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毛泽东文学院 >> 详细

柔软若水(曾晨辉)

来源:0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11/10/10 9:03:55 人气:9039 录入:本站编辑
 摘要 
 
    柔软若水
    曾晨辉
    在一般人眼里,谭清红女士是政坛人物。女人只要与官场沾上边,就马上有“铁娘子”一类的美称而来。官场需要手腕,需要心机,女人之柔情,不过是其中的装饰点缀罢了。对于女强人,比方撒切尔夫人等,男人除了钦佩,还是钦佩。若想在她们身上寻找柔情蜜意,那也许会碰钉子,还是知趣些好。
    然而有意思的是,谭清红在职务之余,竟然还摆弄文学。文学是人类历史最柔软的一角,现实生活很多时候太硬太冷酷,文学就像水,使其略变得湿润些,不至于活活闷死。每次与清红见面,我总能见到她装扮中的红丝巾。凭我的想象,在许多严肃庄重的场合,这红丝巾就应该是柔情一点。她内心早绽放着浪漫之火焰的,红丝巾,就是她亮出的春色。这正如读她的散文,读来读去,读出了她灵魂深处的理想主义。《古桑州》也好,《一半是冰凌,一半是火焰》也好,她早为自己构筑了梦里桃源。尽管这桃源已遭物欲世界之侵,但一个人活着,如果纯为物质而活,那多少还是缺了味道。精神是物质之上的一朵花,或一盏灯,亮着,人就不一样。读当下很多散文,不乏文字精美者,也不乏哲学者,却读不出灵魂里的想往和呼喊。清红散文,笼统来说,有一种格调,仿佛夏花,仿佛红枫,读之,麻木的神经就会有感觉,好像哪个地方烫了一下。文中也含人生哲学,也含宿命,但那只是她烂漫人生中的一声叹,一片静思。对于散文,我喜欢两种,一种是萧红式的,散漫得就像东北大地,看上去少了布局谋篇,可谁敢说,大地上的每一棵草,每一朵野花,每一片叶子,不是造化所致呢?另一种,是显得大拙的,如贾平凹散文。当然,清红没有大师们的格局。言及大师,绝无把清红与之扯一起的意思。但每一棵草后有它的气象。清红有一种纯正的气象。文章要做到纯正也不容易。行文的字里行间,有纯正之气四溢,像清晨花园里的草木,透着清香。她行文还有一个优点,语言干净简约,又很达意,这很像她平常讲话,爽朗,大方,无小脚女人气。  
    最近读了她一组欧行杂记的长散文,那份从容,那份娓娓道来,我感到自己也被她带去欧洲游了一回。不去则已,一去,才知人家的月亮果然是美的。以前我们一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好,就神经敏感。现在看来,人家除了物质,精神生活也美丽丰富,月亮自然就好。写这一组旅欧杂记,清红叙述以及白描的功力,就显现出来了。游记是比较难写的一种。有人说把旅游过程记清了就是好游记,问题是游记无数,绝大多数雷同,写泰山与写华山没什么两样,毫无特色可言。有的干脆就写成了说明文。而清红的旅欧杂记,行云流水,又浑然一体,自成文章。比方说她写欧洲的那种文明,安静,虽文字铺张,但很放松,偶尔的一两句感慨,含着幽默自嘲,让人读来会心一笑。
    可以这样说,清红散文不是网络上那种油腻快餐式的。她每一篇都写得认真,其态度甚至有几分虔诚。这便让我觉得在政客与文人之间,她骨子里依旧是文人。不经常写作的人不见得不热爱文学。当文学已成为边缘,一个人再来热爱文学,那无疑就是物欲世界里的生活情趣所致。王小波说文学无非是使这现实世界变得有趣一些。清红女士在职务上面,当然是要“铁娘子面孔”一些的,但内心里,她想用文学这种形式,表达生命以及真正的心灵轨迹。所以,她的散文,就“大江东去”,又兼有“小桥流水”了,即便有点风花雪夜,那又怎么样呢?
    这一次她来紫鹊界,夜里坐山上看星子。星子像梦,亮我们心里。好多年没这么安静地看天上星子了。她跟我讲了一桩心愿。她说,自己这一生,只留下三本书。我想,这愿望不算太高,也不算奢求。如今出三本书者,何其多也。我问出三本什么样的书,她说:一本诗歌,一本散文,一本长篇小说。我立马笑起来,说,虽是三本,但你样样占了。她很认真地说,你不要笑话我,我就这点才,出了这三本书,也该知足。然后,她谈到未来要写的长篇小说,她会花心血写好它,写出一个人真正的命运。
    我还能说什么呢?她有一天退了,坐到书桌前,面对人生沧海,那留下的文字,一定是灵魂的记录,心的绝唱。
    她的心,柔软若水。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分类列表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