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SQL:Update [LZ8_Article] set Hits=Hits+1 Where ID=409
错误信息:数据库 'xtzuojia' 的日志已满。请备份该数据库的事务日志以释放一些日志空间。
Provider=Sqloledb; User ID=xtzuojia;Password=e3n2s7V2;Initial Catalog=xtzuojia;Data Source=localhost;Connect Timeout=900
徜徉于古典与流行的边缘(尹朝晖) - 湘潭作家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作家书画廊 >> 作品 >> 详细

徜徉于古典与流行的边缘(尹朝晖)

来源:0 作者:白丁 日期:2006/9/26 11:11:03 人气:10378 录入:白丁
 摘要 
徜徉于古典与流行的边缘

                                                         尹朝晖
 
    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音乐,在现代生活,无时不在抢滩我们的耳朵、占据我们的心灵。
        我们中国人是把音乐界限划得最清楚的民族。古典和流行,用我们中国古代的音乐行话来说,是“雅乐”和“俗乐”之分。作为一种付诸听觉感官的艺术表现,正统音乐(serious  music)和流行音乐(popularity  music)的相关和存在,是郑卫之音还是庙堂之乐,不仅事关音乐,更关乎我们的信念评价。
       古典和流行之争,至少在两千四百年前,矛盾便已开端了。那时的孔子就曾说过:“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恶郑声,恐其乱雅乐也。”作为正统儒学的捍卫者,孔子维护“雅乐”是可以理解的,但在他的这段话里,我们可以看出,至少远在周朝,正统音乐就已受到流行音乐的威胁。然而,细心的人也不难看出,孔子在反对“郑声”时口气也是遮遮掩掩的,何故?总觉得孔子也是喜欢流行音乐的,“恶郑声”,恐怕也只是出于礼教和政治的需要。其实在那个年代,上层社会喜欢流行音乐的也不少,魏文侯坦白地向子夏说:“吾端冕而听古乐,则唯恐卧;听郑卫之音则不知倦;敢问古乐之彼,何也?新乐之此,何也?”大意就是,我一听古乐就想睡觉,听流行歌一点都不觉得累,什么道理?子夏答魏文侯说:“今君所问者乐也,所好者音也。夫乐者与音,不同。”可以看出,当时的流行音乐的音色或旋律远比古乐优美动听。喜欢听美的旋律,又有什么不对呢?
       作为音乐的正统,把听音乐看作一种功课,认为不该以享乐的心情去感受音乐的好听与否,多少带有一点卫道士且不近人性的做法。音乐,作为社会文明的一个分支,作为紧张和浮躁生活的一种存在理由,丰富、有序心灵的激情与真实的情感是其艺术永恒的魅力。音乐,无论作为理性认识或听觉感性需要,其好听与否,我们都应该以一种心平气和的姿态去接纳,而不应该成为我们继承的财富抑或倒掉的垃圾的一个理由。古典和流行之争,关乎理念和感官,与卑尊、与年龄无关。年轻的朗郎和李云迪可以以深奥凝重的指法去叩开国际钢琴大赛的殿门,精神矍铄的夕阳红合唱团同样可以用流行的腔板演绎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1979年,当中国改革开放的窗户还处于羞羞答答的状态,小泽征尔就率领波士顿交响乐团西征中国大陆。刚刚结束不久的文革,禁锢的思想和人性,都渴望一次松绑和全新的洗礼,一股全民投身古典音乐的风潮在大陆涌起。时过境迁,如今这支队伍在日益萎缩,长时间让人们以一种朝圣的姿态去伺奉古典,累呀。
        古典和流行之争,说到底是心灵派与耳朵派之争。心灵派过重于把音乐的思想、认知和哲学功能强化始终,忽略了音色和旋律的愉悦功能;耳朵派则认为,要重建音乐新秩序,现在的人们只要身体愉悦,以满足视听为主,安慰心灵为辅,音乐是给人听的,音乐艺术的本质功能是满足人的听觉感性需要,而不是认识的需要。
        真的就不可调和了么?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天,在朋友的视听室第一次听见了克莱德曼的钢琴曲《爱之梦》,天!原来钢琴还可以这么弹哦。后来,就慢慢地知道,克莱德曼从小是习古典钢琴,十七岁时,因家庭变故,他改变了琴风,用古典的功底去诠释旋律优美的流行钢琴,于是就有了耳目清新的《致艾德琳》和《水边的阿狄丽娜》,凭着全新的钢琴理念,克莱德曼赢得了巡回世界的合约、鲜花和掌声。连他自己都很难想象,如果刻守古典琴法,如今的克莱德曼最多是法兰西半岛的一个三流钢琴手。尔后,詹姆斯·拉斯特用全新的创作理念,陈美用小提琴,雅尼用电声合成器,在古典和流行的锋面,找到了一条下山的路。新世纪的北京音乐厅,香港歌剧的顶级人物莫华伦与中国大陆流行歌坛执牛耳者刘欢,同着黑色的燕尾服,激情互答地把普契尼的一曲《今夜无人入睡》推向高潮,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完美契合,使得肃穆的音乐厅沉浸在一阵长时间的感动和雷鸣之中。说到这里,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回避意大利歌坛继帕瓦洛蒂之后的另一人士--安德列·波切利。1958年出生的安德列·波切利是一失明人士,男高音出身,曾师从帕瓦洛蒂,最近出版的新碟《浪漫之歌》中,波切利显示了他独特的歌喉和全能的歌路,从波那里民歌一直到意大利美声及歌剧唱段,都游刃有余。他的曲目充分打破了流行与古典的界限,悉数雄踞德、法、荷兰、比利时、意大利、瑞典的歌曲排行榜。通透、厚实、有光泽、有质地带着极强空间感的声线,使得他大有可能成为帕瓦洛蒂之后最受欢迎的意大利歌手,连教皇保罗二世都特邀其御前献艺。
        其实也很简单,无论是威尔第还是普契尼,莫扎特抑或德彪西,他们的作品都是那个时代的流行,而今却都被典藏在严肃正统的殿堂。那么,现今的卡蓬特和恩雅,邓丽君和王菲,她们的多姿多彩和耀世光华,也必将成为开启和评价另一个时代的圭臬。事实上,当我们回顾二十多年的中国流行乐坛,我们不能忽略罗大佑,我们同时也不能忽略《乡恋》。
        无论古典或流行,在箭拔弩张或是闲庭信步的日子里,心灵的感应,情绪的起落,都需要在音乐细腻的刻画中寻找一种共鸣的表达。流行的不一定是好的,但好的一定会流行,在好与不好的观念碰撞中沉积下的精彩,必将成为音乐恒久的经典。善待音乐,它也是很柔弱的,有时也就象一场深夜的文艺片,在不知不觉中赚取你的眼泪,那里面有我们曾有过的理想与信念,有我们的爱恋与失恋,我们曾闻到的花香,我们曾做过的错事,故去的亲人和远方的朋友,甚至这世界对我们的伤害。
        音乐门类关系之得失,正统和流行之间很难作出一个清晰的评估了。徜徉于古典与流行的边缘,褪去古典的教服,抛却流行的糟粕,正统与流行抗礼,套用安德列·波切利的一首曲子,该是《告别时刻》了。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