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小说 >> 详细

领悟

来源:0 作者:斯人 日期:2012/12/29 16:09:51 人气:9429 录入:斯人
 摘要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却没有。
当有心事的时候会和一起经历过的朋友诉说,也不管是不是会左耳进,右耳出。
难得糊涂,何必要把自己伪装的那么辛苦。只因为心里那份执着,那么不服输。_________题记。

喜欢坐在车的最后排,开着窗户,尽情的享受风的呼啸而过…仿佛在那一刻,可以感受到时间的走过。伸手抓了一把,时间停止,故事改写。

1937年,哦不,是1973年。37年那会中国还没解放。在绿皮车上碰到一姑娘,白色衬衫把她衬托的如此纯洁。扎着的两个麻花辫儿,顺过粉嫩的脸颊流到肩膀。
思想不太靠谱的我自然会前去调侃两句,再来也受不了绿皮车里满车厢的汗味和脚气。
:姑娘这是要去哪?
:是问我吗?……呃,我…我去南京。
有些人就是人长的漂亮嗓子差,这姑娘让我吃惊,全才了。
:姑娘,咱们聊会天吧,挺没劲的。…你去南京干嘛呢。
问完之后才醒悟,仿佛问的有点过了。因为清楚的看到了那姑娘脸上写满了无奈。
:姑娘别害怕,我就随口问问。
:没事。我告诉你吧,我是去看我相好的。
都啥年代了,还管叫相好的,我想逗逗她。
:你相好的在那边工作呢?
:是的。他好久没写信回家,9我是准备去给他一个惊喜。
:不用去了,去了你会伤心的。
:为什么啊。
:他在这边肯定找了个老婆子咯。
说完我就一直看着她,她真的快哭了。一下子我手足无措了。
五分钟后,我被制服带走了,理由是非礼小女孩。我一直跟铁警解释,我比她小,她都结婚了,我还没呢。可是没人理我,谁让我长的这个寒碜样。
一番询问,笔录出去。
在门口碰到那姑娘。
:你干什么啊,谁TM非礼你了,就你那样,送我我还考虑考虑。
我承认,我说后面那句是违心的。
:哼,我就是要让警察抓你,谁让你调侃我。
说罢,她就提着行李箱走了,我小声嘀咕了句,我还想调戏你呢。
那年我十七八。

我会经常做梦惊醒,每次梦到自己从十几层楼跳下去了。这不是高潮,高潮是每次都不是吓醒来,都是啪的一身摔地上屁股疼醒来。

1990年,闰年。现在我是南京市一名出租车司机。当时别人找对象,开车这门手艺活很吃香。理所当然,我有了如意的姑娘。
日子过的还算踏实。
同行们告诉我,开夜班的师傅很有赚头。我以为指的是钱,后来我才明白。

一天夜里两点多,歪歪斜斜上来一女的。这种客其实接的还挺多。问她去哪,她说不知道。正准备说话来着,听到一阵呕吐,当时一股恶臭,真想把她赶下车。
回头准备很多事的问她要不要纸巾,发现她正看着我。看不清楚表情,眼睛的泪在街道的灯光下闪烁着…

那晚没有回家,也没有赚钱。去了趟郊外。一大早,打了份早餐,回家一直睡到晚上接班。
媳妇回家把我叫醒来了。我闷头一句,咱们分手吧。
我不敢确定是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当发生过一段艳遇之后都会对原配失去那么些兴趣。我是属于特别严重的,我是对她完全没了兴趣。
媳妇哭着跑回老家,工作也给辞了。我反正估摸着也回不去了。也不知那婆娘会跟我家里附近传播些什么东西。连着五天,我都心惊胆战,担心家里人找过来,毕竟有婚约了。
我恨不得把她照片用水洗掉颜色,铺成黑白挂墙上,供上。

不是怨恨,而是愧对。
我离开了南京,去了广州。

三十五六的年纪了,还没个对象,当时早被称赞为老光棍。我不急,家里急。体面人搞体面事,我就那样,所以选择了逃避。
到广州已经是快过年了。街上张灯结彩的,热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陌生的花草陌生的高楼。整个城市似乎忘记了我也是个来到广州的过客。
那时候下火车,凌晨两点多,一大妈子挡住我去路,要不要住宿。我说不用,谢谢。说完之后我就开始担心这大晚上我待哪里去。
人就这样,越是有人献殷勤,越不敢接受。
随后自己找了家小旅馆住下了。
旧的发黄了的白墙,折腾的发黄的白被子。一个不到二十瓦的灯泡,更像是在拍鬼片。
小旅馆隔音效果不好。半夜经常鬼哭狼嚎的,往往这个时候会有女人站在你门外叫你开门。两种情况,要么你开门,要么装睡。
非常对不起各位,我让你们失望了。
很便宜,跟那女的年纪差不多。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来个越小的又……

广州我在一家公司开货车。每个月都跑长途,全国各地游荡。工资没有南京开出租车高,也比那辛苦。吃饭常是碰不对点,我只有把累当做自己的精神粮食。

长途的经常会到外面过夜。一次在长沙,也是一家小旅馆,同样叫来的小姐。进门那女孩子看了我一眼没进来了。我心里就不痛快了,难道做小姐的还嫌弃客人长的寒碜。
我把她拉进来,放倒在床上。四目相对时我吓到了。
:调侃妹?!
她不出声,但是我能很清楚的记得她的样子。
:真是你?
:嗯,是我。
她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没怎么变化,一样的很纯,现在应该说看起来很纯洁,内心的我不懂。
我都开始讨厌自己记性这么好了,今儿个这钱肯定打水漂了。早知道是她还用给钱吗?熟人诶。

闲话说了一大堆,她嘴硬没说怎么干了这行。问她相好的事,她啥也不说,光脱我衣服。也罢,了解这么清楚干嘛。

之后很多次我都去那点她,跟她不止是肉体上的需求,也有精神层面的。慢慢的,我觉得我爱上她了。有这想法的时候我扇了自己几个狠大嘴巴子,这是个什么事,这算哪门子事。

可是开车的时候会想她,吃饭会想她,睡觉前会想她。去外面我都不叫小姐了,几度同事以为我那方面不行了。我难道跟他们说,我爱上了一个小姐。
我永远记得家隔壁陈老爷子打小跟我说过,红颜祸水。主要他年轻的时候因为一个女的差点死掉。
我会笑他,一辈子没试过女人滋味,那是妒忌。忘了说,他是老光棍。
当调侃妞问我借钱赎身的时候我头一遭觉得自己挺不男人的。
没办法拿出那么几万块。
那一晚什么都没做,她在旁边呼呼大睡,我在思考着怎样带她出去。四点多,我把她从熟睡中吵醒。
二话不多说,直接带着她冲出了那个地方。还记得当时那个前台大妈熟睡被惊醒看着我们的表情。
带她三步并与两步,上车关门启动,一切是那么一气呵成。她也有被吓到,一直开出长沙才回过神来。
我摸着她的额头,没事了,你继续睡吧。

在广州我们过上了家庭般生活,这让我很是陶醉其中。虽然每月不多的收入过的并不宽裕,但是她开始归入正途我挺开心的。

幸福的时候总是没那么安逸的存在。她欠钱的老板根据我第一次开房用的身份证找到了广州。
我赶紧把她托付给我朋友家暂住着。就让我去承担这所有的一切。他们一群人拿着生锈的铁棒把我一直追到了楼顶。给我两条路,要么还钱,要么交人。我调侃到,第三条呢,他说,从那跳下去。
脑子迅速分析了一番,钱我是没有的。她我也是一定不会交的。就让我选择第三条吧。在他们惊恐的表情下我站在楼顶跳了起来…
本来想来一句,我爱你,xx。可是才发现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爱的人的名字。唉,死了也罢。
自由落体的感觉是很舒服的。一种狂风的逆袭,你能真正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平日里我是恐高的,现在觉得高空还是很美。
已经容不得我多想,只有十几层而已。
摔下去的时候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哟,又是这样熟悉的场景。坑谁呢,马上给自己一巴掌。醒来了。
车子又颠簸了一下,又颠簸了下屁股,真疼。
打开手机开始写心情,突然发现2012年10月30日。
TAG:
上一篇:身份
下一篇:桂花酱的清香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