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小说 >> 详细

八爷

来源:0 作者:赤子 日期:2010/11/6 16:41:44 人气:6176 录入:赤子
 摘要 

八  爷

 

  八爷是在立秋那天死的。

  除了天气太热,其他都是冷清的。八爷活得冷清,死后更冷清。村上按五保户的规矩把八爷安葬在他的自留山雀仑上,没有花圈祭幛,没有亲人哭诉,连哀乐也没有。只有坟头大枫树上拼命地鼓臊的蝉鸣,算是为八爷致哀。下葬时村长说了句八爷是个好人,然后大家筑坟填土,回家,然后便把八爷忘记,仿佛他从来就不存在似的。

  八爷坟头的枫叶青了又红,红了又青,直到有一天枫叶再红时,几辆锃亮的小轿车开进村里,一个秘书模样的人下车打听陈玉春时,村民都茫然,说没有这个人。后来找到村长,村长想了半天,才一拍大腿,他总算记起了,陈玉春就是八爷呀。村长盯着那些来头不小的人惋惜地说八爷死了几年了。

  一群人——穿便服的警卫、秘书,簇拥着一位中年人,在村长的引导下,悄悄来到八爷坟头。中年人把一个写着“雀仑添傲骨,擎天启后人”的花圈肃穆地献在八爷坟上,然后深深三鞠躬。花圈的落款是:侄小A。

  一阵山风吹过,大枫树摇曳起来,红叶无声无息地飘落,几片叶子沾在中年人鞠躬的背上,立刻有警卫上前轻轻拿掉。村长一直站得远远的,他想问中年人是谁,却怎么也到不了中年人身边,那些警卫脸无表情,但却机警得很,把村长像赶狗一样挤得远远的。

  这群人终于走了。走前,秘书对村长说首长要见他,秘书说首长很忙,给你五分钟,首长问什么你答什么。首长的行程是保密的,以后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村长出娘肚子也没见过这种架式,他流着汗跑到车前,中年人——村长心里便认定他是侄小A——其实挺和善的,他问了几句八爷生前的情况,然后请村长代他感谢乡亲们对八爷的照顾,还和村长握了握手,然后小车们打了个屁,一辆接一辆开走了。

  小车的出现让村民很是兴奋了一阵子,大家都不知道侄小A是什么来头。八爷是个孤鳏老倌,从哪冒出这门显赫亲戚呢?村上一位老人过去当过生产队长,他说八爷在文革中曾救过一位落难回乡的老干部,那老干部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八爷把他藏在后山石洞里,还翻山越岭采草药给老干部治伤。后来,那老干部就不见了,过了几年,就有车来接八爷到北京去,但八爷这辈子连县城都没去过,所以八爷说什么也不去北京……

  也许侄小A是老干部的儿子,村民们说。也许老干部不在了,留下什么话,让儿子来寻八爷报恩吧。这样的推断很合乎逻辑,只是八爷什么也没得到,除了那劳什子花圈。

  后来的事就有些怪,先是县里来了人,仔细询问侄小A在村上的各种细节,首长坐了吗?喝了茶吗?抽了烟么?他们特别留意首长有过什么指示,然后是市里、省里都有人来找村长询问,村长却说首长的行程是国家机密,我不能说的。好,首长的事不能说,那么八爷呢,八爷的事可以说吧,村长有些恼,说,八爷有个鸟的说头,一辈子喂猪放羊修地球,老实巴交得谁都可以踢他一脚。那八爷家还有什么人?兄弟姐妹,妻儿子女?没有没有。村长说,要有还吃五保?

  独有乡长,知道这么白问,鸟也问不出。乡长提了瓶五粮液,拿了两包芙蓉王,包了几斤卤猪头肉,找村长喝酒。村长平时就喝点老白干,见了五粮液,眼睛都直了。酒过半瓶,村长的舌头大了,云里雾里管不住嘴巴了,乡长问首长那天究竟说了些什么,村长哈哈一笑,还能说什么,不就是说明年清明节他还会来嘛。

  村长的话通过乡长的口,汇报到了县市省领导的耳朵里,于是在清明将至时,八爷的坟前空前热闹起来,而且,上头的指示不断:八爷的坟一定要修好,四周要有花草松柏相衬,要竖一块石碑,坟上还要刻上首长写给八爷的那首挽联,那是无价之宝,必须由省内最著名的书法家书写,通往八爷坟墓的道路要硬化,坟的附近要建几间休息室,供首长上坟后休息……

  B县长给八爷上坟来了,将一落款侄小B的花圈交给村长说,清明节的那一天,你务必把它放在八爷坟前显眼的地方,要让首长看到,事成后,我给你们村拨款两万元。D市长给八爷上坟来了,将一落款侄小D的花圈交给村长说,清明节的那一天,你把它放在八爷坟前显眼的地方,要让首长看到,到时,我给你们村拨款四万元。外地的县市长们给八爷上坟来了,省里的领导们给八爷上坟来了……他们都对村长说,事成后会拨很多钱给你们村的。

  清明节的这天,村长很为难,这上百的花圈怎么摆呢?他们都是能出得起钱的大人物,村长便把他认为不能轻慢的主儿的花圈,挂在枫树上,挂得像个服装超市,让那山风吹得红红绿绿的花圈乱摆。村长想,如果明年首长能来,我一定要把八爷的坟垒得比这雀仑山还大,那么村里就能脱贫致富了。

  太阳快落山了,但八爷的坟前还是人山人海,如赶场一般,卖矿泉水的,卖水果的,卖饮食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把八爷新修的坟头快踩平了。然而,首长却一直没有来。直到天上升满了星星,有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八爷的坟,当然,也还有一些人仍在期盼着首长的到来。

  侄小A没有来。

  所有参与运作的人——除了兴高采烈忙于做生意的村民——都有一种上当的感觉,省里的批评市里的,市里的批评县里的,最后所有的火气都像精确致导炸弹全落在乡长头上。乡长怒不可遏,在人群中找到村长,一把抓住村长前胸,像拖死狗般把村长拖到后山,说狗日的,首长呢?首长呢!村长被乡长的怒气吓坏了,慑懦着说我怎么知道,说不定侄小A工作忙,不记得了。乡长火更大了,狗日的到底听首长说什么了?乡长和村长是本家,乡长比村长还小一辈,按族谱该叫村长小叔,这会儿一口一个狗日的,把村长惹火了,村长说,侄小A啥也没说,乡长气得七窍生烟:那你狗日的咋拿鸡毛当令箭,糊弄人。又修路又修坟又拨款的,我撤了你狗日的。村长委屈地想,你们马屁拍在马蛋上,还怪我。村长说你爱撤不撤,谁还拿你那几百元补贴当回鸟事。你们到处喝酒打牌嫖堂客,你要撤了我,你也别想好过,老子把你在外的野崽子都举报了,看你乡长当个卵。乡长说:你敢!村长说我咋不敢,又不要农业税了,顶多收了我的田,老子打工去,那破田谁想种谁种!再说,侄小A可是跟我打了招呼,要我管好八爷的坟,说不定哪天他就回来了。侄小A管不了我,那是你们的首长!乡长软下来,不叫村长狗日的,改叫小叔了,说小叔,你可要咬住,首长要你管坟,首长肯定会回来的。

村长这才顺了气,说那当然了,只要侄小A在,我子子孙孙也当愚公,给八爷看好坟。乡长叹口气转身就走,村长又唤住他,村长不敢叫乡长老侄,只是不好意思地哎哎地说,乡……乡长,上回喝的酒,还有么? 

 

TAG:
上一篇:沾光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