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毛泽东文学院 >> 作品坊 >> 详细

毛院读书(谭凯文)

来源:0 作者:tkw 日期:2007/12/4 2:30:27 人气:8258 录入:tkw
 摘要 

             毛院读书

(谭凯文)

  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我,国庆长假后,刚进办公室就接到毛泽东文学院寄来的《湖南省第六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入学通知》。

  毛泽东文学院是湖南中青年作家的“摇篮”与培训基地,素有文学湘军的“黄埔军校”之称。《入学通知》落款处的大红印鉴,是江泽民同志的手写体“毛泽东文学院”,如此鲜艳夺目,让我感觉如同天上突然掉下一个馅饼,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我头上。想不到青少年时期在校读书时间不多的我,人到中年还有一个免费脱产读书的机会,为这我半响没有回过神来。国庆过后就是第四季度了,一年的工作开始进入扫尾阶段,也是一年工作的最后冲刺阶段,偏偏我又主抓着几个项目,在这个时间段外出学习,市政府是否会同意呢?我的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诚惶诚恐地找到分管市长,先汇报了几个项目的进展情况,得到分管市长的首肯后,我摸索着掏出《入学通知》,试探着对分管市长说,我还有个事要汇报一下,就是我要出去学习一段时间。分管市长接过《入学通知》,端详了一会儿,说这个《入学通知》怎么是寄给个人,没有通过组织部门呢?我告诉分管市长,毛院是省作家协会的下属单位,属于省直宣传系统,学员是经省委宣传部、省作家协会审定后,毛院再发《入学通知》。至于《入学通知》直接发到个人,是因为录取的学员不一定是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分管市长听过我的解释,点点头,然后提笔在《入学通知》上签上了“同意”二字和他的名字,以及日期,我如释重负般长嘘一口气,提到喉咙口的心总算落地了。

  阳光明媚,秋风送爽。我怀着感恩之心,踏上了赴毛院学习之旅。在毛院组织的学员见面会上,我了解到全班注册学员48名,分别来自全省十四个市、州和省直机关,很多同学已经出过个人作品专集,最多的已出版7本书,有一多半是省作家协会会员,其中有一位刚刚获准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并获得了国家二级作家任职资格。听了大家的自我介绍,我看到了自己与他们的差距,虽然我也是省作家协会会员,还评得了国家三级作家的职称,但相对好多同学来说,我已经落伍好远了,让我不禁汗颜。

  紧接着,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毛院领导在宣布班委会组成人员名单时,我被任命为班长。我当即单独找领导毛院汇报,怕当不好班长,也不想当这个班长,请求领导换成其他同学。领导说这是组织已经研究定了的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只好硬着头皮应接下来,但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侵袭着我,让我感觉如履薄冰。

  对于我们这些在社会打拼多年,已经跨入文学殿堂的学员来说,重新返回学校读书,无异于湘军创始人曾国藩在湘军全胜时赠给其弟的一句话:“百战归来再读书”,这或许正是我们这些负笈求学学员的真实写照。因此,对于这次学习,我们除了倍感珍惜,更多的感觉是可以结合个人实际,学以致用,真正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与创作水平。一些知名学者、著名作家、文坛大腕,来到湘江之滨、岳麓山下的毛泽东文学院,为我们传道、授业、解惑,让我们受益匪浅。

  郑佳明,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学硕士,他是一位学者型的领导,在理论研究方面卓有建树。他满头银发,散发着睿智的光芒。他以一个学者专业的眼光和一个官员综合的思考,深入浅出地论述了时代、社会与文学的关系。他说“文学是时代的反应,文学是时代的记录。”他讲知识、爱情、悲悯、生命轮回和社会变迁,还举例说到由他任总制片人的《雍正王朝》看似历史戏,实际上是时代戏,借历史说时代,反映的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形态。他说民主与法制,社会与转型,分析我们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为我们编织了一片宏大的理性的文学天空。

  谭谈,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省文联名誉主席,是我省成名较早的工人作家,属于文学湘军的领军人物。乍看还以为他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哪所农村中小学校走来的校长,敦厚、朴实、和善。他以拉家常的方式,以时间为主线,给我们叙述他的人生经历与文学生涯,最后,他说作品是作家的生命,生活是作品的生命。他敦敦教诲我们:生活是创作的源泉!

  唐浩明,省作家协会主席,集著名作家与知名学者于一身,更是文学湘军的“掌门人”,其长篇历史小说全国闻名,是研究曾国藩的领头人,他专门讲述了曾国藩及其研究成果。他说,我们研究曾国藩,是为了给我们的人生提供借鉴,有助于我们人生的成功。

  龚政文,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在文学评论与文学研究方面卓有成效,他专门阐述了文化的泛化与经典的期待。他归纳了文化的泛化现象:超女现象,郭德纲相声,馒头血案,韩白之争,梨花体诗,百家讲坛。他认为泛化的精神根源,是草根意识的崛起;泛化的文化背景,是我们国家幅员辽阔,不能以一种概念来概括当前的文化背景;泛化的文学意义,是当前的文学大众化趋向。他说,当前的文学与文化,出现了大量的模仿与克隆作品,原创的东西少了,这与都市化生存有关。真正的经典作品,要有超越性,就是要坚守理想;要有时代性,就是植根生活。

  李元洛,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虽然年过七旬,仍然精神矍烁,讲授的是唐诗与现代。他的古典文学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是他带领我们享受了一场唐诗宋词元曲之旅,精美绝句信用拈来,让我们充分见识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华博大、多彩多姿。他再三强调,每一个作家都要有中国古典文学的根基,而唐诗宋词元曲是根基的根基。

  梁瑞郴,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毛泽东文学院管理处主任,围绕文学湘军的历史传统、新中国成立以来至“**”17年间湖南文学创作情况、新时期以来湖南文学的情况和新世纪湖南文学现状,讲述了文学湘军的得与失。最后,他直言不讳地指出,“浮、浅、玩、泛”是新世纪文学的通病,在我们的学员身上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这种毛病,可谓字字珠玑,一针见血,让我等学员如坐针毡。

  水运宪,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在湖南文坛可谓老少合三班,人称“水哥”,他涉猎文学与影视等多方面,并且都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他为我们主讲了时尚社会与时尚文学,让我们大开眼界,原来文学不仅仅是码字,还可以通过多种形式表现,关键是要与时俱进。

  聂鑫森,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他即将步入花甲之年,但创作不断,在中国文坛有“短篇小说之王”的美誉,有人说他是文学创作的常青树。他讲授了经典短篇小说文本的重读与借鉴,帮助我们掌握与提高了创作技巧。

  王开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知名散文作家,至今已出版作品17部。他温文尔雅,柔和淡定,在他的身上再一次印证了“浓缩是精华”的哲理。他讲述的是文无定法中的可定之法,和风细雨,娓娓而谈的都是自己多年的创作心得。他说散文创作的要领在于攒动情绪、梳理思绪、确定基调;他认为只有阅读才有文采,同时阅读要精品阅读;他说文章的结构必须十分清晰,如同女子秀发,即便再美,也须梳理;他指出散文最难得的是妙语如珠;他强调散文的庄重,散文不能写性,否则败坏了这种文体。最后,他坦诚地说,在文学创作上,百分之七十靠的是天赋,百分之三十靠的是勤奋,这实际上是独木桥,只能作为一种兴趣爱好,不能霸蛮。

  王跃文,省作家协会驻会作家,是当今中国长篇小说作家中的重量级人物,他给我们讲述了文学的困境与出路。他就像我们在外工作的邻居大哥,刚刚回到家里就与我们说外面的世界,不含政治色彩,不带功利性质,侃侃而谈,语言诙谐幽默,于平淡处见深邃。他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当前文学创作的艰难和现实的桎梏,呼吁文学要关注底层,要有悲悯情怀。

  远人,《文学界》首席组稿,著名诗人。他长发披肩,浑身都散发着艺术家的气质;他的眼睛虽然被镜片遮掩着,仍不可抑制地折射出睿智的光芒。他主讲了世界文学及诗歌创作,从理论的高度,结合个人的学习心得,简明扼要地阐述了世界文学史,古典文学的终结与现代文学的开始,哲学与文学的辩证关系和内在联系。

  阎真,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长篇小说《沧浪之水》作者,他讲授了文学经典阅读与文学创作。他说所谓经典,就是标准的航标灯。他指出任何作品要有以人道主义为思想背景的关切,要有忧患意识。纯技巧的创作不可能成为经典,纯搞笑的东西不是艺术。人类时刻都面临好多挑战,真正成功的文学作品表现的都是痛苦。生活中给我们带来的冲击,带来的痛苦,就是我们创作的方向。

  蔡栋,湖南日报社编委、文艺副刊部主任,作家,他主讲了文学与新闻之异同。他说,文学即人学,新闻即事学。也就是说,文学是专门写人的,而新闻是专门写事的。新闻讲究语言简洁,条理清楚,用简约的语言把事情讲清楚。文学就是一句话可以说清的,却要用几句话来说,绕来绕去,尽可能形象生动,可谓“文学是废话连篇。”

  我们的学习是紧张的,也是活泼的。在认真完成毛院安排课程的同时,我们班委会秉着“加强了解、增进友谊、共同进步”的原则,想方设法争取毛院领导和有关单位的支持,克服多方面困难,尽最大努力的组织开展了各种活动,以丰富和活跃学员们的校园生活。在学员作品研讨会上,大家按照“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各抒己见,坦诚直言,相互促进,在争论中学习,在争吵中进步;在诗歌朗诵会上,大家以毛泽东文学院的荣誉为重,激情澎湃,为文学而歌,为毛院而舞;在篮球、乒乓球、羽毛球场上,大家为荣誉而战,为友谊而搏,挥汗如雨,敢于以卵击石,虽败犹荣;在采风路上,大家情同手足,相互关怀,相互照应,相互鼓劲,在主席铜像前立志要为毛院添光彩,在开慧雕塑前宣誓要志当存高远,在黄山光明顶上簇拥着共迎新一轮太阳冉冉升起!

  因为文学,让大家走到了一起,是爱好,是志向,更是缘分,对于“百战归来再读书”的大家来说,历经人生的坎坷,岁月的风霜,社会的洗礼,已是更加懂缘、惜缘。所以,当一个眼神读懂对方的时候,并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当一些故事发生或状态出现的时候,一切的一切似乎皆在情理之中。所以,无论发生了什么故事,无论这些故事是如何离奇,对于大家来说,都是美丽的,毕竟对于绝大多数学员来说,“百战归来再读书”的机会已是微乎其微,甚至于此生不再可能!因此,这一切的一切都值得大家珍惜一生,永远珍藏在心底,成为我们心灵最深处永不发黄的记忆……


2007年12月3日晚11:58分于湘西吉首乾州新区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