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小说 >> 详细

人生

来源:0 作者:老香 日期:2011/2/12 14:51:31 人气:4305 录入:老香
 摘要 
 

老香长篇小说:《人生》连载

第一部:  羁旅征途       

第一章:惊爆新闻

         

春风和煦,丽日晴空。一辆辆各种不同型号的高档豪华小轿车、面包车、沿着一条高速公路驾驶到了一个依山傍的山乡集镇,从高速公路立交桥出口处进入村里宽阔的柏油公路 。汽车向南行驶不远,经过一座钢筋水泥混合大桥,在柏油公路旁边一栋咱新的红砖楼房前面的水泥地坪中徐徐停住。一位年轻男子坐在阶基上卡那一份报纸。

“叭叭叭——,叭叭叭——”忽然,几声汽车的喇叭声,将那位男子惊醒。

“哦,终于到了?怎么这么多小车子啦?”那位年轻不禁惊叹。

他仔细观察,只见那些高档豪华小轿车,只见绝大多数是进口高档名牌车——只见有奥迪、劳斯莱斯、凯迪拉克、奔驰、宝马、捷豹等高档豪华名牌小轿车。他一看车牌号码,只见停住身旁的红色宝马是“京A-88888888,后面五六部黑色高档豪华名牌车都是“京A”的牌照。那部劳斯莱斯的车牌号码是“京A-88888858,那部奥迪是“京A-88888868,那部阿斯顿马丁的车牌号码是“京A-88888878,那部捷豹的车牌号码是“京A-88888898,那部豪华越野车的车牌号码是“京A-88888828”。那几部标有“新闻采访专用车”标志的几部豪华面包车,既有“京A”牌照和“上A ”牌照,又有“粤A”牌照和“粤B”牌照,但是,更多的是“湘A”牌照。只见一部是“湘A-88888888,一部是“湘A-88888878,一部是“湘A-8888898,一部是“湘A-88888868,一部是“湘A-88888828,一部是“湘A88888858。旁边两部——一部是“浙A-88888888,一部是“上A-88888888。他看到水泥地坪中,除了停着十几部高档豪华小轿车外,还有五六部高档豪华面包车和一部越野车。那几部高档豪华面包车上面只见有“新闻采访专用车”的红色巨幅大字。下面只见有“新华通讯社”、“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省电视台”、“省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社、“省报报业集团”、“红星网”等等字样。

不一会,从车里走下十几个风度翩翩、气宇非凡的中青年男女和两位银鬓苍苍的老人。其中,还有三四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年轻女郎。走在最前面的是那位从红色“宝马”牌高档豪华小轿车里最先下车的妙龄女郎。女郎后面是一位身材高大、年约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后面是一位戴着眼镜、看上去年约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左边面是三四五中青年男女。右边是那几年轻的位外国女郎。那几位白发老人在坐后面。他们中,有的提着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相机,有的身背电视摄像机和摄影机,有的拿着麦克风和采访本。几位身背电视摄像机和摄影机的年轻男女,刚刚下车就准备拍摄。

那位年轻男子仔细打量那位妙龄女郎,只见她生得:年约十七八岁,身材高高,方圆脸蛋,玉体苗条,楚楚动人。印堂高高宽又亮,顾盼神飞映眼帘。微翘鼻高唇嘴薄,温情脉脉醉心田。碎玉洁齿,整整齐齐。双耳肥硕,玉环闪烁,乌青浓发,俊鬘翩翩。皮肤细嫩,五指修长。身穿红色皮夹克,下穿乳白色裤子。脚穿一双红色高档皮鞋。左手提着笔记本电脑,右手提着一只高档密码箱,脖子上挂着一只袖珍数字摄像机。手上戴着一只高档全自动手表。只觉得:风韵神采,自然迷人。真是:咏絮才高今第一,娇姿玉貌世无双。

他再看那位妙龄女郎后面几位中青年男女,年纪最大的大约四五十岁,最小的看上去不过二十岁。那位年轻女孩后面是那位年约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只见那位中年男子左手提着一部笔记本电脑,右手提着一只高级鳄鱼包。身上背着一部数码相机,腰间挂着一部手机。

那位手拿豪华手机的年轻男子与那位走在最前面、手提笔记本电脑的那位妙龄少女相互对视,几乎同时——

“嚄!你好,杨圆圆!”那位年轻男子男子笑着说。

“你好,李中天 !”那位妙龄女郎笑着说。

“杨圆圆,真的是你吗?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李中天笑着说,“我们分别不过半年,我还差点不认识你了啊!”

“是吗?”杨圆圆笑着问。

“是啊!”李中天笑着说。

“为什么?”杨圆圆笑着问。

“那是因为你很美很迷人的缘故吧?”李中天笑着说,“你本来就很美,现在是愈来愈美貌了啊!

“是真的吗?”杨圆圆笑着问。

“是真的!你真美!你是见到的美女中最美貌的!”李中天笑着说。

“哈哈哈,你不会是哄我开心吧?”杨圆圆笑着说。

“哈哈哈,我是对你由衷的钦慕啊!”李中天笑着说,“你玉貌非凡,天资过人,才华卓绝,学识超群,真是女中英杰,巾帼英雄啊!”

“哈哈哈,李中天,你过奖了!过奖了!”杨圆圆笑着说,“我很普通。我现在还是在在校大学生。——我们分别至今还不过半年吧?这半年来 ,我多次下想来乡村看望你,但是,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一直未能如愿。——今天,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哈哈哈,杨圆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李中天笑着说,“我们相隔吧年年后终于又见面了啊!我记得你上次来,你是坐飞机到省城,从省城乘坐客运汽车来的吧?现在 ,你是属于有车一族了啊!”

“我出版了那么多作品 ,拥有一笔数目不小的稿费 。我用稿费买了一部高档豪华小轿车。”杨圆圆笑着说,“我现在既是北京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中文专业的大学本科生,同时身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与环球出版公司特约作家和特邀编委会成员等多种职务和身份。我经常参加各种各样的文学笔会和学术研讨会。我为了方便,最近买了一部车子。”

“哦 ,好啊!”李中天笑着说,“我们终于有见面了啊!我接到你的电话后一直在这里等你。我等了你好久,一直没有见你到来,我正想驱车去路上看看,很高兴的盼到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是上次那样一个人前来,想不到,今天,来了这么多高档豪华相接处、面包车、越野车啊!——我还以为是哪位终于领导到青山镇来视察或者是省里哪位主要领导干部到乡村考察呢!”

“哈哈哈,李中天,你猜的没有错啊!”杨圆圆笑着说,“今天,来的,都是在文坛很有声望和影响的重量级大家啊!其中有不少是身居要职的离职高级官员啊!”

“是吗?”李中天笑着问。“

“是啊!”杨圆圆笑着说,“李中天,今天,对于你来岁,可谓是三喜临门啊!”

“是吗?”李中天笑着问,“不知是哪三喜啦?”

“首先,我向你报喜——你的《花讯》一书已经被环球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版了!今天,德高望重的文坛泰斗、新闻出版界巨宿、环球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编辑魏国豪先生与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副总编辑、文坛名家贾文龙先生两位公司老总亲自给你送来样书,这算不算是第一大喜事呀?”

“出书、当作家、文学家是我从小的梦想。拙作《花讯》出版了,环球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两位老总亲自给我送样书,这当然真是特大喜事。这是第一喜。那么,第二喜呢?”李中天笑着说。

杨圆圆笑着说:“你的长篇小说《花讯》第一部一经出版,就引起文坛了轰动。被誉为当今文坛泰斗的著名青年文学家、作家、诗人、文学批评家、文学理论家、比较文学专家、北京那所著名大学常务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刘俊杰先生、著名文学批评家、文学批评家、北京那所著名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中国社科院特约研究员刘英华先生与几位德高望重的文坛老前辈以及几位在北京那所工作的外籍专家欧曼丽小姐、安娜小姐、艾尼小姐等众多专家、学者都给予高度评价。今天,这么多文坛大家和著名文学期刊与中央和省市级新闻媒体的记者从全国各地相约来到青山镇李家庄,你说这算不算是喜事呢?”

“我是生活在乡村的农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 ,属于业余作者,今天又文坛大家从全国各地相约而来,既是属于当地的惊爆新闻,又是属于文坛奇迹 啊!——这当然是大喜事!这是第二喜。”李中天笑着说,“我首先向来自全国各地的各位嘉宾问好!谢谢你们屈驾光临寒舍!那么,第三喜呢?”

“省文联和省作家的领导赵丽华、赵玉华、何楠才、贾文化今天一同相约而来,一方面是专程看望你,而是省作家协会想吸收你入会。——”这算不算是喜事呢?”

“省文联和省作家协会 ,是全省作家的大本营。省作家协会是全省作家的的团体。省文联和省作家协会的领导来看望我一个无名作者,当然是省内文坛奇迹!省作家协会想吸收我会员,真是大喜事!”李中天笑着说,“这么说,还真是三喜临门啊!”

“本来就是三喜临门啊!”杨圆圆笑着说。

“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我三喜临门,心情格外高兴啊!”李中天笑着说。

“各位文坛老前辈!各位领导!各位老师!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吧?杨圆圆笑着向众人介绍说,“这位就是我们今天要采访的主人公——《花讯》一书作者,笔名叫做老知。本名叫做李中天。李中天已经在报刊和网络上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包括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花讯》是李中天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众人一看李中天,只见他生得:年约二十五六岁,身材高大,方圆脸蛋,满脸胡须;前额高又宽,鼻梁且直;双眉浓密,双目炯亮;皓齿整齐,下庭饱满;双耳肥硕,蓬松乌发。全身肌肉呈发达,伸开五指见修长。身穿棕色皮夹克,下穿乳白色裤子。较穿一双黑色皮鞋。手中拿着一部豪华手机。真是:才华称旷世,学识道高峰。

众人正看着,李中天一边向众人挥手致意一边笑着说:“各位文坛老前辈!各位领导!各位贵宾!欢迎欢迎!我生活在乡村,是一位地对地地道道的乡村农民。我真想不到,今天,会有这么多文坛大师和新闻媒体的编辑和记者驾临!真是:诸君今驾到,蓬荜顿生辉。”

“啊呀呀,原来,你就是老知先生呀?很高兴能够认识你啊!”话音未落,只见一位年约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上前与李中天热情的握手。

李中天一看,只见那位中年男子身材高 ,方圆大脸,前额高宽 ,乌发浓密,鼻梁高直,身穿一身高级西装,系着一条金丝红色领带,左手提着一部笔记本电脑 ,右手提着一只高档鳄鱼包, 拿着一部数摄像机。

“李中天,我来你介绍吧?这位就是当今文坛与出版局誉为‘文坛泰斗’与‘出版界巨星’的环球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编辑魏国豪先生。常用笔名有‘老魏’、‘国豪’等。”杨圆圆笑着介绍说,“魏国豪先生出身于书香世家。 早年先后留学于美国哈佛大学和英国剑桥大学留学,获得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学成归国后,先后在北京那所著名大学里担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学院院长、那家中央级权威大报社长兼总编辑、那家著名文学期刊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中央国家机关副部级领导职务,到后来的出版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编辑。魏国豪先生既是著作等身的著名作家和诗人,在文学创作上卓有成就,又是著名文学批评家和文学理论家,在文学批评和理论研究方面很有贡献。是文学批评界是权威之一。同时,魏国豪先生又是学贯中西的翻译家和美学家以及社会活动家。既是国家一级作家,又是编审、教授、主任记者,身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记者协会会员、中国出版家协会会员 。同时兼任中国人大代表、中国政协委员。今天 ,环球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总编辑魏国豪先生和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副总编辑贾文龙先生亲自专程给你送来了样书。”

“谢谢!魏国豪先生是久负盛名的文坛大家与出版界名宿,我久仰大名 ,今日有缘相识,真是幸运啊!——感谢环球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出版拙作《花讯》一书!”李中天笑着说,“岂敢劳驾两位老总亲自给我送来样书呀?”

“哈哈哈,李中天先生,我只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我很普通,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伟大啊!”魏国豪笑着说。

“魏国豪先生 ,你是文坛上的一座高峰啊!”李中天笑着说。

“哈哈哈 ,李中天先生 ,请你以后千万不要这么说啊!”魏国豪笑着说。

“为什么?”李中天笑着问。

“哈哈哈,你知道吗?”魏国豪笑着说,“今天,相约来到青山镇李家庄的都是文坛颇负盛名的文坛大家与资深出版家和编辑家以及文坛英杰,他们都比我强啊!”

“你好 ,老知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话音未落 ,只见一位戴着眼镜、年约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上前与李中天握手。

李中天一看那位中年男子,只见他生得:身材高高,清瘦面孔,戴着一副眼镜,身穿一身西装,系着一条红色领带。左手提着一部笔记本电脑,右手拿着一部数码相机,腰间挂着一部手机。

李中天左正看着,魏国豪指着身旁那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介绍说:“李中天先生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的搭档、我们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副总编辑贾文龙先生。常有笔名有‘西贝’、‘阿龙’等。早年曾经留学美国。原是攻读比较文学专业的 。获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学成归国后,原在北京那所著名大学文学院任教,先后担任系主任、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后来 ,到我们公司供职。贾文龙先生既是一位著名比较文学专家、文学批评家、文学理论家,同时又是一位著名作家、诗人、剧作家。在小说 ,散文、诗歌、影视创作等多方面都很有贡献。”

“你好,贾文龙先生!”李中天笑着说 ,“你是文坛名家 。我久慕大名。今日有缘相识,真是幸运啊!欢迎光临!”

“我不知是称呼你为老知先生还是李中天先生好?”贾文龙笑着问。

“哈哈哈 ,贾文龙先生 ,随便你怎么称呼都可以啊!”李中天笑着说。

“是吗?”贾文龙笑着问。

“一个人的名字只是代表一个人的一种符号啊!”李中天笑着说。

“哈哈哈 ,李中天先生 ,名字对于一个人还是非常重要的啊!”魏国豪笑着说,“自古以来,中国人的名字就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名字,都有不同的用意。古时候,一个人的名字,包括名、字、号等等多种称谓。现在 ,一个人的名字,除了真实姓名外 ,作家往往还有笔名,我们上网时往往有网名,艺人往往有艺名,从事特殊性工作 ,譬如说保密工作等等,因为工作需要 ,往往有化名。我们都是作家。作家发表作品时往往署名是用笔名。很多作家 ,笔名广为人知,而真实姓名往往并不为人所知。我认为,作家在发表作品时署名当然可以用笔名。但是,在社交中,尤其是在很多重要场合还是称呼真实姓名更好,不知你认为如何?”

“好啊!我非常赞同魏国豪先生的观点!”李中天笑着说,“现在,在很多重要场合都是实行实名制。譬如说:我们去银行办理业务、我们乘坐飞机去售票等等都是实行实名制。我的名字很多 ——我的真实姓名叫做‘李中天’。这时我居民身份证上面的名字。这是我的法定姓名。同时又是我的学名。我的常用笔名叫做‘老知’。这是发表作品时署名用的名字。我的笔名有多个 。除了常用的‘老知’这个笔名外,还是几个临时笔名。我们乡村的习惯,乡邻之间,除了真实姓名之外 ,往往还会有别名、昵称、绰号、诨名等等。——取那些名字,当然往往它的的来历。 那些别名、昵称、绰号、诨名,或者是出于亲昵、或者是出于调侃、或者是出于喜爱、或者出于打趣、尊重、或者是出于嘲笑、或者出于奚落、或者出于厌恶、或者是出于憎恨。总之,那些昵称、别名、绰号、诨名都有它的来临和用意。当然,有些是在平常交往时当面称呼 ,有的是背后称呼。有些只限于关系亲密的少数人之间称呼。我们乡村,邻里之间,除了比较庄重的场合,称呼真实姓名(既法定姓名或者称为学名)外,平常还是习怪称呼昵称、别名、绰号、诨名的。譬如说:我们当地,有很多人称呼我我‘博士’——这就是我的绰号。说起这个绰号的来历,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人称呼我‘作家’,有人称呼我‘文曲星’。那些称呼,或褒或贬。时间长了,就习以为常了。”

“哈哈哈,李中天先生,怪不得你的小说写得那么好,想不到你的名字还有那么多故事啊!”贾文龙笑着说。

“乡村无限好 ,日日换新装。故事时时有,生活即文章。”李中天笑着说。

                                       

“李中天先生,今天相约而来的,都是当今文坛的重量级人物。既有来自首都北京的文坛泰斗和学问大师,又有来自本省的文坛领袖与来自外省市的文坛名家和文学期刊编辑。我首先向你介绍本省的几位文坛领袖吧?”魏国豪首先指着两位年轻女郎介绍道,“前面这位叫赵丽华小姐,现在担任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作家协会机关刊物《今日作家》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赵丽华小姐出身于书香世家,毕业于北京大学文学院中文专业 ,硕士研究生学历。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一直在省作家协会《今日作家》杂志社编辑部从事文学编辑工作和文学管理工作。赵丽华小姐既是著名年轻女作家,又是资深年轻编辑家。赵丽华为了充电,现在攻读在职博士研究生学习。后面这位叫赵玉华小姐,与赵丽华小姐是孪生姐妹。是著名作家、现在担任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文学院长、省文联专业作家。赵玉华小姐与赵丽华一同毕业于北京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中文专业,研究生学历。研究生毕业后原在省作家协会《今日作家》杂志社编辑部从事文学编辑和文学管理工作,现在省文联担任专业作家兼任省文联多家文学期刊总编辑。赵玉华小姐。现在,赵玉华与赵丽华一同攻读在职博士研究生。赵丽华和赵玉华都是国家一级作家、编审。她们都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她们不但是省内具有重要影响和知名度的重量级年轻女作家和实力派作家,而且是全国具有重要影响和知名度的年轻女作家。”

“魏国豪先生,您过奖了!过奖了!您是我的文坛老前辈和文坛老师 ,您是文坛泰斗,我算什么啦?”

“是啊!魏国豪先生,您是文坛老前辈和文坛老师,虽然我们姐妹在文学有了一些成绩 ,在文坛上具有一定影响和知名度,现在又担任省文联和省作家协会的领导职务,但是,我们在您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赵玉华笑着说。

“赵丽华小姐,赵玉华小姐,你们都是著名青年女作家,不但在省内是重量级大腕作家 ,而且在全国也是具有重要影响和知名度的实力派青年女作家。”魏国豪笑着说,“你们现在又都担任省文坛领导。你很了不起啊!”

“赵丽华小姐、赵玉华小姐,你们好!我不知是称呼你们为赵丽华小姐和赵玉华小姐好还是称呼你们为赵副主席好?”

“李中天先生,我们都是年轻人 ,不必那么庄重啊!——你就直呼其名叫我‘赵丽华’好了!”赵丽华笑着说,“我觉得,不管我们职务有多高 ,名气有多大 ,在朋友之间,都是朋友。我与杨圆圆是文坛朋友 ,我们相识已经几个 年头,你与杨圆圆是朋友,我们也是朋友。朋友之间,还是直呼其名好了!”

“哈哈哈 ,那样不妥吧?”李中天笑着说,“毕竟你是著名青年女作家、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作家协会《今日作家》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我还是称呼你‘赵主席’或者‘赵副主席’比较好吧?”

“还是直呼其名更好!”赵丽华笑着说,“李中天先生,我现在是专职作家,我的兼职很多——除了担任省文联副主席和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外,我还兼任多家文学期刊特约作家和特邀编审。但是,我的专职还是文学创作。你不必称呼我什么‘赵主席’或者‘赵副主席’之类。——你就叫我‘赵玉华’好了!”

“毕竟你们都是省文联和省作家协会的领导,我觉得:我还是称呼你们为‘赵副主席’为妥吧?”李中天笑着说,“既然你们那么说,那么,我就称呼你们为‘赵丽华小姐’和‘赵玉华小姐’吧?”

“那好!”赵玉华笑着说。

“那就随你吧?”赵丽华笑着说。

                                              

“李中天先生,现在,我来给你介绍这几位中青年那男子吧?”魏国豪又指着三四十岁两位中年男子和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介绍,“前面这是著名作家、文学批评家、文学理论家、编辑家 、社会活动家、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报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省报社长兼总编辑何楠才先生。同事身兼省人大常委、省政协副主席。何楠才毕业于北京大学文学院中文专业。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省报社工作。屈指算来,何楠才先生在省报已经工作了二十多年 ,担任省报集团董事长已经多年了。中间这位是著名文学批评家、文学理论家、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社科院副院长、古城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贾文化先生。贾文化先生早年留学美国,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学成归国后一直在古城大学任教。贾文化先生既是著名文学批评家和文学理论家,不但是省内文学批评界权威,而且是全国具有重要影响和知名度的文学批评家之一 ,又是一位诗人和散文家。现在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同时,身兼省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后面这位是著名青年文学批评家杜英豪先生。文学博士。现在供职于省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公司总编室主任、理论编辑室主任,编审、研究员,兼省社科院研究员。身兼省文联委员、省作家协会研究员。

“何楠才先生,贾文化先生、杜英豪先生,我经常在报刊上和网络里看到你们的大作,久慕你们的大名,一直没有机会相识 ,终于有缘相见了!”李中天笑着说,“欢迎你们!”

“你好,李中天先生,很高兴能够认识你!”何楠才笑着说,“我作为省报业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总编辑,对于省内还是有一定影响和知名度的实力派作家 ,我都比较熟悉和了解。我在书市上看到你的长篇小说《花讯》一书时,我深感疑惑——这位叫做‘老知’的作者是谁呢?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我被向《今日作家》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赵丽华小姐打听,结果,赵丽华总编辑也不知道‘老知’是谁?后来,我才知道你是我们省内一位生活在乡村的农民。那样 ,就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后来通过上网查阅 ,才知道:你已经在报刊和网络上发表了大量的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你是一位生活在乡间的新作家。我为此深感欣慰!——你真是一位了不起的文学奇才!”

“谢谢何楠才先生的关注!”李中天笑着说,“不过,我不是作家,只不过是一位业余作者而已,”

“你发表了那么作品,又出版了长篇小说,已经是事实上的作家了!”何楠才笑着说。

“是啊!李中天先生,你现在已经是事实上的作家了啊!”贾文化笑着说,“我在大学里工作。我是搞文学理论研究的。作为一位大学教授和文学研究员,我总是以专业水准的高度去评价一个作家的作品。老实说,我们这些文学理论家、文学研究专家 ,眼界是很高的。我读了你的《花讯》后 ,对你的作品非常欣赏啊!《花讯》真是优秀的长篇小说啊!”

“贾文化先生,你过奖了!过奖了!”李中天笑着说,“我的拙作还很不完善,还望贾文化先生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们相互交流吧?”贾文化笑着说。

“我能够与贾文化先生交流好啊!”李中天笑着说。

“哈哈哈 ,我们彼此彼此!”贾文化笑着说。

“李中天先生,你真了不起!”杜英豪笑着说。

“杜英豪先生过奖了!过奖了!”李中天笑着说。

“李中天,我欢迎你与省内作家进行交流。”赵丽华笑着说。

“好啊!“李中天说。

“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多多交流啊!”赵丽华说。

“是啊!我希望与省内作家之间相互交流啊!”李中天笑着说,“好啊!赵丽华小姐和赵玉华小姐都是文坛英杰,你们不但很有成就的年轻 女作家,而且还是省内文坛的领袖 ,真了不起啊!”

“哈哈哈 ,李中天先生,你认为我很年轻吗?”赵丽华笑着说,“你知道吗?我研究生毕业后到省作家协会《今日作家》编辑部工作至今已经多年了年头了。不知不觉,我也是将近而立之年了啊!现在,我负责《今日作家》的全盘工作,同时兼任省文联、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我作为省文联和省作家协会主要负责人之一,看到你的长篇小说得以出版发行,受得了专家和读者的喜爱,在文坛上引起一定轰动,这是喜事!我代表省文联、省作家协会、《今日作家》杂志社向你表示问好!省内文坛出了一位新作家,既是你个人的骄傲,又是省内文坛的荣誉啊!我们今天相约而来,一是我们向你表示祝贺!二来我是一家省级文学期刊负责人,虽然《今日作家》并不是中国最有影响和知名度的第一流权威纯文学期刊,但是《今日作家》 毕竟是省作家协会主办的省级大型纯文学期刊。我希望你为《今日作家》惠赐佳作。”

“谢谢!谢谢赵丽华小姐!谢谢各位先生和小姐!”李中天笑着说。

                                           

“李中天先生 ,你真是生活在乡村的文学奇才啊!”话音未落,只见一位年轻那男子上前与李中天握手。

李中天一看,只见那位男子看上去三十出头,身材高高,英俊潇洒。身穿西藏 ,系着一条红色领带。左手提着一步笔记本电脑,右手提着一只高级鳄鱼包、拿着一步数码摄像机。

“李中天先生,这位就是我交往多年的文坛老朋友、誉为当今‘文坛泰斗’的著名青年文学家、作家、诗人、剧作家、文学批评家、文学理论家、比较文学研究专家、美学家、文学史家、编辑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北京那所著名大学常务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刘俊杰先生。”魏国豪笑着说,“刘俊杰先生出身于书香世家。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都是大学校长,都是学贯中西的卓越科学家和教育家与社会活动家。专现在,刘俊杰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年事, , 已高,还仍然关注中国的高等教育事业。虽然刘俊杰先生的父母都已经到了离休年龄 ,并且都已经办理了离休手续 ,但是,刘俊杰先生的父母仍然被学校里聘请,至今还没有没有离开工作岗位。现在,刘俊杰先生的父亲是大学名誉校长和兼职教授,刘俊杰先生的母亲是大学顾问和兼职教授。刘俊杰先生因为良好的遗传基因和优越的家庭环境的影响,从小就天资过人 ,才华出众 ,被誉为‘神童’。刘俊杰先生在学生时代 ,读书成绩极好。刘俊杰先生很顺利的进入了北京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就读中文专业。大学毕业后相继考上硕士、博士研究生并且获得比较文学博士学位。成为当时北京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为数不多的博士之一。刘俊杰先生获得比较文学博士后,被学校公费派往美国哈弗大学留学。几年后 ,获得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学成归国后,一直在北京 那所著名大学工作。现在北京那所是那所著名大学最有影响和知名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之一。刘俊杰先生是我们公司特邀编委和编审。他是我们公司四位特邀编委和编审之一。既是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又是中国人大代表、中国政协委员。刘俊杰先生的大学常务副校长,本来工作很忙。他正准备去美国访问,但是他关注文学新人,在百忙中挤时来访问你。现在,刘俊杰先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身兼国家一级作家、教授、编审等多种身份和职务。刘俊杰先生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同时,担任中国人大代表、中国政协委员。” 

“啊呀呀,你就是当今被誉为‘当今文坛泰斗’的旷世奇才刘俊杰先生呀?”李中天惊叹说,“虽然你的年纪并不算大 ,但是,你在文坛的影响是巨大的!你是文学大师 ,你是著名大学校长,在眼里和心里,你是一座令人可望不可即的高峰啊!­——我想不到,你会来到乡村!我就久慕大名,一只没有机会相识,今日,有缘识荆,真是幸运啊!”

“哈哈哈,李中天,你过奖了!过奖了!文学大师不敢称啊!”刘俊杰笑着说,“我因为工作关系,在文坛上具有一定影响和知名度,但是,毕竟我只是一位青年作家与文学批评家和文学理论家。

“这位著名青年文学批评家和文学理论家、北京那所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刘英杰先生。”魏国豪又指着有一位年轻那男子介绍,“刘英华先生身兼中国社科院特约研究员。”

“你好,刘英华先生!”李中天笑着说,“你们个个都是精英啊!”

“刘俊杰教授才是真正的文坛泰斗和学问大家,我算什么呀?”刘英华笑着说。

“你们都是文坛大家啊!”李中天说。

“哈哈哈,你真是一位生活在乡村的文学奇才啊!”刘俊杰笑着说,“这里山明水秀,真是一个好地方啊!这真是:群山环绕好村庄,景秀斑斓放眼量。黛黛逶迤腾细浪,涔涔碧水柳丝扬。悠悠碧绿田园景,莽莽深山卧龙藏。仿是天然山水画,人间仙境任翱翔!”

“乡村风景美,到处好游玩。欲与青山伴,欢欣喜满怀。”李中天笑着说。

“李中天先生,乡村风景优美 ,空气清新,是旅游的好地方啊!”刘俊杰笑着说,“我与文坛才女杨圆圆小姐相识也有几个年头了。我们最初相识是在一次文学笔会上。那次,杨圆圆的一部中篇小说在北京一家大型纯文学期刊发表后, 在文坛引起来强烈反响。后来。那部中篇小说小说获得多项文学大奖。我的一部一部中篇小说同时获奖。我们就认识了。后来,我们一同被环球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聘请为特邀公司编委会成员和特约作家。我们之间的交往多了。杨圆圆是文坛罕见的才女。虽然她还是在校女大学生,但是,她的才华和学识令我这位学贯中西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都非常惊叹!杨圆圆才貌双全。我几乎走遍了世界各地 ,见到的美女 ,不知有多少?杨圆圆是我认为最美貌的一个!我想:假如杨圆圆不是选择北京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学习中文专业,而是选择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与主持专业,大学毕业后到中央电视台去担任新闻主播或者节目主持人 ,那么,我们都会去收看她的节目。可惜我早已成家立业,孩子都已经读小学了。要是我没有结婚,我还真想去追求她呢!”

“是吗?”杨圆圆笑着说。

“哈哈哈,是啊!”刘俊杰笑着说,“可惜我早已结婚了。我没有机会去追求你了。我们之间,没有姻缘,只有广义的缘分,即就是一般的文坛朋友了。”

“刘俊杰先生,你是我的文坛老师。”杨圆圆笑着说,“你是大学校长和教授,本身就是老师。”

“哈哈哈,一个人的职业,与家庭环境不无关系吧?”刘俊杰说,“我们刘家祖上几代都是大学教授,我祖父母、父母都是大学校长 。我在中学时代,本来不想当教师,我从国外留学归来,我选择工作单位时,当时有多种不同的职业­供我选择——第一是大学任教,成为大学教师。第二是进入出版公司或者文学期刊编辑部从事文学编辑工作。第三是进人中国社科院或者省市级社科院从事文学研究工作。第四是进入报社、电视台、等新闻媒体从事文学编辑工作。第五是进入党政机关、社会团体从事行政或者文职工作。我原来想到出版公司工作还是选择了大学工作。其实,有很多学文科的,都是希望到大学里工作,这是很多海归学者的选择。大学里是英才云集,大学里的那些教授,绝大多数都具有留学经历。我在美国留学时获得了比较文学博士学位。一般说,到那些著名大学里工作,尤其是那些第一流的顶级著名大学里工作,国家有关部门对于教师的要求有严格的规定。博士、博士后进入那些第一流的顶级大学工作后 ,首先往往是担任讲师职务 。待以后在专业方面有了学术成就才有机会晋升为副教授和教授。在大学里工作,从讲师晋升为副教授比较容易,从教授晋升为教授比较困难。我非常幸运,我进入北京你所著名大学后,首先是担任讲师职务。不到一年后,我就晋升为副教授职称。很多与我具有同等学力与资历的讲师,往往经过几年才由讲师晋升为副教授职称。我担任副教授一年后又晋升为教授职称。我成为当时我们学校里最年轻的教授之一。后来,我又成为学校里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后来 ,又担任学校领导职务。屈指算来,我在大学里工作已经十多个年头了。我刚刚进入大学工作时还只有二十七八岁,还是属于青年,现在,我已经三十八岁了。三十八岁,是出于三十岁与四十岁之间的中间年龄。我将近四十不惑之年了。我们这个年纪,正是人生最重要的时期——在工作上,我们往往担任领导职务或者专业骨干。在事业上,往往事业有成,功成名就。在生活上,我们是上有老,下有小。譬如说:我上有祖父母、外祖父母,都是七八十高龄,我的父母也都已经年过六十花甲了。而我的孩子还小。我经常想: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经与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 我要是当然进入党政机关工作,现在可能又是另外一种人生。我有位大学同学,我们一同留学美国。学成归国后 ,我进入了大学工作,我那位同学进入了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现在已经担任了中央部委常务副部长职务 。听说可能有机会成为将赴地方主政一方的省委书记。”

“哈哈哈,刘俊杰先生,以你的学历和能力,别说是担任中央常务副部长级与省委书记职务 ,就是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你也有能力胜任吧?”李中天笑着说。

“我并不想从政当官。”刘俊杰笑着说。

“哈哈哈,刘俊杰先生,你们那所大学是属于中国教育部全国性重点名牌大学,是属于中国重点大学中的重点大学与中国名牌大学中的名牌大学。你是那所著名大学的常务副校长,本身你就是属于副部级官员吧?”李中天笑着说。

“哈哈哈,李中天先生,虽然我现在担任那所著名大学常务副校长职务,在行政级别上 ,我是享受相当于副部级待遇甚至还要高于一般的副部级待遇,”刘俊杰笑着说,“但是 ,大学毕竟是属于学校,而不是属于党政机关。是培养专门人才的场所。我是属于教育工作者,而不是属于政府官员。”

“你想当官吗?”李中天笑着问。

“我只想搞文学与教育,并不想当官 。要是我想当官,那么,我早就从政理了。我有多次从政的机会。”刘俊杰笑着说,“现在,有很多官员,都是学者出身。我有位同事,原来是一位著名科学家,担任文学学校理学院院长兼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后来从政,担任中央部委官员。现在担任部长职务。我那位同事多次邀请我去中央部委供职,我一直没有错。我不想从政,我还是从文与从教更好!”

“好啊!”李中天笑着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人生理想与追求的奋斗目标。”

“是啊!”魏国豪笑着说,“我从事过多种不同的职业和工作,现在从事文学编辑于图书出版工作。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人生理想和追求的奋斗目标。”

“是啊!”贾文龙笑着说,“我们都是作家——不管是专职作家还是兼职作家,文学是我们共同的人生理想和追求的奋斗目标。”

“是啊!”魏国豪说,“专职作家毕竟不多。更多的作家,都是兼职作家或者业余作家。除了极少数专业作家能够有机会从事专职创作外 ,绝大多数的作家,都是从事业余创作。我就是一位兼职作家。我的专职是编辑家和出版家。我是从事业余创作。”

“哈哈哈 ,今天,这么多作家中,我是唯一的专职作家吧?”赵玉华笑着说,“其实,我也是文学编辑出身。我也一直是从事业余创作 ,直到最近才从事专职创作的。”

“其实,对于一个真正优秀的实力派作家来说,专职与兼职并不重要。”魏国豪笑着说,“中国文坛上那些文学巨匠与文学大师,有几个是专职作家?现在那些活跃文坛的实力派作家中,有几个是专职作家?”

“是啊!绝大多数的作家,都是从事文学编辑或者文学管理、文学教学、文学研究等方面的工作。真正从事专职创作的作家毕竟不多。”刘俊杰说,“现在,因为电脑的普及,出现了很多网络词汇,譬如说:网络将那些没有影响和地位 ,生活在民间的文学写手称为‘草根写手’。网络上称为‘写手’,文坛习惯称为‘作家’或者‘作者’。李中天现在生活在民间 ,从事网络写作,既是写手,又是作者。我是著名大学里的常务副校长,是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中天先生只是一个乡村农民,在常人看来,我们之间,无论是哪方面讲,都相距天壤之别。可是,在我看来,李中天是非常了不起的文学奇才!虽然李中天先生既不是大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又不是文学博士,但是,他是编外‘博士’,是名誉教授,与我这个大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各有所长。”

“哈哈哈 ,刘俊杰先生是当今文坛上的一座高山,我岂敢与你相提并论呢?”李中天笑着说。

“我可是并不轻易钦佩别人的。”刘俊杰笑着说。

“天涯何处无芳草?人间处处有奇才!”刘英华笑着说,“我是北京人 ,今天来到乡村,真好啊!乡村山明水秀,地灵人杰 ,是令人神奇的地方啊!这正是:如此高才映世稀,地灵人杰应成奇!文坛今日传佳话,天注奇缘不解迷。”

“是啊!”魏国豪笑着说,“我长期生活在大都市,我经常在书里读到古代的一些文人学士宁可选择到乡村隐居而不愿入朝为官,我一直不理解。我经常想:‘为什么要选择隐居呢?隐居有什么好吗?’——我们只有亲临乡村,感受大自然的亲++昵,我们才能体会个中深奥。——今天 ,我来到乡村 ,我同样非常喜爱乡村啊!我从心里说一声:‘乡村真好!’——我想:这可能就是古代那些文人学士之所以选择到乡村隐居而不愿入朝为官的真实意图吧?——乡村这么好,我真想来到乡村工作和生活啊!”

“好啊!乡村山明水秀,空气清新,欢迎你们经常来乡村旅游!”李中天笑着说。

“好啊!”魏国豪笑着说,“中国历史上的读书人,往往将‘走万里路,读万卷书’作为他们的人生阅历和成长历程。那时候,交通不发达,不但没有飞机、火车、汽车,而且连公路也没有。古代的读书人,除了少数出外有能力骑马外,绝大多数的读书人都是步行。走一万里路是一种人生经历。现在,交通发达,有飞机、有火车、有汽车,别说是走万里路,就是走十万里、几十万里也不难。我走遍世界五大洲,到过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行程何止几十万公里?湖南是我向往的地方。尤其是湘中,是个神奇的地方 ,令人神往。我经常到湖南旅游。至于说,读万卷书 ,在古代是非常了不得的,而现在,大型图书管理藏书上亿册,读万卷书是常事。尤其是现在因为随着电脑的普及 ,有了数字图书馆。我们打开电脑就可以读到各种各样的图书 。读万卷书并非什么难事。”

“有道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无论是对于有志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作家和业余作者还是网络写手或者著作家,读书多了,从事文学创作或者著述就自然而然的有话可写了。”李中天道笑着说,“魏国豪先生、刘俊杰先生、刘英华先生,那么都是文学大师,你们身兼大学教授和编审,都是盖世奇才 ,令我敬仰!”

“哈哈哈,李中天先生 ,你没有在大学里工作,你不熟悉大学里的情形。”刘俊杰笑着说,“你知道吗?在英才云集的大学里,教授很多。教授很平常。譬如说:我工作的那所大学,既是中国著名大学,是全国重点大学,又是世界著名大学之一。我们那所大学里有多院系和研究机构,还有图书馆、出版公司、企业等等,教授、研究员、编审多得很。我只是我们学校里众多教授中的一员。同时,我们学校只是北京众多著名大学中的一所。除了我们学校,北京还有很多著名大学。除了北京 ,全国还有那么多省、直辖市、自治区,还有很多著名大学。中国的大学那么多,教授有多少?我只是中国众多重点大学的教授中的一员。教授也很平常 ,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伟大啊!”

“教授毕竟都是学贯中西的学问大家和才华卓越的旷世奇才啊!”李中天说。

“教授中当然有很多是卓越的专家和学者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教授都是杰出的专家和学者。”刘俊杰说。

“既然是大学里的教授,当然都不是等闲之辈了!”李中天笑着说。

“各行各业,都有精英。”刘俊杰说,“你不是教授 ,但是,你同样是了不起的!你的《花讯》真是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

“我是搞文学批评与文学理论研究的。我觉得《花讯》真是一部很好的长篇小说啊!”刘英华说。

“是吗?刘英华先生 ,你不会开玩笑吧?”李中天笑着问。

“你的《花讯》真好啊!”刘英华说。

“刘英华先生,你是大学教授,既是文学批评家,又是文学理论家,欢迎你指教啊!”李中天说。

“指教不敢当!我们相互学习吧?在大学里,教授很平常的啊!”刘英华笑着说。

 

TAG:
下一篇:办证(秦关中)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