中,来突出人物非同寻常的勇敢和智慧。如对彭绍辉做截肢手术时的细节描绘,作者这样写道:截肢手术是在条件十分简陋的情况下进行的。没有手术刀,没有麻药,连手术台也是临时搭成的,一把普通的锯子就是木工用来锯木头的。医生为了减轻他截肢时的痛苦,也是为了防止他疼痛难忍时身体动弹影响手术,只得拿来一根粗麻绳,把他绑在手术台上,并且拿来一条湿毛巾,让他咬在嘴里。起先彭绍辉还咬紧毛巾听任医生锯,锯着锯着,他已经昏死过去。如果不是真有独臂将军彭绍辉这个人物,这一切还真的像是在写小说。当然这种阅读效果的产生除了作者的文学想象之外,也与人物本身的传奇性分不开。另外,作者重视描写人物的行为、对话,而不喜欢做冗长而琐碎的心理分析,这些都是中国传统小说的表现手法,符合中国一般读者的阅读习惯。可见,将重大、严肃的历史题材与通俗易懂的民族形式相结合,是本书的一大特色。它可以使读者在轻松的阅读中接受爱国主义的熏陶,从而产生很好的寓教于乐的效果。
     
    冰静(湘潭教育学院教授)
    纪实文学注重的不是虚构情节,而是追求非虚构笔法与非虚构材料,其表现特征是原生性、真实性与综合性。原生性即生活原始的生发形态。纪实文学所采撷的,大都是从沸腾的生活中来的有鲜活生命力的材料,它们常常闪耀着诗的光芒,凝聚着人民的情绪,跳动着滚烫的心,是作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是写作纪实文学不可缺少的宝贵素材。欧阳伟在《独》中就运用了这样活生生、毛茸茸的民间口头文学。作者在描写彭绍辉的父亲在天灾粮荒岁月,湖南乡下民俗六月六尝新的传说,保持了原生形态,像原始山林之璞玉,纯厚拙朴,体现了彭绍辉从小爱动脑筋,对生活充满热爱又充满困惑。为其离开这个鬼地方,一心想到外面去闯世界埋下了伏笔。
     
    江立仁(市作协名誉主席、副研究员)
    真实性即是反映生活所达到的准确程度,抺淡小说叙述语言的文采,削弱叙述过程的起伏,尽量使它象是日常口语一样去讲述一段经历,才能达到读者所要求的真实感。这种纪实文学的文本意识具有较强的致真效应。欧阳伟描写彭绍辉长征途中见中央领导时,并没有浓笔重彩的大肆渲染一番,他恰恰是掌握了纪实文学要求准确的反映生活真实的特点,采用了极为简短的一问一答的方式,用十足的大白话,勾勒出彭绍辉当时的心态与真实的历史画面。
     
    颜小芳(湖南科技大学文艺学专业研究生)
    综合性就是要把你所写的主要人物的各个部分、各种属性综合成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符合主要人物的发展脉络,以便再现历史的雄浑画卷。欧阳伟在长达40多万字的纪实文学中,既有人物描写、情景再现,又有内心独白、诗词实录,同时,还有文献记载。如关于大举击破以正泰铁路为中心的《战役预备命令》,全部实录于作品有关章节,更有大量的历史背景材料的运用,几乎每当彭绍辉出现的地方,都大量写出典型环境下主要人物的活动。作者还适当地穿插了民间文学和轶闻轶事,体现出地方特色和民俗风情,增强了作品的可读性。
    由此可见,纪实文学的文体选择,还在于融传记笔法于生活的实感之中,再现人物实实在在的生活轨迹,去赢得读者追求原汁原味的审美愉悦。我想,这就是纪实文学《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的艺术特色,它为我市作家创作纪实文学提供了宝贵经验,为繁荣我市文学创作、打造红色文化做出了新的贡献。
     
     
                 最佳的叙述视角、成功的叙述结构
     
    吴投文(湖南科技大学中文系主任、博士、教授)
    值得一提的是,在创作手法上,本书采用了读者喜闻乐见的民族传统形式。在结构安排上,作者借鉴了中国传统小说——章回小说的结构形式,将全书分为包括尾声在内的三十个章节,每一个章节分别加上一个对偶句式的小标题,这种结构安排方式比较符合中国一般读者的阅读习惯。
     
    周毅(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作为一个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如何以最佳的叙述视角、叙述节奏、叙述结构吸引读者,这是一篇作品是否成功的又一关键所在。《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叙述视角是较为独特的,节奏也较为明快,结构紧凑,富有可读性。这也是它的第二大创作特点。
    我们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讲,小说创作艺术,实际上就是叙述的艺术,它涉及到小说叙述的视角、节奏、结构等诸多问题。按照一般的理解,小说的叙述是对人物经历、事件过程的交代。也可以这样说,叙事与事实本身并不完全一致。小说是时间艺术,它的语言具有单向延伸的特点。它在表现客观事物时,不可能将同一时间不同人物或同一时间不同空间的事物同时表现出来。它只能在时间的推移中,把一刹那间同时出现的许多事物通过层次清晰的叙述逐一表现出来。《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的选题本身就十分独特,对于已经谢世的共和国名将,又是两位独臂上将之一的彭绍辉,如何叙述其波澜壮阔的几十年光辉历程,就显得十分重要。
     
    谷静(湘潭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这部作品采用传统的章回叙述体裁,共用二十九章,较为完整地描述了彭绍辉将军从21岁走出韶山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几十年的生活与战斗经历。尽管其叙述中心是紧紧围绕彭绍辉将军进行,但其叙述视角却是十分广阔的,它把彭绍辉怎样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一名赫赫有名的独臂将军放置在中国现代革命的大背景下进行叙述,所要描述的历史场景、历史人物是非常丰富的,换言之,本书必须对中国历史地理、中国革命史、中国共产党史、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等必须有一定的了解,否则无法将彭绍辉将军非凡的战斗生活经历融入到广阔的历史场景中;同时,描写彭绍辉将军的传奇故事,必须和中国共产党、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及当时社会文化环境中的国民党、日本侵略者等相关著名人物、著名的历史事件结合在一起;况且,要将彭绍辉将军写真写活,必然要写到他的家庭婚姻生活等细节问题,那么,如何将众多的历史场景、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等融为一体,这就要求作者融入到逝去的时空之中,并且在那个时空中驾驭好各种历史场景、各个历史人物、各个历史事件的相互联系,否则就会乱成一团,没有任何叙述上的美学价值。《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在叙述过程中,善于化空间为时间,将各个历史事件的空间转化为时间流程之中,克服了小说语言必须逐层展开所带来的限制,积极主动地将彭绍辉将军和各个历史事件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叙述所产生的一种美学意义。正如作者所说:“写彭绍辉,不仅仅是题材之故,而是一种精神使然。于是,彭绍辉将军引领着我走进中国革命的历史,经历了平江起义、转战湘鄂赣、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战斗洗礼。一路走来,我与将军同悲同喜。”
     
    冰静(湘潭教育学院教授)
    著名小说评论家金圣叹在总结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的创作经验时就指出,《水浒》有“每写急事,其笔愈宽”的叙事技巧,实际上,细读《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我们发现它也有这种叙述技巧,而且发挥得非常精到。如第十一章“战黎川几次失利,论悲剧一声叹息”、第十四章“由师长当了科长,有怨言埋在心里”、第十五章“张国焘淫威降罪,朱老总枪口救人”等,本应大写特写彭绍辉当时的心里活动,这样写似乎合乎情理些,也可能看点更多些,但作者反而将当时的形势写得更加详细,因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主要原因不在彭绍辉这样的军人身上,不是他们作战不勇敢,不是他们单个战役、单个战例上的指挥不当或失误,而是当时的中央中央主要领导人博古、李德等人的决策出现了问题;红军长征和四方面军汇合后,张国焘的分裂行为也是重大历史事件,穿插在本书之中,彭绍辉的言行举止等自然也应进行叙述,作者巧妙地将朱老总枪口救人融入其中,使得整个作品对某一特定历史事件的分解和整合,具有了一种特殊的审美形态,从而更加生动、更有力度去表现彭绍辉将军的人格魅力。这也使我想起了《许世友传奇》一书中作者对这一段历史事件的叙述,在《许世友传奇》里,作者写到张国焘利用许世友是红四方面军的老部下,要他派警卫连的神枪手狙杀朱德总司令、刘伯承等人的一段故事。作者巧妙地将许世友用理智战胜了好胜心理这一段写得非常宽泛,写到许世友在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前的所见所闻,并不急于写许世友如何派出神枪手,如何“阳奉阴违”使朱总司令幸免于难。不管此事是否真实可靠,但这种“每写急事,其笔愈宽”的叙述技巧值得我们探讨和学习。
     
    周毅(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良好的叙述视角和叙述视点,对深化彭绍辉将军的性格,对出色地表现故事情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别是第二十八章“巧姻缘情定太原城,渡黄河挺进大西北”,作者巧妙地运用叙述视角,非常形象地再现了当时的情景,把彭绍辉将军的夫人张纬当时的心理描写得活灵活现,这也较为有力地展现了彭绍辉将军的精神面貌和心理状态。
     
    冰静(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湘潭教育学院教授)
    《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是部典型的纪实文学作品,既如此,它必须体现其纪实风格。但彭绍辉将军却是逝世不很久远的中国当代人物,如何在真实可靠的历史事实和历史资料中塑造一位神奇的人物,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样的写作题材就有要怎样处理好“史笔”与“文笔”的关系问题。如果处理不当,这部传记文学作品也不会有多少份量。而《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巧妙地将“史家之绝唱”和“文学之畅想”结合起来,这也是此书创作的一大特点。
    为使史实准确,作者“前后耗时四年,三易其稿,前后写了一百多万字的手稿。”正是因为作者尊重历史、熟悉这段历史,才使得这部传奇作品富有历史价值,可以称得上是一部党史教材。但作者又以其优美的文笔将一代将星跃然纸上,彭绍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威武不屈、刚正不阿的性格,对人民、对亲人的柔情如水等等都化解在作者美妙的文学语言符号世界之中。在我所阅读的共和国将军的传记作品中,《独臂上将彭绍辉传奇》应是“史笔”与“文笔”结合得较为完美的一部。
     
     
                               诗画交融的艺术特色
    罗并乡(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建材公司党委书记)
    诗画交融的情景凸现将军的神勇。一部纪实文学作品的成功不仅仅取决于史料的丰富,还在于挖掘史料中最闪光的东西,使历史人物栩栩如生。彭绍辉一生身经战争数以百计,从平江起义到解放战争,每一场战争都可歌可泣,但要写好这部作品就要寻找新的突破口。由于作家锲而不舍、精益求精的精神,才使得这部纪实文学极富文学色彩,如1933年的草台岗战役中,彭绍辉臂骨被打成粉碎性骨折,截肢手术的一段,可与《三国演义》中的关羽相媲美。如果说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关羽面不改色地与他人下棋的情节是典型化的夸张的话,那么写彭绍辉做截肢手术的这段则符合现实的真实。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并不是为左臂少一截而痛苦,而是他觉得今后不能更好地为党的事业而奋斗痛苦。
     
    吴投文(湖南科技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
    作家欧阳伟是一位感情丰富的诗人,有时会不由自主地用优美的诗化挥现实性来突出彭绍辉的屡建战功的英雄形象,如写“羊儿川智取小霸王”中的“天空像一个湛蓝的湖面,山峦影影绰绰,四周墨黑墨黑,山风阵阵,寒流滚滚”,这段文字既写出了西北高原初冬之夜的寒冷,又通过恶劣的环境衬出了彭绍辉率队歼灭恶霸的智勇。书中这样的文字是信手可拈的,“伫立牛驼寨上,放眼望去,落日的余辉映照东山汾河一片血红”,作家寥寥数笔就呈现出了太原战役中,彭绍辉领第七纵队经过20多天连续作战,与敌人10余次激烈的战斗后,攻克并控制阎锡山的四大要塞之一的牛驼寨时的豪迈之情。作家采用这种笔调,既使传记文学富于浓郁的文学色彩,又产生一种以画面再现历史,渲染英雄气氛的效果,从而增加了读者的阅读快感。
     
    罗并乡(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建材公司党委书记)
    用文化来烘托出文韬武略的英雄形象,彭绍辉的文化水平不高,仅仅读了两年半的私塾,然而他是一个性格坚忍不拔的人,他在刀光剑影,战火纷飞的岁月利用倥偬之际发愤学习,他在不断追求趔的过程中,不断充实自己怕知识,写过不少军事和政治文章,同时政治、军事和文化等方面的知识也薰陶出了他的儒雅,使他成为我军历史上一位文武双全的优秀指导员。作家除了如实写出彭绍辉跟随随毛主席转战南北,参加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英勇奋战,屡建战功的骁勇外,还用为数不多的笔墨刻画彭绍辉文雅的一面,从而使英雄形象更为真实和完美,如通过彭绍辉梦见和苏施红漫步在乡间小道上,远处传来美妙动听的歌声的情节,表现出彭绍辉对革命爱情有渴望,从而显示出粗犷军人人性中的细腻的一面。
    可以说,作家对彭绍辉的挥写是多方面的,通过诗画交融的描写,更使读者从另一个侧面了解到“独臂将军”的多彩人生,从而通过彭绍辉看到中国革命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我们缅怀彭绍辉丰功伟大胜利绩的同时,更好地为社会主义祖国的繁荣昌盛而努力奋斗。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