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小说 >> 详细

雪马:关于《我的祖国》创作随想

来源:0 作者:雪马 日期:2009/3/9 23:59:30 人气:5575 录入:雪马
 摘要 
         关于《我的祖国》创作随想
——回答长沙南方职业学院张靖旋老师提问
 
      张靖旋:雪马,我现正在讲诗歌这一章节,想给大学生介绍你的大作,能不能说说你的那首《我的祖国》。
      雪马:好的,谢谢,我们可以随便简单聊聊。
 
      张靖旋:第一,你的创作初衷是什么?
      雪马:我很庆幸《我的祖国》的诞生,它是一个偶然的杰作。在写作《我的祖国》之前的好长一段时间,具体什么时间我忘了,当时我是看了外国一个诗人写自己祖国的一个作品,写得非常棒,感人至深,触人心魄,我当时就想哪个时候我也能写出这样的对祖国的杰作呢。可是遗憾的是,那个诗歌的名字我现在忘了,因为我从来读书都是读感觉,很少记得作品具体名字和内容的。后来,2007年9月15日,也许应该说是上苍给我了一个机缘,让我还了我一生最想还的心愿。那天,我是去火车站等一个文化出版公司的老总,他叫周艺文,我们约好在那里碰面,结果等了他一阵子,他因自己车跟别人车相撞出了点问题,迟迟未来,我就找了家火车站附近的肯德基,坐在里面点了杯饮料继续等他。在等的过程中,我就一边翻阅一本杂志一边在想能不能写首诗呢。我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写诗了,内心空空的,好像有一股强烈要写诗的欲望,在这个时候,我就想起了以前的心愿,结果想了一阵子,突然灵感来了,就拿起笔写了起来,写得很快,不到一分钟就写好了。我写诗是很快的,只要灵感来了,不到一分钟我就可以把诗写好。诗写好后,自己一看,非常满意,也非常兴奋,激动的心情现在也难以言表。后来,周来电话说对不起不能来了,因为他还要到交警队去处理事情,时间也很晚了,已经黄昏了,但我当时没一点生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从某一方面我还得感谢他哦。接完电话,我就兴高采烈揣着这首诗坐车回家了。不过,这首诗的最后定稿还是在我回去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定的,因为第二天晚上我又拿出这个作品出来瞧瞧,感觉前面非常棒,但觉得结尾不太好,不太有冲击力和震撼力,就又想了一阵子,灵感又来了,写出了一锤定音的结尾句子:如果你硬要拆开/你会拆出愤怒/你会拆出鲜血。最初的结尾不是这样子的,具体我也不太记得了,不过现在这不重要了,关键是作品最后的成形。在这里,我还想对《我的祖国》说几点:一、《我的祖国》的诗眼是诗句“甚至嚎叫”中的“嚎叫”,因为“嚎叫”这一词隐喻了“自由”,一个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应该有权利表达热爱和批评祖国的声音,只要他不背叛祖国就可以了。二、“拆开”是这首诗写作的切入口,它切入得非常巧妙,切入了实,也切入了虚,切入了人的内心,构成这首诗的技巧所在。三、最后诗句中的“鲜血”,不是单纯的鲜血,它的蕴意是苦难,苦难不是单方面的,苦难对每个国家和每个人都是相互的,也是共同的。至于《我的祖国》的具体感悟和解读,千人有千悟,万人有万解,就交给亲爱的读者吧,每个人都有权利去批评和肯定它。
 
      张靖旋:第二,你想表达的思想是什么?
      雪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祖国,我想表达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对祖国的情感。只不过我写出的《我的祖国》,也成为了每个中国人心中的《我的祖国》,它在情感、艺术上和每一个中国人产生了共鸣,哪怕是外国人我想他们看了也会有共鸣的,他们也会因《我的祖国》而想起自己的祖国。一面镜子可以照鉴自己,也可以照鉴别人,何况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所以它一诞生出来,反响很不错,最初我把它发布在我的博客上,后来在网络上不断发布和流传,也在官方和民间的许多刊物上发表了,获得了不少好评。我想好诗歌应该让它在不同的平台去传播,让更多的人去读到它,产生好诗歌的价值。也许,对于《我的祖国》的写作地点,读者会奇怪,我竟然在外国人开的肯德基里,写热爱祖国的诗,这里面也许充满了奇妙和悖论,但热爱祖国我想是不分地点和时间的。真正的爱国不是盲目的和疯狂的,是人在祖国处于危难和困境的时候,从内心里自然流露出来的,它流淌在一个人的灵魂里。另外,我想要说的是,祖国和国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人可以没有国家概念,但一个人必须要有自己的祖国,不管自己的祖国是贫穷还是富强。祖国是一个人对自己民族的情感容器,只要这个地球存在民族,就会有祖国。一个心中没有祖国的人,是没有精神血液的人,注定终生流亡。国家是一个政治概念,是一个政体运转的机器。机器运转得好,就会国泰民安,否则只会走向可怕的反面。谈论国家需要自由,谈论祖国只要是人。对于优秀的诗人来说,要想写出杰作,经得起读者和时间的考验,就必须把自己的诗心沉入自己的时代,写出情感和艺术上超越时代的作品。至于《我的祖国》是否做到了,我就把它继续交给读者和时间来评判吧。
 
     张靖旋:另外,你的诗歌属于什么流派吗?
     雪马:我做为一个诗人是不属于任何流派的,一个流派是不能概括我的写作的,也根本不是我的梦想,但我在我个人的诗歌里提出了“简单主义”写作,我的一部分诗歌很好的印证了这种写作。“简单主义”就是最简单的简单,但绝不是简单的简单,而是简单后面藏有力量。我的“简单主义”和武术里的“四两拨千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里面充满了哲学的悖论,要充分理解它需要去慢慢体悟。我对80年出生以后的人,也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就是“新一代”,具体内容可以参看我的文论《新一代:一场拯救80后的诗歌命名》,我希望这个群体在这个旗帜鼓舞下能集体登上历史舞台,创造出新一代诗人的诗歌历史,托起一代新人的诗歌梦想。另外,也说说我的文学观:在传统里复活,在先锋里死亡,这是我一生写作追求的梦想,可能遥远,但让我活着踏实。具体到写作,我发现简单主义就是一条很好的道路,是最简单的简单,但绝不是简单的简单,而是简单后面藏有力量。说到性的话,我认为,性不是写作的全部,但,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后我希望,诗人们,在诗歌面前没有朋友和敌人!
 
      张靖旋:你能告诉我当代诗坛的流派,或是其它有关情况吗,越简单越好。
      雪马:当代诗坛初期,有很多流派,80年代初有朦胧派,这是当代诗歌的源头,也是诗歌的黄金时期;80年代末有他们、非非、莽汉、撒娇等,它们统称在“第三代诗歌运动”之下,诗歌在这个时期有了长足的推进;到了90年代便没有流派了,只有群体,有“70后诗群”、“中间代诗群”等,所谓的“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只不过是诗人们话语权之争和阵地的大分化;90年代末至现在,中国诗歌走向了多元化,也更个体化了,给写作带来了更大的自由,这也许更让诗歌具有了多种可能和向度,多种可能和向度正是中国诗歌的未来。21世纪,对于“新一代”,它不是一个流派,只是一个概念:一个让一代新人在诗坛再次崛起的旗帜。诗人崛起后的写作,只能属于每个诗人自己。
 
    附雪马作品:《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
    只有两个字
    如果拆开来
    一个是中
    一个是国
    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
    甚至嚎叫
    但你不可以拆开
    字里的人们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
    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
    合起来的力量
    如果你硬要拆开
    你会拆出愤怒
    你会拆出鲜血
    2007/9/15
    于长沙火车站肯德基
 
雪马简介:雪马,本名孙进军,80年出生于湖南涟源白马湖畔,毕业于毛泽东文学院,发表诗文若干,现居长沙。创办和主编《艺术村》杂志,并创立“艺术村网”网站,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雪马的诗》,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05年7月30日由海南省青年作家协会主办,在椰树下文学网举办了首届全球华语网络文学虚拟研讨会——雪马诗歌研讨会,并在全国一直备受争议,被人称道为一个中国独特的雪马诗歌事件,是中国新一代最具代表性的诗人。2006年6月9日应邀出席了在省会长沙举行的“首届麓山·新世纪诗歌名家峰会”。2007年1月,“诗人雪马征处女模特搞行为艺术”在全国网络、报纸、电视上广受关注和争议,成为2007年首个中国年度诗歌事件。代表作《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我梦到了马》《我的祖国》《光头雪马》《乳房开花》《妈妈》《我可以再进去吗》《手淫三部曲》《天黑下来》《月亮吃人》《骨头会烂的》《牙齿总想咬点什么》等。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